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痛宰一刀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八章 痛宰一刀

刹那间,酒楼这层的气氛变得沉寂,诸多宾客的目光都望过来。 这时候,敢当着众人之面向黑魇天狗族告密,这行为无疑显得很无耻,令人唾弃。 毕竟,黑魇天狗族臭名昭著,流毒四海,几乎是令修行界人神共愤的一个族群。 “一千块上品灵髓?这可远远不够。” 林寻不动声色,“我可不相信你们要通缉的目标就值这么点价格。” 黑袍青年皱眉,妖异的血色瞳孔中迸射出一缕寒芒,似没想到,一个前来领赏的家伙,竟敢当着他的面狮子大开口。 这让他心中不禁涌起一抹杀机。 “苟齐哥,看来这位朋友很有把握啊,只要他能够提供那小杂碎的线索,多给他点灵髓也无妨。” 旁边一个银发如雪,颇为妖艳的女子开口,她媚视烟行,嘴唇猩红,胸前波涛汹涌,莹白滑腻,身段很是惹火。 只是当听到她的话,林寻遮盖在帽檐下的黑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冽寒芒。 小杂碎? 就冲这句话,她就被林寻判了死刑。 哐当! 被称作苟齐的黑袍青年又丢出一个储物袋,神色冰冷道:“这其中是三百块上品灵髓,加起来,就是一千三百块上品灵髓,我相信,这等价格已经足够买一位半步王者的命,若你再不知足,可别怪我等不客气!” 林寻看也不看,摇头道:“不够,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个目标的具体位置,相信这个线索,远不是这点灵髓能够衡量的。” 纵然是在旁观的那些宾客,此刻都不禁咂舌,这家伙的胃口可真够大的,也不怕被撑死? 一千三百块上品灵髓啊,这已经是天价,能够让半步王者都毫不犹豫地卖命! 可这家伙……却还嫌不够? “朋友,你过分了!” 苟齐脸色冰冷,猩红的瞳中流溢可怖的寒芒:“还真当我黑魇天狗族是冤大头?” “呵呵,想凭借一条线索就拿捏我们,狠狠宰我们一刀,朋友,你确定要这么做?” 那银发妖艳女子也轻笑开口,“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现在乖乖配合,或许,还能够得到我黑魇天狗族的好感。” 她提到了黑魇天狗族这个庞然大势力,无疑是在警告和威胁。 林寻无声地笑了笑,道:“在我印象里,黑魇天狗族可是势力一个遍布古荒域的大族,可如今却连一些灵髓都拿不出吗?这可着实让人失望。看来,各位是不愿得到目标的线索,既然这样,我这就告辞。” 说罢,他就要离去。 “站住!” 苟齐霍然起身,浑身杀机毕露,威势可怖,令在座一众宾客皆浑身一寒,脸色大变。 “你们现在若是动手,可就无疑等于告诉全天下人,你们黑魇天狗族发布的悬赏令就是一个幌子,是故意在糊弄所有人。” 林寻悠悠说道。 “你——” 苟齐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混蛋,他还从没见过敢如此威胁他们这一族的!这时,那银发妖艳女子开口了:“苟齐哥,这位朋友说的对,我们可能失信于天下人,既然这样,朋友你报个价吧。” 她心中杀机闪烁,同时传音给苟齐:“先满足他,等得到线索,我们再从他尸体上拿回那些报酬也不迟。” 苟齐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最少也得五千块上品灵髓吧?”林寻笑吟吟道。 此话一出,那些宾客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何止是狮子大开口,分明是打算痛宰那些黑狗一刀啊! 苟齐已经气得快暴走,眸子中杀机四溢:“你确定?” 林寻随口道:“当然,也是可以商量的,但不能少太多,毕竟现如今许多人都知道,你们要对付的目标是个危险人物,我这样告密,泄露他的踪迹,可要面临被他报复的后果。” “朋友,你这分明是在勒索!” 银发妖艳女子也气得鼻子差点歪了,他们可从没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家伙,竟敢勒索到他们头上了,嫌活得不够好吗? 最关键的是,他们身上可真没有那么多灵髓,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反而大的惊人,足可以去购买一株王级绝世宝药,或者一件王道极兵了! 最终,苟齐忍住了,决定先稳住林寻,等套出目标的线索,再跟他算账! “这是三千上品灵髓,你若再不满足,那此事也就只能作罢。” 苟齐他们七八人凑了整整三千上品灵髓,装入储物袋。 