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决意反击 - 天骄战纪

第八百零八章 决意反击

“少主,快逃!老夫快扛不住了!”与此同时,苟傀的咆哮声也从洞府外轰隆隆地传达而至。 还有机会! 苟虚行重新燃起一丝希望,他顾不得其他,疯狂逃窜,至于那小独角兽,他是真不敢惦念了。 纵然现在抓到手,必然也会被那独角金睛兽王盯上,只怕还没逃出此山,就会遭劫! 砰! 只是,当苟虚行身影刚抵达洞府门前,只觉识海一痛,眼前发黑,身躯一个趔趄就跌了个狗吃屎的造型。 “噬神虫!” 苟虚行愤怒之极,在他识海中,元神上覆盖着一层流光溢彩的神秘宝甲,正在抵御一只米粒大小的噬神虫攻击。 “肯定是那个杂碎搞的鬼!” 苟虚行气得火冒三丈,他堂堂“千人斩”级年轻一代顶尖人物,如今却连遭失利,而今更被敌人趁火打劫,这让他如何能忍? 若不是他拥有防御“元神”的秘宝,差点就要遭劫! “别让我逮住你!” 苟虚行深吸一口气,狼狈地从地上爬起身躯,继续逃窜。 他察觉到,那只噬神虫遭遇阻挡之后,果断从自己体内撤退,消失不见,这愈发证明,这只可怕的虫子是被人操纵的。 可苟虚行现在可顾不得这些,就在他刚逃出那座洞府,就感觉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从天而降,漫天金色雷电倾泻,若暴雨般密密麻麻,充斥着毁天灭地般的气息。 这让他浑身发寒,手脚冰凉。 完了! 终究还是差了一步 “少主,走!” 耳畔,响起大吼声,就见在这关键时刻,苟傀的身影倏然出现,挡在了苟虚行身前。 这让苟虚行大喜过望,简直是绝境逢生,连忙仓惶逃遁。 而在背后,则响起苟傀凄厉痛苦的惨叫声。 漫天金色雷电,来自独角金睛兽王的愤怒一击,端的是恐怖无边,将这片区域完全覆盖。 纵然苟傀全力抵抗,依旧被劈得头发冒烟,浑身颤粟如筛糠,肌肤焦黑龟裂,嘴中更是咳血不止。 太惨了! 他身躯上隐隐都飘散出一股肉香,像被雷电劈熟了一样。 不过,苟傀不愧是一位真正的生死境王者,此刻全力抵挡,浑身血光灿灿,纵然身负重创,却是不曾被轰杀当场。 而此时,苟虚行早已远远遁去,和其他黑魇天狗族强者汇合,侥幸逃过一劫。 只是他脸色却是奇差无比,目眦欲裂,忍不住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声音充满暴戾的怒火。 他彻底明白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就是敌人早已挖好的一个坑,欲要借助那独角金睛兽王的力量,来毁掉他们! 而他们之前却浑然不觉,以为发现了一场绝世机缘,傻乎乎就跳进了坑里 这让苟虚行直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什么狗屁的气运,有这么倒霉的气运吗? 旋即,盛怒中的苟虚行浑身一僵,察觉到一股恐怖而冰冷的意念扫视过来。 显然是他刚才的长啸声,引起了远处独角金睛兽的注意,将神识扫视过来。 这让苟虚行脚底板直冒寒气,又惊又怕又憋屈,他妈的,简直太倒霉了,发泄一下情绪而已,就被那兽王敌视,偏偏他还不敢去反抗,这滋味差点让他疯掉。 “快逃!” 远处,苟傀终究支撑不住了,受伤太重,仓惶逃过来。 “走!” 苟虚行心中一凛,按捺下满腔怒火和憋屈,和其他人一起毫不犹豫离开。 “吼” 天地间,独角金睛兽在咆哮,声若炸雷,激荡九天十地,它很愤怒,浑身金光激射,刺目耀眼,将乾坤照亮。 可最终,它并不曾追撵,嘶吼宣泄了许久,他这才身影一闪,冲进了那洞府深处,显然,它是担心那头小独角金睛兽遭遇风险。 烟尘弥漫,天地间恢复了沉寂。 只是这座无名灵山附近,早已是满地废墟、大地沟壑纵横。 原本分布于附近的山岳、古林、草丛全都被毁于战斗中,光秃秃的,硝烟弥漫。 这一战无疑很恐怖,而最可怕的无疑是那头独角金睛兽王,实力太过滔天,力压一位黑魇天狗族王者,强横得一塌糊涂。 若不是它心系小独角金睛兽的安危,只怕无论是林寻,还是苟虚行等人,全都得毙命于此! 林寻心中一叹,他此刻躲藏在距离无名灵山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小土包旁边,以狻猊气遮掩身躯。 并且,他并不惧被独角金睛兽王发现,凭借浩宇方舟,完全可以避开属于王者的轰杀。 这是早已在湮魂海深处就被证明过的。 让林寻遗憾的是,此次闹出如此大动静,却并未将那些黑狗杂碎一锅端。 不过林寻也知足了,起码对方伤亡了将近一半精锐力量,并且还有两位半步王者惨死,一位王者遭遇重创,这打击已称得上是沉重。 “只是可惜了那些金髓玉液” 林寻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掉头离去,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再去获取金髓玉液。 甚至,他怀疑一旦自己敢靠近过去,势必会引来那独角金睛兽王更恐怖的打击。 