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章 选择个死法【第二更】 - 天骄战纪

第八百章 选择个死法【第二更】

林寻修行至今,绝对称得上身经百战,和从尸山血海中趟出来也没区别。 哪怕此刻深陷重围中,其反应也堪称惊艳和神勇,威势睥睨,力量摧枯拉朽,抓住一切战机重创对手。 砰! 忽然,一道身影骤然掠出,如若鬼魅,手持一柄尖锥,于虚空中迸射出刺目的寒芒,直击林寻脑后。 林寻头也不回,运转“霸下禁”,无形的力量释放,倏然将对手禁锢于半途,犹如陷入蛛网的虫子。 不好! 对手惊骇,疯狂挣扎。 可林寻早已趁此机会,身影猛地后移,背脊弓张,浮现出负屃虚影,狠狠迸撞而出。 轰! 这位大修士惨叫,整个人被撞飞到百丈外高空,像断了线的风筝,浑身血水喷洒,骨头崩裂。 而后噗通一声,于虚空中栽落地面,像倒插葱似的,脖颈差点断裂,眼睛一翻,直接晕厥过去。 太惨了! 被负屃撞实打实地撞在身上,那等恐怖力量,不亚于被一座神山横推! 同一时间,林寻盯上那赤发如燃的冷峻青年,这家伙在刚才的厮杀中,显得异常狡猾,一击不中,就抽身而退,显得很难缠,让林寻错失了多次击杀对手的时机。 唰! 断刃出击,化作莹莹灿灿的一抹绝世锋芒,于夜空中一闪即逝,这可是神兵,被神识御用,速度奇快无比。 噗! 那冷峻青年没能躲避,被断刃扫中,斩掉一只耳朵,同时,其左臂和肩膀也被劈断,鲜血喷洒。 但不得不说,此人极其强横,在遭受到重创的同时,身影就已暴冲而起,远远避开。 只是脸色却已是变得奇差无比,剧痛难忍之下,他嘶吼出声:“耻辱啊!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就降服不了他?” 其他灵玑派大修士脸色也是难看无比,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们这边已有五六位同伴遭受到重创,好几次都差点毙命。 反观对手,却毫发无损,威势愈发强势,这让他们心中憋屈而愤恨,感到无比的耻辱。 “小杂碎,看你能猖獗到何时!” 这一刻,华清驰无法坐视,他也出动了,袖袍猎猎作响,祭出一座古色古香的白色玉鼎,鼎身只有一尺高,三足两耳,表面篆刻着古老的云纹秘图。 嗡! 玉鼎腾空,滴溜溜发光,虚空宛如无法承载其重,轰然塌陷崩裂! 无疑,这是一件极其可怕的古宝,并且很完整,毫无残缺,这让它的威力愈发不凡。 哗啦啦~~ 旋转中,那玉鼎周身飘洒出一道道白玉似的神虹,足有百丈长,横亘虚空,朝林寻笼罩而去,光芒之盛,将天穹夜幕都照亮。 林寻眼眸一眯,断刃掠空,和玉鼎交锋,发出砰砰砰的轰鸣碰撞声,神辉汹涌。 让林寻有些意外的是,那玉鼎竟是坚固异常,以断刃的锋利竟都无法将其损伤。 而华清驰则更是吃惊,他这玉鼎来历不凡,乃是从上古遗留下的一处秘境中获得的异宝,威势之盛,堪称是“王道极兵”。可现在,却奈何不得一柄断刃,这让他立刻意识到,那断刃必然非同小可! “一起上,诛了此子!” 华清驰大喝,威势凛凛,须发飞扬,手持玉鼎,释放出白玉似的神虹,激射这片天地。 与此同时,其他衍轮境大修士也齐动,再次猛攻。 方圆百里的山林区域,皆陷入毁灭中,崩塌沉沦,万物崩殂,栖居于其中的生灵早已仓惶而逃。 动静太大了,这里的夜空都被照亮,宝光冲霄,神辉飘洒,耀眼而炽盛,异常震荡。 林寻冷笑,心中已怒极,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他一边操纵断刃,去和华清驰手中玉鼎交锋。 同时,他则踏步虚空,强势前行,将撼天九崩道的奥秘肆意施展于拳劲之中。 时间已不能再拖延,迟则生变,这里虽是旷野之外,可毕竟距离炎都城不远,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引起意外发生。 唰的一声,林寻速度达到了极限,快的不可思议。 而他的拳劲,则凝练到了极致圆满地步,随意打出,就有撼天动地之威,开山裂海,无物不破。 轰! 一名衍轮境大修士自持又宝甲防御,浑然不惧,和林寻硬撼,结果却被打爆双臂,震碎宝甲,身躯轰然砸落地面,筋脉寸断,彻底毙命。 