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 暗流袭来【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九十六章 暗流袭来【第三更】

飞仙令竟然和昆仑墟有关! 林寻心中震动,彻底无法平静,一瞬间脑海中就回想起那一篇从方寸之山中获得的道偈。 脚踏星汉履,漫步上昆仑,擎袖揽日月,诸天入掌纹,我自红尘来,轻叩长生门。妙法见心性,道赠有缘人。 按照老蛤的说法,这一篇神秘的道偈,绝对藏着惊天的大秘密,并且老蛤曾分析,这道偈的第一句,极可能就和昆仑墟有关! 昆仑墟,上古最神秘的四大道墟之一,又被称作神墟,传闻中,欲登昆仑,必须经过一条横亘于神秘周虚之上的“星汉古道”。 而那道偈的主人,却视星汉古道为一只鞋履,漫步上昆仑,就凭这种大气魄就能看出,道偈之主人的修为是何等之恐怖了。 林寻可清楚记得,当时老蛤一副感慨唏嘘的样子,说昆仑之墟比之归墟更为神秘,传闻和真正的仙途有关,即便是上古圣贤,也几乎没有几人能够一窥昆仑之真容! 这无形之中,让得昆仑之墟变得愈发神秘和缥缈起来,宛如神迹般不可得见。 只是,林寻却根本没想到,蔺文君拿出的这一块飞仙令,竟然会和昆仑之墟有关,这就太过令人震惊。 纵然是林寻,一时半刻都无法平静。 若真如蔺文君所言,这飞仙令乃是从青丘天狐一脉先祖那一辈传承下来的话,那么毋庸置疑,此物,绝对是一件瑰宝,价值不可估量! 也不怪蔺文君会说,圣人见了也会眼红,进而杀人夺宝,这可是和昆仑之墟有关的宝贝!只怕真正的神祗见到,也会动心不可! “据我所知,这世上应当有九块飞仙令,除了这一块,黑魇天狗族中也有一块,东胜界有着小西天之称的古老道统‘法华净土’也有一块。至于其他四块,至今却不知掌握在谁人之手。” 蔺文君神色带着一丝复杂,“上古时候,我青丘天狐一脉和黑魇天狗一脉的仇恨,就是因此物而起!” 林寻怔怔,道:“前辈,此物太过贵重,若交给我只怕不妥吧?” 他的确很心动,要知道,他那无字宝塔中还藏着一首神秘的“道偈”可能和昆仑之墟有关! 若能得到飞仙令,以后只要有机会接近昆仑之墟,绝对能一窥其中之真容! 不过,他同样清楚,这块神秘的令牌很烫手,太过贵重和不凡,若是接受,所欠下的情分可就太大了。 蔺文君晒笑:“都已经过去了无尽岁月,可直至现在,我青丘天狐一脉几乎要覆灭,也不曾发掘出这飞仙令的真正秘密,纵然是留在我手中,也根本没什么用,甚至可能会被黑魇天狗族夺走,与其便宜他们,还不如赠予你了。” 说罢,她长身而起,望了望窗外夜色,一对黛眉猛地骤起,道:“林寻,事不宜迟,你这就带小虫走吧,我担心……用不了多久,那些嗅觉灵敏的黑狗杂碎就会追过来。” 林寻心中一凛,不敢再胡思乱想,道:“前辈,我们可以一起离开的。” 蔺文君摇头:“只有我留下,才能给你们创造离开的时间,否则,我们只怕都要走不掉。” 说到这,她转身回眸,凝视林寻,道:“走吧,走的越远越好,等抵达凤栖州青丘之山,你们就安全了,记住,一定要保护好小虫,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让她落入那些黑狗杂碎手中!” 这就像临终托孤一样,让林寻心情有些沉重。 他着实无法想象,蔺文君这样一个拥有盖世风华,姿容之美堪称祸国殃民的女人,其处境却会如此之凶险和窘迫。 也没想到,为了夏小虫,她竟宁可选择留下来…… 显然,她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 夜色深深,街上繁华如从前,灯火如龙。 客栈斜对面一座古色古香的茶肆中,莫风坐在临窗位置,神色怔怔,杯中茶水已冷,他却浑然不自知。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不曾饮过一口。 心事重重,大概说的就是莫风此刻的状态。 “谁能想象,那家伙的实力竟恐怖到这等地步……” 脑海中,不时回想起今日在松烟武道场中所见到的一幕幕,仍旧让莫风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 什么是绝代天骄? 以前莫风也听说过不少,可直至今天,他才亲眼见识到,真正的绝代天骄的风采! 茶肆中,不乏修者,皆在热烈议论关于今日的那一场旷世对决,纷纷揣测着关于林寻和黑裙少女的身份。 莫风心中一动,忍不住想到,若是我现在就说出,他们所议论的那少年,如今就在斜对面的客栈中,是否会引发一场难以预估的轰动? 或许,那客栈都会被疯狂的人群踏平吧? 越想,莫风心中越失落,他原本也算是灵玑派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有着让人艳羡的身份和地位,有着如花似锦的大好前程。 