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服不服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八十章 服不服

轰! 牛犇雄壮的身躯发光,身后映现出一头牯牛虚影,昂首星空,脚踏山河,似能吼碎乾坤。.. 他来自牯牛族,天生神力,动用天赋秘法,有一种霸蛮凶悍的气势,极其惊人。 “这小子要完!”小厮目光中尽是怜悯。 牛犇也算是银雉武道场的“熟人”了,曾在这里蹂躏了一个又一个强者,战斗力极其凶横。 作为他的对手,无疑是一种不幸,因为不止会被击败,还会被打得重伤垂死,缺胳膊少腿,下场很凄惨。 小厮很确定,若不是同境界对决擂台上不允许杀人,牛犇那些对手只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而现在,那穷得都不讨女人喜欢的少年,注定将成为牛犇又一个手下败将,要惨遭蹂躏…… 让小厮有些奇怪的是,他身边的那清纯少女却和自己一样,带着一抹怜悯之色,似乎都不忍看下去。 只是这种怜悯,却是针对擂台上的牛犇而去…… “这小妞看起来漂漂亮亮的,可该不会是缺心眼?” 小厮很狐疑。 轰! 就在此时,一道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起,震得小厮耳朵嗡嗡乱响,眼前直冒金星,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妈的,那牛犇怎么一上来就搞出这么大动静,他该不会打算一击就玩残那少年?” 小厮心中埋怨,但他已顾不得这些,带着一种亢奋而期待的心情,第一时间将目光看向了擂台上。 他很想看看,那少年惨不忍睹的下场。 “呃,这是……这是……” 当看清楚擂台上情景,一瞬间而已,小厮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憋得脸红脖子粗,就像被掐住脖颈的鸭子,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 擂台上,牛犇那铁塔般壮硕的身躯,此刻却狼狈地滚落在擂台边缘,发出吃痛的倒吸凉气声音。 而在他胸口位置,被印出一个掌印,衣衫碎裂,肌肤红肿,五指疤痕清晰可见,像烧红的烙铁狠狠在那印了一下。 全场都傻眼了。 之前他们还哄笑,神色戏谑怪异,认为林寻要被蹂躏,哪曾想,此刻却是牛犇被击飞出去了。 并且,还是被那少年轻飘飘一巴掌给抡飞的! 这就显得太过震撼,刚才牛犇何等威猛凶悍,气势若排山倒海,压迫人心。 可现在,却狼狈滚落在地,哇哇吃痛大叫,让人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唉,原本想打击林寻哥哥那骄傲的气焰的,可现在看来,他恐怕又要更骄傲了,这可怎么办……” 夏小虫轻叹,愁眉苦脸,“怪只怪那头蛮牛,之前还牛气冲冲的,现在看来,也太弱了。” 小厮闻言,几乎差点吐血。 原来……这丫头刚才流露出的怜悯之色,是早知道牛犇不行啊! “痛快!终于让老子找了个硬邦邦的对手,这样才够劲!够爽!” 擂台上,牛犇一屁股翻身坐起,不见沮丧和恼怒,反倒一副喜悦和亢奋的样子,大笑不已。 硬邦邦…… 这口无遮拦的蠢牛居然如此形容自己…… 林寻唇角又不自觉抽搐起来,若渊般幽邃的黑眸中弥漫出一缕缕危险的冷冽光泽。 轰! 牛犇又一次冲来,像一座横移的小山,气势愈发狂猛,周身乌光流溢,蒸腾出恐怖的气浪。 虚空在爆碎,擂台上一片动荡,若不是有防御大阵在,这片区域非遭受到严重破坏不可。 纵然如此,依旧让远处一些修者看得胆战心惊,太强了,这牯牛族的牛犇,绝对的天生神力,强悍之极! 砰! 只是,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碰撞声,气势汹汹的牛犇,又一次被林寻轻飘飘一巴掌抡飞出去。 他胸口都被打得差点塌陷,整个人像蛤蟆一样,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口鼻喷血,整个擂台都被震得颤抖了一下。 仅仅只看着,都让人感觉疼得慌。 众人心中震骇,终于意识到,那和牛犇对决的少年,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牛犇威势何等之盛,动用的又是牯牛族的古老传承秘法,换做其他洞天境强者,只怕早就跪了。 可在那少年面前,牛犇却反而显得太不堪了。 连续两次,都是被轻飘飘一巴掌给抡飞出去,任凭牛犇多强势,都被那少年一力破之,这就显得太过震骇人心了! 一时间,众人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带上一抹异色。 “够劲吗?” 林寻身姿挺秀,屹立在那,从踏上擂台到现在都不曾挪移一步。 牛犇擦掉唇角血渍,咧嘴道:“还不够,再来!” 轰! 他再次出击,动用了宝物,是一杆青铜巨叉,明晃晃此人眼睛,横空一扫,就泼洒出万千神辉,如瀑布般轰隆隆碾压虚空。 