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一境之尽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一境之尽

道意之境,乃悟道之途第二阶段,超脱于道韵之上。 抵达此境,修者方可御用道意之力融于自身道行中,例如战斗,亦或者修行。 一般而言,纵然是臻至衍轮境层次的大修士,也只有一小部分才能够于天地造化中参悟琢磨出道意的力量。 而林寻以洞天境之底蕴,却能窥破水之道意,这无疑显得很独特,与世不同,算得上是一个异类。 落日夕照,火霞如燃。 林寻的身影出现在一座碧蓝平静的湖泊前。 湖面清澈,犹如一面剔透光洁的镜子,映照景物,一览无遗,附近山河之象,皆投影于湖面之上,巨细靡遗。 而林寻的心境,也静如止水,宁静平和,自然而然地感知和洞悉到了以往从不曾感知到的天地之美。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道痕而不说,唯有静心体会,方可明其意蕴! 这是在领悟水之道意后,心境呈现出的一种妙用,“心如静水,可照大千!” 林寻立身湖畔,拉开拳势,无声无息地演绎撼天九崩道的奥妙。 他没有动用修为,可在他那拳劲中,却充盈着一股莹润剔透的水之意蕴,若流水行云,空灵古朴,不染一丝烟火气息,美妙不可言。 哗啦啦~~ 远处湖畔中,平静的湖面掀起一阵涟漪,竟似是被无形的拳劲牵引,产生了共鸣。 片刻后,湖水涟漪化作汹涌巨浪,轰鸣若雷,激荡百丈高的水柱,宛如一道道水龙,被拳劲牵引着,在虚空中奔腾呼啸。 直至后来,整个天地间,被万千水流充盈,茫茫水光奔腾乾坤,有一种磅礴无量,绵延无尽之气象。 这片天地都开始颤抖,附近群山摇晃,蓊郁古木哗啦啦作响。 一些栖居于山林中的凶禽走兽皆颤粟,全都在逃亡。 轰! 随着林寻演绎拳法,越来越投入,那天地颤粟的律动越来越强烈,山岳湖泊完全被可怖的水光充斥。 即便隔着百里之地,都能听到那拳劲奔腾,狂澜汹涌的声音,宛如九天惊雷在震荡。 实在太惊世骇俗,没有动用灵力,仅仅只是将水之道意融于拳劲之中,却演绎出天地共振,万物颤粟的恐怖威势! 此刻的林寻,挺秀的身影被缕缕水光缭绕,有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绝尘而超然。 轰! 忽然,他收起拳劲,脚步一踏,一道冰螭腾空,足有千丈长,躯体若盘绕的山岭,莹白晶莹,昂首龙吟,简直就像一头真正的上古冰螭出现,夭矫挪移于乾坤之间! 冰螭步! 喀嚓! 冰螭一个摆尾,附近一座山峦轰然崩裂。 与此同时,林寻猛地抬头,双目中射出两道闪电般的光束,他双手虚托,于空中轻轻一按。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原本崩裂倾塌的山峰,竟是陡然停滞,像被禁锢定格在那。 飞溅的烟尘、碎石,全都停滞在那,一动不动,整个画面,呈现出一种静止般的状态。 霸下禁! 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将狴犴印、狻猊气、负屃撞、睚眦之怒、蒲牢之吼等等劫龙九变的奥妙全都演绎。 只是和以往不同,融入水之道意的劫龙九变,威力产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全新蜕变,比之以往强大了一倍有余! 直至夜色降临,林寻依旧在演绎武道力量,以水之道意为引,在重塑自我战斗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 轰! 林寻倏然收手,天地间动荡的恐怖力量,顿时像失去了牵引,轰然消散。 而与此同时,林寻整个人弥漫出一股骇人的威势,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瞬息而已,方圆百里之地,所有飞禽走兽匍匐倒地,瑟瑟发抖,吓软瘫痪在那。 这是一股恐怖的绝巅王者气息,属于洞天境极尽圆满之后的威势,宛如王者中的主宰,影响到所有生灵,让它们颤粟,心生不可抗拒的臣服之意。 “这才是真正的圆满,终于被我做到了……” 林寻眸中迸射出灿灿神辉,撕裂黑暗,整个人焕发出一种圆满、空灵的独特气韵。 他能够清楚感受到自身实力的激增,比以前强大了一大截,无论是神魂力量,还是修为力量都称得上暴涨! 很快,一切异象恢复平静,湖泊平静,洒满银灿灿的星辉,波光粼粼,远处群山静默,笼罩于夜幕之下。 偶尔,有虫鸣之音响起,分外幽静。 林寻有一种感觉,仿佛只要抬手,就能摘下天穹星斗,迈出脚步,就能横跨无尽山河。 当然,这是实力精进以后的错觉,但林寻真的已强势之极,若说以前他是洞天境中的王,可以镇压一切敌。 那么现在,就是同样来一位洞天境中的王者,他也有信心轻松镇压对方! “接下来,就可以开始晋级衍轮境层次做准备了!” 