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杀劫降临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九十八章 杀劫降临

来了! 窗外,漆黑如墨,阑珊灯火只剩下零星几颗。 蔺文君立在窗前,她玉容波澜不惊,一对丹凤眸中尽是冰冷的彻骨恨意。 虽然还无法确定敌人的踪迹,可作为曾和黑魇天狗族厮杀多年的对手,蔺文君的直觉告诉她,那些黑狗杂碎已经来了! “小虫,你们保重” 蔺文君深吸一口气,身影一闪,就消失在窗外,曼妙的身影闪烁,朝那茫茫夜色中掠去。 自始至终,她不曾隐匿身影。 仅仅片刻,远处空寂而漆黑的街巷中,响起一道凄厉的狗吠声音。 而后,一支黑魇灵骑队伍悄无声息地出现,沿着蔺文君逃遁的方向快速追击。 郊外,古木参天,峰峦如聚。 正自在林间穿梭前行的夏小虫忽然首,疑惑道:“林寻哥哥,我怎么好像听到一阵狼嚎的声音,好渗人呀。” 林寻黑眸中冷芒闪烁,嗯了一声,道:“别管这些,我们赶紧走吧。” 他知道,黑魇天狗族的强者已经出现了,而蔺文君只怕也开始了一场生死未卜的逃亡。 这让林寻忽然意识到之前被忽略的一个问题,蔺文君之所以要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瞬间,他目光就看向身边的夏小虫,少女容颜清纯,扑闪着清澈的大眼睛,正在好奇地打量着沿途所见的花草,显得很烂漫和单纯。 林寻明白了。 他想起了当年发生在矿山牢狱中的灾祸,当时,鹿先生也是如此,将最后一线逃遁的生机留给了自己 蔺文君如今的做法,和鹿先生几乎一模一样,一切都为了让夏小虫拥有活着的机会! “小友,还请留步。” 忽然,远处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 林寻倏然顿足,黑眸深处闪过一抹冷冽光泽。 他抬头看去,就见一个身穿黑衣,容颜儒雅,一派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从远处夜色中飘然而至。 一个衍轮境顶尖大修士! 瞬间,林寻判断出对方修为,并且很确定,对方是个人族修者,而非来自黑魇天狗族。 老者在十多丈外落足,不再靠近,笑容温煦道““小友莫要紧张,鄙人韩言缺,来自灵玑派,冒昧前来,乃是有一事要和小友相商。” 灵玑派? 这不是莫风所在的宗门吗? 林寻首看向夏小虫,后者点头道:“林寻哥哥,前些天宗门试炼结束时,我曾见过这位前辈。” 林寻哦了一声,心中却依旧警惕,如此深夜,这老家伙却突然跑来,说有事和自己相商,明显就是胡扯。 再重要的事情,至于大半夜跑到这荒郊野外来见自己?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林寻人虽年轻,可自从修行以来,历经了不知多少血腥和凶险,阅历之丰富,就是一般的老辈人物都无法相比。 他根本都不用想就知道,这韩言缺有问题! “抱歉,我现在没心情谈事情,请吧。”林寻直接绝,根本就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 并且,说完,他带着夏小虫直接离开,留给韩言缺一个后脑勺,显得很无礼。 这让韩言缺一怔,心中恚怒,嘴上却笑道:“小友,这可是大好的事情,你就如此拒绝,未免太可惜了。” 说话时,他踱步跟了上来。 林寻忽然顿足,头也不道:“你若再敢跟着,可别怪我不客气。” 声音平静,却透着一抹决然杀机,令周围气氛陡然变得肃杀而紧绷。 韩言缺神色微变,倒是没想到,这少年竟会如此警惕和戒备,根本就不给他接近的机会。 “小友,你这是何意?我好心前来与你结缘,你却出言威胁于我,这未免就有些过分和无礼了吧?”他脸色一沉。 林寻没有理会他,只是加快了离去的步伐。 这让韩言缺内心凭生一股怒意,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冷冷道:“小友,你若再不停步,只怕就会大祸临头了!” “滚!” 林寻见对方终于撕破伪装,他也顿时不客气了。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真当自己是年轻一辈中的绝代天骄,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韩言缺怒极而笑,火冒三丈,他身为灵玑派长老,在火灵州也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何曾被一个小辈如此训斥过? 一个滚字,那种不屑和羞辱的味道,无疑显得太过直接,让韩言缺受不了了。 唰! 林寻不言,却有一抹莹白若雪,近若透明的锋芒从身上掠出,倏然横空斩向韩言缺。 速度太快,犹如炫亮的银电,撕裂了虚空,照亮夜色,拥有绝世锋芒,璀璨耀眼之极。 