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不愿窝囊而死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章 不愿窝囊而死

“小杂碎,怎么不逃了?”苟傀倏然化作人形,踱步虚空而来,神色冷酷,浑身血色神辉弥漫,王者威压遮天盖地。 此刻他很放松,原本一路上追杀林寻时,他心中也很警惕,怀疑林寻包藏祸心,意图不纯。 可现在他终于看出,林寻所谓的意图,无非是要故技重施,还想凭借那独角金睛兽王来压制他,这让他感到很可笑。 都已经被坑过一次了,还会再被坑第二次吗? 这小子明显是黔驴技尽了! “逃?为什么要逃?” 林寻也笑了,牙齿雪白,在阳光熠熠生辉,很灿烂,“你不觉得这里风水很不错吗?” “风水?” 苟傀皱眉,感觉这小子很反常,出于谨慎,他并没有着急动手,“死到临头,开始胡言乱语了吗?” “老狗,我可不是开玩笑,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埋骨地。”林寻笑吟吟道。 苟傀脸色一沉,眸光开阖间,杀机迸射,令乾坤震颤,都这时候了,此子还敢如此挑衅,简直不能忍! 嗡! 也就在此刻,林寻动手了! 体内早已蓄积已久的力量在瞬间达到空前巅峰,让得他浑身蒸腾出如梦似幻般的灿灿青霞。 嗡! 无谛灵弓被拉满,碧落之箭发出低沉清吟。 这一刻的林寻,宛如化身上古神箭手,腰脊伟岸,曲臂贲张,一股无形的绝世杀机如狼烟般直冲斗牛。 太过慑人! 和以往不同,林寻此次运转了斗战圣法和睚眦之怒两种传承力量,浑身的精气神暴涨到了空前恐怖地步。 斗战之意沸腾,让得整个人的气势都不同了,像征战九天十地的斗战神祗,一腔战血燃青冥!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林寻自修行以来,毫无保留的最强一击,将一切力量都运转到了极尽。 嗯? 不得不说,苟傀却是可怖,作为王者,他瞬间就察觉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胁,脸色顿时大变,毫不犹豫转身暴退。 轰! 他化作庞大的黑魇天狗,踏破虚空,犹如挪移般,速度快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好恐怖的气息,此子引诱我来此,就是为了在这一刻祭出此等杀器,击杀于我?” “还有,那是什么弓箭,竟让我都心生大恐怖,难道是一对圣道极兵不成?” “该死!这小杂碎身上怎地如此多宝物,若早知如此,就该早早下手,彻底毁了他!” 疯狂逃遁中,苟傀脸色阴晴不定,恨得牙齿快咬碎,他堂堂王者,只是击杀一个洞天境小虫子而已,却苦苦追逐一路而不能的手,这本就够丢人的。 而现在,他直接就被吓退了! 这让苟傀气得肺都差点炸掉,哪曾想到,被他视作一只虫子般的少年竟会如此难缠? 可他却不敢不逃,那恐怖足以致命的危险刺激得他根本不敢有任何一丝迟疑。 轰! 忽然,苟傀脸色骤变,猛地发现,天穹上竟突兀地降临一道金灿灿的雷霆,电弧闪烁绝世毁灭气息。 不好! 他惊得亡魂大冒,头皮差点炸开,哪能想到,逃遁之路上竟会突然掠出这等杀机? 一下子,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得不进行闪避,身影暴冲,横移出上千丈距离,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一道金色雷霆。 只是…… 就在这一刹,他浑身一僵,感受到一股致命的杀机已袭击而至。 “本王和你拼了!” 苟傀这一刻充分显现出一位王者的果决和狠辣,浑身暴涌出恐怖的大道神辉,精气神宛如在燃烧,身躯挪移,竟是不退反进,朝远处的林寻扑去。 轰! 碧落之箭于刹那间,就在苟傀身上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半边身躯都炸开,血肉横飞。 换做其他修者,遭受到如此打击,只怕早已魂飞魄散,彻底毙命。 然而可怕的是,苟傀竟兀自在横冲,浑身蒸腾恐怖的毁灭气息,令天地哀鸣。 远处,林寻脸色苍白,浑身一阵虚弱,只是他此刻却脸色凝重,也有些措手不及。 本以为一箭射出,足可以击杀早已重伤在身的苟傀,哪曾想,这老狗的命竟是如此硬! 这就是王者,五大修行境界如五座大山,令世间修者苦苦跋涉求索于其中。 