林寻面露笑容,心中也不禁闪过一抹喜悦。 早在紫曜帝国时,他就滞留在洞天境当中,直至现在,才终于将此境彻底臻至圆满无垢之极尽地步,这不亚于成功攀上了一座险峰,有一种征服和成功的喜悦。 “在这里!” 远处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顿时打破了这静谧的气氛,让夜色下的山河平添一股肃杀。 “动手!” 伴随着大喝声,夜色被灿灿的神辉照亮,就见四五道身影浑身发光,犹如一轮轮烈日般,朝这边暴掠而开。 他们一个个气息恐怖,赫然是一个个半步王者境存在,甫一出击,这片山河都承受不住这等威压,轰然塌陷,虚空紊乱,一切陷入动荡中。 真正的危险终于开始来了! 林寻黑眸微眯,半步王者开始结伴出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证明那黑魇天狗族已经开始动真格了。 锵! 没有迟疑,林寻直接祭出断刃,身影前冲,展开激战。 他没有逃遁的念头,他如今修为大进,且领悟出道意力量,正愁找不到对手磨炼。 并且,林寻也很想试一试,以“道纹阵图之无字传承”御用的断刃,在融入水之道意的力量后,威力又会变得有多恐怖! …… …… 一处怪石嶙峋密布的峡谷滩地中,苟虚行双手负背,神色冰冷地伫足于夜色之下。 在他身边,还盘膝坐着两个老者,皆披着黑袍,老态龙钟,可随意坐在那,就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压。 他们名叫苟阳伯和苟阳通,皆是王境老怪物,成名多年,实力比之死于林寻手中的苟傀还要强横一些。 像这等老怪物,一般而言已很少再显现于世,要么是在闭关参悟长生之秘,要么就是在为渡劫长生做准备,寻常之事,根本无法请动他们。 只是此次,他们却不得不来! 原因很简单,作为他们黑魇天狗族的一位王者,苟傀却惨死于外,尸首无存,这让整个黑魇天狗族震动,无法忍下这口气。 并且,最近一段时间,西恒界许多地方都在盛传,那林寻孤身一人连连挫败他们黑魇天狗族的高手,引起了一场轰动无比的轩然大波,也让得林寻由此声名鹊起,威名大涨。 可这对他们黑魇天狗族而言,却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 若不将林寻击杀,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偌大的黑魇天狗族,连一个洞天境少年都奈何不了?这还让他们如何在西恒界立足? “屠尽天下黑魇狗?此子……还真是狂妄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此次定要将其挫骨扬灰!” 苟阳伯淡漠出声,他身影枯瘦,眼瞳狭长,气息阴冷而森然。 “这么多天过去,却迟迟听不到关于此子被诛的消息,虚行,你的推测是否有错?” 另一侧,苟阳通皱眉开口,他脸庞皱纹密布,眼瞳浑浊,看起来很苍老,可论及威势,却浑不弱于苟阳伯。 “绝对不会。” 苟虚行断然答道,“上次之所以被他逃掉,完全是因为其手中有着一件疑似圣宝的宝船,并且,当时苟傀大人之所以遭难,乃是被一头独角金睛兽王重创,而非出自此子之手。” “对了,苟山和苟海他们两个半步王者,也是被那独角金睛兽所杀。若真正动手,那小子根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一说到这,苟虚行心中就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憋屈和恨意,上次败的实在是太惨了! 完全就是被那小子给坑的,若正面对决,那小子只怕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杀的。 “可为何这么多天过去,至今无法缉拿此子不说,反倒是我们这边损失了那么多族人?” 苟阳通神色冷漠,“虚行,你上次犯下的错误太过严重,若不是你祖父求情,希冀再给你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宗族早已将你的少主之位剥夺,进行严惩。” 顿了顿,他继续道:“若你再不抓住此次机会,后果之严重,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的。” 苟虚行心中一沉,脸色铁青道:“我明白,刚才,我已经派出五位半步王者一起出动,就在今晚,绝对可以摘下此子头颅!” 苟阳通淡淡道:“希望如此吧,若你不行,就只能由我们出手了,只不过到那时,你只怕就再无法将功赎罪了……” 苟虚行心中一紧,脸色愈发阴沉铁青了。 此次宗族派出苟阳伯和苟阳通两位王者前来,看起来是要来协助他一起击杀林寻,实际上可绝非如此简单!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