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让两位久等了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八十六章 让两位久等了

客栈。 房间中,哗啦一声,一堆泛着瑰丽虚幻光泽的灵髓倾倒而出,满屋生辉,诱人无比。 这是林寻今日在银雉武道场获得的奖励。 其中,连胜前三十九场对决,获得七千零二十块下品灵髓。 在第四十场对决中击败程立雪,则获得十倍奖励和额外的一百块中品灵髓,两项加起来,就是整整一百七十九块中品灵髓和二十块下品灵髓! 这可是一笔极其丰厚的财富,只是当林寻把这些灵髓换算成中阶凝神玉时,却高兴不起来。 最多,也就能买到十七块中阶凝神玉罢了。 林寻很怀疑,就凭九只噬神虫的胃口,这点凝神玉也仅仅只能维系数天时间 咔嚓咔嚓。 夏小虫坐在桌前,在嗑葵花籽,吃得不亦乐乎。 这种葵花籽呈莹白色,饱满如玉籽,是灵植师栽种的“灵葵”所结出的果实,搭配一些调料炒制以后,爽脆可口,果仁含着浓郁的芬香和丝丝缕缕的灵力,是一种在古荒域很受修者欢迎的零食。 “林寻哥哥,你明天还去吗?” 夏小虫小嘴吧嗒吧嗒的吃瓜子,清澈的大眼睛眨呀眨,很无忧无虑的样子,很快桌上就堆满了瓜子壳。 林寻随口道:“明天换地方,银雉武道场已经不能去了。” 炎都繁华锦绣,仅仅只是城中,就有上百家武道场,分布在不同的区域中。 其中规模最大的,无疑是“炎都武道场”。 它由“四宗三族”一起联手开设,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火灵州第一武道场,其规格和影响力,是其他武道场远远无法比拟的。 像八极刀庵的传人方临寒,这一个月来就一直在炎都武道场,挑战火灵州各方俊杰。 他战绩耀眼,至今不曾有过一败,可谓是如今炎都城中最受瞩目的一个风云人物。 与之相比,林寻在银雉武道场中引起的轰动,远远没法和方临寒相比。 倒不是说林寻不如方临寒,而是因为炎都武道场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在其中发生的战斗,会无形中受到整个火灵州的关注。 银雉武道场则明显要逊色太多,名气虽有,却仅仅只局限于炎都城之内而已。 而像银雉武道场这样规模的武道场,在炎都城中起码能找出数十家之多! 因为领取奖励的事情,林寻已经和银雉武道场结怨,自然不可能再前往银雉武道场登台对决。 所以,林寻若要继续磨炼武道和赚取灵髓,就只能选择其他武道场来进行。 夏小虫很没心没肺,根本不关心这其中的缘由,欢呼道:“太好了,银雉武道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我早就不想再去了。” 显然,她还惦念着有人能击败林寻,打击一下林寻的骄傲气焰! “呵呵。” 林寻只是笑了笑,显得很平静,被夏小虫如此打击多次,已经让他产生一定的抵抗力。 傍晚时候,方临寒那峻拔轩昂的身影又一次沐浴着夕阳返客栈,而后敲开了林寻的房门。 “你听说没有,银雉武道场出现一个神秘少年,连胜四十场对决,并且让程立雪在战斗中途就主动认输。” 方临寒双臂抱胸,身躯斜靠在门侧,有一种慵懒的味道,也不进去,就像邻居串门似的,跟林寻闲聊。 “嗯。”林寻点了点头。 至于夏小虫,发现方临寒出现后,她连嗑瓜子都忘了,双手托着小脸,清澈的眼睛直勾勾盯了过去,一副花痴模样。 并且她表情一点都不矫揉造作,看得肆无忌惮,极其直接,根本就不掩饰什么。 林寻已懒得理会这个小花痴,他在思忖,方临寒怎么忽然跑来跟自己提起这件事? “最近我已很难碰到满意的对手,我明天打算去银雉武道场看看,那神秘少年就就是否如传闻中那般厉害。” 方临寒道,“你要不要一起去?” “去!” 夏小虫忽然叫出声,吓了林寻一跳,旋即脸色就是一黑,这小花痴难道忘了自己刚才说的话? 明天可是要换地方的! 只是,夏小虫早已将无视了林寻的存在,她清纯小脸上一片痴迷。 在她眼中,方临寒峻拔的身影斜靠在门口,显得那么卓尔不群,洒脱慵懒。而他那一张带着邪魅狷狂味道的脸庞,被窗口裁剪出的一抹夕阳镀上一层虚幻般的光影,明灭朦胧,俊美到了令人心碎的地步 而林寻则眼睁睁看到,在夏小虫莹润粉嫩的唇角,淌下一缕细如蛛丝的晶莹口水 “这位是?”方临寒也是一怔。 “一个犯病的花痴,时间不早了,有空再聊。”林寻没好气答了一句,就砰的一声关上门,把方临寒关在门外。 而后,他黑着脸盯着夏小虫,咬牙道:“你敢不敢再不矜持一些?哪有你这样盯着男人看,还一边流口水的小姑娘?