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 声名鹊起于今朝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五章 声名鹊起于今朝

所有修者都知道,消息树的主干上,一般很少会被悬挂上消息。 可一旦这处区域悬挂上消息,就必然代表着,有着足可以轰动整个西恒界的大事情发生了! 现在,那一株苍劲古老的消息树主干上,就凝结着一片蒲扇大小,莹白如雪的叶子。 叶子流溢光霞,衍化为一道光幕。 光幕内,正有一场惊世无比的大对决在上演。 那是一对年轻男女之间的对决。 男子宛如一尊少年魔神,黑眸如电,浑身弥漫灿灿清辉,身影纵横青冥之下,横推虚空而行,睥睨而霸道。 女子则带着一副银白色面具,身影绰约如仙,可气攻势却同样惊世,释放出可怖的剑气,锋芒绝世,击斩九重天! 光幕有些颤抖和模糊,可却丝毫不影响在场修者的关注,他们神色震撼,心神皆被吸引。 同时,有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光幕中响起,在介绍这一场战斗—— “这是一个月前发生在火灵州炎都城中的一场旷世对决,在当时轰动了整个火灵州,我们风语族在得到消息时,第一时间开始打探关于此战的所有细节……” “遗憾的是,直至现在我们只能确定,那宛如魔神般的少年名叫林寻,曾出现在炎都城一家客栈中,据说他和星穹道宗传人夏小虫、八极刀庵传人方临寒的关系皆颇为密切。” “只是,关于林寻此子来历,我们风语族耗费多天查探,也不曾打探出来,但可以确定,此子在西恒界年轻一辈中,足可以称得上是一众天骄中的绝代人物!” 林寻? 这个名字太过陌生,让在场一众修者皆感到惘然,什么时候,火灵州竟出现了这样一位绝代天骄? 而余雪娇则心中震颤,她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在光幕中宛如魔神般睥睨绝世的男子,赫然就是数个时辰之前,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少年! “他的实力,原来比我所感知到的更为强大……”余雪娇心中无法平静。 她暗自庆幸,当时没有用强硬手段去截留林寻,否则,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而余雪娇的弟弟余雪天则傻眼了,脸色阴晴不定,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他也认出了林寻,一想到当时自己还曾出言不逊,去挑衅和喝斥林寻,他浑身就直冒冷汗,自己……差点就招惹了一场泼天大祸! 光幕中,那一道苍老的声音还在响起:“至于那名少女,其来历更为神秘和恐怖,出于某种忌讳,我们风语族只能为其保守秘密,而不能泄露消息……” 场中顿时哗然! 一个名叫林寻宛如魔神般的少年就已经够神秘了,如今,连那带着银色面具的少女,来头甚至还要更为可怖和吓人,让得风语族都不敢泄露其身份,这就太令人心惊。 “大世之争的期限即将来临,这世上许多隐世不出的妖孽之辈,也纷纷开始横空出世了。” “以后这天下,只怕会变得越来越热闹,年轻一辈中,注定会诞生出许许多多惊采绝艳的逆天角色,就好比这名叫林寻的少年,以往,可根本就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许多修者唏嘘感慨。 “这等旷世对决,的确太过罕见,可以预见,林寻此子的名字,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西恒界!” 也有人做出预判。 “是啊,像这等妖孽人物,比之咱们云梦州羽化剑宗年轻一辈的五大真传弟子,也绝对不会逊色,其名字也是注定要响彻天下的。” 听到附近修者的感慨和判断,余雪天的脸色愈发煞白,内心惴惴不安了。 他们余家只是雪枫城中的大势力,底蕴虽雄厚,又哪能去和一位可以名震整个西恒界的绝代天骄相比? “小弟,这次教训你可要记牢了,以后休要再鲁莽行事,否则,迟早会惹来杀身大祸!” 余雪娇趁机提醒和教训余雪天。 余雪天点头,他这次却是长记性了。 “让让,都让让!” 忽然,一个风语族的强者挤过人群,神色亢奋无比,“这次又有更大更惊人的消息发生,并且依旧和那林寻有关,你们若不让开,耽搁了获知消息的时间,那可别怪我没提醒!” 和林寻有关? 更惊人的消息? 哗啦一下,围堵在消息树前的修者很自觉地让开一条路,催促那风语族强者赶紧放出消息。 那风语族强者顿时很得意,宛如在接受万众膜拜的君王似的,迈着四方步,高昂着头颅,慢悠悠走向消息树。 他们这一族天生喜欢打探消息,也喜欢被人们如此瞩目,这是一种用金钱都无法换来的感觉,能够极大满足他们的虚荣心。 