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纪星瑶的强大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八十八章 纪星瑶的强大

这就是风语族,很独特的一个族群,若要打探什么消息,去找风语族绝对没错。 同样,若想传播什么消息,风语族同样可以轻松胜任,他们的大嘴巴在整个古荒域界可都是出了名的。 当然,风语族只负责搜集和传播消息,至于消息的真伪,他们可不会去甄别。 有时候闹出一些虚假传闻,也会招来许多修者谩骂,认为他们听风就是雨,散播谣言,妖言惑众。 不过大部分时候,风语族传播的消息还是很可靠的。 “奇怪了,昨天时候,银雉武道场还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让得一个神秘少年强势崛起,一举打败了属于程立雪的记录,轰动全场,可怎么在昨天夜里,银雉武道场就遭遇火灾了?” 听到风语族人传出的消息,许多修者皆诧异。 “嘿嘿,或许是银雉武道场的一些竞争对手搞的事,毕竟,同行是冤家,而炎都城内足有数十家武道场,竞争和对抗也在所难免。” 有人则做出推断,幸灾乐祸。 听到这些议论声,林寻神色不动,心中则有些怪异,哪能想到,他做出的事情,反倒是让其他武道场背了一次黑锅。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银雉武道场即便把自己恨到骨子里,只怕也不会把这等“奇耻大辱”的事情宣传出来。 若真这样,那就跟打自己脸没什么区别,丢人的只会是银雉武道场。 “哈,天意弄人呀,原本今天就没打算去银雉武道场,偏巧那里就着火了。” 夏小虫噗嗤一声笑了,这单纯的少女浑不知道,这一场火实则就是她身边的林寻所为。 “的确是天意弄人。”林寻也笑了,双手环抱在脑后,悠闲漫步在热闹的大街上,笑得耐人寻味。 …… 千鹤武道场。 有了在银雉武道场对决的经验,当抵达这里时,林寻熟门熟路地进行报名,而后登台对决。 淬炼武道,和真正的杀敌不同,需要真正的可堪对决的强者来切磋和对抗,从而于战斗中,磨炼出属于武道的真正精髓奥秘。 这也就是俗称的“喂招”。 在一些古老道统中,甚至会有专门的传功长老,来和弟子切磋对决,予以悉心指点,从而能够在最快时间能让弟子掌握某种秘法的精髓。 显然,这对林寻而言注定是奢望不可求的。 炎都城中的武道场虽多,也不乏一流的强者,可是能够和林寻进行对抗的,却是少之又少。 无奈之下,林寻只能压制自身力量,来进行武道磨练。 并且,有了在银雉武道场中的教训,他这次变得很低调,每赢一场,就歇息一番。 而当赢够二十场时,直接就领取奖励,然后走人,再换另一家武道场进行登台对决。 果然,这样以来,所受到的关注明显少了许多,领取奖励时,也不再受到刁难。 接下来数天时间里,林寻就在炎都城各大武道场中渡过,倒也过得很充实。期间,他虽不曾碰到真正让他感到压力的对手,可却见识了各式各样的战斗秘法。 并且,不同族群强者所擅长的战斗方式也不同,堪称是五花八门,无形中倒是让林寻大开眼界,获益匪浅。 像熔浆火族的强者,一旦战斗,就会化作滔滔熔浆,火浪如潮,遮天蔽地,焚化虚空,极其暴烈霸道。 像织梦族强者,则擅长神魂攻击,所施展的秘法能够织出一道道宛如真实般的幻境攻击,虚虚实实,如梦似幻,却能够杀人于无形。 还有天木藤族的强者,最是难缠,拥有着冠盖当世的自我恢复能力,能够滴血重生! 也就是说,哪怕就是杀得他只剩下一滴血,可只要给他机会,就会重新凝聚体魄! 除此,还有擅长用毒的青花妖族、能够潜行匿踪的雾光影族、天生可以操纵凶兽征战的云梦族……等等等等。 和他们对决,无形中让林寻开拓了视野,让得他体悟和学到了许多东西。 这也让林寻感慨,这古荒域的确很大,广袤而浩瀚,万族林立,每一个族群皆有其天赋,方才能够在残酷的竞争中延存至今。 …… “林老弟,真不打算跟我玩玩?”客栈中,方临寒笑吟吟问。 这些天,他只要从炎都武道场回来,就会来纠缠林寻,非要和林寻切磋对决一场,让得林寻头疼无比。 方临寒似乎也知道,林寻不可能就这般答应,他话锋一转,忽然道:“对了,今天有一个惊人消息传出,说那紫牛山深处的星坠峰,爆发了惊世对决,枯藤老怪差点被杀,身负重伤,落荒而逃。” 说到这,他眸子中泛起一抹异色:“你可知道这是谁做的?” 林寻一怔:“谁?” 