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胆大心黑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三章 胆大心黑

林寻安然无恙,让枯藤老怪更是气歪了鼻子,牙齿都快咬碎,一个纵身,就冲上虚空。 “兔崽子,古阵禁制力量没杀了你,正好由本王亲手来送你上路!” 他声音冰冷森然,粗大如水桶的躯干若苍龙盘绕的躯体,弥漫着苦与荣两种恐怖力量。 虚空崩塌,产生轰鸣,这是半步王者的力量,一经施展,八方风云动,毁灭气息铺天盖地。 “这老怪看来是恨透了那小子,要将其强势抹杀!” 许多强者惊骇,纷纷躲避,不愿被波及到。 “林寻哥哥有危险了!” 夏小虫手脚冰冷,清纯妍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担忧。 “完了,枯藤老怪发怒了,这下谁也救不了那小子,小娘子,咱们快一起快逃吧!” 猪妖很不仗义,要跑路,并且这家伙很无耻,贼心不死,还要带上夏小虫。 可就在此时,猪妖耳畔响起一道淡然声音:“行,你逃吧,最好别被我追上。” 猪妖浑身一僵,骇然抬头,就见夜色天穹下,林寻驾驭的宝船轻轻一闪,就避开了枯藤老怪的恐怖一击,显得很从容,并不狼狈。 最让猪妖头皮发麻的时,一缕如有实质的神识力量从宝船中掠出,牢牢将他锁定,根本无法避开。 显然,一旦他敢逃,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公子,我刚才只是开玩笑,我哪可能干出那等背信弃义,令人唾弃的事情,公子您可千万别再分心,以免被那枯藤老怪伤到!” 猪妖拍着胸脯,神态坚定地传音。 “哼!” 林寻懒得再理会这头很没节操的猪妖,将心思用在战斗中。 轰! 虚空发生可怖的塌陷,发怒的枯藤老怪毫不留情,身躯扶摇于虚空之上,对林寻进行杀伐。 它的攻击很霸道和粗暴,粗如水桶的躯干横扫,宛如神龙摆尾,所过之处,虚空崩塌、狂暴的神辉席卷,将云层崩开,可怖无边。 一众强者都看得心惊胆颤,枯藤老怪太强了,纵然是在半步王者中,都堪称顶尖。 他们都怀疑,这老怪物只怕已碰触到了王者的门槛,就差临门一脚,就能破境为真正的王! 林寻驾驭浩宇方舟,在进行闪避,就宛如在惊涛骇浪中飞驰,看似凶险无比,可每一次总能让他化险为夷。 这就是浩宇方舟的神妙之处,没有了古阵禁制的压制,别说枯藤老怪,就是真正的王者攻击,也可以被避开! “这绝对是一件拥有神妙威能的异宝!” 许多强者察觉到了蹊跷,不禁惊咦出声,难道,之前那小子就是凭借这艘宝船,方才化解了来自古阵禁制的攻击? 想到这,许多强者眼热起来。 虚空上,枯藤老怪则愈发震怒了,他脸色铁青,杀机冲霄。 之前全力出击之下,竟没能一举击杀林寻,反倒被林寻一次又一次避开打击,这让他顿感颜面无光。 他是谁? 紫牛山第一大妖,一尊半步王者存在,叱咤风云多年,连一般的半步王者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而现在,他全力出动,却一时奈何不得一个洞天境少年,这若传出去,他的颜面何存? “死来!” 枯藤老怪咆哮,粗大的躯干上浮现出黑白二气,一者代表生之力,一者代表死之气,彼此融合,最终凝聚为诡异的黑白神虹,激射斗牛,横扫天宇! 这太恐怖。 让远处强者都头皮发麻,不得不再次远远退避,这方圆百里之地,除了星坠峰完整无损,其他区域的山峦全都被碾碎塌陷,古树带着泥土被连根拔起,而后齐齐崩碎齑粉。 半步王者的滔天威势,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令天地为之色变! 只是…… 纵然是这等惊世之威能,却依旧没能击杀林寻,被他驾驭浩宇方舟,快速躲避开。 “这怎么可能?” 一众强者瞠目结舌,这极大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一个洞天境少年,却仅仅凭借一艘宝船,就游刃有余地躲开了一位半步王者的多次击杀,这就显得太过匪夷所思。 “那宝船难道是一件超出王者境范畴的神圣之宝?” 一些修者暗自推测,心动不已,若非如此,根本就解释不通眼前所见到的一幕。 “小杂碎,本王就不信杀不了你!” 枯藤老怪的怒吼声如炸雷,激荡九天十地,令这片区域的生灵色变,瑟瑟发抖。 