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长生殿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七十八章 长生殿

上古异种黄金九头蛟,驮一座神圣殿宇,扶摇横渡于青冥之下! 那种情景,让得炎都无数修者皆被吸引,而后神色震撼,这等场面,可着实太过罕见了。 “那可是黄金九头蛟啊,天生的恐怖生灵,仅看其气势,只怕比半步王者都不逞多让,可现在,却只能充当代步工具……” 不少修者惊叹,感到不可思议,如同目睹一场神迹。 “那些年轻男女是谁,一个个简直跟谪仙临尘,风采绝佳,一看就不是寻常之辈。” 也有人注意到,那一座神圣殿宇前,端立着一众年轻男女,一个个气象不凡,宛若灿灿星辰般耀眼。 “能够驾驭黄金九头蛟,让其心甘情愿地驮伏一座行宫,这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够办到的,他们来自哪个古老道统,为何以前从不曾听说过,西恒界还有这等势力存在?” 绝大多数修者很疑惑和惘然。 在以前,他们的确不曾见过这等情景,甚至都不曾听说过,黄金九头蛟这等恐怖的太古异种,竟会为人充当代步工具。 这显得太过惊世骇俗! “不必猜了,他们不是西恒界的修行者,若我猜测不错,他们应当是来自南玄界一方传承足有十万年岁月的古老道统——长生净土!” 一位老者感慨,引起了附近人群的哗然。 就连林寻都眼瞳一眯,这等道统竟敢以“长生”二字为名,这就显得太不寻常了。 “黄金九头蛟,是拥有潜力成祖成圣的恐怖生灵,能够降服它的,整个南玄界中,唯有寥寥几个古老道统能够办到,这长生净土便是其中之一。” 那位老者目光中带着追忆之色,感慨道,“你们看它背上驮着的行宫,名唤长生殿,高九十九丈,通体以太玄神铁筑就,有大道神圣之气弥漫,这可是圣道瑰宝,整个世上也只有这么一件!” 长生殿! 圣宝! 附近区域轰动,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带着狂热和震撼之色。 在这古荒域,神圣之辈,宛如日月,可映照诸天,圣威盖世,拥有通天之手段,寻常时候,根本就无法得见其踪迹。 而圣宝就更稀罕了,这等宝物又被唤作究极圣兵,拥有智慧和灵魂,威力之强,绝对超乎想象,完全可以轻易击杀王者! 现在,一头黄金九头蛟,载着一件圣宝,圣宝之前,凭栏端立一众男女,那等气派,只怕就是真正的王者见了,也无法保持平静。 可惜的是,这头黄金九头蛟很快就消失在青冥远处,再无法看见,也是直至此刻,街道上的行人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我想起来了,前些阵子,风语族的一位朋友曾传出消息,说南玄界的一位绝世人物,要前来我们西恒界拜访‘问玄剑斋’的圣女,如此推测,那位绝世人物,该不会就是来自长生净土吧?” 有人惊叫出声,引起了一阵沸腾。 这极有可能是真的,毕竟,连出行都有黄金九头蛟为座驾,以圣宝长生殿为行宫,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长生净土这次前来西恒界的传人中,必然有身份极其特别的存在! “长生净土、问玄剑斋……” 林寻心中也无法平静,在下界,是断无法见识到这等场面的。 而更让他感慨的是,这古荒域的底蕴的确太过惊世了,随随便便都能见识到一些充满神圣色彩的人和物,这可也是下界根本无法比拟的。 只是,感慨之后,林寻却微微皱了皱眉,神色间却带着一丝疑惑。 刚才在观望那黄金九头蛟所驮着的长生殿时,隐约之间,他在那些凭栏而立的一众男女中,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可惜,由于距离太过遥远,让得林寻也不敢确定。 “若真是她,岂不是意味着,当初她在离开帝国之后,进入了南玄界长生净土修行?” “不过,以她当年在弑血营中所展现出的天赋,倒是的确有资格进入这等圣地修行。” 思忖间,林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眉眼如画,清丽绝俗的少女形象。 “林寻哥哥!” 忽然,一道清脆的叫声在耳畔响起。 林寻抬眼,就见夏小虫正从远处跑来,脚步轻盈,身姿纤柔,宛如一只活泼的小蝴蝶似的。 原本林寻还打算主动去寻找这丫头,没曾想,才刚离开客栈大门,她就跑来了。 “林寻哥哥,刚才那头大蛟龙你也看到了吗?好奇怪啊,居然生着九颗脑袋。还有那一座宫殿,漂亮得像天上的神仙居一样,若我也能去里边坐一坐,这辈子活得也也值了。” 夏小虫啧啧称奇,清纯的小脸上写满惊叹。 啪! 林寻敲了一下她的脑门,没好气道:“你让我等到现在,非但一点都不惭愧,反倒去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太缺心眼了吧。” 夏小虫撒娇似的挽住林寻胳膊,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嘿嘿笑道:“哎呀,我这不就来了么?