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灵罡之威 - 天骄战纪

第八十二章 灵罡之威

残尸遍地,到处是血泊。 宛如城堡般的老巢建筑被烧得只剩下一副空架子,满目疮痍。 吕老虎大步前行,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幕,心中如被刀割般剧痛,这些可都是他的属下,他的心血! 如今,竟被人一夜之间破坏殆尽,吕老虎心中焉能不怒? 他脸色铁青,眸子充血,浑身散发出一股欲要择人而噬的恐怖气息,很快就进入大殿中。 一众属下皆都已开始搜索敌人踪迹,但吕老虎更关心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 没多久,他来到了大殿尽头。 这里原本是一面石壁,如今却被破开一个巨大窟窿,窟窿内部赫然另有乾坤,一条旋转楼梯通往地下。 “该死!” 吕老虎见此,脸颊都不禁狠狠抽搐一下,他挥了挥手,咬牙说道:“你们都留在这里等着!” 说着,他已冲入窟窿内,沿着旋转楼梯消失不见。 那些追随而来的一众黑虎帮属下见此,皆都面面相觑,一阵惊疑不定。 “这里好像是帮主的藏宝地?” 有人压低声音道。 “何止是藏宝地,帮主这些年搜集的财富,以及帮中所搜刮的财物全部都堆积其中!” “可是看情况似乎这里已经被敌人发现了。” 议论声四起,一个个都脸色阴沉起来,若非有吕老虎命令,他们也恨不得冲入其中,去一探究竟。 不过他们也都清楚,无论这藏宝地是否被盗窃,依吕老虎要钱不要命的性格,是断然不会让他们靠近的。 “唉,我们明显来晚了,如今那贼子只怕早已逃之夭夭了。” 有人叹息,让得其他人脸色愈发难看。 旋转楼梯地步,是一个地下室,四面墙壁上镶嵌着一颗颗月明石,柔和的光泽驱散了黑暗。 这就是黑虎帮的藏宝地! 只是当吕老虎再一次踏足这里,看清楚地下室的情景时,顿时只觉眼前一黑,气得差点吐血。 只见偌大的空间中,原本装满了金银珠宝、灵药灵材的十多个巨大青铜箱,如今却东倒西歪,上边的铜锁皆都被破坏,箱子里更是空荡荡光溜溜的,连一个铜币都没剩下! 那些可都是吕老虎花费数十年时间搜集到的财富,如今却被人洗劫一空,那种憋屈、愤怒、抓狂的感觉,让吕老虎面目都变得狰狞,额头青筋爆绽,再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吼:“可恶!” 声音如惊雷,震得四壁都颤抖起来。 轰! 忽然,最里边墙角处,骤然塌陷,露出一扇青铜门,只是那门户如今却被人硬生生破开了一个裂缝,恰可供人从中挤过去。 见此,吕老虎气得浑身都颤粟起来,目眦欲裂,直欲淌血。 那是他亲手修缮的一扇逃生之门,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若有朝一日真发生不可预测的危险,他就可以携带着巨大的财富,从此地安然脱身。 为了修缮这一扇门,吕老虎还专门请了一位灵纹师,亲手在门户上篆刻了一道灵纹锁。 最后,这灵纹师甚至被吕老虎亲手杀死,为的就是防止秘密泄露,谁曾想,如今这一扇逃生之门也被人发现,甚至毁掉! 吕老虎气得须发皆张,浑身气息暴虐,面目铁青可怖之极,见了这一幕他哪还会不明白,敌人已经带着他的财富,从他修缮的逃生之门中逃之夭夭了? 数十年心血,一招之间尽数给他人做了嫁衣,吕老虎这一刻都恨得发狂,心中愤懑得快要炸开。 “挨千刀的混账!别让老子抓到你们,否则非一个个凌迟处死不可!!”吕老虎大吼。 唰! 就在此时,角落里骤然掠出一抹刀芒,如若乍现的闪电,从后方暴杀吕老虎而去。 嗯? 吕老虎心神沉浸狂怒之中,可战斗本能犹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不过他不闪不避,而是猛地转身,掌指猛地发力,狠狠拍下。 轰隆隆! 刹那间,可怖的灵罡之气化为有形,如怒海狂涛,隆隆作响,居然把空气都震碎溃散。 那一抹刀芒还没靠近,就像陷入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被狠狠拍飞了出去。 砰! 一道黑影砸在远处墙上,发出一声闷哼,正是林寻。 只是此刻的他,脸色苍白,眼瞳收缩,心中也不免一阵悸动,这就是灵罡境强者的力量? 刚才那一刹那,他原本以为时机绝佳,本以为即便无法杀死吕老虎,起码也可以重伤对方。 谁曾想,当真正和对方交锋时,林寻却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身为灵罡境强者,吕老虎身躯四周覆盖着一层力场,皆都是由灵罡之力所化,别说靠近他,连破开这一层灵罡之力都不可能! 