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玄狐祖血 - 天骄战纪

第八百零二章 玄狐祖血

“这里生了何事?” 一群黑魇天狗族的强者,高高坐在灵骑之上,眼瞳森然,将这片区域围困,水泄不通。 黑夜深深,气氛压抑。 远处,还有一些他们的同伴,在那满目疮痍的战场中查探,在寻觅线索。 若说风语族是古荒域消息最灵通的一个族群,那么黑魇天狗族那敏锐的嗅觉,则堪称独步天下,但凡被他们盯上的敌人,几乎无人能够逃遁。 开口的是一名身穿黑色披风的青年,肤色白皙,面容英俊,眼瞳妖异慑人,带着冰冷残忍的味道。 他名叫苟冬,是这一支队伍的领。 华清驰等人神色变幻不定,浑身寒,根本没想到,那宛如魔神般的逆天少年刚走,就又来了一批更凶恶的角色。 黑魇天狗族! 这可是一个令古荒域无数强者皆谈而色变的庞大族群,手段血腥阴狠,杀戮无忌,堪称是恶贯满盈,流毒四海。 就连一些古老道统,都不愿和这个族群有所交集。 噗! 见无人应答,苟冬微微一笑,下一刻就突兀地扬起手中布满尖利锯齿的狭长血刀。 血芒一闪,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 那是一位衍轮境大修士,早已在刚才的厮杀中遭受重创,气息奄奄,根本无力抵挡,直接就被诛杀。 血流如瀑,猩红滚烫,让华清驰等人惊叫,愤怒得浑身哆嗦,根本没想到,对方竟一言不合就杀人! 黑魇天狗族的冷酷和血腥,由此就可见一斑。 “我们的时间很宝贵,希望你们能配合一些。” 苟冬声音低沉,带着一抹残忍冷酷的味道,“若不然,你们只怕一个都活不了了。” 华清驰目眦欲裂,怒到了极致,可最终他颓然一叹,道:“刚才我们本欲在此埋伏一个目标,却没曾想,引来了一位神秘高手,令得我们损失惨重,连宗门一位太上长老也不幸遭劫……” 他神色悲恸而愤怒,充满憋屈,只是,却并没有提及林寻,只是把击杀太上长老孙桓的凶手,代替为了一个“神秘高手”。 噗! 苟冬听完,面无表情,只是却挥刀再次劈飞一颗头颅,道:“我要听实话。” 又死了一人! 这让华清驰他们都几欲崩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愤怒,他们灵玑派在火灵州内也算名门大派。 可现在,他们门派的长老却如草芥般,被毫不客气地斩落脑袋,这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蔑视和践踏! “杀吧!我灵玑派太上长老已死,如今又损失惨重,老夫早就不想活了!”华清驰霍然起身,怒目瞪着苟冬。 苟冬泛着妖异光泽的眼眸眯了眯,旋即就笑道:“也对,换做是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去包庇敌人。” 说着,他一挥手,正在远处战场废墟中查探的一名属下匆匆跑来。 “怎么样?”苟冬问道。 属下飞快道:“根据此地遗留的蛛丝马迹,可以确定的是,刚才此地却是死了一位半步王者,凶手应该很动用了某种可怖的宝物,一击杀敌……” 苟冬有些动容,眸子中寒芒涌动:“怪不得刚才闹出的动静会如此大,原来是有半步王者之间的对决……是否能确定凶手身份?” 属下摇头:“线索太少,无法断定。” 就在此时,远处战场上一个黑魇天狗族强者似现什么,叫道:“苟冬大人,这里有那小丫头残留下的一丝气息!” 顿时,一众坐在灵骑上的黑魇天狗族强者一阵躁动,浑身迸射出恐怖的杀机。 而苟冬的眸子在第一时间盯上华清驰,手中拿出一副画卷,在虚空中展开,道:“老家伙,你可见过这个少女?” 画卷上,描摹着一个清稚妍丽的少女形象,眼睛大而清澈,娇憨可人。 华清驰等人皆一呆,感觉疑惑和难以置信,难道黑魇天狗族强者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追杀这样一个少女? 唯有韩言缺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他认出这正是夏小虫! 几乎同时,他感到一道锋利森然的眸子瞬间锁定自己身上,让他浑身一僵,暗叫不好。 就见苟冬面无表情道:“说吧。” 寥寥两个字,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让韩言缺几乎下意识道:“她叫夏小虫,来自星穹道宗,在前些天我们火灵州的宗门试炼中,我曾见过她一次。” 