第七百七十章 神异的绝世宝药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章 神异的绝世宝药

夜色深沉,四野寂静,唯有一座星坠峰通体银白如雪,沟通天穹星辉,弥漫神圣气息。 林寻判断出那座神秘古阵的位置后,略一思忖,就让猪妖带着夏小虫藏匿了起来。 他打算独自登山,去看一看那座古阵。 至于夏小虫的安全,林寻根本不操心,之前他已将一缕神魂烙印留在猪妖身上,在这星坠峰百里范围内,只要猪妖有任何异动,就会被他第一时间察觉。 黑夜中,林寻悄然施展冰螭步,靠近了过去。 “好浓烈的血腥杀气!” 当抵达星坠峰底,林寻浑身都紧绷起来,这里气氛太过压抑,血腥气扑鼻。 地上残留着一堆堆尸骸,有凶兽,也有修者,死状千奇百怪,但都极其凄惨。 举目观察,就会发现,从星坠峰底部开始,银白如雪的山路上,四处可见激烈大战的痕迹。 显然,在这一段时间,此地血频繁爆发冲突和血战,令得诸多强者饮恨于此,可谓是一寸山路一寸血。 与此同时,林寻敏锐注意到,当他靠近星坠峰底部时,暗中不知有多少神识,如潮水般朝自己掠来。 “哼!” 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运转【小冥神术】中的“日耀”之象,神魂力量若一轮煌煌大日般,爆发出恐怖的毁灭波动,扩散而开。 刹那间,那些暗中掠来的神识似察觉危险,如惊弓之鸟般纷纷退避,不敢再来探寻。 “咦!” “好凶残的少年!” 暗中,许多藏匿的强者皆吃惊不已。 “好强横的元神力量,原来,他并非是洞天境修为,而是一个衍轮境强者……” 也有强者以为林寻拥有元神,修为并非表面的洞天境那般,而是一位衍轮境强者。 显然,他们想错了。 或者说,潜意识里,他们几乎就没想过,这世上会有如林寻这般,能够在洞天境就能凝聚出“元神”的怪胎。 林寻开始登山了,身姿从容,宛如闲庭信步,实则他整个人已如拉满之弓,蓄势以待,随时准备出手。 山峰呈现银白色,沐浴星辉,看似神圣,实则沿途尸骸遍布,血渍四处可见,景象渗人。 并且,有一股无形的恐怖禁制力量在弥漫,压迫力十足,令林寻都感到毛骨悚然。 “小友,这一场机缘虽早已降临,却还未曾到开启的时候,劝你还是回头吧,莫要再登山,以免性命不保。” 路上,林寻也察觉到,有强大的修者潜藏,并非是空无一人,不乏一些人族的衍轮境顶尖人物。 发声提醒林寻的,就是一位身着道袍,头戴羽冠的老者,他盘膝坐在一株古树下,眼眸开阖间,若有闪电洪流在其中奔涌,极其慑人。 “多谢。” 林寻点头致谢,而后继续登山。 “呵,后生可畏,只是未免太过莽撞了……” 道袍老者晒笑,收回了目光,不再关注林寻。 这些天,他见多了人族的修者和凶兽中的狠角色登山,可十有八\九皆在激战和冲突中遭难而亡。 道袍老者名叫宋祁,是“四宗三族”之一千幻道宗中的一位长老,拥有衍轮上境修为,在火灵州也极其有名。 可就连他,也只能潜伏在这半山腰的区域中,不敢再往上。 因为据他所知,如今的星坠山上,越往高处,就越是凶险,潜藏着一个又一个实力强横的狠角色,有来自“四宗三族”势力的顶尖之辈,也有一些从四面八方闻讯而来的外来强者。 就连紫牛山中的一些恐怖大妖,也都盘踞星坠峰之上,绝对是危险重重,步步杀机! 这时候,那少年只有洞天境修为而已,却执意要登山,在宋祁看来,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小东西,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滚!” 猛地,高处山路上,一道雷鸣般的咆哮响彻,一头鬼头雕冲出,拍打雪亮若锋刃的羽翼,要将其掀飞。 这头凶禽气焰极其暴戾张狂,羽翼掀起飓风,将岩石都扫落,极其可怕。 报应来了! 宋祁暗自一叹,那鬼头雕实力极其强大,杀一般的衍轮境大修士如砍菜切瓜,并且它性情蛮横,这些天,不知虐杀了多少强者。 而在宋祁看来,那少年已是在劫难逃! “这就是不听人劝的下场啊……”宋祁不忍去看那血腥场面,正准备收回目光。 也就在此时,他眼瞳骤然一凝。 唰! 就见一缕莹白透明,近若虚幻的刀芒从那少年身上掠出,轻轻一闪,噗的一声,就斩落鬼头雕一只羽翼,血光冲得很高。 “这……” 宋祁瞠目结舌。 鬼头雕惨叫,凄厉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得很远,令得附近区域潜藏的生灵皆被惊动,朝这边关注过来。 而后,他们也被惊动,倒吸凉气。 