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风云再起【第三更】 - 天骄战纪

第八百零一章 风云再起【第三更】

孙桓的攻击简单、直接、粗暴! 这是一种力量上的绝对自信,凌驾于衍轮境之上,任凭你掌握千般秘术,万般法门,我自一力破之! 同样,这也是属于半步王者的底蕴和气魄,一只小虫子而已,弹指就能抹杀,根本不必大动干戈。 轰隆! 道光滔滔,宛如浪潮拍空,璀璨到了极致,也恐怖到了极致,将天地都照得一片雪亮。 那等情景,让华清驰他们皆心神震颤,几欲窒息,就连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孙恒出手。 而这等浩瀚而恐怖的力量,让他们毫不怀疑,哪怕就是衍轮境圆满大修士,都只怕无法抵挡此击! 那小杂碎要被抹杀了! 他们心中振奋。 只是,还不等他们高兴,浑身就齐齐一僵,视野中出现了一幕让他们永生难忘的画面—— 林寻弯弓搭箭,挺秀的身影陡然变得伟岸若魔神,一股恐怖难言的气息,自其掌中弓箭中喷而出。 轰! 天地像崩碎,浮现出大日坠落于青冥,金乌啼血于碧海的恐怖异象,那里风雷激荡,宛如有上古神魔在怒吼。 因为太过惊世,让得这片天地都呈现出一种末日般的浩劫迹象。 轰! 能够清楚看见,一道漆黑的箭矢掠出,若撕裂永夜,破晓而来的第一道光。 箭矢附近,虚空化作碎裂的乱流,时光犹如被洞穿,在它面前,那有孙恒释放出的一片道光简直如纸糊,轰隆一声就被撕碎,化作漫天光雨飞洒。 时间,都宛如在这一刹凝滞和定格。 孙恒原本神色淡漠而冷酷,有一种高高在上主宰般的气势,可当看见林寻弯弓搭箭时,他眼瞳却骤然一缩,神色微变。 而当林寻挽起那一抹鲜红若从血液中浸泡出的弓弦时,他心中则莫名一颤,毛骨悚然,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 这让他诧异,难以置信。 直至这一箭射出的一刹,他再无法淡定,脸色大变,差点失声尖叫出来,再无一丝高高在上的风范,反而像受惊的兔子,浑身都是一哆嗦。 他亡魂大冒,察觉到了恐怖,彻底意识到自己这次大意了,并非是低估了对手,而是低估了这个对手手中的宝物! 这就好比,天上的神龙忽然现,地上渺小的蝼蚁手中,竟拎着一把足以屠龙的绝世宝刀! 逃! 孙恒无愧是一位半步王者中的老怪物,他的战斗本能和丰富的阅历让他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只是,大意终究是大意,小小一个疏忽,在以前或许称不上什么,可在此刻,却足以致命! 因为这是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这一对来历莫测弓箭,曾在弑血战场中屠戮过多个半步王者,让真正的王者都饮恨而亡! 甚至,凭借这一对弓箭,嗜血女王赵星野还曾杀入巫蛮阵营,逼迫整个巫蛮大军停战,不敢来犯! 而今,林寻于古荒域中第一次动用这一对弓箭,若不杀了对手,那可就太对不住这一对宝物的滔天凶威了。 轰! 爆音如雷,炽盛的毁灭光辉冲霄,将夜幕都冲散,扩散八方,惊动九天十地。 而孙恒的身躯,则在瞬间就被轰杀,血肉崩碎,湮灭在毁灭般的光芒中! 临死,这位距离王者境只差一线的老怪物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出,就消失了,尸骨无存! 可怖的余波还在扩散,将远处山峦冲垮,古木森林在瞬间化作灰烬,大地更崩裂开一道道宛如沟壑深渊般的裂缝,一切,都触目惊心,令人如目睹末日神迹降临。 噗通噗通…… 华清驰等一众灵玑派大人物身躯如草芥,被这恐怖的余波冲击,狠狠跌落在十多丈外,唇中咳血,七零八落,狼狈无比。 只是相交于此,他们内心则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冲击,让得他们绝望而无助,彻底懵了。 作为灵玑派唯一一位太上长老,一位名震火灵州的半步王者境老怪物,孙恒却在他们眼皮地下被一箭击杀,那等震撼和冲击,甚至都差点让他们崩溃。 死了?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与此同时,林寻脸色也是一阵白,身躯有一种趋于油尽灯枯的迹象,浑身力量差点都被抽空。 这就是反噬,他早已熟悉,故而并不惊慌,早已暗自准备好数块灵髓,全力汲取力量,补充己身。 只是,和以往不同,这一次他内心中却蒸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凶厉意念,不断冲击他的心境和神魂,让他甚至有些无法承受。 “嗜血女王说的不错,无谛灵弓不能再轻易动用,否则,其内部充斥的凶厉之气就会被引,酿成不可预估的后患……” 林寻黑眸涌动寒芒,运转小冥神术,全力抵御和化解那正在冲击心神的凶厉之气。 赵星野当初就曾提醒,说此弓曾染圣血,抹杀过圣人之魂,搁在上古时代,也称得上是绝世凶兵。 只是,如今它已磨损太过严重,而其内蕴积的凶气和血腥又太多,迟早会彻底爆出来! 当初,赵星野在击杀火蛮炎穹王时,就有一缕圣人临死前的怨念从弓身溢出,寥寥一缕而已,就差点让赵星野这位王者境中的顶尖人物遭难! 可想而知,这等凶厉之气何等恐怖绝伦。 而今,林寻也体会到这一点,只不过他所感受到的只是一缕若有若无的凶厉之气。 可即便如此,仍旧让他浑身气机遭遇影响,差点紊乱崩溃,显得可怖无比。 也是这一刻,林寻才彻底体会到了无谛灵弓的恐怖,不止是对敌人,对使用者都会产生不可预估的影响! “有机会,一定要前往那有着‘圣隐之地’之称的落日汤谷,找到无谛灵弓所遗失的器灵,彻底解决此弓的隐患……” 林寻深吸一口气,想起了赵星野曾给予的指点。 无谛灵弓,乃是真正的通灵圣宝,和一般的圣宝还不一样,其内原本有着一个器灵,足可以镇压弓身内部的凶气和血腥。 只是在无尽岁月变迁中,无谛灵弓早已磨损严重,器灵也不知流落到了何处。 若想找回器灵,前往落日汤谷,或许就能寻觅到线索! 远处传来一阵痛苦呻吟声,令林寻从思绪中清醒,而后他黑眸变得冷冽,幽幽看向了远处。 那里,华清驰等一众灵玑派大人物虽狼狈而凄惨,可都还活着…… 林寻收起了弓箭,踱步虚空,朝那边靠近。 尽管体力消耗甚大,可拼尽一切力量,林寻自信还是足可以将这些家伙击杀掉。 “嗷呜!” 只是,还不等林寻靠近,在前往炎都城的方向上,陡然响起一阵尖利森然的狗吠声,宛如鬼哭狼嚎,在这夜色中显得很渗人。 林寻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看了看远处的华清驰等人,最终强自忍住留下杀敌的冲动,决定立刻离去。 若他猜测不错,黑魇天狗族的强者已被惊动,朝这边全赶来! 毕竟,刚才闹出的动静太大了,炎都城又距离这边不远,有心人必然会被惊动,从而前来一探究竟。 林寻如今并非自己一人,他身边还有一个夏小虫,为了这少女的安全,林寻也不能再冒风险了。 “刚才生的事情,若你们敢泄露出去,来日我必灭灵玑派满门!” 林寻黑眸幽冷,犹如利刃寒芒,深深看了华清驰一眼。 那一瞬,华清驰浑身寒,如坠冰窟,他内心早已被恐惧淹没,而今听到林寻的威胁之后,让他几欲崩溃掉。 他知道,那少年既然敢这么说,就绝对敢这么做! 唰! 没有迟疑,撂下一句话后,林寻身影闪烁,消失在了远处那茫茫夜色所笼罩下的群山中。 “他……他竟放过我们了?” 韩言缺难以置信,他损失一臂,腹部被洞穿一个血窟窿,骨骼断裂多处,披头散的,模样很凄惨。 其他人也都惘然,不清楚林寻为何会在这等时候大慈悲,饶过他们的性命。 唯有华清驰猜到什么,脸色铁青森然道:“诸位,刚才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为了我们灵玑派的生存问题,我不希望有什么意外生,所以今日之事……就当没生过吧!” 没生过? 其他人神色变幻,内心恐惧、惘然、愤怒而又失望,孙恒太上长老都死了,还要当做没生过? 华清驰实则要比他们更痛苦,可他知道,若不这么做,以后他们灵玑派随时都会有灭门的危险! “此事,我们只能认了,怪只怪我们看走了眼,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少年……” 华清驰双目失神,喃喃道,“他哪里是什么年轻一代的绝代天骄,分明就是一个无法用常理度量的逆天妖孽啊……除非他死了,否则,今日之事我们也只能认栽!” 说到最后,他神色一下子变得坚定之极,不容违逆。 是的,认栽! 他们灵玑派或许可以在火灵州威慑一方,可在整个西恒界,也只不过是一小门小派罢了,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得罪一个注定要在古荒域中强势崛起的逆天妖孽! 否则,那下场注定如那少年所言,是要被灭门的! “这边!” 远处夜色中,响起一道森然的声音,惊醒了心事重重的华清驰等人,抬眼看去。 就见一支沐浴在黑色火焰中的黑魇灵骑无声无息地从远处朝这边掠来。 夜色如墨。 他们则宛如来自幽冥地狱的一群恶魔。 —— ps:第四更晚上1o点前!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