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血战十方【第六更】 - 天骄战纪

第八十一章 血战十方【第六更】

汹汹火焰在黑虎帮老巢各处区域燃烧,火势蔓延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有人死守,寄希望于吕老虎能及时带人返。 但更多的人则选择了逃走,混乱一片。 对于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凶徒而言,为了活命,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忠心。 当林寻走入黑虎帮老巢时,路上见了不少四散奔逃的慌乱人群,他没有去追杀,一路直奔大殿而去。 很快,林寻就看见那大殿中有着数十名修者严阵以待,这倒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些家伙都不知道躲藏起来? “这些人交给你了,我另有事情要做。”就在此时,夏至声音响起,旋即就消失不见。 林寻眯了眯眼睛,旋即笑了笑,抽出炎灵刀,竟是不退反进,纵步朝那数十名修者冲去! 一个人,一把刀,要去对付数十名修者! 当那些聚拢大殿内的黑虎帮修者见此,都不禁感到有些荒谬是,对付还是一个少年! 可一想到刚才那小女孩的恐怖手段,他们心中这一缕荒谬顿时消散,警惕起来,说不定这少年比那小女孩还厉害? 轰! 眼见林寻冲来,已有人按捺不住,抡起一柄长枪,狠狠暴刺过去,枪影如电,锋利无匹,蕴含着慑人的灵力。 这是一名真武五重境强者! 林寻心中一年头一闪,手中动作丝毫不慢,刀锋嗡的一声,贴着对方枪身猛地一震! 砰! 恐怖的力量如大山横推,对方连人带枪齐齐被震飞出去,狠狠砸在一个石柱上,口鼻喷血,昏厥当场。 与此同时,一刀、一剑、一锤从不同方向朝林寻杀来,招式刁钻狠辣,时机更是把握的精准之极。 却见林寻身影一跃,刀锋陡然倒卷,化为一个风暴漩涡,火焰奔腾,发出轰鸣之音。 轰的一声,对手长刀被斩断,一份而二,连同右臂都被削掉,惨叫暴退。 另外一剑一锤则被狠狠掀飞,让得那两名修者顿时露出破绽,趁此时机,林寻道法又是一变,重劈而下。 噗的一声,持锤的修者脑袋被劈烂,轰然倒下。 那持剑的修者闪避及时,侥幸逃过一劫,却已吓得面颊惨白,亡魂大冒。 短短眨眼间,就有三人被斩当场! 而林寻仅仅不过用了六字刀诀中的“震”“旋”“劈”三招而已,虽然他如今的刀法战不过夏至,但那是相对而言,对付在场这些修者而言,威力之大,堪称绰绰有余! 更何况,他如今身穿各种灵器装备,手持一柄炎灵刀,简直武装到了牙齿,战斗力比以往起码强大了三成。 而反观对手,几乎很少能看见真武八重境的,大多都只拥有真武五重境上下的修为,已很难威胁到林寻。 要知道,林寻早在真武五重境时,都能和真武七重境的杜枭杀得不相上下,如今他已晋级真武六重境,战斗力之强自然非以往可比。 看见转瞬之间,就有数名同伴被杀,顿时刺激得大殿其他黑虎帮修者心中震动,脸色骤变。 “快!一起动手,杀了这小子!” 在一声大吼中,那些修者齐齐出动,没人再敢保留,一个个面目狰狞,把林寻围困住。 一时之间,大殿中厮杀声不断,直似炼狱战场般,墙壁坍塌、地面龟裂、大殿中各种物品都早已化为粉末。 杀! 林寻持刀征战,身影矫健如飞猱,炎灵刀泼洒十方,绯红色的刀芒若火虹激射,带着可怖的破坏力。 虽是第一次一个人对抗数十名修者,可林寻却毫无慌乱,他黑眸深邃平静,清秀温煦的面庞更是波澜不惊。 而在他那冷静的外表下,却燃烧着沸腾的战意和杀机。 战斗! 那血与火的味道,犹如有魔力,打开了林寻内心深处从未曾有过的渴望。 杀!杀!杀! 这个来自矿山牢狱的少年,长发飞扬,手中刀锋如惊龙,卷起一片腥风血雨。 敌人倒下时的惨叫,就宛如激昂的乐曲,让林寻战意如龙,愈发睥睨强盛。 敌人身上倾泻的血液,就像世界最烈的酒,让林寻体会到一种从未曾拥有过的痛快。 这一刻,林寻完全忘我,沉浸于战斗中,忘了这天地,忘了世间一切蝇营狗苟! 在他眼中,唯有敌人! 砰! 一名修者躲之不及,被劈飞了头颅。 哗啦! 另一侧,一名修者双腿被斩断,浑然火焰燃烧,倒在火海血泊中。 轰! 一柄铜锏从后方忽然袭击而来,砸在林寻肩膀,却被篆刻着戍土灵纹的“云山肩甲”挡住,化解了大半力量,但依旧震碎了肩骨。 但林寻仿似不觉,身影暴退,掌中刀锋狠狠倒插,将后方袭击之人开膛破肚! 这是近身搏杀,凶狠、惨烈,容不得半分犹豫,一瞬间就可能生死立判。 这一刻的林寻,不止对敌狠辣,对自己也更狠,宁可拼着受伤,也要抓住每一个一闪即逝的杀敌机会。 