可是…… 今天所见的一切,却让莫风猛地清醒意识到,以前的自己,只不过是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罢了! 忽然,一道瘦削的身影坐在了对面,让莫风一惊,猛地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 那人一袭黑衣,面庞上还带着一个银白色面具,显得很神秘的样子,这是今晚炎都城中最流行的装扮,皆是在效仿那黑裙少女。 只是这面具戴在那对面的黑衣人身上,却让莫风感到有些滑稽和荒谬,惊诧道:“师尊,您怎么学起了那些年轻人?” 对面那黑衣人,竟赫然是莫风的师尊韩言缺! “遮掩身份罢了。”韩言缺随口道。 莫风一怔,旋即心中一阵悚然,明悟过来,为什么要遮掩身份?太简单了,肯定是要进行某个不为人知的隐秘行动! 而这个行动肯定和如今就在斜对面客栈中的那少年有关! 果然,莫风猜对了,下一刻韩言缺就说道:“此次掌教和七位长老会一起出手,并且,太上元老会亲自坐镇,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对了,你这边情况如何?” 太上元老也要出手! 莫风心中震颤,灵玑派的太上元老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整个火灵界都赫赫有名的半步王者——孙桓! 这可是在四宗三族中都有着赫赫威名的一个老怪物,据闻只差一线就能踏入真正的王者境。 同样,孙桓也是灵玑派的定海神针,有他在,才让得灵玑派能够列入四宗三族的行列中。 只是,莫风根本就没想到,为了对付那少年,竟然让孙桓太上元老都出动了! 这若传出去,非引起滔天的风浪不可。 “莫风!”韩言缺有些皱眉,察觉到莫风走神,让他有些不悦。 莫风啊的一声清醒,强自按捺住心中的震撼,道:“回禀师尊,此子如今正在那不远处的客栈中。” 韩言缺神色缓和,满意点头:“你做的不错。” “只是……”莫风有些迟疑。 “只是什么?”韩言缺皱眉,怎么刚表扬了一句,自己这徒儿又变得如此优柔寡断,也太不成体统。 莫风一咬牙,将关于今日一战的消息告诉韩言缺。 韩言缺又不傻,在返回炎都城时,他就已听说了此战,毕竟,影响太大了,到处都在议论,想不知道都难。 当时,连他心中还在感慨,那一对男女必然是绝世人物,若是灵玑派的传人那该多好…… “怎么提起此事了?”韩言缺有些疑惑。 “那少年正是此子!” 莫风道破了真相,让得韩言缺浑身一僵,差点把手中茶杯抛出去,内心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半响,他才神色阴沉道:“原来是他,当初在星坠峰时,他就展现出了完全超出同辈的实力,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莫风犹豫了一下,道:“师尊,我觉得此子既然如此超绝和不凡,必然不是寻常之辈,甚至可能有着我们无法得知的来历,既然……” 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等说完,就被韩言缺打断:“不必说了,你还年轻,根本不懂什么叫大势和机会。” 大势? 机会? 莫风欲言又止,最终心中一叹,他已看出,师尊心意已决,再不可改变。 只是他依旧想不明白,召集那么多宗门长辈和高手,甚至连太上元老也被请动,就是为了所谓的大势和机会? 而韩言缺心中则在喃喃,杀死此子或许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若能得到其手中那一艘疑似圣宝的宝船,就是付出一些代价也值得! 因为,这可是一件能够改变一个宗门大势,让灵玑派强势登顶火灵州的宝物! 否则,太上元老孙恒岂会被请动? 机会只有一次,必须抓住了! 管他什么绝代天骄,毕竟只是个年轻人,才洞天境修为,或许可以和衍轮境大修士抗衡,可只要半步王者出现,也注定要遭劫。 当初,枯藤老怪可就差一点就杀死了此子! “莫风,你不是和他有过几次交集吗?想个办法,把此子引出炎都城!” 韩言缺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嘱咐道,与其说是嘱咐,实则跟命令没什么区别,透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莫风浑身一僵,心中苦涩起来。 —— ps:第四更晚上10点前,老铁们,你们敢想象吗,今儿的月票居然比昨天还少,求给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