对了,我师父说了,十天后就会来见你,让你先等着。” 林寻心中顿时有些不满,这夏小虫的师父架子也太大了,都不曾谋面过,就让自己等上十天。 他之前想要拜见夏小虫的师父,其实并没有其他企图,只是想了解一些如何前往东胜界的事情。 不过,他如今已经来到炎都,完全可以自己去把这些事情打探出来,至于去见夏小虫的师父,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他之所以等候在此,无非也是答应了夏小虫,不忍爽约罢了,这是一种关乎自身信诺的问题。 “你师父他若有要紧的事情要办,不见也就罢了,为何要这么做?”林寻问道。 “呃,我师父说,若你真想前往东胜界,就静心在这等着。”夏小虫随口道。 林寻眉毛一挑:“难道你师父以为,没有她的帮助,我就去不得那东胜界?” 夏小虫的确是个单纯的少女,根本就没听出林寻口气中的不满,很理所当然地点头道:“呀,你居然猜中了,我师父就这么认为的,并且说,横跨一界之地,可不是那般简单的事情。” 林寻皱了皱眉,从西恒界前往东胜界,难道其中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最终,林寻决定耐心等上十天。 他感觉,夏小虫的师父应该不会故意捉弄自己,这么做,必然是有什么原因。 “林寻哥哥,我带你去逛街吧?我也很久都没来炎都玩了,趁我师父不在,一定要好好玩玩,否则以后回山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才跑出来玩。” 夏小虫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林寻,一脸的希冀。 闲来无事,林寻倒也痛快答应下来,夏小虫顿时欢呼起来,雀跃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林寻忍不住笑了,这少女可真是童心未泯,单纯得像张白纸,什么情绪都藏不住。 不过,他倒是真的很喜欢夏小虫这种没心没肺的性格,跟她在一起,会有一种无忧无虑的轻松感。 “对了,此次宗门试练,你们的最终排名是什么样的?” 林寻随口问道。 “千幻道宗的岳剑鸣师兄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青松剑门的水秀师姐位列第二,温氏宗族的温如玉师姐位列第三……” 夏小虫掰着手指头,声音清脆叮咚,跟林寻叙述着,“最滑稽的是灵玑派传人,他们以前的排名,一直稳居前三,可这一次试练排名中,他们几乎都处在垫底的位置。” “当时,灵玑派一位长老气得都浑身哆嗦,像犯了羊癫疯似的,而莫风他们则一个个都耸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笑得我肚子都疼得慌。” 说到最后,她又乐了,清纯的小脸上尽是灿烂的笑容。 林寻也忍不住笑了,活该莫风他们倒霉,竟跑来惹自己,排名垫底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 “你呢?”林寻问。 “排名第五十九。”夏小虫很骄傲,扬起小脸,很神气的样子。 “这值得骄傲吗?”林寻诧异。 “不值得骄傲吗?”夏小虫反问。 “真值得?”林寻有些无语。 “真不值得?”夏小虫蹙眉,很认真的梵文。 见这少女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林寻额头直冒黑线,才一百多人参加的试练大比,却排名五十九,这……真值得那么骄傲? 林寻决定让这骄傲膨胀的少女清醒一下,道:“换我是你师父,非立刻把你逐出师门不可,排名如此靠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看你和那头寡廉鲜耻的猪妖也没什么区别了。” 夏小虫顿时恼了,龇牙咧嘴道:“你行你上啊!” “哟,你还不服气?” 林寻笑了,很直接地表示,“不怕告诉你,就这种试练对比,我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吹,使劲吹!” 夏小虫很鄙夷,根本不相信,“你当岳剑鸣师兄是吃素的?你当水秀师姐是吃素的?你当温如玉师姐也是吃素的?还说我和猪妖一样寡廉鲜耻,我看你才是!” 被别人鄙夷,林寻或许根本懒得理会。 毕竟,这世上鼠目寸光之辈太多了,免不了会有不开眼的混账东西。 可被这样一个单纯而又天真的少女如此鄙夷,林寻就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她竟还拿岳剑鸣和他比! 一想到前些天在紫牛山时,夏小虫对岳剑鸣狂热崇拜的模样,并且还借岳剑鸣来打击自己,林寻就愈发郁闷了。 “走,这次我就让你开开眼,让你知道,什么叫夏虫不可语冰,海水不可斗量!” 忽然,林寻眼睛一亮,抓住夏小虫的胳膊,就朝远处走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