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飞仙令【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九十五章 飞仙令【第二更】

女子唇角的笑容敛去,没有继续让林寻尴尬,道:“年轻人,来坐吧,我的时间不多,趁此功夫聊聊。” 话音落下时,她浑身气息骤然一变,之前还宛如倾国倾城的绝世尤物,风情万种,令人心醉。 可现在则充满圣洁气息,眉眼沉静,宝相庄严,有一种看破红尘,绝然于尘俗之上的空灵气质。 这让林寻心中震动,意识到夏小虫这位师父必然是一位实力极其可怖的角色! 林寻没有客气,随意坐在一侧,目光不经意一瞥,这才现夏小虫早已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名蔺文君,来自青丘天狐一脉,之前是因为被一些事情耽搁,所以才会此刻与你相见。” 蔺文君自我介绍一番,就说道,“听小虫说,你要去东胜界?” 林寻点头。 “要前往东胜界,需要横渡一个世界的规则壁障,唯有掌控空间法则的圣道人物才能自由穿梭其中。” 蔺文君语调平缓,徐徐说道,“而一般修者想要前往东胜界,只有两种途径。” “一,自己行动,在世界壁障之间的断裂界路中前行,不过,界路最是凶险动荡,纵然是圣人行走其中,也将遭遇诸多凶险,可谓是九死一生。” 林寻点头,他这些天也曾打听过,所谓的“界路”,就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通道,极其之凶险,充斥着不可预估的天灾和劫难,一般而言,除了亡命之徒,没人会选择这种方式横渡一界。 “第二种方法,就是借助传送古阵便可以从西恒界安然抵达东胜界中。” 蔺文君继续道,“不过,看似简单,一般修者却根本没有资格借用传送古阵,毕竟,这等古阵乃圣人所布置,运转一次,就需要耗费海量的上品灵髓。” “不止如此,像这等前往东胜界的传送古阵,整个西恒界只有十多座而已,且其中的大部分被把控在那些古老道统手中,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够借用的。” 得知这些,林寻眉头登时一皱,果然,前往东胜界并非他想象中那般简单。 “简而言之,想要借用传送古阵,第一,必须得到某一个古老道统的同意,二,则需要交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蔺文君说到这,一对丹凤眸凝视着林寻,道,“现在你应该清楚了,交纳费用只是小事,真正的难题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获得某一个古老道统的认可。” 林寻点头,他总算明白了,旋即,他心中一动,道:“不知前辈是否能给晚辈指点一条明路?” 在他看来,夏小虫的师父让自己等待了这么多天,总该不会仅仅只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 果然,蔺文君唇角泛起一抹弧度,道:“指点谈不上,我让你等待这么多天,实则就是想看一看,你究竟是否值得我这么做,如今看来,你勉强已经过关了。” 林寻心中暗流冷汗,这也要进行考验?这女人办事可真让人琢磨不透。 “答应我一件事,带小虫前往凤栖州的青丘之山,等到了那里,自然有人会帮你安排前往东胜界的事宜。” 蔺文君说到这,陡然坐直身躯,神色庄肃,前所未有的认真,“你觉得如何?” 凤栖州、青丘之山? 林寻可根本就没听说过这地方,可是看到蔺文君那种庄肃的神色,却让他意识到,自己若拒绝,对方必然会极度失望。 “当然,你若拒绝也无妨,只是” 蔺文君忽然轻声一叹,黛眉蹙起,堪称绝艳的倾城容颜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怅然和无奈,任何男人见了她这般模样,只怕都会心生怜惜。 半响,她才神色怔怔,轻声道:“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原本以为,这些天可以寻觅到解决办法,没曾想,敌人早已斩断我的一切选择,让我再无路可退,为今之计,只有出此下策了。” 敌人! 无路可退! 林寻敏锐察觉到,蔺文君的处境或许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才会无奈之下,选择将夏小虫托付给自己一个陌生人。 略一沉吟,林寻就答应下来:“小虫是我来到火灵州碰到的第一个朋友,既然前辈有所托付,我自当义不容辞。” 不止是为了获得前往东胜界的帮助,更重要的是,此事牵扯到夏小虫,就让林寻无法坐视不管。 见林寻答应如此痛快,让蔺文君不禁有些意外,眸子中泛起一抹欣慰,可旋即,她就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先听我说完,再做决断吧,这其中有诸多凶险,自不能隐瞒于你。” 