敌人在不断倒下,而林寻身上也多出一道道伤痕,鲜血弥漫,染透衣襟。 可他神色从不曾动摇一丝,手中的炎灵刀更是精准、狠辣、稳定,像永不会倒下的战神,在血与火中出刀,演绎生与死的变迁。 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也仿佛才一瞬间,林寻忽然感觉浑身一轻,放眼望去时,周边已经只剩下七八个敌人。 而在他脚下,一具具残破尸骸横七竖八,躺在血泊中,被烈火燃烧着,焦糊呛鼻的味道和血腥味充斥在每一寸角落。 数十名敌人,竟已被屠戮大半! 从战斗中清醒过来的林寻,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变得如此强大了 是的,或许林寻依旧只是真武境,距离灵罡境依旧有着不少距离,可相较于第一次踏入绯云村时的弱小,如今的林寻,已脱胎换骨,涅槃重生! 对面七八名修者似明显被震慑,神色间尽是无法掩盖的惊恐,他们看着对面的少年,犹如在看着一个浴血的恶魔,浑身都不受控制地颤粟起来。 是的,他们被吓懵了。 数十人围攻之下,竟奈何不得一个真武六重境的少年,非但如此,还被对方杀了个七零八落! 尤为令他们心寒的是,林寻杀人手法极为干脆利落,自始至终一言不发,那种沉默的利落,压抑得他们几乎快要窒息。 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 沓! 林寻又动了,上前迈出一步,脚步踏在血泊中,发出沉闷的声音。 这声音搁在以往,根本无人注意,可是搁在这死寂压抑的大殿中,就宛如催命的音符! 那七八名修者浑身一僵,旋即发出一阵惊恐大吼,轰然朝大殿外逃窜而去。 他们已胆寒,斗志已崩溃,在濒临死亡的情况下,再不敢有任何一丝的挣扎。 逃! 必须逃! 这少年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太可怕了! 林寻怔了怔,旋即就摇头,懒得去追撵,目光扫视四周,就朝大殿深处走去。 浑身的剧痛犹如潮水冲击着林寻的心神,战斗结束,他才发现自己哪怕穿戴了各种灵器,但依旧受了许多伤害,刀伤、剑伤、内伤 这些对林寻而言,都不重要,正如矿山牢狱中某一个凶徒所言,伤痕,才是一个男人最荣耀的功勋! 唯有令林寻皱眉的是,经历了一轮惨烈厮杀,他体内灵力消耗巨大,已支撑不了太久。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找到夏至! 很快,林寻消失在大殿深处。 在他身后,大殿墙壁坍塌、石柱毁坏、一具具识海在血泊中被燃烧,场景如炼狱。 在大殿外,冲天大火将夜色都照亮,一切都预示着,这黑虎帮老巢已彻底沦陷! 当吕老虎带着一众属下返是,就看见了一片冲天大火,他苦心经营多年的老巢,则已完全被覆盖在火海中。 一瞬间,吕老虎脸色铁青到了极致,目眦欲裂。 而在他身后,一众麾下皆都色变,失声惊呼,在他们离开时,老巢中还留着不少人手,难道他们都已遭劫? “帮主!帮主您终于来了!”一名蓬头垢面,浑身火烧火燎的修者冲过来,嚎啕大哭。 “是谁干的?”吕老虎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透着无尽的冰冷。 “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 那人咬牙切齿嘶吼,“他们不止杀了咱们许多兄弟,还放火烧了咱们的地盘!帮主您可要帮兄弟们报仇啊!” 众人皆都哗然,凶手居然不是其他帮派,而仅仅只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 而他们仅仅两个人就毁了他们的老巢?这怎么可能? “他们人呢?”吕老虎脸色愈发铁青,眼睛都充血变得殷红。 他忽然想起,此次他们原本要杀死的目标,正是一个名叫林寻的少年,难道那林寻并没有逃,而是趁机来祸害他们黑虎帮了? 一想到这,吕老虎心中又是一沉,中计了! “就在里边!”那修者指着黑虎帮老巢道。 吕老虎须发怒张,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厉声大吼:“跟我一起冲进去,揪出这俩小东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ps:第六更送上,月票!月票!月票!月末号角声已吹响,劈风斩浪的时刻,请与我并肩共战!下一更9点之前,累崩了,得先吃口饭补充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