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星幽御虫诀【补】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二章 星幽御虫诀【补】

浩宇方舟,乃是一件残缺的圣宝,虽威势不如往昔,可驾驭起来,却能避开属于王者的攻击,端的是神妙无比。 当初在湮魂海深处,林寻就依仗此宝,和那神秘的少女阿胡一起,在一众王者的追杀下,有惊无险地逃进了葬道海冢。 而现在,星坠峰爆的禁制力量,却能够压制住浩宇方舟,这让林寻也不禁心惊,意识到麻烦了。 若他估算不错,那在星坠峰上出土的神秘古阵,应当是一座由真正的圣人布下的可怖大阵。 否则断不可能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轰隆 星坠峰爆出的禁制力量愈可怖了,银灿灿的晦涩符号漫天飞舞,驱散黑夜,照亮山河。 方圆千里范围的生灵皆被惊动,匍匐在地瑟瑟抖,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压抑恐怖气息。 山脚下,一众逃出星坠峰的强者也是连连色变,不得不退避得远远的,这让他们愈痛恨起林寻来。 若不是他整出的祸事,哪可能会让星坠峰产生如此惊变?让得他们都不得不狼狈而退。 尤其是枯藤老怪,更是恨得牙痒痒,七窍生烟,脸色铁青无比,若不是虚空中太危险,他都恨不得冲上去,亲手活撕了林寻。 太气人了! 让他采药,他却玩出这么一出幺蛾子,简直罪该万死! 星坠峰之巅,场景大变,银灿灿若霜雪般的地面上,浮现出一座古阵,上沟通天穹星辰之力,下吞吐天地之精华,映现出无数密集若潮水的阵图秘纹,绚烂而神圣。 隐约可以看见,那古阵深处,竟有着一枚足有磨盘大小,通体浑圆晶莹,流溢着清冽星辉的巨蛋。 就好像上古凶兽所孕育而出一样,充满了神圣气息,在古阵中若隐若现,神秘之极。 古阵所汲取的星辰之力、天地精华全都如潮水般,倾泻在这枚巨蛋上,被它所汲取。 “一枚蛋?” 高空中,林寻眼睛睁大,差点不敢相信,一座神阵,占据一座山峰,沟通星辰天地之力,一切都只为了孕育这枚蛋中的生灵? 这显得太过惊世骇俗! 只是很快,林寻就顾不得多想,他所驾驭的浩宇方舟被压制得越来越厉害,如潮水的禁制力量都快要淹没过来。 “那小子要完了!” 星坠峰远处,无论人族修者,还是妖修异类皆察觉到,林寻所驾驭的宝船已将要撑不住。 这让他们愈幸灾乐祸,感到很痛快,巴不得林寻遭劫。 枯藤老怪已经做好准备,就等林寻毙命时,就将其尸骨收集起来,彻底挫骨扬灰。 不如此,就不足以宣泄他心头的恨意! “真惹恼了我,就跟你拼了!” 浩宇方舟中,林寻察觉到凶险,一咬牙,拎出了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打算去硬撼那座古阵。 只是,就在他准备兵行险招时,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朋友还请停手,听我一言。” “谁?” 林寻黑眸骤然一缩,与此同时,他现正自从四面八方覆盖过来的禁制符号,忽然都静止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这等于暂时解除了林寻的危机,只是他此刻却有些惊疑不定,他竟无法判断出,那一缕清冷的声音来自哪里。 “我名少昊,乃是星幽帝族少主,自很久之前,便沉寂于星宿之卵内,力量还不曾彻底觉醒,故而此刻无法现身相见。” 那清冷的声音若一泓泉水,有钟鼓之律,又似道音般直抵人心。 林寻心中一震,脸色微变,这家伙竟是那古阵内那一枚蛋中所孕养的生灵! 星幽帝族? 这是什么族群? 这古荒域中虽万族林立,可林寻可不曾听过关于这个族群的名字! “你之前欲毁掉飞凰涅槃花,方才惊醒了我,不过,我并无与你敌对之意,之前的攻击,乃众星圣阵的自主反击而已。” 少昊轻声解释,声音不疾不徐,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原来如此。” 林寻神色间闪过一丝讪讪,他之前可没想过毁掉那一株名叫“飞凰涅槃花”的神异宝药。 只是想借助古阵禁制力量,嫁祸于枯藤老怪罢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是他先挑起的争端,而这少昊却并未追究,显得很磊落和大度。 尽管还不曾谋面,却已经让林寻心中也平添一丝好感。 “这些皆是小事,之所以出声挽留你,只是想确定一事。”少昊的声音再度响起。 “但讲无妨。” 林寻心中暗松一口气,这少昊来历太过神秘,让他想起了五行圣岛中沉寂的那位“小公子”。 同样都在沉寂,只不过那位“小公子”身边有一位踏足圣道的老猿看护。 而这少昊则寄存于一枚“星宿之卵”中,被一座神秘的古阵所保护! 