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 黄金九头蛟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七章 黄金九头蛟

那少年是谁? 客栈一众修者敏锐意识到,能被方临寒主动邀战,那少年必然不可能是寻常人物了! 想起林寻刚才面对方临寒时那种从容淡然的姿态,顿时让这些修者皆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查一查,这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很快,客栈中这些修者匆匆而去,一是欲要尽早打探出林寻的来历。 二则他们实在不愿再待下去了,方临寒太过张狂,刚才骂得他们窝火无比,再留下来,跟找骂也没什么区别。 方临寒没有理会那些灰溜溜离去的修者,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林寻所在的房间。 “有意思了,这火灵州中除了那岳剑鸣,终于又出现了一个可堪入眼的对手……” 他眸光涌动缕缕神芒,半响才收回目光,无声地露出一个微笑,就转身走进了自己房间。 …… 喀嚓!喀嚓! 林寻房间中,响起一阵细碎的声音,九只米粒大小,通体漆黑的噬神虫在欢快地进食。 仅仅片刻功夫,林寻手中仅剩的两块中阶凝神玉就被啃食一空。 “饿……” 九只噬神虫明显没吃饱,散发出一缕精神波动。 林寻顿时头疼,这些小家伙别看只有米粒大小,可也太能吃了,这才几天而已,就已吃掉了三块中阶凝神玉。 要知道,一块中阶凝神玉,可足足蕴含了三百到五百条神魂灵魄! 这也就意味着,猎杀三百到五百头灵海境修为以上的凶兽数目,才能换到一块中阶凝神玉! 可对噬神虫而言,吃掉一块中阶凝神玉,仅仅只需要片刻时间,并且还吃不饱…… 这让林寻哪能不头大? 今日他在炎都城中闲逛时,也打听过,和下界不同,古荒域界修者在交易时,是以灵髓为货币来进行。 十块高阶灵晶,相当于一块下品灵髓。 一百块下品灵髓,相当于一块中品灵髓。 一百块中品灵髓,相当于一块高品灵髓。 而在市面上,一块蓄满灵魄力量的下阶凝神玉,大概需要一百块下品灵髓,也就是一块中品灵髓的价值。 看起来价格并不高,可若是换算为高阶灵晶,一块下阶凝神玉可相当于整整一千块高阶灵晶! 一千块高阶灵晶,足够林寻半个月修行所需了,而在这古荒域,却仅仅只能兑换一百块下品灵髓,或者兑换一块下阶凝神玉…… 如此对比,就可想而知,在这古荒域中,凝神玉的价值是何等之昂贵和惊人了。 这还仅仅只是下阶凝神玉的价值。 像一块中阶凝神玉,则需要整整十块中阶灵髓! 这可整整相当于一千块下品灵髓! 一想到九只噬神虫,仅仅数天时间,就吃掉三块中阶凝神玉,也就是三千块下品灵髓时,林寻脸都有些发黑。 这投入也太恐怖了一些! “怪不得在上古时代,噬神虫数量极其之稀少,光是豢养它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林寻心中一叹。 他此次前来古荒域界,无字宝塔中倒也携带了大量的高阶灵晶。 可若是兑换为下品灵髓,总共才能兑换五百余块,相当于五块中阶灵髓…… 这点家底,才仅仅只能买到半块中阶凝神玉! 越想,林寻心情就越郁闷,这哪是噬神虫,分明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虫! “必须抓紧时间赚钱!” 许久,林寻才一咬牙,做出决断。 不止是为了豢养噬神虫,以后在古荒域修行时,没有充足的财物,也注定是寸步难行。 最重要的是,灵髓可不仅仅只是货币。 它乃是一种天然的灵物,蕴含着极其充沛纯净的灵力,比之高阶灵晶珍贵太多了,是一种完全能够满足洞天、衍轮境大修士日常修行的必备物品。 …… 翌日一早,林寻从打坐中醒来,来到客栈一层,要了一壶茶水,自饮自斟起来。 他心中有些疑惑,按照时间推算,昨天时候四宗三族所举办的试练大比已经落下帷幕。 可直至现在,夏小虫却还没来找自己,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公子,在下马行空,如今在火灵州萧氏宗族做事,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忽然,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凑过来,面带笑容,跟林寻寒暄。 