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魔威震群雄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一十九章 魔威震群雄

无论是苟齐,还是银发妖艳女子他们,此刻皆郁闷得差点吐血。 他们一心要通缉追杀的目标,就活生生在他们面前出现,却没有认出来,反倒被对方硬生生敲诈勒索了一笔巨额灵髓,直至现在才明悟过来,这就显得太丢脸了。 此事若传出去,还让他们颜面何存? “你找死!” 苟齐再按捺不住,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在其身后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黑狗虚影,恐怖无比,乌光流溢。 “杀!” 银发妖艳女子厉喝,他们都动了,悍然出击,要擒杀林寻,以宣泄心中的耻辱愤怒。 却见林寻洒然一笑,道:“早等尔等下锅,以慰我口腹之欲!” 轰! 林寻一步踏出,周身气势骤变,宛如化作魔神,一拳打出,拳劲如真龙般腾出,直接将一人胸膛破开,骨骼爆碎,血水迸射。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好可怕,一拳就轰杀了一位强者? “你敢!” 苟齐冲来,掌指拍下,轰隆一声,血光奔腾,宛如倾泻的炼狱血河,场景慑人。 咚! 林寻脚步一踏,一道雪白的冰螭掠出,昂首龙吟,轰隆一声,一个摆尾就将苟齐的攻击化解。 而林寻早已趁此机会,展开杀招。 噗噗噗! 他出手如电,先是以“霸下禁”将迎面而来的数个对手禁锢,而后以“狴犴印”镇压。 就见那些黑魇天狗族强者都来不及闪避,身躯就在虚空炸开,化作血雾。 太霸道了! 在场众人倒吸凉气,才一出手,就杀鸡宰猴般,横推当场,那种睥睨而盖世的姿态,简直若魔神降临! “这些狗东西力量太弱,肉质肯定很差劲。” 林寻眸子如电,威慑四方,场中只剩下那苟齐和银发妖艳女子二人。 “林寻,你这是找死!” 苟齐咆哮,气得颤抖,也感到了惊惧,他们这才意识到,对手太强大了,非他们所能对抗。 这让苟齐真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快要抓狂,先是被人蒙骗勒索,而后又视他们为食物进行击杀,偏偏,他们还不是对手,这感觉简直憋屈耻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纳命来吧!” 林寻身影一闪,就迎上了苟齐,施展撼天九崩道,拳劲大开大合,古拙中自有一股撼天动地,破灭山河之威。 轰! 这座酒楼震荡,被这种恐怖的力量对撞波及,快要倾塌,其中的宾客皆骇然,仓惶逃窜出去。 唯有羽化剑宗传人和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还算镇定从容,只是当他们目睹林寻展露出的实力,心中也不禁暗暗凛然。 咔嚓! 苟齐一条右臂断裂,溅起血光,他可是一位衍轮境强者,在青年一辈中也算是顶尖人物了,可在第一合而已,就吃了大亏! 在场众人动容。 “杀!” 与此同时,那银发妖艳女子发出大喝,只是她却是突然一闪身,轰的一声破开墙壁,朝就楼外逃去! 显然,她自知不敌,不敢再战,欲要去寻求外援。 只是,林寻又哪可能放过她,唇中发出一道晦涩音节:“咄!” 蒲牢之吼! 就见林寻浑身发光,如同恐怖的大日绽放,一道音波所化的金色涟漪从其口中扩散而出。 那吼声,苍茫如上古神祗的呐喊,恐怖无边,似能吼碎山河! 噗! 刚飞遁出酒楼的银发妖艳女子竟然直接炸开,化作一团血雾。 嘶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众人骇然,神魂颤粟,太可怕了,那女子好歹也是一位衍轮境存在,可却被一吼抹杀了! “啊”酒楼中有人尖叫,吓得面无血色。 “好恐怖的秘法传承。”那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眸子中流溢神辉,内心有些触动,这让他想起了“金角青狮”族的天赋传承狮子吼! 羽化剑宗的一众传人也都诧异,神色微变,他们本以为,这下界来的家伙很没骨气,为了灵髓而告密,令人不齿。 哪曾想一转眼,对方竟宛如变成另一个人,神威盖世,睥睨而霸道,令他们都为之心惊! 谢玉堂心中波澜起伏,脸色阴晴不定,才数年不见,他根本无法想象,当年那个才刚抵达紫禁城的乡野少年怎会变得如此强大,这让他都有些无法接受! 一吼震全场,可对林寻而言,这还是他有意控制力量的结果,否则,整座酒楼注定会瞬间解体,化作粉末! 此刻的他,身影挺秀,流溢清色的虚幻霞光,气质绝尘而空灵,威势却是睥睨无双,犹如魔神临尘。 