林寻甚至怀疑,当大世之争来临时,这沉寂于星坠峰上的少昊,只怕也会横空显世,参与到大道争锋中! “这哪里是什么机缘之地,分明就是一个沉寂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怪胎的蛰伏之地!”林寻心中苦笑。 他差不多可以确定,别说是枯藤老怪这种半步王者,就是真正的王者来了,只怕也得无功而返! 在林寻心绪如飞之际,那少昊已经开口了:“朋友,你身上是否携带有噬神虫?” 此话一出,林寻顿时诧异,原本他还以为对方看出了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的不凡之处,才会主动和自己交谈,哪曾想,却是因为噬神虫! “不错。” 林寻没什么好隐瞒的,他识海中一直封印着九只噬神虫。 少昊沉默了片刻,道:“噬神虫,乃我星幽帝族的守护神虫,可惜当初因为要护送我族迁徙,我族所供养的噬神虫皆遭难而亡,不曾留下后裔,没曾想,在当今之世,竟还能够让我察觉到其延存的痕迹,着实让我欣慰。” 他似乎很感慨,声音百感交集。 半响,少昊才继续道:“也罢,这或许就是缘法,我手中有御用噬神虫的秘法一卷,愿赠予你,还望你能悉心待它们,莫要辜负了它们的赫赫威名,也莫要让它们绝迹于世,否则,那就太可惜了……” 哗啦 说着,一道银灿灿的符号冲出,凝聚为一道卷轴,浮现在浩宇方舟之前。 林寻将卷轴接在手中,入眼就是一行奇异若蚯蚓般的上古文字星幽御虫诀! 略一翻看,林寻就知道,少昊所赠的这部秘法,的确是妙不可言,藏有诸多奥秘,皆和豢养和御用噬神虫有关。 “道友,若不嫌弃,我愿将此虫赠你一对。”林寻道,少昊的举动,让他也大感意外,有些触动。 “不必了,今世和往昔已完全不同,岁月更迭,万代变迁,直至如今,星幽帝族也只剩下我一人存活,我当斩过去之路,弃从前之因果,如此,方能够在大世来临时,登临我族前辈所不曾踏足的大道之途!” 少昊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坚定,那是一种令人动容的大气魄! 林寻闻言,心中也一阵感慨,诸天万骄,各地奇才,或正在蛰伏蓄积力量,或已经入世磨练己身,但他们所求的却惊人的一致,皆和大世之争有关! 像少昊,无疑是其中一个代表。 甚至,他比当今世上的天骄之辈来历更神秘,早已沉寂了不知多少岁月,就等大世来临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我名林寻,希冀有朝一日,能够在大世之争来临时,与君再度相逢。” “我亦期待有这样一天来临。” 说罢,少昊的声音便陷入沉寂中,漫天的银白符号犹如退潮似的,朝星坠峰上收拢,全都涌入那一座古阵中,让得那里绚烂炽盛,再看不到任何景象。 少昊所沉寂的那一枚“星宿之卵”也早已无法得见。 “这是一个有大气魄、大胸襟、大志向的卓绝人物,当有朝一日出世时,必不可能默默无名了……” 林寻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直觉,跟少昊交谈的时间虽短,可对方的谈吐和胸襟,让他都有一种被折服的迹象。 可以预见,这样一个神秘的星幽帝族少主,一旦出世,注定要掀起世间风云! 同时,林寻也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为了一个大世之争,这天下不知有多少绝世之辈正在默默蓄积力量,当真正的大道争锋拉开帷幕时,可想而知竞争会何等之激烈和旷世! 星坠峰上的动静开始归于沉寂。 只是,远处观望的一众强者,却惊愕现,林寻所驾驭的宝船竟迟迟都不曾遭劫,直至此刻都完好无损,这让他们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怎么会这样?”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那小子竟没有遭劫?” 许多强者不甘,愤然出声。 之前,林寻和少昊的对话,皆以神识交流,生在片刻时间里,让得谁都不曾觉。 也是此刻星坠峰收敛古阵禁制波动时,他们才现了林寻犹自存活的一幕,这让他们都差点气疯。 那古阵禁制力量何等可怖,怎会就偏偏饶过了那小子? 这他妈也太邪门了! ps补更送上。之前去网吧码字的事情没交代清楚,让不少童鞋误会了,很简单,晚上家里停电,一直码字用的笔记本出故障送修了,而我那破旧的老笔记本电池只能支撑半个小时,且无法建立流量热点,也就无法用手机流量联网,只能跑去网吧码字。 本来不想说的,毕竟,这种倒霉事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说多了反倒像在卖惨博同情,大家理解就好。 以上解释免费,凌晨一点,我得回家睡了,童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