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突然而来的邀战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六章 突然而来的邀战

林寻抬眼看去,就见客栈一层大殿中央,立着一名背负赤色灵剑,身姿昂藏的青年。 在青年附近,还跟随一众扈从。 那嘈杂的大喝声,正是来自那一众扈从。 他们的目光,齐齐看向客栈二层一间紧闭的房门,显然,那来自八极刀庵的方临寒,应该就在其中。 “柳氏宗族的年轻一辈高手柳载文!他竟亲自来挑战方临寒了!” 客栈中响起一阵哗然声,认出那背负赤色灵剑的青年身份。 柳家,乃火灵州“四宗三族”之一,底蕴悠久古老,在整个火灵州境内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其宗族中能人辈出,强者云集,就如这柳载文,就是柳家年轻一辈中的顶尖角色,在炎都中都算得上后起之秀中的风云人物。 “这下有热闹看了。” 许多围观的修者很兴奋。 林寻之前在街上闲逛时,一路上也听说过不少关于那八极刀庵传人方临寒的消息。 此人来自西恒界玄水州,年轻轻轻,便战力卓绝,天资和底蕴皆堪称惊艳。 就在一个月前,方临寒出现在炎都武道场,登台参与挑战对决。 他以强势姿态,一路过关斩将,历经大小对决数百场,击溃来自火灵州不同势力的年轻一辈高手数百个,至今不曾有过一败! 此事很快就轰动炎都,闹得沸沸扬扬,让得火灵州年轻一辈强者几乎都知道了方临寒这个名字。 八极刀庵,一个在玄水州并不出名的宗门,可却因为一个强势崛起的方临寒,一下子被人们所熟知。 只是,对于火灵州年轻一辈修者而言,方临寒终究是一个“外来者”。 方临寒取得的战绩越耀眼,无疑就愈显得他们火灵州年轻一辈修者很无能。 甚至,此事还被视作火灵州年轻一辈的耻辱! 就像林寻所听到的关于方临寒的消息,几乎都带着偏见和敌视。 不过,越是如此,倒是让林寻愈发感觉,这方临寒不简单,敢于孤身一人前来火灵州,在这最为鼎盛的炎都之地,登台挑战属于火灵州的年轻一辈高手,光是这一份气魄,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方临寒,你怕了吗?快出来!” “怎么,得知我家公子前来,你反倒不敢应战了?” “你不是很狂吗,叫嚣着我们火灵州年轻一辈中,没人能够与你一战,怎么现在却连房门都不敢出了?” 那些柳家的扈从还在叫嚣,声音中挑衅味道十足。 许久,那紧闭的房门中才传出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一群阿猫阿狗,也配前来跟我叫嚣?赶紧滚,莫要打扰我清修。” 众人哗然,愤然不已。 而林寻也不禁怔了怔,只听声音,这方临寒的确很狂,有一种肆无忌惮的气势。 “你竟敢骂我们是阿猫阿狗?”那些柳家扈从气得大叫。 就连一直静静等待的柳载文,此刻也不禁皱了皱眉,神色间闪过一抹寒意。 他挥了挥手,制止住扈从们的叫嚣,抬头看向那紧闭的房门,冷冷道:“方临寒,你若怕了,我现在就走,你若敢接战,现在就给我出来,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 “怕?” 房间中,传出方临寒的大笑,声音豪爽,有一股狂野睥睨的味道,“明天你来炎都武道场,三刀之内若拿不下你,我方某人自废修为!” 嘶! 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这方临寒何止是张狂,简直是目中无人,视柳载文如无物啊! 这岂不是再说,以柳载文的能耐,根本就挡不住他的三刀? 太狂了! 许多旁观的修者都看不下去了,一个外来者,尽管凭实力获得了一些耀眼战绩,可却这般狂妄,着实令人恼火。 而柳载文的脸色已是阴沉起来,眼眸迸射寒芒,明显已是动怒。 锵! 在他背后,一柄赤色灵剑腾空而起,蒸腾刺目的神焰,若一道火龙似的,慑人无比。 “不必等了,就在此时,我就让你自废修为!” 冰冷的声音中,柳载文探手抓住赤色灵剑,身影一闪,倏然冲上客栈二层,剑锋迸射出一抹炫亮夺目的芒光,朝那紧闭的房门劈去。 他这是要逼迫方临寒出来一战! 在场众人纷纷喝彩起来,认为柳载文此举,让他们颜面有光,没有坠了他们火灵州修行界的威风。 “蚍蜉撼树,可笑不自量力。” 可不等众人高兴太早,伴随着不屑而张狂的声音,那紧闭的房门忽然大开。 几乎同时,一抹刀芒乍现,如平地起惊雷,伴随可怖的雷光,奔腾而出。 那一刹,许多眼睛刺痛,心神为之惊颤,都无法看清楚虚实。 轰!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响起,木屑横飞,栏杆崩塌爆碎,恐怖的雷芒乱流肆虐扩散,令得客栈中一些摆设都化作齑粉。 