早在上古时期,青丘天狐族就有一个宿敌黑魇天狗族! 青丘天狐,黑魇天狗,两大族群势同水火,彼此厮杀了无尽岁月,其血仇早已累积了一代又一代,根本无法化解。 只是到了如今,青丘天狐一族已经没落,族人凋零稀少,势力大不如前,早已没有上古时代的辉煌。 甚至,为了生存,青丘天狐一族不得不藏匿起来,过着一种外人无法想象的艰苦险恶生活。 反观黑魇天狗族,则和青丘天狐族完全不同。 他们延存至今,势力愈庞大,底蕴雄厚而鼎盛,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在整个古荒域界都堪称是一流的大势力! 在这等情况下,作为世仇和宿敌,本就愈没落和凋零的青丘天狐族的生存处境可想而知有多艰难。 蔺文君就是来自青丘天狐族,原本,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星穹道宗的掌教,可不知怎么泄露消息,让她的身份被识破,从而引起了宿敌黑魇天狗族的注意。 就在十多天前,蔺文君就曾被黑魇天狗族派出的高手围攻,差点就遭难被擒。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的敌人是黑魇天狗一族,这可是一个庞然大物,其势力之可怖,早已遍布古荒域四大界,你若答应此事,则可能会遭受到牵累,被黑魇天狗族报复。” 蔺文君说罢,静静看着林寻,她早已做出决断,纵然林寻不答应,她也会帮一帮眼前这年轻人。 夏小虫在紫牛山中的试炼遭遇,她早已听说了,很清楚若不是林寻,夏小虫可能会遭遇到许许多多不可预估的危险。 林寻的目光则看向了在床上睡着的夏小虫,想起从第一次前来古荒域之后,跟夏小虫一路上所遇到的种种经历,唇角不禁泛起一抹会心的笑意。 这是一个单纯、清纯、活泼、可爱的少女,干净得像白纸琉璃。 但更重要的是,夏小虫是他在进入古荒域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朋友! 这就早已注定,无论是什么情况,林寻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了。 所以,当他收目光时,就很平静地应承下此事,他明白其中的凶险,但并不在乎。 在这古荒域界,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自然不惧任何人,更何况,他的仇敌中有通天剑宗、有天枢圣地、有灵宝圣地等等等等。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痒,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林寻并不介意因此再去得罪一个所谓的大势力。 “你确定?” 蔺文君都已做好了被林寻拒绝的打算,可着实没想到,林寻在得知这一切的缘由之后,依旧还如此平静地就答应了下来。 林寻笑了:“前辈,您觉得我想在开玩笑?” “为什么?”蔺文君怔怔,好像重新认识了林寻一样。 “我有个妹妹叫夏至。” 林寻给出了一个很莫名其妙的理由,并且说的还很认真,“小虫也姓夏,这就是缘分,老天早已注定该有这么一场因果,我若拒绝,岂不是辜负了老天的美意?” 蔺文君一对丹凤眼中流露出灿然亮泽,宛如秋波流转,美艳不可方物,她心绪似很触动,半响才幽幽说道:“小虫的运气比我好,起码她看中了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而我不提也罢。” 她似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往事。 而林寻忍不住苦笑,什么叫值得托付? 不过想一想,林寻就明白为何夏小虫总喜欢拿她师父的话来抨击和反驳自己了。 蔺文君以前,肯定是受过很大的情伤! “把这块飞仙令收下。” 忽然,蔺文君略一犹豫,就将一块令牌拿出,递给林寻,“不要拒绝,你重情重义,我也不能没有报答,这宝贝就当是我的一份心意吧。” 这块令牌宛如羊脂白玉打磨而成,巴掌大小,泛着一缕缕的淡青色光晕,光洁若一面玉璧。 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那令牌内部,仙气氤氲,光雨如飞,竟有一种神圣般的味道,显得很神秘和不凡。 飞仙令? 林寻心中一震,一块玉质令牌,竟敢以“飞仙”来命名?这也太过不寻常了! 一瞬间,他就断定,此令牌绝对价值无量,来历极其惊人! 果然,下一刻蔺文君就以传音的方式说道:“你一定要妥善保管此物,莫要轻易泄露出去,它乃是我青丘天狐先祖传承下的秘宝,牵扯到上古四大神墟之一‘昆仑墟’中的大秘密,就连圣人见到,也必会产生杀人夺宝的贪念!” ps:第三更晚上7点半之前!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