林寻有些讶然,换做其他洞天境强者,遭受这两击之后,注定要重伤不起,可这牛犇却兀自生龙活虎,显得很凶猛,显得很不凡。 林寻深吸一口气,动用了一部分真正的实力,这次若无法把这头牯牛彻底打服了,只怕非被夏小虫嗤笑不可。 砰!砰!砰! 接下来的时间中,牛犇一次又一次出击,可每一次都被林寻直接用硬碰硬的方式打飞出去,看得周围一众修者皆目瞪口呆。 这种力量上的强势碰撞,无疑具有太大冲击力,令他们无法平静。 牛犇气喘吁吁,衣衫破碎,筋骨有多处负伤,狼狈凄惨之极,可他一对眼眸却愈发明亮,战意如火炉般熊熊燃烧。 他疯狂冲击,气势暴烈凶横,犹如被激怒的上古牯牛,一杆青铜巨叉泼洒全场。 再看林寻,衣袂飘曳,整洁无损,仪态从容而平静,有一种绝尘空灵之气。 两人对决擂台之上,产生强烈的对比。 “服不服?” 擂台上,牛犇又一次被打趴下,浑身都在抽搐,让人都不忍目睹,他此刻的模样太凄惨了。 可纵然如此,他依旧咧嘴大笑:“老子好不容易碰到你这样一个对手,哪可能轻易认输?再来!” 这让林寻都不得不心生一丝佩服,这家伙战斗力在洞天境中或许不是最顶尖的,可这挨揍的功夫却堪称一绝! 可最终,牛犇还是败了,被打得再爬不起来,浑身都没有一寸完好的地方,遭受到重伤。 “今天不打了,等我伤好了再来。” 牛犇喘息开口,眸子中依旧斗志昂扬,可以确定,若不是他真没了战斗之力,绝对会继续战斗下去。 “服了吗?”林寻问。 牛犇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咧嘴摇头:“不服。” 说着,他一瘸一拐地走下擂台,这一幕看在周围一众修者眼中,倒是让他们也油然心生一股敬服。 不管怎么说,牛犇那竭力而战,永不服输的斗志,的确很少见,令人动容。 “对了。” 忽然,走下擂台的牛犇回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寻,“虽然我不服,可却不得不说,你的确够硬的!” 林寻脸色一黑,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撕了这头牛的嘴巴,好好说话会死吗!? 擂台一侧,小厮彻底傻眼,脸色阴晴不定,这一战落幕了,结果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那可是牯牛族最凶猛的牛犇! 却居然败了? “完蛋,这次走眼了……” 小厮一想到自己之前对待林寻的敷衍态度,就后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欲哭无泪。 这哪里是穷的不招人喜欢的少年,分明就是一个大高手! 比之“四宗三族”中的传人都一点也不逊色! 擂台附近,一些修者也在窃窃私语。经此一战,让他们蓦地发现,这模样陌生的少年,竟是一位厉害人物,心中皆不免好奇和震动。 “公子,刚才小的有眼无珠,怠慢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厮冲到擂台前,笑容比怒放的菊花都灿烂,带着浓浓的谄媚味道,他这是在补救过失,希冀得到林寻的原谅。 “呸!这家伙太没骨气了,刚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夏小虫很鄙夷,啐了一口。 “我在登台对决,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林寻斜睨了小厮一眼,态度很不客气。 小厮笑容发僵,心都在滴血,意识到眼前这位小爷,明显是不打算轻易原谅他。 他深吸一口气,态度变得愈发谦卑,决定用一切办法将功补过:“公子,按照规则,若您继续留在擂台,将会有其他修者来挑战您,在此之前,您有一刻钟的休息时间……”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不必歇息了,安排对手,我赶时间。” 赶时间? 小厮愣了一下,他还是头一遭听到如此别具一格的对决理由。 不过,他可不敢再质疑,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连忙去给林寻安排下一个对决者。 林寻当然不是赶时间,他只是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多赚取一些灵髓罢了。 “击败牛犇,等于让我已经获得双倍奖励,也就是二百块下品灵髓,抛去被银雉武道场抽取的一成费用,还有一百八十下品灵髓。” “若抓紧时间,遇到的对手实力皆和牛犇差不多的话,一个时辰就能让我连续战斗十场左右,只要顺利,最终差不多能够获得一千八百块左右的下品灵髓……” 林寻在默默计算,得出的结论让他很满意,眼睛都变得明亮。 这银雉武道场果然是一个好地方,不止可以磨砺武道,还可以赚取一笔丰厚的奖励! 唯一让林寻不满的,或许就是银雉武道场抽取的费用实在是太狠了,果然是十商九奸! :..///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