毕竟,之前在那洞府深处的水池前,他可是很不客气地教训过那小独角金睛兽。 它虽然是幼崽,可人家可是王的后裔! 若被知道他曾打过那小家伙的屁股,还拎着人家尾巴,把它头朝下地使劲晃,为的仅仅是让它吐出那些金髓玉液,那位独角金睛兽王非气得暴走抓狂不可。 “不对!” 刚飞掠出上百里之地,林寻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即停顿止步,陷入沉思。 “刚才的激战中,那些黑狗杂碎中的王者已遭受到重创,这可是杀死这老狗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林寻黑眸涌动光泽,他很清楚,对方已牢牢记住了自己,在接下来的路上,必然会进行疯狂追杀。 林寻虽不惧,可如此被纠缠,终究会出现许多波折反和危险。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次性彻底解决了这个隐患! “凭借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倒是可以尝试着将其击毙,只是这对弓箭所产生的反噬力量只怕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林寻略一迟疑,最终下定决心:“罢了!大不了以后将这对弓箭封印,以玄金道光镇压在无字宝塔中,除非碰到生死危机的时刻,以后绝不再动用就是了” 嗖! 他身影一闪,沿着原路返还,开始主动去搜寻关于苟虚行等人的踪迹和下落。 必须抓紧时间! 林寻心中清楚,一旦等那位黑魇天狗族中的王者恢复了伤势,那他就再没有击杀对方的机会。 至于夏小虫 就让她呆在玄金宝塔内最安全,那些狗鼻子太灵了,带着夏小虫行动也不方便。 林寻打算当抵达凤栖州、青丘之山时,再将夏小虫放出来,这样无疑最安全和省心。 “奇耻大辱!” 一座寸草不生的嶙峋山峰上,寒风猎猎,苟虚行脸色铁青,牙齿都快咬碎。 伤亡已经统计出来,此次仅仅在那一座无名灵山上,他们就损失两位半步王者,以及整整三十七名精锐强悍的族人。 这损失太过沉重,像一把刀插入苟虚行心中,心都在淌血! 那些族人,可都是追随在他身边的力量,每死亡一个,都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尤其是那两位半步王者苟山和苟海,那可是宗族特意为他安排的保护者,其他族人可根本享受不到这种特殊待遇。 可现在 全死了! 苟虚行都不用想,此次即便能够顺利完成行动,当返宗族时,也必然会受到无数的抨击、质疑、嘲笑和打击! 这不止会影响他在宗族中的名声,甚至可能因此而失去长辈的照顾和关注,彻底失势,地位一落千丈! 越想,苟虚行就越恨,脸色难看到了极致,阴沉得快淌出水来。 附近,苟冬等强者噤若寒蝉,他们内心也憋屈愤怒无比,他们身为黑魇天狗族族人,何曾吃过这么大亏? “少主,你可看清楚目标的模样?”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显得有点虚弱,中气不足,正是遭遇严重创伤的苟傀。 他此刻在修复伤势,用的是苟虚行所赠的“金髓玉液”,倒也不担心会留下后遗症。 只是想要彻底恢复,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办到的。 按照他估计,最少也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够让伤势愈合,这还是有金髓玉液和多种灵丹妙药相助,否则恢复得只会更慢。 “那家伙” 苟虚行仔细忆,许久才皱眉道,“我当时隐约看到,那似乎是一个少年,并不像我们所推断的半步王者” 说到这,他眼瞳猛地迸射出一抹慑人的碧绿神芒,斩钉截铁道:“对,我或许无法判断其年龄,但却能够嗅出他身上的气息,可以确定,他根本不是半步王者,甚至连衍轮境都不是,而是洞天境修为!” “不过他的气息比一般的洞天境强者更强大,血气如大日燃烧,气机若火炉沸腾,不出意外,这小杂碎应当也是年轻一辈中的卓绝顶尖人物!” 若让林寻知道,苟虚行判断出他修为的依据,竟是来自于敏锐的嗅觉时,也不知会作何感想了 场中一众强者全都傻眼,哪会想到,把他们坑得如此凄惨的对手,竟只是一个疑似洞天境的少年! ps:第五更送上!连续三天5更的目标达成! 当然,这只是补以前欠下的更新,称不上爆发,但我心里终究踏实了不少,这三天有很多童鞋投月票和打赏,谢谢你们! 今年会有很多爆发的,这是我17年订下的目标。 毕竟,写符皇的时候,曾很爆发过多次10更,而天骄到现在还不曾爆过一次10更,着实让我有些汗颜和惭愧。 不管如何,当去做一件事,努力是必须持之以恒来坚守的信念,与诸君共勉! 最后,人生最不可辜负之事之一,无疑就是每个晚上皆会如约而来的睡眠。晚安,大家。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