哧啦一声,韩言缺都来不及闪避,耳畔一缕发丝却被斩断,并且,那锋芒太过凌厉,将其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这就是断刃的力量,以御神之法祭出,配合林寻如今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镇杀衍轮境强者。 而这一击,林寻只不过是想给韩言缺一个教训,让对方知难而退,毕竟,彼此并没有深仇大恨,下狠手就过分了。 “别再挑衅我的底线。”林寻撂下一句话,带着夏小虫离去。 韩言缺浑身僵硬,冷汗如浆,刚才那一瞬,他彻底被吓到,就像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次。 他根本无法想象,这个少年竟已经强大到这等地步,完全超出了他之前的预估和判断! 只怕就是绝世天骄来了,也无法在一击之中,让自己都来不及反应吧 韩言缺内心涌起一股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惊惧的情绪,若惊涛骇浪汹涌在胸膛,无法平静。 就在此时,远处的夜色中忽然响起一阵奇异的尖锐啸音,犹如夜枭的啼鸣。 韩言缺顿时精神一振:“掌教和太上元老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啸音,就是一个信号,告诉韩言缺,杀局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猎物入局。 而之前韩言缺之所以现身去见林寻,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韩言缺不再迟疑,内心的惊惧一扫而空,在他看来,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无旋余地。 而有掌教和太上元老坐镇,那小子纵然战斗力再逆天,今夜也注定要死! “小虫,先委屈你一下。” 前方山林中,林寻皱眉,黑眸中闪过凛冽的杀机,不等夏小虫同意,他就将后者收进了无字宝塔中。 而后,他霍然转身,冷眸迸射神芒,扫视四周,道:“没想到,那些黑狗杂碎没来,你们这些老畜生倒是第一个忍不住了,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年轻人,出口成脏可不好,显得很没有教养。” 一片寂静中,一个衣衫整洁,雄姿勃发,脸膛威严的中年双手负背,出现在远处夜色中。 几乎同时,在其他方向上,陆续出现一道又一道身影,有耄耋老叟,有威猛大汉,有妖娆美妇,也有俊朗男子,拢共十多人。 虽然样貌不同,打扮不同,可却都是清一色的衍轮境大修士,且有几个还是衍轮境中的顶尖角色! 像这等力量,在炎都城中绝对可以兴风作浪,威慑一方。 而现在,却仅仅只是为了对付林寻一人,这若被其他修者见到,只怕非惊掉下巴不可。 “你们这些老畜生大半夜的一起跑出来对付我一个后生晚辈,还说我没教养?我看你们更寡廉鲜耻才对。” 林寻嗤笑,夷然不惧,只是他很疑惑,这些大修士为何会跑来对付自己? 他注意到,韩言缺也赫然在其中,毋庸置疑,这些大修士必然皆来自灵玑派! “年轻人,眼下局势你已看到了,交出手中的宝船,我可以留你一命。” 为首的威严中年开口,他就是灵玑派掌教华清驰,一位衍轮境圆满地步大修士。 林寻眉毛一挑:“什么玩意?” “少装糊涂,当初你在星坠峰时,可凭借此宝船逃过了来自枯藤老怪的追杀,我当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韩言缺大声呵斥。 原来他们是盯上了浩宇方舟,欲要在今夜杀人夺宝! 顿时,林寻就明白过来,这反倒让他心中暗自轻松不少。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这些家伙的出现,是否是受到了黑魇天狗族的指使,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原来仅仅只是为了“夺宝”。 林寻笑了,黑眸幽冷,扫视在场灵玑派众人,道:“当初,我在紫牛山中饶过你们灵玑派莫风等人一次,没想到,你们却恩将仇报,反倒要夺我宝物,还真是无耻啊。” 众人脸色一沉,皆很恼火,他们出动如此力量,本就感觉有些大题小做,谁曾想,这少年却一副不把他们放在眼中的架势,这可就太嚣张了! “年轻人,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交出宝船,饶你一命,否则死!”一个威猛大汉暴喝,眼瞳冰冷,杀机毕现,有一种迫人的威势。 其他人神色也不善,做好出手击杀的准备。 “和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速速杀了他,从其尸体上夺走宝船就是!”那中年美妇也开口了,态度更为咄咄逼人和强横。 ps:第五更送上,明天继续!童鞋们别忘了投出你们宝贵的月票哈,晚安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