场中只剩下苟齐,他绝望地看着林寻,内心被恐惧淹没,这才彻底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有多恐怖。 “林寻,你这是打算彻底和我们黑魇天狗族为敌了?”苟齐咬牙切齿,他如今也只能依仗扯族群的威势来恫吓。 喀嚓! 林寻都懒得废话,纵身上前,继续杀伐,根本没有悬念,仅仅眨眼功夫,就将苟齐的脖颈扭断。 轰的一声,苟齐死后,化作原形,庞大的黑狗身躯躺在地上,血流如注。 至此,黑魇天狗族这些强者全被诛这应该是一场屠杀,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有力的抵抗,就被林寻摧枯拉朽般解决。 那种杀伐果决,所向披靡的威势,让得酒楼内的宾客又都是一阵心颤,却是太强了,颠覆他们的想象。 而林寻则像做了一件再随意不过的事情,拎着苟齐所化的黑狗躯体,就塞进了储物戒指中。 只是,当他临走前,则将目光看向了另一座包厢中,锁定在了谢玉堂身上。 顿时,谢玉堂眼眸一凝,有些惊疑不定,这家伙难道还想对自己做什么不成? 一侧的卓狂澜神色淡然,若有所思,陆九歌则饮酒旁观,附近一众羽化剑宗传人则都暗暗戒备起来。 这一刻,气氛竟是有些沉寂压抑。 却见林寻微微一笑,说道:“你刚才做的不错,跟我划清界线再好不过,如此一来,也省得因为我的缘故,而让黑魇天狗族去找你的麻烦,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之前谢玉堂说的话,都被他听到,对方当着那些羽化剑宗传人和陆九歌的的面,视自己为粗鄙不堪的乡野少年,一副耻于和自己为伍的架势,这让林寻也不禁心寒。 他没有去打击报复谢玉堂的心思,可从今以后,若谢玉堂再这般诋毁和羞辱于他,那也别怪他不客气! 说罢,他收目光,飘然而去。 谢玉堂脸色阴晴不定,似恚怒无比,噌地起身,眸子如电般遥遥看向林寻,似要上前教训林寻。 “谢师弟不必恼怒,一个得意忘形的家伙罢了,理会他作甚?”卓狂澜微笑开口,阻拦谢玉堂。 “是啊,这家伙很狂妄,还敢和黑魇天狗族为敌,用不了多久,注定是要遭劫的。” “不错,黑魇天狗族势力庞大,连世上的古老道统势力都不愿轻易招惹,他一个从下界前来的粗鄙少年,却选择和这种族群结怨,这不是找死吗?” 其他羽化剑宗传人也纷纷出声安抚。 谢玉堂心中一叹,默默重新落座,心中实则依旧愤懑难当,恨不得亲手去杀了林寻。 真以为实力变强,就可以无法无天,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这就是谢玉堂愤恨的原因,实则,这是一种心理落差,很早之前,他就一直没将林寻放在眼中,视其为乡野粗鄙少年。 而他则出身紫曜帝国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的谢家,天赋异凛,地位和身份完全不是林寻可比。 直至进入古荒域修行,他更是顺利拜入羽化剑宗修行,这让他在面对林寻时,天然有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可今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难堪! 他这才猛地发现,被他浑不放在眼中的一个少年,如今竟已成长到了快要超过他的地步,这让一向骄傲的他哪能接受? “此子,可很不简单。”一直旁观的火鸦族五太子陆九歌轻声开口,他眸子中涌动神芒,“若他有可能出现在论道灯会上,我倒是有兴趣和他切磋一番。” 顿时,卓狂澜、谢玉堂他们皆心中一凛,都没想到,陆九歌竟似颇为看重那林寻。 也就在此时,酒楼中响起惊呼声 “我敢确定,他就是那个崛起于火灵州中的绝代天骄!一个宛如魔神般的少年!” “肯定是他,黑魇天狗族要通缉他,他如今反而主动现身,强势击杀对手,也只有他才有这份气魄敢这么做!” “老天,这位林魔神竟出现在我们雪枫城了?” 酒楼中,哗然一片,全都无比震惊。 之前的他们,还很鄙夷林寻的行径,认为他不知羞耻,要向黑魇天狗族告密,泄露林魔神的踪迹。 哪曾想,他原来就是林魔神! 这就让人尴尬了,也让人感慨,或许也只有林魔神才敢自己前来领取悬赏自己的奖励了。 而听到这些议论声,卓狂澜、陆九歌、谢玉堂他们这才猛地意识到一件事。 这个下界前来的少年,原来真的就是如今开始崛起于西恒界,声名鹊起的那个林寻,林魔神! 可笑的是,之前谢玉堂还言之凿凿地确定,这两个林寻不是同一个人,只是重名 顿时,谢玉堂脸色又变了,感觉像被一记无形的耳光打在脸上,火辣辣的难受。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