这让华清驰等人目眦欲裂,战斗到此时,他们非但没能奈何对方,他们却反倒被连连重创,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若这种态势持续下去,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杀!” 华清驰咆哮,将手中玉鼎运转到极限,镇杀而去。 可断刃之威,堪称逆天,经过在弑血战场中的蜕变之后,尽管依旧残缺,可已恢复了昔年的一些风采,可称得上“神兵”。 而那玉鼎虽强,一时半刻,却根本没办法奈何断刃。 而接下来的时间,林寻陆续又重创数位衍轮境大修士,强势击杀三人,他那种霸道绝伦,果决神勇的气势,甚至让这些灵玑派大人物胆寒! 咚! 一面青铜镜被击飞,这是一件颇为灵异的宝物,能够激射出灵纹阵图,于虚空中构建大阵,以此镇杀对手。 可现在还没发威,就被林寻一拳给轰飞出去,哀鸣不绝于耳。 那手持青铜镜的强者骇然,刚欲要闪避,一道璀璨慑人无比的拳劲已碾压虚空而至,直取他的面门! 完了! 这位衍**修士心中绝望。 只是就在此时,一股恐怖的气息扩散,弥漫全场,令天地为之一颤,天穹云层都寸寸崩碎炸开,承受不住这种威压。 与此同时,林寻击杀出的一拳骤然收起,而后身影一闪,暴退虚空之上,一对黑眸遥遥看向远处。 而经此变故,那手持青铜镜的衍轮境大修士则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只是他已惊得一身冷汗,脸色煞白无比。 “年轻人,交出身上宝物,免你一死。” 远处,不知何时起,浮现出一道昂藏修长的身影,沐浴刺目神辉,在这夜色中宛如一**日般耀眼慑人。这是一名半步王者境老怪物,可模样却宛如少年,一袭银袍,黑发盘髻,容颜俊美中带着三分冷厉的味道。 他眼瞳汹涌大道光泽,宛如有日月浮沉其中,可映照诸天,摄魂夺魄。 “太上长老!” 华清驰等人皆惊喜,如释重负,之前他们都有差点撑不住的挫败愤怒之感。 而今,终于可以扳回局势了! 因为,出现的正是在暗中坐镇大局的灵玑派太上长老孙桓,一位修为只差一线就迈入真正王者境的老怪物。 别看他模样年轻,实则都已有上千岁的年龄。 出乎他们意料,见到这等一幕,林寻却夷然不惧,反倒似早已料到会如此般,道:“老家伙,你可终于出现了,我可等你很久了,只是没想到,你却居然这么有耐心。” 林寻黑眸涌动冷冽寒芒,心中杀机澎湃,浑身精气神在这一刹愈发的旺盛,如若沸腾燃烧。 早在战斗开始之前,他就已察觉到,那暗中藏着一个老怪物,若非如此,林寻早已肆无忌惮地大开杀戒。 可以说,之前的战斗中,林寻大半的心思都在提防这个藏在暗中的老怪物。 而如今,对方身影已暴露,就已不再具备威胁。 “小杂碎,你竟还敢狂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华清驰脸色很差,喝斥林寻。 “还不跪下受死!”其他人也都冰冷出声,认为孙桓出现,大局已定,林寻必死无疑。 毕竟,这可是他们灵玑派硕果仅存的太上元老,一位半步王者中的老怪物,威震火灵州! 在他们看来,纵然林寻战斗力再逆天,也断不可能再有存活之机会! “说吧,你想怎么死。” 孙桓踱步虚空,若闲庭信步,眼眸神辉流溢,有一种执掌乾坤的大威严。 而他的话语更是霸道强势,一副掌握生杀大权,予取予夺的架势,可怖迫人。 这就是老怪物的底气,立在修行高山之巅,一览众山小,视王境以下修者如无物。 林寻笑了,雪白的牙齿在黑夜中闪闪发光,对别人而言,半步王者或许已是不可撼动的巍峨大山,令人绝望。 可对他林寻而言,还真谈不上太大威胁。 要知道,当初在弑血战场,他曾亲手葬送了多位巫蛮一脉的半步王者存在! 在这等情况下,听到孙桓如此话语,顿时让林寻不免有种荒谬可笑的感觉。 他笑得肆无忌惮,让华清驰他们气得脸都铁青,这兔崽子难道还没认清局势?简直嚣张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 孙桓神色淡漠,心中实则也被激怒,一个所谓的绝代天骄而已,归根究底终究只是一个洞天境少年罢了,却敢如此藐视于他,这就和当面挑衅他的尊威没什么区别。 孙桓轻轻一叹:“也罢,既然你不愿选择死法,老夫就用最简单的方式送你一程!” 话音刚落,他袖袍挥动,如传说中的袖中乾坤似的,释放出恐怖的道光,衍化为炽盛的洪流,铺天盖地般朝林寻席卷而去。 —— ps:第三更晚上7点半前!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