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贪心作祟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八十九章 贪心作祟

那名男子模样颇为英俊,只是当认出林寻时,眉宇间却浮现出一抹阴霾,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恐惧的情绪。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灵玑派传人莫风。 当初在紫牛山进行宗门试炼时,就因为一个道歉的问题,让得他们一行人被林寻连番戏弄,郁闷愤怒得差点吐血。 可最终,他们还是认栽了,不敢报复,因为连岳剑鸣都对林寻赏识有加,在这等情况下,他们哪还有胆子去报复? 只是,莫风却万没想到,竟会在这炎都城中再度碰到林寻。 “你认得此子?” 旁边的老者开口,他一袭宝蓝色道袍,头盘髻,肌肤莹润光洁若婴孩,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名叫韩言缺,灵玑派一名衍轮上境长老,同时也是莫风的授业恩师。 “嗯。”莫风点头。 想了想,他苦涩说道:“师尊,前些天的宗门大比,我们灵玑派的排名之所以垫底,就是在试炼的途中,受到了此人的干扰。” 说到这,莫风心中涌出一抹深深的愧疚,道:“说起来,也是我们有错在先,不经意间得罪了对方,才惹出了这等祸事。” “原来是被此子所干扰,这就合情合理了。” 韩言缺神色间带着一抹异色,声音也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这让莫风一怔,原本以为,韩言缺必然会动怒或者训斥于他,没曾想,却会是这样一种反应。 最让莫风愕然的是,下一刻韩言缺竟是抬手拍了拍他肩膀,温声安慰道:“你们败在他手中并不亏,此子的战斗力可极其可怖凶残,他没有对你们下狠手,已经很不错了。” 莫风有些懵,这是什么情况?往日里严厉无比的师尊,怎会变得如此好说话? 并且还破天荒地对自己进行安慰! 莫风都有种泪流的冲动,多少年了,一直对自己要求严厉的师父,都不曾像这般安抚过自己了? 韩言缺此刻心绪也是复杂无比。 他见过林寻,当初在星坠峰下,他曾亲眼看见林寻是如何大神威,强势登上星坠峰的,沿途几乎无人敢阻! 最不可思议的是,最后就连枯藤老怪出动,都没能杀死那少年,并且被他凭借一件疑似圣宝的宝船抽身而退! 在这等情况下,得知自己的弟子曾被林寻戏弄,他自然很理解,因为他很清楚,莫风根本就不可能是那少年的对手。 “嗯?” 忽然,韩言缺猛地想起一件事,那少年手中的宝船可是一件神妙不可测的宝物,疑似传说中的圣宝,甚至可以避开那星坠峰古老圣阵的压制! 一想到这,韩言缺心中就抑制不住地涌起一抹贪念,当即吩咐道:“你呆在这里,给我牢牢盯着此子,我有急事,先返回一趟宗门。” 他要回去跟灵玑派的高层相商,若是能抓住此次机会为宗门夺取一件圣宝,那绝对不亚于获取了一场天大的造化! 圣宝啊,拥有通天盖世之神威,恐怖无边,若能拥有,绝对可以让他们灵玑派在“四宗三族”势力中脱颖而出,成为这火灵州的真正霸主! “必须得抓紧时间,机不可失!” 韩言越想心中的贪念就越炽盛,有些控制不住的迹象,都恨不得立刻出手。 可他最终忍住,知道此事记不得,必须进行周密的筹划。 毕竟,那少年看似只是洞天境,可却能逃过来自枯藤老怪的击杀,若是无法一击将其擒下,后果可就着实难料了。 “师尊,您这是要做什么?” 莫风并不傻,他能够成为灵玑派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论及天赋和心智,是一般修者远远无法比拟的。 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师尊此刻的决定,只怕是和刚才进入松烟道场的林寻有关! “这些事你不必知晓,你只要盯紧那少年,时刻掌握其踪迹就行了,切记,万不可打草惊蛇!” 韩言缺严肃嘱咐了一番,就匆匆而去。 而见此,莫风心中咯噔一下,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师尊似乎是要回宗门请援手,来对付那少年?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压制下心中的惊意,猛地一咬牙,也闪身走进了松烟武道场。 …… 松烟道场。 休息区,一位身影绰约,气质清冷的少女静静坐在角落处,她穿着黑色的衣裙,一个银白如雪的面具将其上半部脸庞遮掩,只露出一抹弧线完美而饱满的红唇,下巴尖尖,雪白晶莹。 