林寻笑了笑,言简意赅:“林寻。” 说话时,林寻敏锐注意到,在客栈一层中,还坐着不少修者,目光皆有意无意地在打量自己。 “原来是林公子。” 马行空直接坐在一侧,沉吟道,“林公子,我也不隐瞒,我此次也是奉命前来,想要问一问,公子是否有兴趣和方临寒对决一场?” 林寻一怔,道:“为何会突然找到我?” 马行空目光一扫四周,压低声音道:“公子,昨天发生在客栈中的事情,我们都已知道了,并且听说,方临寒还曾向您主动邀战,可却被您拒绝了。” 林寻心中顿时恍然,点头道:“的确有此事。” 马行空趁热打铁道:“公子,若您有兴趣和方临寒对决一场,无论胜负,我萧氏宗族愿拿出一千快下品灵髓作为馈赠,若是您能够战胜方临寒……” 说到这,他比了比手指:“我萧氏宗族会直接拿出一百块中阶灵髓,作为给公子您的报酬!” 林寻暗暗惊讶不已,他如今已经知道灵髓的价值,一百块中阶灵髓,这可是一笔极其丰厚的报酬了! “当然。” 马行空话锋一转,笑道,“我们萧氏宗族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若您答应此事,还请您以我萧氏宗族的名义,去和方临寒对决。” 林寻彻底明白了,萧氏宗族这是要拿自己当枪使,去对付方临寒! “抱歉,我还有事,恕难答应。” 林寻直接拒绝了,虽然他目前很缺钱,可也不愿充当别人手中的刀。 马行空一愣,明显有些没想到林寻会拒绝。 他忍不住道:“要不您再考虑考虑?若是嫌报酬太少,完全是可以继续商量的,想必公子也清楚,我们萧氏宗族乃是火灵州‘四宗三族’之一,底蕴雄厚无比,报酬方面,是断不会让公子失望的。”林寻笑着摇头:“若金钱能买来获胜的机会,只怕不止是你们萧氏宗族,其他势力都早已这么做了。” 马行空见此,叹息一声,便长身而起,告辞而去。 只是,让林寻皱眉的是,马行空刚走,顿时就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修者前来攀谈。 他们皆和马行空一样,背后各自代表着火灵州不同势力,想要邀请他去和方临寒对决,并且都许诺,开出了诱人之极的条件。 林寻想都不想,全都推辞了。 “要不要喝一杯?”忽然,一道轩昂修长的身影出现,拎着酒壶和酒杯,随意坐在林寻一侧的位置上。 他一袭黑袍,浓密的黑发披散,薄如刀锋的唇轻抿,有着一张带着独特邪魅狷狂气息的面庞,正是八极刀庵传人方临寒。 “多谢了。”林寻举杯一饮而尽,随意自若,毫不忸怩。 这让方临寒微微一笑,又为林寻倒了一杯酒,道:“你看起来和别人没什么区别,可在我眼中,你和别人都不一样,什么时候有兴趣了,尽可以来炎都武道场来找我切磋。” 说罢,他便长身而起,拎着一个酒壶就朝客栈外走去,身姿昂藏,龙行虎步,有一种肆意而张狂的气韵。 “对了,我最多还能在这里逗留半个月。”忽然,方临寒回头,提醒了林寻一句。 林寻哦了一声,就算回应了。 方临寒笑了笑,转身走出客栈外,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走,去看看!” “这家伙果然一如以往般嚣张,又要去炎都武道场耀武扬威!” 客栈中一些修者坐不住了,纷纷跟着离开。 从那些修者的交谈中,林寻这才知道,方临寒从进入炎都之后,每天清晨都会前往炎都武道场,和火灵州年轻一辈强者对决,直至暮色十分,才会返回来。 “以战养战,磨练己身大道吗,原来是个战斗狂人……” 林寻若有所思。 又等了数个时辰,依旧不见夏小虫的身影出现,林寻皱了皱眉,这么等待下去可不是办法。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 只是,当刚走出客栈大门,就听大街上传来一阵惊呼声,路上行人的目光几乎都齐刷刷看向了天穹。 就见那天穹虚空中,忽然投射下一大片阴影,宛如乌云般,实则,那是一头凶兽的身躯太过庞大,以至于遮蔽了天光! 它生有九颗蛟首,躯体若蜿蜒山岭般巨大,覆盖着灿灿金光,若黄金浇筑而成。 黄金九头蛟! 这可是一头恐怖的异种生灵,在上古时代都有着赫赫凶名。 传闻其九颗头颅,分别掌控着一种天赋秘法,可操纵雷电风雨,可飞天遁地,神通盖世,凶威滔天! 可现在,这样一条黄金九头蛟,却只是一个代步工具,因为在其背上,托着一座宛如神铁仙玉筑就的宫殿! 那宫殿流溢神辉,绚烂炽盛,足有百丈高,显得恢弘神圣无比。 此时,正有一群年轻男女,端立在那神圣宫殿之前,凭栏俯瞰,谈笑风生,一个个男俊女靓,器宇不凡,简直宛如一群神仙门生!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