简直是没羞没躁,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啊?我只是看看,有没有别的想法,这样也有错吗?”夏小虫抬手擦掉口水,一脸的不以为然。 林寻一头黑线,这丫头简直简直没法说了! “朋友,明天你去吗?”门外,响起方临寒的声音。 “不去,没空!”林寻毫不犹豫拒绝。 “哦,其实你若是愿意和我对决一场,去不去银雉武道场也无所谓。”方临寒在门外说道。 “我真没空。”林寻有些头疼,夏小虫奇葩也就算了,毕竟是个没心没肺的花痴,可方临寒怎么也如此冥顽不灵?就为了打一架,就要一直缠着自己? 却听门外响起方临寒爽朗的大笑:“那好,我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再来。” 林寻一阵无语,还有完没完了? 而夏小虫则一副神驰目眩的模样,喃喃道:“只听笑声,我都能想象出他的笑容多迷人” 林寻唇角终于还是忍不住又抽搐了。 夜晚,炎都城愈发热闹了,灯火如龙,繁华得像一场梦,到处车水马龙,欢声笑语。 夏小虫睡了,姿势很不美观,像八爪鱼一样扣在床上,清纯美丽的小脸罕见地变得很恬静。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时,就看见这一幕,心中暗道,这丫头若每天都如此安静该多好 他起身帮夏小虫掖了掖被褥,就一个人静静坐在桌前,眼观鼻鼻观心,犹如老僧入定。 窗外,夜色如水,繁华的街道上人声鼎沸。 房间内,则寂静而昏暗,唯有一盏铜灯摇曳出暗淡昏黄的光影,映照得林寻那静坐的身影明灭不定。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已是凌晨。 窗外的喧嚣声已经稀不可闻,变得冷清而空寂,街上灯火褪去,只有一弯新月当空悬挂,洒下雪白如银的光。 只是很快,乌云涌来,连同那一弯新月也遮蔽,令得炎都城完全陷入夜的笼罩中。 也就在这时候,犹如入定的林寻睁开了眸,一缕寒芒从瞳孔深处骤然涌现,像一抹撕裂黑暗的冷电。 唰! 下一刻,林寻身影就消失在房间。 客栈外,黑夜如幕,遮蔽天穹,空旷而阴沉,那是厚厚的乌云,似乎快要下雨了。 不远处一座低矮的屋檐下,立着两道黑影,浑身气机收敛,若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其存在。 他们在以神识交流。 “什么时候行动?” “再等等。” “只是杀一个洞天境少年而已,为何要如此谨慎?他就是衍轮境修者,也挡不住我们的刺杀!” “这客栈中不止有那少年,还有一个八极刀庵的方临寒,若是惊动此人,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方临寒?哼,一个来自玄水州的年轻人,这一段时间却在炎都城兴风作浪,藐视火灵州所有年轻一辈强者,太过猖獗和狂妄,不如趁此机会,连同他一起击杀算了。” “此次是去击杀那少年,而非方临寒,不要多此一举,方临寒此子虽狂,可如今名气太大,他一旦离奇死去,势必会引发太多关注。至于那神秘少年只是一个外来者,无门无派,无依无靠,死了也引不起什么风浪。” 两人皆以斗篷遮身,以神识交流,犹如来自幽冥的鬼魂,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显得很渗人。 只是,他们浑然没有察觉到,还有一道比他们更诡异的身影,如同无声无息般,从大街对面走过来。 “让两位久等了。” 当林寻的声音突然在这空寂的响起,那两名黑衣人顿时浑身紧绷,吓得差点跳起来。 他们这才发现,此次要击杀的目标,竟在他们不知觉的情况下,已站在距离他们不足三丈之地! 就像凭空出现一样,让得两人惊得头皮发麻,都有些不敢相信眼睛。 “你何时来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发毛,骇然不已,目标已经出现,而他们却居然没有一点觉察,这就太恐怖。 “哦,我刚来。” 林寻随口道,一对若渊般深邃的黑眸发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对面的两名黑衣人,“对了,你们身上可带有灵髓?”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让那两名黑衣人发懵,浑身不自在,感觉自己像被盯上的猎物一样。 情况不妙! 两位黑衣人心中颤粟,这个洞天境少年出现的太过诡异,让他们嗅到了一股危险。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