她随意坐在那,显得幽冷而神秘,一对清眸晶莹剔透若宝石般,像湖水般静谧。 “小姐,您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宗门的各位长老可都眼巴巴等着您回去呢。”旁边,一个青衣老妪轻叹,有些无奈。 “我早已说过,在大世之争来临前,不会见任何人,可他们偏偏不听,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头疼去吧。” 少女漫不经心开口,她声音清冷如雪,叮咚若天籁,言辞随意,却有一种令人不容违逆的韵味。 这让她平添一股慑人的气势,哪怕随意坐在那,也有一种令人不容亵渎的孤峭之感。 青衣老妪愈无奈了,只是,她似极其宠溺眼前的少女,欲言又止许多次,最终不再多劝。 “我很生气。” 忽然,少女坐直身躯,若星辰般清澈灿灿的眸中迸射出一抹恼色,“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揪出那星坠峰古老圣阵中所蛰伏的一个高手,可最终还是被他逃了!” 她抿着饱满的红唇,浑身散出一股冷冽彻骨的气息,“修行至今,我还是头一次失手,若被我查出那家伙是谁,非痛扁他一顿不可。” 青衣老妪似是有些紧张,连忙道:“小姐,那星坠峰已经消失,这事过去就算了,您可千万别钻牛角尖。” 少女哦了一声,便长身而起。 那一瞬,她就像一朵青莲出水,绰约的身姿完全显露,双腿笔直修长,腰肢盈盈一握,一袭黑裙也无法遮掩其堪称完美的身躯线条。 面庞上,她那堪称绝世的容颜尽管被面具遮盖一半,可仅仅从其晶莹如羊脂般的肌肤、挺翘的鼻梁、以及弧线饱满的红唇中就能看出,这少女有着一种足可以惊艳世间的美丽。 这是一种清冷若雪、幽谧而然的气韵,极其之独特和醒目,令人只远远看上一眼就会自惭形秽,而不敢心生一丝亵渎。 “小姐,您是要做什么?”青衣老妪一怔。 “当然是登台玩一玩。”黑裙少女随口道。 “您要在这里和其他修者对决?” 青衣老妪瞠目结舌,一阵无语,她可太清楚少女所拥有的底蕴何其恐怖! 别说是在这小小的武道场,也别提什么火灵州,就是放眼整个西恒界年轻一辈中,能够有资格充当这少女对手的,绝对屈指可数! 可她现在,却要在这炎都城中一个规模只算一流的武道场中登台,和其他修者切磋,这就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玩玩而已,否则我心中可就太郁闷了,总得释放一下才行。” 黑裙少女随口说着,就已飘然朝远处掠去,身影一抹孤鸿,孑然不群,有一种出尘然之意。 “玩玩也好,若能宣泄心中郁闷,或许就有回心转意,返回宗门的可能……”青衣老妪沉吟。 …… 轰! 擂台上,林寻又一次击溃一名对手,这已经是他获得的第十九连胜,自始至终都赢得很平静。 是的,平静! 从登台之初,他就压制力量,专心以锤炼武道为目的,对于胜负看得已经很淡。 谈不上精彩和吸引人,所求的仅仅只是磨炼武道罢了。 第二十场的对决已经快要开始,林寻在一旁进行休憩,心中则在思忖,所这些天所赚取的灵髓,能够兑换多少中阶凝神玉。 嗯? 忽然,似是心有所感,林寻抬头,目光看向擂台另一侧,那里,走来一个身影绰约,带着一个银白面具的少女。 她穿着一袭黑裙,身躯高挑,腰似绢束,肩若刀削,一对清澈的瞳似天上星辰般静谧。 她来到擂台钱,随手拿出一条青色带,将一头乌黑长束缚在脑后,露出一截白皙修长的鹅颈。她的动作不快,却有一种写意自如的韵律和美感,闲适从容,赏心悦目。 “这就是自己第二十场要对决的对手?”林寻的直觉极其敏锐,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气质清冷若雪,孤峭幽静的黑裙少女,应当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这让林寻心中终于产生一丝兴趣,像酒逢知己,棋逢对手,让他甚至都有些期待。 这些天他一直不曾遇到一个可堪对决之辈,心中引以为憾,而今这黑裙少女的出现,无疑会显得很不同! “希望别让我失望吧。” 林寻心中喃喃。 “咦?” 黑裙少女登上擂台时,青丝束缚,身影然,有一种飒爽出尘之姿。 她也注意到了林寻,初开始不以为然,但很快就感觉到,这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家伙。 他浑身的气息虽平淡,却圆润而通达,有一种返璞的韵味,绝尘空明,这在年轻一辈中也算很罕见了,可以称得上是天骄人物。 这让黑裙少女有些讶然,她原本只是想纾解心中闷气,登上擂台玩玩,没曾想,却似乎碰到一个不错的对手。 “希望你会很不错吧……” 黑裙少女莹润诱人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