苟冬凝视韩言缺半响,这才收回目光,立刻吩咐都:“传讯给少主,目标出现在这里,并没有和蔺文君一起逃亡!” 嗖! 没多久,一道刺目的血色烟花冲霄而起,在夜色中妖艳无比。 这是“灵讯血花”,是黑魇天狗族独有的一种宝物,拥有千里传讯的妙用。 仅仅片刻,一顶黑色的骄子被八位黑魇天狗族强者扛着,横移虚空而至。 “见过少主!” 顿时,包括苟冬在内的所有人齐齐停下手中动作,跪地行礼,场面竟是庄肃之极。 “那小丫头从这里逃了?” 黑色骄子中,响起一道淡然优雅的声音。 “应当如此!” “呵呵,蔺文君这女人果然是不死心,以为只要让那小丫头活着,就有机会逆改他们这一族之命运吗?可惜,他们青丘天狐一脉的气运已绝,注定已是回天乏术!” 黑色骄子中,响起不以为然的晒笑声,“并且这次有‘傀大人’出手,那蔺文君必然再无活路!” “少主,据我们分析,那丫头应当刚走不远,并且刚才此地曾生大战,有一位疑似半步王者的神秘人物显现。” 苟冬说道,“我们怀疑,极可能是这位神秘人物带走了那丫头。” “半步王者?” 黑色骄子中,传出讶然的声音,“倒是没想到,蔺文君都已如此窘迫,竟还能请动一位半步王者。” “不过,这种挣扎注定是徒劳罢了,别说半步王者,就是一位真正的王者,若敢阻扰我们的行动,也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这一番话很随意,却流露出一股无形的睥睨威势,令人心颤。 “不管如何,这丫头终究是‘玄狐祖血’之躯,这种体质极为罕见,无垠岁月以来,整个青丘天狐一脉中,也只寥寥几人拥有这等体质,一旦崛起,注定会拥有不可估量的恐怖威能。” 少主悠悠说道:“还好,这丫头还不曾觉醒这种力量,虽谈不上多少威胁,可终究是一个隐患,这次必须将其抹除掉。” 说到这,他没有迟疑,吩咐道:“开始行动吧,这丫头已经快成了宗族中那些老怪物的心病,他们可都眼巴巴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呢……” 轰! 下一刻,一众黑魇天狗族强者动身,宛如地狱幽灵般,拱卫着那黑色的轿子腾空而起,朝远处茫茫山林中掠去。 原地,只剩下华清驰众人,他们目睹了一切,原本胆战心惊,以为今日注定要遭难。 可没曾想,自始至终,他们就像空气一样,完全被无视了! “没想到,这次能够活命,仅仅只是因为对方从不曾把我们放在眼中……”华清驰苦涩,形容枯槁。 其他人也都眼神空洞。 今日对他们而言,简直宛如一场噩梦般,太过残酷和沉重,让他们直至现在都难以接受。 而一切的缘由,却仅仅只不过是他们心中的一缕贪念所引起。 他们都不知该后悔,还是该痛恨,或许,这就是贪心所要付出的代价?可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 山峦绵延,若大戟排空,莽莽浩瀚,其中不乏灵山秀水的宝地,但更多的则是穷山恶水,一派原始气象。 相较于城池,荒野外的山林中无疑是危险的,凶兽蛰伏,凶禽栖居,还有些许多未知的灾祸埋藏其中,神秘险恶。 林寻盘膝坐在一座灵秀山峰上,正在吞吐打坐,恢复体力。 此山不高,却清幽脱俗,古松苍翠,飞瀑流泉,如雾霭般的银色灵气弥漫蒸腾,宛如修行宝地似的。 这里原本被一头白蟒大妖霸占,当林寻抵挡时,根本没动手,仅仅是气息,就让这头早已开启灵智的大妖察觉到凶险,仓惶而逃。 林寻宝相庄严,口鼻喷薄灿灿光霞,浑身蒸腾道韵宝气,毛孔舒张,浑身气机沸腾通达。 在手中,一块又一块中品灵髓化作齑粉,而他却浑然不觉。 这一刻的他心神空灵,精气神与身躯完美契合,肌体莹莹光,有一种空灵绝尘之韵。 而在体内,那本已近若枯竭的灵力则在以一种惊人的度恢复着,如轰鸣的潮水般,鼓荡在周身上下。 相较于高阶灵晶,中品灵髓所蕴含的凌厉无疑要更纯粹和庞大,这也大大加快了林寻汲取和炼化的度。 以往需要三五个时辰才能恢复的力量,如今完全可以缩短在一个时辰中! 不过,中品灵髓虽好,可价值过于昂贵,对现如今的林寻而言,差不多算是奢侈之物,关键时刻用用还好。 若将其当做日常修炼之物,以林寻的家底肯定吃不消。 突然,正在修炼中的林寻忽然心生一缕警兆,极远处的地方,有人在暗中窥伺,被他第一时间捕捉到! —— ps:第五更晚上12点前。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