就像刚才,林寻只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鱼儿冲入到一片大海之中,还不等反应,就被一道巨浪给拍飞,连抵御化解都难以办到! 这就是灵罡境强者的可怕。 抵达此境界,修者周身灵罡密布,宛如铜墙铁壁,充满杀伤力,真武境强者根本就无法靠近! 别看真武境和灵罡境之间只差一个境界,但力量之间却已堪称天壤之别,和蝼蚁撼大山也没区别。 “小杂碎!你竟然没有逃!哈哈哈!” 吕老虎不惊反喜,林寻没逃,岂不是意味着他的那些财宝也还有找来的机会? 这一刻吕老虎的心情堪称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几乎都无法再控制自己情绪。 说话时,他猛地破空杀来,蒲扇大手虚捏成爪,狠狠朝远处的林寻抓来。 轰隆隆! 刺目的黑色灵罡化为若有实质的巨爪,隔空笼罩。 这就是灵罡境强者的手段,可以释放灵罡于体外,隔空杀人!真武境强者根本无法办到这一步。 然而,吕老虎人尚在半空,似察觉到什么,猛地脸色一变,凭借多年征战的丰富经验,让他几乎下意识地腰肢诡异一扭,宛如螣蛇起陆,竟是放弃林寻,狠狠朝一侧轰去。 与此同时,一杆白骨长矛已骤然乍现,光洁如玉的矛身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银色星辉,虚幻缥缈。 看似缓慢,实则当吕老虎察觉到时,矛尖已直抵他眉心而去! 轰! 一声巨响,可怖的灵力扩散,如暴风席卷,地上十多个青铜箱瞬息被卷飞出去,狠狠砸在四面墙壁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林寻脸色骤变,因为在他视野中,吕老虎竟是一把攥住了白骨长矛,连同握着长矛的夏至,都被吕老虎举在了半空! “果然还有人,我就知道,凭借那小子的水准,根本无法杀入我的地盘,而很显然,真正酿成今日之祸的主谋就是你这小丫头!” 吕老虎大笑,面目狰狞残忍,淡褐色的眼眸中尽是谲诈之色,他在这平民区纵横数十年,至今屹立不倒,岂是寻常可比?那些曾经小觑他的对手,如今可都化为了地下的尸骸! 林寻不堪一击的表现,让吕老虎一瞬就猜测,这少年肯定另有帮手,果然,仅仅一招之间,对方就暴露出来了! 这一刻,吕老虎心中充满了复仇快感。 林寻心中涌起难以遏制的寒冷,这吕老虎太谲诈了,自己和夏至还是小觑了他! 没有多耽搁,林寻下意识就要冲出去救夏至。 可就在此时,夏至霍然抬起头,露出了遮掩在帽子下的容颜,那一刹那,整个地下室仿佛变得暗淡,难以形容的美丽容颜,仿佛根本不是世间能够拥有,然而此刻,却出现在了眼前。 林寻微微晃了晃神,他感觉今天夏至的美丽,似乎要比从前更夺目,甚至有一种要让灵魂都沉沦的魅力。 吕老虎同样呼吸一窒,面露一抹恍惚。 噗! 一声闷响,旋即耳畔响起了吕老虎的惊天怒吼声,彻底惊醒了林寻。 他抬眼看去时,就见那一杆原本被吕老虎攥住的白骨长矛,不知何时已贯穿了吕老虎的胸膛。 与此同时,夏至整个人则被一掌拍飞了出去! “我操你妈!” 林寻顿时目眦欲裂,心中涌出一抹根本无法控制的愤怒,暴冲了出去,一刀劈向了吕老虎。 夏至被击飞,就像在他心中狠狠捅了一刀,那感觉如此强烈,刺激得林寻彻底暴走。 林寻浑然没发现,在这种暴怒失去理智的时候,他的眼瞳深处,倒映着一对潋滟如血的漩涡,漩涡之下,是无尽的深渊。 噗! 一刀劈下,吕老虎的头颅直接被斩断,抛飞出去,显得异常容易。 一切都因为,刚才夏至那一击,早已碾碎了吕老虎心脏,彻底断了他的生机。 林寻补上这一刀,只不过是瞬间了结对方的死亡进程。 可林寻此刻已宛如疯魔,什么也不顾,砍掉吕老虎头颅之后,他犹自不停手,宣泄似的用炎灵刀连续劈下数十次,把吕老虎尸体都砍得血肉模糊。 “林寻,我们该走了。” 夏至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些微弱,可却一下子惊醒了暴怒中的林寻,他急促喘息了几口,来到夏至身边。 只见小丫头蜷缩在地,小脸上有一种罕见的苍白虚弱之色,一对黑宝石似的月牙眼也变得暗淡无神。 这让林寻心中又是一痛,顾不得其他,抱起夏至,拔出吕老虎身上的白骨长矛,就朝那一扇早已被破开的青铜门冲了出去。 ps:感谢狼童鞋等朋友的打赏捧场,距离凌晨只剩四小时,强烈呼唤月票下一更晚上9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