而后他目光冰冷地看向林寻:“现在,你可以说出目标的线索了吧?” 三千上品灵髓,就为了买一条线索! 在座宾客心中震动得无以复加,也意识到了黑魇天狗族通缉和击杀那我目标的决心有多大。 谈话之际,就连另一侧包厢中的羽化剑宗传人和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也被惊动了。 “这人是谁?胆子可真够大的,居然把敲竹杠敲到黑魇天狗族头上了。”陆九歌轻笑,他一袭火红道袍,白玉腰带,面容俊美,有一种飞扬的睥睨神采。 “这人我倒是见过一面。” 卓狂澜眉头微皱,“他来自下界,只是却没想到,他竟会选择向黑魇天狗族告密,令人不齿。谢师弟,你认得此子,你来说说他是个怎样的人?” 说着,将目光看向一侧的谢玉堂。 “他?当初也只不过是个穷乡僻壤出来的粗鄙少年,只是我也没想到,他会如此没有骨气,从今以后,我自当与他划分界线!” 谢玉堂神色淡漠,心中则有些恚怒,认为林寻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一副耻于和林寻为伍的厌憎模样。 陆九歌哦了一声,笑道:“我倒是颇为好奇,黑魇天狗族要对付的目标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了一条线索而已,竟让他们不惜拿出三千上品灵髓的重赏。” 顿时,一个羽化剑宗传人说道:“说起此事,我倒是听说,刚不久的时候,城中消息树前传出消息,说一个名叫林寻的少年……” 他把关于林寻被悬赏通缉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并且还简单介绍了一下林寻和那一位戴着银色面具的少女的一场惊世对决。 闻言,就连卓狂澜和陆九歌都感到惊讶和动容,没想到这世上竟又多出这样一位绝代人物。 “对了,谢师弟,我记得那下界来的少年不也叫做林寻吗?”忽然,卓狂澜心中一动,眸子中闪过一抹惊疑。 谢玉堂在听到这一切时,内心也震惊无比,下意识摇头道:“绝不可能是他,应该是重名了。” 开什么玩笑! 那林寻若是绝代天骄,他谢玉堂又算什么?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其他人见此,也都释然,也对,一个下界前来的少年,哪可能会拥有如此绝世之风采? 更何况,认得那下界少年的谢玉堂都亲口否定了,这两个林寻断不可能是一个人了。 与此同时,面对三千块上品灵髓的“重赏”,林寻立刻同意了,笑道:“勉强差不多够了。” 什么叫勉强差不多够了? 闻言,苟齐、银发妖艳女子他们的脸色愈发不好了,心中杀机差点控制不住。 这时,林寻抬手朝那储物袋拿去,却被苟齐喝斥打断:“慢着!你还没说出线索,就想拿奖励?” “我只是检查一下数目够不够。” 林寻随口道,“更何况,我很怀疑你们只是口头答应,我一旦说出线索,你们只怕就后悔了,所以,这些灵髓还是由我先收着为好。” 说着,他就拎起储物袋,拿在掌心掂量起来。 这一刻,苟齐真有暴起杀人的心了,恨得牙齿差点咬碎,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冷冷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他们神色皆变得阴沉,冰冷无比,杀机都快不加掩饰了,他们的灵髓……岂是那么好拿的? 此子,可真够不知死活的! “各位别着急,我人就在这里,肯定逃不掉,何必如此紧张?” 林寻将储物袋慢悠悠收起来,而后笑道,“我刚才还没吃饱,诸位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先?” “吃你妈\的饭啊!你若再说不出线索,老子生撕了你!”一个黑魇天狗族强者忍不住,厉声咆哮。 “朋友,你这是在耍我们?”苟齐也有一种怒火烧心的愠怒,杀机弥漫而开。 大殿宾客皆脸色大变,这是要开战? 另一座包厢,羽化剑宗传人和陆九歌也都将目光投注过来。 谢玉堂神色漠然依旧,他恨不得林寻被杀死算了,省得他再丢人现眼,让他也颜面无光。 这一刻,林寻收敛笑容,目光一扫苟齐等人,道:“我可没耍你们,我一直就在你们面前,可你们偏偏要问我的线索,我也挺无奈的,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更蠢的吗?” 顿时,全场所有人皆愕然,什么情况? “你……你就是林寻!?” 而苟齐此刻似乎明白过来,顿时大叫出声。 银发妖艳女子他们也都神色变幻,像遭到雷击似的。 他们哪能想到,他们要通缉的目标,会主动出现在面前,并且狠狠敲诈他们一笔灵髓?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