方临寒神色愈发异样了,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似是钦佩,又似是向往。 半响,他才说道:“闻玄剑斋当代圣女纪星瑶。” 林寻心中一震:“是她?” 他心中确实无法平静,闻玄剑斋被誉为西恒界第一道统,而作为其当代圣女的纪星瑶,可想而知是何等绝世惊艳的一名女子。 甚至她隐隐已经有西恒界年轻一辈领袖人物的风采。 只是,林寻还是没想到,同样属于年轻一辈,这纪星瑶竟已经能够击溃半步王者了! 那枯藤老怪的厉害,林寻可亲自见识过,纵然是在半步王者境中,都属于强横之极的角色。 可他却在和纪星瑶的对决中差点殒命,最终落荒而逃了! “她的修为究竟已臻至何等地步?”林寻忍不住问。 方临寒叹息道:“我只知道,一年前的时候,还有消息在传,她以洞天境的修为,在闻玄剑斋内击败了一位衍轮境真传弟子,轰动了整个闻玄剑斋。” “那位衍轮境真传弟子可不是寻常角色,名叫应云冲,来自应龙一族,天赋超绝,在西恒界都颇有名气,可纪星瑶却能以洞天境之姿,横跨一个大境界而击败应云冲,可想而知,此女底蕴何其恐怖。”林寻也不禁动容,因为他本身就拥有这等能耐,故而很清楚横跨一境杀敌,需要多雄厚的底蕴。 “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如此人物……” 林寻心中感推算,那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圣子羽灵空,只怕也绝对不弱于那纪星瑶了。” 方临寒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听说此次纪星瑶之所以能够击败枯藤老怪,一方面因为她的底蕴的确是足够强大,但更重要的则是,她动用了一件传承悠久残缺圣宝。” “原来如此。” 林寻顿时轻松不少。 他手中的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同样能够击杀半步王者,若纪星瑶也是依仗类似宝物而取胜,那倒也谈不上太过惊世骇俗。 当然,即便如此,还是给林寻敲了一记警钟,让他意识到,在这古荒域,可不仅仅只有他拥有杀手锏。 其他诸如纪星瑶、羽灵空之类的绝代天骄,只怕同样也掌握着不为人知的禁忌宝物! 林寻问道:“对了,纪星瑶这等超然之辈,为何会忽然现身火灵州境内,莫非也是为了星坠峰上的机缘而来?” 方临寒耸肩道:“我又不是风语族的族人,哪能知道这些消息,不过我倒是知道,那纪星瑶这次尽管击溃了枯藤老怪,最终也是一无所获,无功而返。” 顿了顿,他继续道:“并且,星坠峰上发生大变故,整座山峰突兀地消失不见,连一丝踪迹都寻觅不到,就像被人凭空搬走了一样,显得离奇之极。” 林寻一怔,旋即就明悟,这只怕和那蛰伏于“星宿之卵”内的少昊有关! 一想到少昊,林寻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当这个来自星幽帝族的少昊不再蛰伏,横空出世时,其光芒注定不会比纪星瑶、羽灵空这类绝代人物逊色了! …… “距离约定的时间就只剩下一天了,你师父若再不来,我可就要离开了。” 这天清晨,林寻像往常一样,和夏小虫一起离开客栈,前往城中的武道场。 夏小虫声音清脆,自信满满道:“放心吧,我师父凭生最恨的就是爽约,她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那就好。” 林寻点头,这些天,除了炎都武道场之外,城中其他武道场几乎被林寻去了一遍。 如今,也只剩下寥寥几个武道场还没有留下他的足迹。 遗憾的是,直至现在,依旧不曾遇到一个让林寻感到压力的对手。 并且,林寻已不打算继续在炎都城逗留,他前来古荒域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前往东胜界,打探关于通天剑宗传人云庆白的消息,为复仇做好准备! 在这等情况下,他可没多少心思滞留在距离东胜界不知有多遥远的火灵州中。 松烟武道场。 林寻和夏小虫并肩走了进去。 “咦!” 而就在两人的身影刚消失,远处街道上,却有一个年轻男子发出惊咦声,“居然是这家伙!”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