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醉花阴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七章 醉花阴

六百块上品灵髓,三十个上阶凝神玉,以及六十六个中阶凝神玉。 当林寻从雪珍楼走出来时,他前些天从荒野深山中获取的一道道灵矿和灵脉,便化作了这样一笔财富。 他心中还是很满足的。 嘲风之瞳的妙用,在于探穴寻脉,可对林寻而言,这不亚于又等于掌握了一个赚钱的法门。 林寻拿出一道玉简制作的地图,其上绘制着关于西恒界各大州境的位置和走向。 这是他刚从雪珍楼中所购买。 “此地距离凤栖州还间隔了十多个州境,约莫近百万里之地,最快也需要花费十天时间才能抵达……” 林寻默默思忖。 他如今被黑魇天狗族发布悬赏令通缉,即便是前往凤栖州,也只能选择穿行在偏僻无人的深山老林中。 如此一来,要抵达凤栖州,所要耗费的时间无疑会更多。 大街上人来人往,店铺林立,繁华热闹,林寻沿着街道前行,穿过这片闹市,沿着一条青石道路,最终抵达一座酒楼前。 醉花阴。 酒楼名字颇为雅致,楼高百丈,通体由青色玉石堆砌而成,缭绕淡淡的雾霭,掩映在雪枫花树之间,古色古香。 “就是这里了。” 林寻看了一眼酒楼名字,就踱步走了进去。 醉花阴,雪枫城最为古老的一座酒楼,其内很不一般,宾客大多是城中的贵胄人物,不乏一城中的顶尖强者,不仅仅只是在饮酒,也在彼此交流和议事。 林寻径直来到最高层,选择了一个临窗位置坐下,要了一壶酒楼独有的老酒“雪枫酿”和三斤灵狍肉。 “再有三个月时间,论道灯会就要拉开帷幕,据我所知,青云州沧溟道宗年轻一辈领袖人物李清欢,淮阴州玄阳门真传弟子第一人武断崖,浮木州金雕族三太子……皆早已动身,前往那苍梧山去了。” “此次灯会,确实盛况空前,年轻一辈的妖孽、天骄如群星般汇聚一堂,必将在灯会之上大放光彩!” “不错,我听说咱们云梦州羽化剑宗五大真传弟子之一的卓狂澜,也将带着一众羽化剑宗年轻一辈的天骄人物,前往那论道灯会一展风采!” “话说回来,此次论道灯会上,最受瞩目的无疑是闻玄剑斋这一代的圣女纪星瑶,听说,那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绝代天骄羽灵空,也会随着纪星瑶一起参与此次盛会!” “可惜呀,这等盛会,只属于当世最一流的天骄人物,我等寻常之辈,可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顶层楼阁中,一众修者在议论,畅谈关于“论道灯会”的传闻和消息,不时发出感慨声。 这倒是让林寻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一场“论道灯会”还没开始呢,竟已受到如此多关注。 当初在火灵州境内,他就曾被千幻道宗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岳剑鸣邀请,希望和他一起前往参加论道灯会。 而后,八极刀庵的方临寒也曾表示,无论如何,是要前往“论道灯会”见识一番的。直至如今,连在这云梦州的边陲城池中,都能听到关于“论道灯会”的议论,这让林寻如何能不惊讶? “看来,当这论道灯会拉开帷幕时,只怕会吸引整个西恒界的关注了……” 林寻一边饮酒,一边咀嚼灵狍肉。 雪枫酿甘冽清澈,后味醇绵,有一股独特的芬香,灵狍肉则是以秘法腌制而成,其味香辣劲道,风味绝佳。 偶尔,林寻会将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一个包厢。 包厢内,端坐着一群身影,气息慑人,一个个神色倨傲而冷厉,根本就不用仔细辨认,就能知道,他们来自黑魇天狗族! 按照林寻之前从消息树前得到的消息,但凡获得关于他的线索的修者,皆可以从黑魇天狗族强者手中获取一笔一千上品灵髓的奖励。 林寻此次前来醉花阴酒楼的目的很简单,他倒要看看,若自己出动现身,又能否领取这笔奖励了! 酒饱肉足,林寻正欲行动,忽然见到一群年轻男女走上顶楼,一个个男俊女靓,器宇不凡,宛如谪仙般,风采照人。 为首的赫然是羽化剑宗五大真传弟子之一卓狂澜,在他身边,还跟随着小剑君谢玉堂等人。 他们甫一出现,酒楼内的交谈声顿时消失,鸦雀无声,一个个目光皆被吸引过去,神色间带着敬畏之色。 显然,这些宾客皆认出了卓狂澜等人的身份,因而心生震惊,似没想到,他们这些羽化剑宗传人怎会出现在此地。 卓狂澜等人甫一抵达,就听一道爽朗的笑声从一座包厢中响起,而后,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大步走出。 “卓兄,你们可总算来了,快请。” 那青年一袭火红道袍,剑眉星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风流倜傥,论及威势,竟浑不弱于卓狂澜。 尤其是其眉心,竟如燃烧着一枚火之符文,璀璨夺目,让人都睁不开眼睛,显得神异之极。 而当看到这青年,在座宾客皆无法淡定了,皆面露吃惊之色,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有人失声惊叫。 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火鸦族,这可是在西恒界足可以位列前五的大族,而其圣子陆九歌,更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天骄人物。 他出生时,天降火霞,凝聚为一抹火之秘纹,烙印于胸膛心脏之地,被誉为天生的“火灵之躯”,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和根骨。 在当今的西恒界年轻一代中,陆九歌是无可争议的一位绝代天骄,光芒万丈,名震西恒界。 而今,这样一位传奇天骄竟出现于此地,如何不让人吃惊? 羽化剑宗五大真传之一的卓狂澜,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这样两位绝代天骄相会于此地,又是为了什么? 一下子,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 “火鸦族的绝代天骄?气息倒是很强劲,已拥有衍轮境的修为,比之那卓狂澜并不逊色半分。” 林寻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谢玉堂也察觉到了林寻的存在,不过他只是微微一怔,就收回目光。 这等于是直接把林寻无视了,并没有打算和林寻寒暄交流的意思。 反倒是,当察觉到林寻的目光看过来时,在谢玉堂唇角泛起一抹自矜的弧度,有一种若有若无的优越骄傲感。 林寻心中顿时晒笑,这家伙真以为跟那卓狂澜和陆九歌在一起,就可以让自己刮目相看,心生羡慕不成? 没多久,羽化剑宗一行人就和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一起进入了包厢内。 而林寻此刻也已饮尽杯中酒,他不再迟疑,长身而起,大步朝另一处包厢中走去。 那处包厢内,坐着的正是黑魇天狗族的强者。 “这家伙要做什么?” 在座宾客皆皱眉,对于黑魇天狗族,他们可一点好感都没有。 此刻却见林寻一个人族修者,却一副要去拜见那些黑魇天狗族强者的架势,这让他们难免有些反感。 “身披斗篷,连脸也被帽檐遮盖,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准这是要干什么坏事呢!” 有人冷哼,他不敢说的太直白,怕激怒包厢中的黑魇天狗族强者,可对林寻的指责就显得肆无忌惮了。 “听说,就在刚才的时候,城中消息树前曾出现了一道悬赏令,似乎是黑魇天狗族要通缉一个少年魔神,这家伙该不会是前来通风报信,领取奖励的吧?” “还真有可能!” “可真够无耻的。” 宾客议论纷纷,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已带上狐疑、鄙夷和不屑之色。 若不是碍于那包厢中还有黑魇天狗族的强者在,他们说出的话语或许会更难听和刺耳。 林寻心中一阵无奈,他知道自己被误会了,可也懒得再解释。 他来到那包厢前,目光看向那些黑魇天狗族强者,道:“听说,但凡能提供悬赏令线索者,就会得到重赏?” 此话一出,在座宾客顿时坐不住了,一个个脸色阴沉,果然,这家伙就是个败类!为了获得奖励,竟不惜向黑魇天狗族通风报信,简直是无耻之极! “现在的人啊,还真是利令智昏,为了一些钱财,连颜面和尊严都可以不要了?” 这些宾客不敢针锋相对,只能变相地挖苦和嘲讽林寻。 “你们想找死吗!闭嘴!” 猛地,包厢中传出一道冰冷的喝斥,那是一个黑袍青年,面庞狭长,眼眸血红妖异,浑身充斥着暴戾之气,慑人无比。 顿时,场中宾客噤若寒蝉,脸色阴晴不定,再不敢多言。 他们心中再不满,可也不敢当面去顶撞和对峙黑魇天狗族,怕惹来一身麻烦和灾祸。 与此同时,那黑袍青年将一对妖异的血色瞳孔看向林寻,淡淡道:“你说的不错,只要提供出那小子的线索,这储物袋中的一千块上品灵髓就是你的!” 哐当! 黑袍青年将一个储物袋丢在桌上,说道:“现在,你可以把线索说出来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