尽管附近众人已恨不得掐死这个故意吊他们胃口的风语族强者,可在谜团没有解开之前,却不得不眼巴巴地等待着。 最终,似吊足了胃口,那风语族强者不再遮掩,将一枚冰莹如雪的叶子挂在了消息树主干上。 嗡! 那雪白的叶子顿时犹如活过来,散发出迷离虚幻的光泽,很快就凝聚出一道光幕。 只是,那光幕中的内容却是一行血淋淋,充斥血腥森然杀气的文字—— “悬赏令!” “缉拿人族少年修者林寻,但凡能够提供其踪迹线索者,奖励一千上品灵髓!” “若能将其擒杀者,只需提着其首级来见,奖励五千上品灵髓!” “此令,长期有效!” 内容简单直接、没有一点铺陈和渲染,但那字里行间流溢出的森然杀机,却令人头皮发麻。 而当看到这一道悬赏令的落款时,场中顿时鸦雀无声,变得死寂无比,所有修者皆脸色大变。 黑魇天狗族! 这,竟是来自黑魇天狗族的一道悬赏令,而要缉拿的,赫然是那个宛如绝代天骄般的少年林寻! 一千块上品灵髓,都足以让一位衍轮境顶尖大修士心甘情愿地卖命,可以购买到一件“王道灵宝”。 而五千块上品灵髓…… 那价值就更高了! “这林寻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让黑魇天狗族不惜悬赏重金,也要将其缉拿镇杀?” “这一族最擅长的就是追踪和杀敌,性情凶厉而残暴,如今却还得借助悬赏令来缉拿林寻,看来,他们肯定是在林寻手中吃了大亏!” 半响,那沉寂的氛围中才响起议论声,一个个惊疑不定,谈而色变,黑魇天狗族,绝对是一个让人厌憎、忌惮又恐惧的族群。 他们行事无忌,血腥而冷酷,在整个古荒域不知干出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 而今,他们竟贴出悬赏令,要缉拿一位最近才如彗星般崛起,拥有绝代天骄之姿的少年,这消息无疑显得太过震撼! “为什么?这黑魇天狗族简直欺人太甚,我们人族才刚崛起一位新的绝世人物,他们就忍耐不住要进行灭杀吗?” 有修者愤慨出声,顿时就引爆了场中气氛。 大多数修者对黑魇天狗族是深痛恶觉的,潜意识里,他们皆站在了林寻这边。 “可恶!这些黑狗杂碎太张狂了,还广发悬赏令,要在整个西恒界通缉林寻,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等着吧,像他们这般嚣张和跋扈的,迟早有一天会遭受到报应的!” 场中修者纷纷愤慨出声。 就连余雪娇姐弟俩,在这一刻也都齐齐选择站在了林寻这一方,黑魇天狗族,简直就是修行界的“公敌”,臭名昭著,流毒四海! 若不是他们的宗族势力太过庞大,底蕴恐怖,只怕早已被许许多多道统一起联手灭掉了。 “还有你们风语族,竟助纣为虐,帮那些黑狗杂碎散布悬赏令,你们莫非也成狗腿子了?” 有人愤怒,将矛头指向那散发消息的风语族强者。 后者顿时大呼冤枉,连忙道:“我们风语族一直秉承公道中正的原则,只散发消息,至于恩怨是非,我们可是从来都掺合的,这一点,诸位想必都一清二楚。” 顿了顿,他眼珠一转,道:“诸位切莫恼怒,我们风语族的一些大人物对此消息进行过缜密的分析,得出了一些惊人的事实,你们若知道的话……说不准还会感到高兴。” 高兴? 众人皆诧异。 然后,他们就听到,那衍化出悬赏令的冰雪叶子中,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据悉,林寻在离开炎都城市,曾因为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遭到了来自黑魇天狗族强者的追杀。” “此次追杀,黑魇天狗族共出动两位半步王者和一位真正的王者,除此,尚有近百名精锐顶尖强者,由黑魇天狗族一位拥有‘千人斩’称号的少主苟虚行进行统驭。” 当听到这时,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一些修者手脚冰凉,心都悬起来。 太恐怖了! 为了追杀一位绝代少年,竟派出真正的王者!光是这一点,都让人感到无比的压抑和震颤。 更何况,整支追杀力量,还不仅仅如此! 场面重新变得死寂,空气很压抑,一众修者皆在聆听,唯恐错漏任何一个细节。 这可是惊世般的爆炸消息,足可以在整个西恒界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据我们打探到的消息,此次追杀中,黑魇天狗族的行动并不顺利,反倒连遭挫折……” 苍老的声音在分析,消息树附近的修者皆在全神贯注聆听。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人群外围角落位置,一个身姿挺秀,身穿黑色斗篷,以帽檐遮掩半张面庞的少年,在听到这里时,就转身悄然而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