他明显已经怒到极致,杀得眼睛发红,一时之间,到处都是天崩地裂,飞沙走石的毁灭场景。 与此同时,林寻发出一道清朗的啸音,声传天地:“诸位道友,之前触发古阵禁制,以至于令诸位遭受波及,在下心中颇为内疚,故而决定,此刻将这老东西引走,为诸位争取登山夺取机缘的机会,就当是在下的一番补偿了!” 在场一众强者都是一愣,神色变得怪怪的,这一肚子坏水的小子,居然还会这么好心? 旋即,他们皆心中一动,若枯藤老怪被引走,对他们而言,的确是一场难得的登山机会,说不准,还能趁机夺取一些造化! “各位,这其中有诈,那小子心黑胆大,这一番话看似说的漂亮,实则,根本就是说给枯藤老怪听的!” 有人冷笑出声。 果然,虚空上,枯藤老怪脸色变得愈发阴沉,被林寻这一番话气得脸都绿了。 “你还想引走本王,给那些家伙博取好处?简直是狗胆包天,狂妄之极!” 枯藤老怪咆哮,张嘴一吐,一道呈现黑白二色的长矛,唰的一声,就破空朝浩宇方舟激射而去。 哧啦! 虚空被轻易撕裂,那长矛流溢黑白二色神辉,诡异而可怖,有一种恐怖无比的洞穿力量。 只是,林寻早已不打算纠缠,驾驭着浩宇方舟,倏然之间,就朝远处飞驰而去。 “哪里逃!” 枯藤老怪怒得快要癫狂,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让这小子逃掉,那他这半步王者非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不可。 与此同时,林寻也在发声,提醒在场那些强者:“诸位,机会只有一次,你们可要抓紧时间!” 在场修者目光闪烁,神色变幻不定,他们紧紧关注着枯藤老怪,看他是否会舍弃星坠峰,去追杀林寻。盛怒中的枯藤老怪也明显注意到这一幕,他气得肺都差点炸开,可却已不得不考虑,去追杀林寻是否值得。 若去追杀,势必会让其他强者趁机登上星坠峰。 若是不去追杀,他心中又很不甘和愤恨。 怎么办? 枯藤老怪都有些抓瞎了,怒到癫狂,这小子简直太卑劣和无耻了,之前就利用古阵禁制,欲要嫁祸于他。 而现在,更是利用他对星坠峰志在必得的心思,去蛊惑其他修者,让得他为此左右为难! “老东西,你不是很威风吗,来来来,我们换个地方好好切磋切磋。” 林寻大声叫嚷,挑衅味道十足。 一众修者都看得倒吸凉气,这小子可真是狂啊,竟敢如此去跟一位半步王者叫板,难道他就不担心发生不测? 枯藤老怪彻底暴跳如雷,像疯了一样,轰隆一声,摆动绵长粗大的躯干,朝远处的林寻冲去。 “呵呵,还真是听话,不错不错,待会杀你时,可以给你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林寻声音悠悠,飘荡四野,说话时,他动作可不慢,驾驭着浩宇方舟全力远遁。 “找死!” 枯藤老怪发出惊怒震天的咆哮,全力出手了。 只是让林寻意外的是,枯藤老怪并非针对他,而是针对地面上一位强者。 那是一头异类凶禽,正偷偷朝星坠峰靠近,要趁此机会,抢先登上去,显然,他对林寻的提议很动心。 可他却没料到,枯藤老怪竟会舍弃林寻,直接杀回来了! 轰! 刹那间,那片区域黑白二色神辉交织,那头异类凶禽都来不及反抗,就被轰杀当场。 远处一些原本也打算偷偷上山的强者见此,顿时吓得一跳,脸色变幻,纷纷退避。 “真当本王是白痴,会为了一个小杂碎,而舍弃星坠峰上的大造化?你们这些蠢物,被那小杂碎利用还不自知,真他妈蠢到家了!” 枯藤老怪脸色铁青,冰冷喝斥。 远处那些强者这才察觉到,那虚空高处,早已没有了林寻的影子,显然,他早已趁此机会逃之夭夭了! 一下子,这些强者脸色也变得难看,果然,那黑心小子根本就不是大发好心,而是在利用他们,以此牵制枯藤老怪,让得后者不敢冒然离开星坠峰! “可恶啊!” 一些强者脸都气得涨红,被一个小辈牵着鼻子走,被利用也不自知,让他们颜面无光。 “哼!” 枯藤老怪原本内心狂怒无比,可看到这些强者那被气得难堪无比的脸色时,他心中却莫名地畅快不少。 这种心情大概就好像自己落水了,同时也拉了一群垫背的跟着倒霉,大家都很悲催,也都丢了一些颜面,自然都不会彼此嗤笑谁了。 只是…… 一想到林寻,枯藤老怪就气得不打一处来,最终愤然转身,朝星坠峰返回。 没办法,林寻都已逃了,再追也根本追不上,让枯藤老怪哪怕一腔恨意,都无处发泄了。 “小杂碎,别让本王再见到你!” 枯藤老怪在心中记住了这笔仇。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