而王者,则伫足众山之上,超越五境,俯瞰世间,所掌控的力量早已勘破生死之障,开始寻觅长生之机! 似这等超然存在,又岂是那般好杀的? 以前的林寻,只杀过半步王者,也见过真正的王者被杀,可毕竟不曾真正和王者对抗过,自然无法得知王者究竟有多恐怖。 而今,当他清楚意识到这点时,处境已是变得凶险起来。 “小杂碎,死来!” 苟傀目眦欲裂,彻底疯癫和暴走,王者一怒,山河易改,流血漂橹,更何况,这乃是苟傀临死前的反扑,最是恐怖不过。 就见附近区域中,天崩地裂,道光轰鸣,一片混乱末日般的迹象,可怖到了极致。 这若是发生在天下生灵所汇聚的城池中,注定会引发一场不可估量的灾难! 而林寻,浑身气机完全被锁定,感受到了窒息般的危险压迫。 嗖! 他再顾不得其他,以睚眦之怒秘法燃烧自我精血,把自身的潜力压榨到了极限,操纵浩宇方舟就逃。 可终究慢了一丝,被苟傀一爪子狠狠砸在浩宇方舟上。 轰! 浩宇方舟直接砸入地面,烟尘翻天,而林寻则在瞬间遭受重创,猛地咳出一口血来,浑身筋骨都差点崩碎。 太可怖了! 若不是浩宇方舟足够坚固,乃是残缺之圣宝,绝对无法挡住这一击,而身处其中的林寻必然也不可能存活。 尤为要命的是,刚才的一箭,几乎抽空林寻力量,让得他浑身虚弱,而今又遭受重创,简直是雪上加霜。 “死!” 虚空上,只剩下残缺身躯的苟傀怒吼。 此刻的他宛如魔神在做最后的搏命一击,神色狰狞恐怖,释放出恐怖的黑魇之火,于虚空之上朝林寻覆盖而去。 嗖! 浩宇方舟闪烁,险之又险避开。 林寻在朝嘴中倒灌金髓玉液,他也豁出去了,用尽一切力量逃遁。 他已看出,这条老狗只是回光返照,临死前的反扑,时间一长,注定坚持不住! “还想逃?” 苟傀疯狂了,轰隆一声,他身影在虚空闪烁,犹如瞬移,刹那间已追上去。 只是,还不等他动手,又是一道金色的雷霆突兀地从天穹轰然降临。 喀嚓! 虚空被撕裂,金灿灿的雷霆炫亮无匹,毁灭气息十足,直接就劈在苟傀身上,让得他身影一个踉跄,差点从虚空中跌落。 “又是你——!” 苟傀暴跳如雷,眼睛都淌血,看向远处的无名灵山,“本王毁了你的老巢!” 轰! 他张口喷出一片黑魇之火,若汪洋大海般铺天盖地,轰隆隆燃烧虚空,朝远处无名灵山覆盖而去。 与此同时,他身影狂奔于虚空中,抬手一掌朝浩宇方舟劈出。 咚! 浩宇方舟被击飞,像断了线的风筝,而林寻浑身骨头不知被震碎几根,咳血连连,脸色一下变得透明无比。 可他一咬牙,不曾放弃,操纵浩宇方舟晃晃悠悠继续逃遁。 “可恶!” 苟傀已经完全癫狂了,根本没想到,那浩宇方舟居然如此坚固,连续两次救了林寻的命。 “死!” 苟傀发出怒吼。 只是就在此刻,他浑身一僵,胸口处原先被碧落之箭贯穿的伤口,于此刻崩裂了…… 他原本就崩轰碎了半边身躯,刚才的攻击只是拼死反扑而已,而今伤势终究是压制不住了。 就见他仅剩的半边身躯,也开始出现崩解的迹象! “不——!” 当死亡来临的这一刹,苟傀终于感到了恐惧,开始慌乱和不安,他可是王者,已开始探索长生之途,哪会甘心就此死去? 他还要等大世之争来临时,探寻成圣之谜,还要…… 太多的不甘充斥心头,让苟傀心境都趋于一种崩溃的迹象,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要完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是被一个洞天境少年给拖死的,苟傀就有一种几欲癫狂的憋屈感。 死都死的如此窝囊,他太不甘心! 轰! 苟傀拖着即将崩溃的残缺身躯,在虚空中狂奔,欲要临死前和林寻同归于尽。 只是,他浑然没有发现,狂奔的途中,他的血肉在快速的碎裂,扑簌簌坠落。 直至追上浩宇方舟,要玉石俱焚时,才愕然发现,自己竟已使不出一丝力量! 手不见了,身躯也不见了,只剩下头颅,兀自怒目圆睁! 这景象太过渗人了,让他自己都几乎不敢相信,如遭雷击,这死法……可真憋屈啊! 苟傀悲愤到极致,最终眼前一黑,彻底没了知觉。 砰! 他的头颅坠地,砸出一个大坑,淌血的双瞳兀自盯着浩宇方舟的位置,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一代王者,叱咤风云多年,凶名震八荒,却于此刻暴毙,临死,都不曾扑杀被他视作小虫子的对手,一抷残骨,埋没于尘埃中! 而浩宇方舟中,林寻咳血起身,心有余悸,喃喃道:“这条老狗可终于死了……这,就是王者境吗?”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