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百风流【补】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二十五章 百风流【补】

苟虚行彻底失控。 他脸色阴晴不定,胸腔起伏,再无一丝平静和镇定。 五位半步王者出击,却只剩下一位仓惶逃,其他四位全部遭难,这让苟虚行根本无法接受。 上次失败,是因为一头独角金睛兽王出手,那么这次呢? 那小子难道又请动了一位王境生灵帮他? 很快,苟英就将之前发生的一场大战和盘托出,并且表明,林寻根本不是一个绝代天骄那般简单。 他的战斗力,以及所御用的秘法和宝物,都堪称恐怖和逆天,无法以常理来衡量。 “居然是这样” 苟虚行得知真相,都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他感觉太荒谬了。 一个洞天境少年啊,在五位半步王者的围攻下,非但没有被诛,反而被他一举获取了胜利? 这就是传出去,谁又会相信? 原本,苟阳伯和苟阳通心中很快慰,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态,很乐意看到苟虚行遭受挫败。 可当听闻了苟英关于林寻战斗实况的分析,他们神色也陡然变得严肃起来,眸光闪烁不休。 “此子,必然已踏足绝巅道途之中,并且,所掌握的秘法也必当惊世无比。” 苟阳伯沉吟开口,“但若仅仅如此,还无法能够横跨一个大境界,去击杀半步王者。” “不错应该就在于他动用的那件宝物上!”苟阳通也开口,浑浊的眼眸中涌现慑人的神芒。 “而若论当世宝物,纵然是‘王道极兵’,也断不可能在一个照面就击杀掉一位半步王者,如此推算,此宝定当是” 说到这,苟阳伯和苟阳通两位王者皆眼皮一跳,不约而同道:“圣道宝物!” 此语一出,苟虚行和苟英都色变不已,心绪无法平静。 圣宝? 光是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都让人有一种要窒息般的感觉。 因为这等宝物,拥有着超乎想象的恐怖威能,传闻中,真正的圣宝,仅仅只是气息,都能压迫得王者抬不起头来! 苟阳伯皱了皱眉,道:“不,也可能是一柄绝世神兵,不过,若真如此,那可比圣宝更为罕见” 神兵,旷世而罕见,以真正的神材铸就,唯有在上古时候才能够得见,在当今的世上,就是真正的王者,都几乎难以拥有这等宝物。 神兵的威力或许不如圣宝恐怖,可它却更为罕见,甚至,一些神兵原本就是圣道至宝! 毕竟,神兵只是一种笼统的称呼,指的是能够以御神之术操控的秘宝神珍。 一些拥有不可思议妙用的圣宝,同样具备这等威能。 “一艘疑似残缺圣宝的宝船,一柄疑似绝世神兵的断刃而此子底蕴也如此恐怖,极可能踏足绝巅道途中,根本不必怀疑,此子以往必曾获得有大造化!” 苟阳通霍然起身,眸光灼灼,犹如一对光束,划破黑夜。 “也是时候该我们动手了。” 一侧,苟阳伯也悠悠起身,轻声开口。 “走!” 两位王者没有一丝迟疑,身影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根本不曾再问过苟虚行的意见,俨然已等于将其无视。 显然,当他们确定林寻身上有大造化的那一刻起,林寻的存在,已成功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更重要的是,哪怕作为王者,可他们也对圣宝有着一种极度的渴望! 苟虚行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气得牙齿都快咬碎。 他知道,当这俩老家伙出动的那一刻开始,他已再没有机会“将功赎罪”,等待他的,注定是来自宗族的严惩,以及 无数落井下石的打击和践踏! 或许这一辈子,都再难抬起头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苟虚行越想越不甘,整个人都有一种崩溃的迹象,失魂落魄。 “少主,或许情况并不会像您想想那般悲观,纵然是那俩老家伙动手,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失手?” 苟英忽然开口,让苟虚行一怔。 “您想想,若是万一那俩老家伙也失败了,其后果再严重,责任也不能怪到少主您头上,毕竟,连王者都奈何不得那小子,更何况是您?” 苟英的话语宛如有魔力,让原本沮丧焦躁无比的苟虚行顿时恢复了一丝冷静。 “你是说,这俩老家伙也可能铩羽而归?”