这客栈中布置有防御阵图,可却无法抵御和化解这一击的破坏力量,这就令人触目惊心了。 然后,众人就见到,柳载文的身影去的快,回来的更快,被这一击直接震飞,轰隆一声砸在地上,将地板砸爆,地面裸露出一个大坑。 顿时,满座皆惊,鸦雀无声。 柳家那些扈从更是直接傻眼了。 噗! 柳载文大口咳血,浑身哆嗦,他胸膛塌陷,一半的筋骨崩断,身上衣饰大半被雷芒击碎,焦糊一片,下场极其凄惨。 锵的一声,他的那柄赤色灵剑,这时候才飞落回来,斜插在他身前,哀鸣颤抖不已。 全场发懵,这可是柳载文,四宗三族之一柳氏宗族年轻一代中的顶尖人物! 可就这样一击就败了? 许多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甚至,他们自始至终都根本没看清楚,柳载文究竟是如何落败的! “败的不亏,实力相差太大了……” 林寻一直在旁边关注,看清楚了战斗每一个细节,不禁暗自摇头。 毋庸置疑,方临寒有着足以张狂的资格和能耐,可柳载文却没有足够的自我认知,甚至,他很可能都不清楚方临寒的底蕴,就冒然跑来挑战,以至于酿成这等惨败。 当然,林寻只是个路人角色,他可不会为柳载文感到不知。 真正让他有些惊讶的是,那方临寒的实力的确堪称年轻一辈中的旷世奇才。 洞天境修为而已,却拥有着极其可怖的武道力量,尤其是他的刀法,威力奇大,霸道十足,必然是一部了不得的秘法传承。 “一招都接不下,还妄言挑战我,尔等说我狂妄,我看尔等才是真正的不知天高地厚之徒!” 伴随声音,一道身影从那二层房间中走出,双手负背,凭栏俯瞰,眸子中迸射出慑人的神芒。 他身姿峻拔修长,浓密的长发披散,露出一张带着邪魅狷狂气息的脸庞。 说话时,他嘴唇微微一抿,勾勒出一道若刀锋般的完美弧度,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狂野而睥睨的气势。 这不是狂妄,而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势,唯有底气十足,对自己实力绝对自信之辈,才会有这种令人瞩目的风采。 “此人着实很不凡。” 林寻眼眸一眯,暗自感慨,前些天所见到的千幻道宗传人岳剑鸣,就让他感到惊艳。 而现在,这方临寒的风采竟一点也不逊色于那岳剑鸣! 寥寥一个火灵州,短短数天时间,就碰到两个风采和气势完全不同,但都称得上旷世的奇才之辈,让林寻如何能不感慨? 古荒域,果然是天骄辈出,藏龙卧虎! “这一刀,就当给你们一个警告,我本天生狂徒一个,却也有自知之明,不像尔等,狭隘而不自知!” 方临寒声音随意,透着一种独有的孤傲。 客栈内寂静无声,一众火灵州修者脸色都很难看,被方临寒一个外来者训斥,让他们都羞恼不已。 “嗯?” 忽然,当方临寒目光瞥见人群中的林寻时,似察觉出什么,薄如刀锋般的唇角掀起一抹讶然弧度。 旋即,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林寻,道:“朋友,是否有兴趣明天前往炎都武道场和我一战?” 他的眸子中迸射出一抹飞扬炽盛的神采,那是一种寻觅到对手的欣喜之态,毫不掩饰,显得很直接。 在场众人皆一愣,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林寻,都不免疑惑,感到很诧异,没想到在这等时候,方临寒却反而会主动邀战! 这可太罕见了。 毕竟,刚才柳载文出声挑战时,都不曾被方临寒放在眼中,不愿现身一战。 可现在,情况却反过来了! 难道,那俊秀少年是一位绝顶之辈?可是看起来模样很陌生啊,他又是哪个势力中的子弟? 众人好奇,不断打量林寻。 就连林寻自己都没想到,这方临寒竟会搞出这么一受,不禁微微一怔。 旋即,他就摇头:“有机会再说吧。” 他已经订好了房间,说话时,径直起步,朝自己房间走去,他刚刚抵达炎都,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哪可能会什么兴趣去和一位“天生狂人”对决切磋了。 这就太出人意料了,让在场那些修者皆发愣不已,这家伙……竟如此随意地就拒绝了?是有恃无恐,还是心生畏惧了? “没关系,我等你。” 方临寒微微一笑,唇角微翘,配上他那狷狂而不羁的气质,给人一种异样的邪魅感觉。 若仅仅只轮容貌和气质,这方临寒的确是个极其出众的男子。 纵然是把他丢在人群里,都无法遮掩其光芒,会是最受瞩目的那一个。 只是,他被拒绝而丝毫不以为然,根本不见之前的张狂姿态,这种反应,让其他修者愈发看不懂了。 —— ps:今天时间太晚了,明儿继续补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