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抢夺机缘 - 天骄战纪

第八百零七章 抢夺机缘

在惊天的兽吼声中,独角金睛兽腾空,浑身灿然若黄金浇筑,躯体流溢大道宝光,照亮山河。 轰隆! 伴随着此兽出现,一道道金色的雷霆骤然降临,轰然席卷八方。 顿时,附近一些正在逃窜的黑魇天狗族强者被雷电劈中,浑身抽搐,化作焦糊的尸体,从半空降落。 它明显像被彻底激怒,神威滔天,浑身金光万丈,隐约有雷霆之光激荡于眼瞳中。 比之前更恐怖! 山脚下,林寻心颤,感受到窒息般的压迫气息,这是独角金睛兽第二次出现,和之前不同,它此刻杀意冲霄,显得狂暴无比。 “吼!” 它的嘶吼震碎云层,令虚空塌陷,甫一腾空,就化作金色的光影,朝远处的苟傀冲去。 轰隆! 它四蹄踏碎山河,张嘴喷出万丈金色雷电,宛如执掌上苍雷罚,恐怖无边。 苟傀冷哼,他很气恼,刚才被一击抽飞,就让他感到颜面无光,而今见这凶物又冲来,登时让他也怒了。 锵! 他祭出一柄血色弯刀,缠绕着刺目的道光,猛地冲出,和独角金睛兽厮杀在一起。 一时间,这片天穹宛如被打爆,天崩地陷,可怖的王道力量扩散,令附近群山皆遭受波及,轰隆隆塌陷湮灭。 这是王道力量的争锋,那等神威,自然是恐怖绝伦。 庆幸的是,那无名灵山极其特别,势如大龙,神秀内蕴,紫气萦绕,并不曾被战斗波及。 机会! 藏匿于暗中的林寻动了,他苦苦等候于此,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坑那些黑魇天狗族强者,而是为了金髓玉液! 嗖! 他周身弥漫狻猊气,全力运转冰螭步,倏然之间就已冲上山,掠入那一座洞府中。 林寻心中砰砰直跳,那可是整整一水池的金髓玉液,若是能带走,以后修行根本就不用愁了。 没多久,林寻抵达那一座水池前,它很神秘,宛如太阳融化在了其中,释放出刺目无比的金色光霞,沛然的生机如浓郁化不开似的,扑面而来。 瞬间,林寻浑身一颤,被暖烘烘的生机笼罩,周身精气神都像在活泼欢呼,有一种霞举飞升般的飘然之感。 “不愧是天地八珍之一的金髓玉液!”林寻心中热,他也无法保持冷静,看向水池中的眸子都带上一抹炽热。 水池中金色浆液满当当的,犹如太阳融化成的金色汁液,晶莹灿灿,大放光明。 “怪不得那独角金睛兽实力如此恐怖,天天浸泡在这等绝世大药中,想不变强都难啊……” 林寻感慨,他没有迟疑,手脚麻利地从无字宝塔中拎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羊脂玉瓶,就开始收取起来。 哗啦~ 一股金色汁液化作细流,涌入玉瓶中,那浓郁的生机飘散,让林寻心神差点迷醉其中。 轰! 只是,仅仅片刻,一道金光从水池中掠出,犹如利剑似的,倏然划破虚空,若不是林寻躲避及时,差点就击他的面门。 林寻顿时直冒冷汗,哪曾想到,这水池内竟还藏有杀机! 他抬眼看去,顿时一呆,怎么还有一个小家伙? 就见一头身躯才一尺多高,生着龙,躯体若麋鹿,四蹄肉呼呼的小独角金睛兽探出脑袋,一对灿灿金瞳正恶狠狠盯着自己。 它龇牙咧嘴,出嘶吼,只是声音却奶声奶气的,咿咿呀呀,根本没有威慑力,反倒显得憨态可掬。 林寻顿时轻松不少,终于明白为何那独角金睛兽会如此暴怒了,原来是出于一种“护犊子”的心态杀出去了。 “小家伙,去,一边玩。” 林寻抬手一拨拉,就把这小家伙掀了一个屁股朝天,噗通一声坠入那池子深处。 而后,他继续用玉瓶汲取金髓玉液。 嗖嗖嗖! 池水中,一道道金色神芒激射,狠狠朝林寻冲来。 显然,那小独角金睛兽很生气,在反抗和阻止林寻偷窃属于它的宝液。 林寻恼了,这等时候,时间可比什么都宝贵,被浪费掉一丝,都是可耻的! 他冲上前,一把就揪住这小家伙的尾巴,啪啪啪在它屁股上抽了几巴掌,恶狠狠道:“再不听话把你炖吃了!” 小家伙眼泪汪汪,气得呲牙咧嘴瞪着林寻,一副恨不得咬死林寻的样子。 不管如何,它终究似有些畏惧林寻,也不知是害怕林寻,还是害怕被林寻真的给炖吃了,不敢再闹腾。 林寻暗松一口气,还好这小独角金睛兽还只是幼崽,没什么攻击力,否则,想取走这些金髓玉液可很不容易。 让林寻呆的是,那小独角金睛兽此刻张开嘴,竟是在池子中大口吞吸起来,滚滚金髓玉液哗啦啦涌入它的小肚子里,简直像无底洞似的,塞都塞不住。 很明显,这小家伙在报复,在用这种方式阻止林寻抽取玉液。 并且,它摇动着小尾巴,挑衅似的斜睨着林寻,很得意和神气。 