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囚牛之心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一章 囚牛之心

林寻身躯发热,体内伤势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这是他之前吞服的金髓玉液在散发奇效,修复和滋养他的体魄。 金髓玉液无愧于天地八珍之一,短短片刻,就让林寻伤势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复,并且体力也恢复不少。 林寻收起浩宇方舟,身影一闪,就在战场中搜寻起来。 很快,林寻就寻觅到一个暗银色古朴戒指,神识探入其中一扫,心中却有些失望。 这是苟傀遗落的储物戒指,其内只有一些零碎的上品灵髓、十多种稀缺灵药、以及一些高品阶灵材。 除此,还有三枚记载着秘法的玉简,分别是【黑魇焚灵经】【如意青光诀】和【小无相化劫法】。 对一般修者而言,这三部秘法绝对堪称是当世最一流顶尖的传承,记载着修行五大境和铸道成王的奥秘,价值之大,不可估量。 可对踏足绝巅道途的林寻而言,前两部秘法与他的道途相冲,没多少价值。 也就【小无相化劫法】颇让林寻心动。 这部秘法应该算是“王境传承”,其中记载着关于“长生九劫”的一些秘辛,以及关于如何渡厄长生的奥妙。 虽然现如今还不适合林寻修行,可当有朝一日他踏上王者境,开始求索长生道途时,完全可以拿来参悟和揣摩。 只是,这点收获终究还是让林寻有些失望。 苟傀身为一位屹立众山之巅,开始寻觅长生道途的王者,随身携带之物却如此寒酸,让林寻也一阵无语。 半响后,林寻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一条巨大的黑狗腿,心中的不甘这才化解不少。 这可是踏足王境的黑狗肉,烤熟之后,也不知味道如何了…… …… 临离开前,林寻看了一眼远处的无名灵山,眸子中带着一抹异色。 之前的激烈大战中,他可清楚看见,天降金色雷霆,在关键时刻帮了自己的大忙。 最终,林寻无声地躬身,抱拳行了一礼,便转身而去。 …… 不久,无名灵山之巅,出现一道绰约的女子身影,披着金色霞衣,浑身笼罩在大道光晕中,宛如神祗,风华绝世。 在女子身边,还立着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男孩,眼瞳灿灿,灵秀内蕴。 “娘亲,刚才为何要帮那个混蛋!” 小男孩很生气,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那个混蛋抢了我的金髓玉液,还打我屁股,太无耻和卑劣了!” 女子眸子遥遥看向林寻离开的方向,半响才说道:“孩子,你可记得我们这一族的仇敌是谁?” “金乌族!”小男孩不假思索答道。 “不错。”女子点头,“所以,你要记住刚才那个少年。” 小男孩一愣:“他难道是金乌族后裔?” 女子摇头,唇角浮现一抹讳莫如深的弧度:“不,他和我们一样,有朝一日,是必然会和金乌族开战的。” “他难道也和金乌族有仇?” “不,现在或许无仇,但以后就说不准了。” “娘亲,这是为何?” “因为他手中那把弓,在上古时候,曾弑杀过不止一位金乌族的圣人,而他手中那支箭,则是大羿部落的‘九支神箭’之一,同样染过许多金乌族强者的血。” 女子淡然道,“这就是早已注定的一场因果,或许那少年和金乌族无仇无怨,可当他拥有这一对弓箭的那一刻起,就已被这一道因果相缠,以后迟早有一天是要面对的。” “娘亲,我听不懂。” “麟儿,你还小,以后迟早是会明白的,你一定叫记住,你是独角金睛一脉的后裔,你的父亲就是被金乌族所杀害,这个仇,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 小男孩点头,眉清目秀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坚定,“孩儿明白!” 而在心中,他则暗道:“不管如何,等我长大,还要去痛揍刚才那个混蛋一顿,他是第一个敢打我太麟屁股的人,这等奇耻大辱,绝对不能忍!” 在后世,小男孩被称作“太麟帝尊”,一生征战九天十地,神威压盖寰宇,被天下无数修者所崇拜。 可却没有人知道,“太麟帝尊”在年幼的时候,还曾被人毫不客气地打过屁股,让他一辈子耿耿于怀,视作人生污点……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 傀大人死了! 一炷香后,苟虚行一行人的身影出现在这片区域,当确定苟傀已不在人世时,他们顿时如遭雷击,彻底懵了。 “把消息传回宗族吧。” 许久,苟虚行才神色铁青地出声。 他知道,不能再隐瞒了,一位王者陨落,这对势力遍布古荒域的黑魇天狗族而言,也是一个沉重打击,不亚于晴天霹雳。 