苟虚行犹豫道。 “事情还没有出结果之前,谁都无法保证。” 苟英眼眸闪烁,“但少主您别忘了,上次苟傀大人亲自出手,不也” 话没说完,意思已表露无遗。 苟虚行彻底冷静下来,只是他心中依旧感到绝望,苟傀当初是被独角金睛兽王击成重伤,这才遭劫。 而这次,可是足足有两位王境老怪物一起动手,那小子哪可能还有生存的机会? 说来也是悲哀,这一刻,苟虚行竟有一种不愿林寻死掉的念头。 可为了保住自己在宗族中的地位,他却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这种矛盾的心绪犹如毒药般,让他内心饱受折磨。 “希望如此吧” 许久,苟虚行才深深一叹,夜色下,他神色阴晴不定,显得有些森然渗人。 “出来!” 夜色下,山峦起伏,正在飞遁潜行的林寻忽然顿足,眼眸如电,倏然望向远处。 “再不现身,可别怪我劈了你。”林寻唇角掀起一抹弧度。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 顿时,那黑暗中的山体下方,噌地窜出一道身影,满头大汗地连连作揖,“老朽风语族百风流,等候于此,只是想跟公子您打听一些事情。” 这是一名老者,身影精瘦,肌肤黝黑,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 实则,他是一位衍轮境大修士,一对眼眸不经意流露出的亮泽,让林寻意识到,这老家伙可不像表面那般憨厚。 林寻哦了一声,似笑非笑:“你要问什么?” 百风流? 这名字可真名不副实啊! 却见百风流干笑了两声,就凑上前,道:“公子,现如今您威名远扬,名气惊四海,俨然已成为年轻一辈中颇受关注的绝代人物之一,这些日子,不知有多少城池中在宣扬您的威名” “少废话,谈正事。”林寻不客气打断道。 百风流讪讪一笑,道:“呃,其实很简单,老朽来自风语族,只是想了解一些公子您和黑魇天狗族的恩怨,并且,也想了解一下,这一路上您和黑魇天狗族之间的战况。” 林寻一阵无语,这老家伙一个人跑到荒郊野外,就为了打探这些东西? 这让林寻都有些佩服了,这一族不愧是古荒域消息最灵通的族群,一旦打探消息,跑的比谁都快。 不过心中佩服归佩服,林寻可没心思接受这老家伙的“访问”,直接拒绝,而后转身离去。 开玩笑,他如今正被追杀,哪可能泄露关于自己的消息了。 见林寻拒绝得如此干净利落,百风流顿时傻眼,半响才嘀咕道:“别的年轻俊杰,一听到我们风语族打探他们的消息,都巴不得把自己生平最得意的事情全都说出来,让我们风语族把他们的名声扩散出去,可这家伙倒好,一点都不稀罕,真是不可理喻” 心中尽管有些不满,可百风流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用尽心思去打探关于林寻的消息。 没办法,这一段时间以来,在西恒界十多个州境中,到处都在盛传关于“林魔神”大战黑魇天狗族的消息。 并且这消息极其轰动,闹出的风波也太大,直至如今还都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传播,朝西恒界其他州境扩散。 毕竟,在年轻一辈中,林魔神绝对是第一个敢如此叫板黑魇天狗族的一个俊杰,并且有血淋淋的战绩证明了他并非只是吹嘘。 尤其是他那一句“屠尽天下黑魇狗”,更是成为了无数修者所热衷议论的话题。 而如今,许多修者都知道,在林魔神离开雪枫城后,就遭遇到了黑魇天狗族派出的强者追杀。 这也让那些修者皆开始密切关注此事,纷纷在揣测,林魔神此次究竟会否遭劫,又是否能杀出一条血路,扬长而去。 而一直以传播天下消息为己任的风语族,自然不可能忽略这件事,派出了大量的密探进行着全面的打探。 百风流,就是资格最老的一位密探,他经验丰富,有着“百灵通”的美誉。 “唉,可惜啊,好不容易等到这小子,偏偏这小子却不配合看来,只能我自己去查探了” 百风流叹了口气,而后就抖擞精神,沿着林寻的来路寻觅过去,并没有去追撵林寻。 这是他多年养成的经验,直觉告诉他,林寻这一路走来,必然历经了诸多血战。 既然有战斗,就必然有留存下来的战场,林寻或许不愿泄露这些,可只要寻觅到战场,就能寻觅出战斗的实况! 果然,没多久,就让百风流寻觅到一片疮痍遍地的战场。 只是当看到这战场的那一刹,以他多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经验,都不禁浑身一僵,倒吸一口凉气。 ps:补更送上 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