眼见金髓玉液呼噜噜地流入小独角金睛兽的嘴里,让林寻有些气急败坏,暗自磨牙不已,这小东西还真够倔犟的! 他探手一抓,又拎住小家伙的尾巴,让它头朝下,使劲地摇晃起来:“吐,快都给我吐出来!” 独角金睛兽被晃得眼晕,哇哇大叫,稚嫩的声音中尽是愤怒。 它只怕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人类会如此无耻,盗窃它的金髓玉液不说,还要把它吞进肚子内的金髓玉液也吐出来…… 刮地三尺都没有这么狠啊! 林寻可不这么看,那可是金髓玉液!天地八珍之一,却被这小东西如此糟蹋,简直不能忍! 嗯? 忽然,一阵破空声从远处通道中响起,令林寻心中一凛。 他脸色阴晴不定,这时候怎么还有人跑来搅局? 最终,林寻抬手一丢,把那小独角金睛兽丢进水池,而后身影一闪,运转狻猊气,悄然躲藏起来。 没多久,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出现,他面孔俊美,英气勃,眼眸碧绿慑人,迸射出一缕缕寒芒。 赫然正是有着“千人斩”称号的黑魇天狗族年轻一代顶尖人物苟虚行! “竟是这家伙!”林寻心中暗恼,已做好准备,待会狠狠敲这家伙一记闷棍。 “金髓玉液!” 苟虚行甫一抵达,浑身就一颤,碧绿的眼珠子死死盯着那水池中金灿灿的液体,震撼得有些失神,“傀大人说的不错,此地不止有杀劫,还藏有惊世机缘!” 根本没有迟疑,他火急火燎地袖袍一挥,就祭出一个青色玉葫芦,对着水池疯狂吞抽取起来。 与此同时,小独角兽又浮现出水面,当看见又一个人跑来盗取它的宝物时,气得脸都绿了,龇牙咧嘴大叫起来。 这并没有吓到苟虚行,反倒让他狂喜,差点手舞足蹈起来,道:“老天!一头金角金睛兽的幼崽!这若是留在身边,以后肯定能成为一尊绝世战兽!” 他的目光炽烈,贪婪十足。 小家伙似察觉到不妙,哧溜一下就潜入水池中。 “小家伙,这就是缘分,上天注定你该属于我,又哪能逃掉呢?” 苟虚行微笑,得意十足,探手就朝小独角金睛兽抓去。 暗中,林寻已暗自运转断刃,做好了出击准备。 他实在恼火,这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打断他的计划,眼见时间流逝,万一那头成年独角金睛兽返回,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只是,就在林寻准备动手时,忽然浑身一僵,察觉到一股冰冷恐怖无比的意念,如飓风般席卷而至。 不好! 林寻惊得心中都颤粟,毛骨悚然,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根本不必推测就知道,那头成年独角金睛兽被惊动了! 意识到凶险,林寻毫不犹豫扭头就逃。 嗖! 他没有遮掩气息,像一抹流光似的,将冰螭步运转到了极致,并且还没掠出这座洞府,就已祭出了浩宇方舟。 而苟虚行则被吓了一跳,他刚才正准备擒下小独角兽,哪曾想,一侧区域中竟突然冒出一道身影,转眼就消失。 这让他心惊,倒吸凉气,那家伙是谁?该不会就是带走夏小虫的那个疑似半步王者的神秘人物吧? 若是刚才他突然袭击自己,岂不是…… 一想到这,苟虚行也惊得一身冷汗,暗叫一声好险,刚才只顾着抢夺机缘和宝物,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等等! 他为何要逃? 苟虚行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也就在此时,他察觉到一股恐怖冰冷的意念犹如飓风般席卷而至…… 而此时,他的指尖距离那小独角兽仅仅只差一掌的距离,兀自保持着一个抓捕的动作。 或许也正因为他这个动作太惹眼,那恐怖冰冷的意念中顿时传出一股愤怒到极致的声音。 “找死!” 那声音很冰冷,直抵人心,充斥大威严,震得苟虚行浑身一哆嗦,神魂欲裂。 若不是他修为颇为了得,仅仅是这一道神识力量,都能将其神魂震碎,抹杀当场! 他脸色狂变,意识到情况严重,都差点哭出来,他哪能想到,偏偏在这等时候,那独角金睛兽王竟被惊动了! —— ps:第五更在凌晨后了,等不及的童鞋明天再看哈,另外,急切认真地求票票,鼓励一下俺吧,这三天完全用绳命在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