银白若雪的山道上,少年身姿挺秀,气质空灵绝尘,一柄散发清辉的莹白断刃在他周身缭绕,平添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量。 而在远处,鬼头雕则在惨叫,仓惶闪避,一副惊恐的模样,两相对比,愈发衬托得那少年不凡了。 “这是谁家子弟?” 许多人族修者震惊,以洞天境修为,却能一刀斩落鬼头雕的一只羽翼,令其遭受重创,这无疑显得很不可思议。 而一些异类大妖则都神色凝重,意识到在今晚的星坠峰上,又来了一个不寻常的狠角色。 林寻没有去追杀鬼头雕,也没有理会暗中那些投射过来的目光,径直登山。 可很显然,他刚才的一击,已经震慑了许多强者,让得他们皆不敢轻举妄动,决定冷眼旁观。 “这少年难不成是来自西恒界某个古老道统的真传子弟?这手段可太强了……” 古树下,宋祁心绪颇不平静,之前他还晒笑,认为林寻这是在去寻死,谁曾想,眨眼功夫,却发生这等逆转,让他脸庞都有些发烫。 他扪心自问,换做是他,可都不敢和那鬼头雕对抗! “真是后生可畏啊!” 宋祁心中感慨,大世之争快要来临,一些惊艳绝世的天骄陆续开始展露峥嵘,引领风骚,以后的天下,注定是属于这些年轻一代天骄纵横争霸的舞台。 宋祁忽然想起了他们千幻道宗的传人岳剑鸣,若是和这少年对比,他们两者又孰强孰弱? …… “此地果然神异。” 很快,林寻的身影距离山巅已不远,这片区域中所生着的花草树木,竟通体都银灿灿的,若霜雪浇筑而成,在夜色中弥漫光雨,吞吐星光,很是神异。 林寻忽然有种感觉,就好像这些草木拥有了灵性,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蜕化为拥有智慧的生灵! 一股清冽的芬香从风中传来,令林寻眼眸一眯,顿时就看见,距离数十丈外的一块嶙峋古岩缝隙中,扎根生长着一株银色小树。 它只有尺许高,树皮若张裂的龙鳞,树干苍劲古拙,在其枝头,稀稀落落地挂着七八颗银光流溢,圆润剔透,只有拇指肚大小的果实。 刚才的清冽芬香正是来自于此。 “这绝对是一株绝世宝药!”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亮泽。 同时,他心中有警惕十足,这些天不知有多少强者曾登临于此,就连现在,附近区域中也藏匿着不少狠角色。 可这株银色小树却完整无损,连果实都不曾被采撷,这就显得很反常了。 “果然有陷阱!” 林寻神识仔细感知,很快就发现,在这株银色小树根部,烙印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晦涩禁制力量。 虽仅仅只是一缕,却令林寻感到心悸无比,头皮都有些发麻,那是一种足可以致命的气息! 并且,这一缕气息林寻还很熟悉,和星坠峰之巅覆盖的晦涩禁制力量同出一源。 “这是那一座古阵的力量所滋养的宝药吗?这手段果然不凡,沟通星辰之力作为养料,浇灌宝药,促其生长,可想而知,当此药成熟时,其药力何等惊人了……” 林寻看得眼热,可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动手,继续上路。 “这小子倒也聪明,没有被诱惑上当……” 暗中,一直关注林寻一举一动的一些强者暗自惊讶,也有不少强者叹息,他们可巴不得林寻遭劫,如此就等于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嗯?” 没多久,林寻又发现一株宝药,距离山巅位置已经不远,它形似一头展翅欲飞的火凰,流溢绚烂的火霞,远远望去,就宛如一只火凰在涅槃重生! 最神异的是,它竟是生根在虚空中,沐浴星光,喷薄火霞,如梦似幻,就像一只神禽火凰在虚空中起舞,简直不像真实的。 还未靠近,一股浓郁芬芳的药香就弥漫而开,仅仅嗅上一口,就让林寻浑身舒泰,心旷神怡,气机活泼通达! “这又是何等稀世的宝药?该不会……是一株圣药吧?” 林寻彻底动容,心中震动,无法平静。 他很确定,这一株形似浴火飞凤的宝药,来历绝对超乎想象的大! 可与此同时,林寻也注意到,这株宝药四周虚空中,覆盖着晦涩无比的禁制波动,令人恐惧不安。 “年轻人,相见就是有缘,只需你听我吩咐,眼前这一桩造化便是你的了!” 忽然,一道干瘪沙哑的声音响起。 —— ps:电脑送修了,从老家拿回了写符皇时的老式笔记本,翻到一些写符皇时的草稿,真是感慨不已。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