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挑衅和追杀 - 天骄战纪

第八百零九章 挑衅和追杀

一个洞天境少年? 苟傀也是一呆,气得浑身哆嗦,一个蝼蚁般的东西,却敢视他们的族人为食物。 而后,更是挖了一个大坑,让他们伤亡惨重! 他苟傀可是堂堂王者境存在,且成名多年,纵然是一般的王者境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可现在,却被坑得遭受重创,差点就遭劫! 一股难以言喻的羞愤涌上心头,让苟傀直恨不得现在就揪出林寻,将其生吞活剥。 “少主放心,待老夫伤势恢复,一定第一时间擒下此子,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苟傀森然出声,威名赫赫的一位王者,被一个洞天境少年闹得灰头土脸,这若传出去,非成为整个古荒域的笑柄不可! 苟虚行心情也是奇差无比,神色铁青道:“我其实……更想亲自动手,将其活烹而食!” 他可是有着“千人斩”称号的年轻一代顶尖人物,却被一个同辈如此算计和坑害,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呵呵。” 就在此时,远处虚空忽然响起一阵轻笑声,一道宝船飘然出现在云层之上。 宝船上,立着一道挺秀身影,衣衫猎猎,黑发飘扬,宛如绝尘,正是林寻。 “是你!”苟虚行仅仅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少年赫然正是他们此次要对付的目标。 “你好大的胆子,竟还敢主动出现!”苟虚行怒极而笑,恨意燃烧,他眸子冰冷慑人之极。 他是根本没想到,对方非但没逃,反而主动出现面前,这是在耀武扬威吗? 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我闻出来了,他身上有那丫头的一缕气息,他就是我们要对付的目标!” 其他黑魇天狗族强者也大叫,察觉到林寻身份。 一时之间,他们内心积攒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就是这该死的小杂碎,吃了他们一个同伴,还把他们坑的很惨,伤亡严重! 而今他竟还敢主动跑来,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死来!” 苟傀更直接,当判断出林寻身份的一刹,就从打坐中起身,一掌狠狠拍出。 轰! 一片恐怖的刺目血光裹挟着王道神辉,令长空崩塌,云层炸碎,朝林寻覆盖而去。 只是,在他出手之前,林寻就驾驭浩宇方舟逃之夭夭,速度奇快无比,轻易就避开了这属于王者的一击。 这让苟傀一怔,都有些不敢相信。 纵然他此刻伤势很严重,只能发挥出以往不到一成的力量,可威力也根本不是一个洞天境少年能够躲挡的! “还想走,给本王留下!” 苟傀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一只小虫子,竟敢出动现身来挑衅,若是让他逃了,他颜面何存? 轰! 他身影冲霄,顾不得伤势,就去追杀。 这是属于王者的自信,王道力量,凌驾于修行五大境之上,勘悟生死,铸就王者之道,哪怕就是气息奄奄,也不是谁都能够亵渎和侵犯的! 眼见苟傀追逐而去,苟冬却显得焦急无比。 他飞快说道:“少主,有古怪,此子奸诈似鬼,之前就坑惨了我们,而今却反常地出现,进行挑衅,只怕又要施展什么阴谋诡计!”苟虚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太不正常了,那家伙刚出现就逃走,肚子里还不知藏着什么祸水! 可苟傀早已冲去,速度奇快无比,让得他们都来不及提醒。 “放心,傀大人哪怕身负重伤,杀死那家伙也是如杀鸡宰猴,易如反掌!” 苟虚行深吸一口气,碧绿的瞳中尽是森然冰冷之色,“像他这种卑劣谲诈的虫子,是根本不明白什么叫王者的!” “少主,那我们怎么办?”苟冬问。 “追!” 苟虚行神色间尽是杀机,“若不能亲眼看到此子被诛,我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说话时,他已纵身而起,腾云驾雾,呼啸长空而去。 苟冬等强者见此,也不敢怠慢,连忙跟随上。 …… 轰! 恐怖的血色神辉激射,将一座又一座山岳抹平,岩石古木爆碎,虚空被撕裂出可怖的裂缝。 这是苟傀的攻击,神威滔滔,追逐于青冥之下,对林寻进行打击,恐怖而凶险。 浩宇方舟飞遁如电,一路狂奔,突破音障,速度被林寻发挥到了极致,转瞬就是万丈之远。 只是,想要拜托苟傀的追杀,一时半刻却是办不到。 这老家伙终究是一位伫足世间巅峰的王者,强悍得不可思议,哪怕受伤严重,爆发出的力量也堪称可怖。 “小杂碎,本王倒要看看,你这次又要用什么阴谋诡计!” 苟傀神色冷酷,他之前遭受重创,肌肤焦黑,衣衫褴褛,可这却无损他此刻的神威。 显然,他识破了林寻用心,意识到林寻刚才是故意挑衅,为的是要将他引走。 只是,苟傀并不惧。 除非那头独角金睛兽王再度出现,否则,苟傀可想不出,一个洞天境少年能掀起多大风浪。 嗯? 想到这,苟傀心中一颤,独角金睛兽王?这小杂碎该不会是又想故技重施,把自己引往那一座无名灵山吧? 这让他脸色阴晴不定,最终一咬牙,发出一声惊天大吼。 轰! 刹那间,他浑身爆发无量血光,竟化作一头足有数十丈长,通体皮毛漆黑如绸,身躯庞大如山般的大狗! 眼瞳如血色湖泊,獠牙雪白锋利,浑身释放出如潮水般的血腥煞气,令天地色变。 黑魇天狗! 在上古时候,黑魇天狗的先祖仅仅一声嘶吼,都能震碎天穹,令星辰坠落! 而今,苟傀显现出本体,王者气息更为恐怖,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喷出一片烈焰,漆黑如墨,铺天盖地。 黑魇之火! 传闻中,这可是一种能够焚烧神祗的恐怖神焰,是黑魇天狗一族最强大的天赋传承。 嗖的一声,林寻驾驭浩宇方舟闪避,而他原先所在的区域,虚空被烧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窟窿。 一些零星的黑魇之火坠落,瞬息就将大地焚化,山岳古木在一瞬就化作灰烬! 这景象无疑太过恐怖。 林寻心中也是一寒,这头老狗确实可怕,都已遭受到重创,还能拥有这般滔天凶威。 轰! 虚空塌陷,黑色大狗横冲直撞,浑身血色神辉弥漫,扑杀向林寻,那巨大的爪子遮天盖地,狠狠抓瞎。 林寻意识到危险,全力驾驭浩宇方舟,嗖的一声,以极限之速度逃遁避开。 这让苟傀皱眉和吃惊,一眼看出,林寻所驾驭的宝船竟不是寻常之宝,极其神异,有一股若隐若现的圣道气韵。 残缺的圣宝吗? 怪不得此子敢如此嚣张地进行挑衅…… 苟傀眼眸中迸射出骇人的神芒,他愈发坚定了击杀林寻的心思,不止要杀人,还要夺宝! “还好,这条老狗遭受重创了,否则,只怕这次非被他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不可……” 林寻黑眸中涌动冷冽的寒芒。 与此同时,苟傀心中也蒸腾着说不出的憋屈和愠怒,若是全盛时期,他早一巴掌拍死对方。 可现在,却竟迟迟无法的手,这让他颇有些颜面无光,大为恼火。 他发出冰冷的威胁:“小家伙,你逃不掉的,今日你若不死,本王将项上头颅摘下给你!” “呵呵,狗头太硬,肉也少,我可不喜欢吃。”浩宇方舟中,传出林寻的笑声。 苟傀脸色阴沉,彻底怒了,这小杂碎还真当自己奈何不了他? 轰! 他顾不得伤势和损耗,全力追击。 接下来的时间中,两者一追一逃,呼啸茫茫旷野中,沿途不知多少山岳倾塌、参天古木爆碎了一片又一片。 林寻默默推算时间,让他动容的是,这老狗纵然是身负重创,依旧显得很可怖,直至现在也不曾有衰弱的迹象,神威慑人。 原本,他是想进行试探,看一看对方究竟还剩下多少力气,而后再以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进行狙杀,如此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没曾想,这条老狗竟是依旧很强横的样子! 林寻顿时意识到,自己有些低估王者境的可怖了,远远不是那些半步王者能够相提并论。 这就是真正的王者风范! 或许林寻以前见识过许多强横王者,如赵泰来、赵星野等等,可那毕竟只是见识,而非亲自去对抗和体会。 而现在,林寻总算深刻意识到了王者的底蕴多恐怖,那苟傀可都已经遭遇重创,兀自还如此可怕,若是全盛时期,那还了得? “小狗!你果然黔驴技穷,还想故技重施,借那独角金睛兽王的力量对付本王?可笑!” 猛地,身后传来苟傀不屑而冰冷的大喝。 林寻这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间,竟又逃回了那一座无名灵山附近区域,就快要靠近。 这让林寻一阵无语,他可从没想过故技重施。 甚至,他怀疑自己一旦出现在那里,那独角金睛兽王同样也会不顾一切来对付自己! 毕竟,他盗取了足足十多斤金髓玉液,还曾欺负过它的幼崽,这种情况下,它哪可能会放过自己? 更别说借助它的力量去对付那条老狗了。 唰! 顿时,林寻停顿下来,端立浩宇方舟上,看向远远追来的苟傀,拎出了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 已经拖着这条老狗足足跑了一大圈,总该消耗了他不少力量,他又是重伤之躯,无论如何,终究是该分出胜负了! —— ps:第二更晚上10点半左右。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