哪怕他苟虚行在年轻一辈中再耀眼,哪怕他心中再不甘,可也根本没有胆魄隐瞒这等噩耗! 两位半步王者遭难! 大半精锐属下遭难! 如今,连苟傀也不幸遭难…… 而对手则依旧活着! 此次行动,可以说是彻底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苟虚行清楚,若自己现在返回宗族,等待他的,绝对是那些高层大人物的怒火和处罚! “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 苟虚行心中喃喃,脑海中浮现出起林寻的身影,他从未像此刻如此愤恨过。 …… 云霞蒸腾、古林苍苍,远处群山叠嶂,峰峦起伏,壮丽如画。 林寻独自一人前行其中。 白天,他观山河气象,探穴寻脉,参悟和揣摩【嘲风之瞳】的奥妙。 晚上,则静心打坐,吞吐天地之精华,锤炼己身。 一路上,不曾再遭遇什么危险,敌人也仿佛知难而退,没有再出现过。 数天后。 一座蒸腾淡紫色雾霭的山峦之巅,林寻袖袍一挥,满山的云雾顿时被吹散,露出此山真容。 哗啦~ 他探手一抓,山峦震荡,被可怖的掌力掌控,没多久,一道如神虹般的矿脉就被抽取出来。 矿脉如蛇,莹莹灿灿,流淌着璀璨的紫光,潋滟瑰丽。 紫玄宝铜! 一种高阶灵材,价值昂贵,拇指大小的一块,便能在市面上抵换三十块下品灵髓。 而眼前这一条紫玄宝铜灵脉,足足有数万斤之多,犹如粗大的紫色蟒蛇似的。 林寻随手将其收进储物戒指中,便转身飘然而去。 这数天时间里,他凭借“嘲风之瞳”的妙用,一路上发现了不少宝地,孕育着各式各样的灵脉和矿藏。像太白精金、碧煞纹铁、赤烟玉等矿脉。 也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灵脉,孕育着高阶灵晶、灵髓等宝物,品相有高有低,不过数量相对稀少一些。 甚至,凭借“嘲风之瞳”,让林寻发现了一些堪称“洞天福地”的灵山秀水。 除了收获,也有危险。 一些看似天地孕育而生的风水宝地,实则藏着大凶杀劫。 林寻就曾不止一次差点遇险,像昨天时候,在一座弥漫宝光,通体呈现暗金色,灵气浓郁无比的山峰前,按照林寻推断,此地应当藏着一条星金玉矿。 只是当他发掘时,那山峰之下的地脉中,却涌出一股恐怖无比的地煞血气,冲霄而起。 仅仅片刻,那方圆百里之地的一切草木、岩石、山峦……全都被腐蚀湮灭,化作劫烬,生机灭绝! 若不是林寻躲避及时,差点也遭难。 地煞血气,这可是天地间最可怕的一种诡异力量,拥有着无法想象的腐蚀力量。 纵然是洞天境修者,稍微沾染一丝也会立刻尸骨无存! 而像这样的遭遇,林寻一路上碰到了数次。 吃一堑长一智,倒是让他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对【嘲风之瞳】的理解和参悟也愈发深刻。 半个月后。 深夜,繁星璀璨,映照夜空之上,群山沉寂,唯有猎猎山风呼啸在天地间。 半山腰,一株苍劲的柳树下,篝火汹汹,林寻静心打坐,清俊的面庞在火光映照下,忽明忽灭。 他气息内敛,枯寂无声,宛如一块碣石,岿然不动。 一只小松鼠爬上柳树,在枝桠中好奇地打量林寻,犹豫许久,它才小心翼翼一跃而下,拿着柔顺蓬松的大尾巴扫拂林寻的面庞。 见后者依旧不动,它欢喜地蹦上林寻肩头,一蹦一跳的,像找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最终,小松鼠玩累了,毛茸茸的脑袋拱在林寻怀中,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小爪子蜷缩着,呼呼大睡起来。 无声无息地,远处夜色中出现一对碧油油的眼瞳,是一头躯体矫健而修长的血豹。 它悄无声息地靠近,像机警老辣的猎人,碧绿的瞳盯着林寻,也盯上了那只小松鼠。 近了…… 小松鼠还在睡觉,柔软的小肚皮一起一伏,睡得很香,浑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而原本枯寂不动如磐石的林寻,则在这一刻睁开了闭着的眼眸,那一瞬,夜色中宛如划出两道闪电。 噗通! 血豹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它感受到了极大的恐惧,悲嘶不已。 林寻眼神清澈,眉宇间充盈着一抹空灵气息,静静看着血豹,一瞬间,他心中浮现出许多奇妙的感知。 这是一头饿了多天的血豹,同时,它还是一群幼崽的母亲,它渴望食物,因为它的一群幼崽已饿坏,奄奄一息。 而现在,它则感到了恐惧和绝望,心中很不甘,因为它不惧死亡,却担心死亡后,那些幼崽再无法存活…… 这是属于血豹的情绪,却被林寻一瞬间完全捕捉到,领会于心。 这便是劫龙九变第九变传承“囚牛之心”的妙用。 —— ps:有不少童鞋反应剧情推进太慢,嗯,金鱼会调整细纲,加快进度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