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穷则变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二十八章 穷则变

那一晚,林寻连杀四位半步王者,而后飘然而去,看似赢得极其漂亮,实则让他也消耗甚大。 只是,还不等他恢复体力,就被苟阳伯和苟阳通两位王境老怪物追杀,立刻展开了逃亡。 浩宇方舟被他催到了极致,还好这件残损圣宝尽管需要消耗海量的灵髓,可用来逃命却是一等一的利器。 一路上,正是凭借浩宇方舟,让林寻避开了不知多少次致命杀劫,绝对称得上是九死一生。 不过,尽管侥幸逃遁到现在,可林寻却遭受到了重创,体内气机趋于紊乱,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这就是王境老怪物的可怖,他们尽管一时半刻无法灭杀林寻,可每一次出手,却给林寻带来极大的伤害。 若不是有浩宇方舟进行防御,早殒命不知多少次了。 此刻,林寻浑身淌血,躯体肌肤呈现龟裂的迹象,脸庞煞白,唇角兀自有血渍弥漫而出,模样很是凄惨。 也是凭借金髓玉液的帮助,才让他坚持到现在,兀自拥有逃命的力量和本钱。 唰! 浩宇方舟度奇快,飞遁于茫茫高空之上,林寻在拼命,不敢有一丝松懈。 对他而言,修行至今,还从来没有这么惨烈过,身躯都几乎要破烂掉。 轰! 恐怖的波动又一次降临,狠狠镇压。 林寻尽管操纵着浩宇方舟极力闪避,依旧遭受到波及,整艘宝船如被神山砸中,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林寻剧烈咳出一口血,更是眼前黑,身躯寸寸迸血,骨头都不知被震碎多少根,差点直接昏厥过去。 咕噜咕噜~ 他拎起玉瓶中的金髓玉液狂灌,而后一咬牙,犹如疯狂般,全力驾驭浩宇方舟狂奔,度比之刚才又快了不少。 从昨晚被追杀到现在,足足过去了十多个时辰,林寻自己都不知道逃出去多远。 不过,这一刻他却分外察觉到,自己快要坚持不住! “拼了!” 林寻努力让自己清醒,不再顾忌周身伤势,将自身全部力量运转到极限。 轰! 他体内洞天轰鸣,一座古朴道台出剧烈的嗡鸣,神辉喷涌,气息一下子攀升许多。 只是在他躯体上,龟裂的肌肤寸寸爆绽出血花,伤势却是变得愈严重起来。 可林寻此刻已顾不得这些,若再不改变,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崩溃掉。 到那时,根本不必敌人动手,他自己就先完蛋了。 哗啦~~ 滚滚如梦似幻的雾霭从林寻身上扩散而开,将整个浩宇方舟笼罩。 狻猊气! …… 嗯? 猛地,苟阳伯眼瞳一缩,在他的神识感应中,竟是突然失去了浩宇方舟的一切踪迹和气息,再无法被锁定到。 犹如凭空蒸了一样。 “怎么回事?” 另一侧,苟阳通也心中一凛,有些措手不及。 唰! 片刻后,两位王境老怪物出现在浩宇方舟最开始消失的虚空中,仔细感应。 可最终,却竟是一无所获! 这让他们的脸色皆阴沉下来。 从昨晚开始,他们就在追杀林寻,可直至现在竟都还没能得手,这让他们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身为王境存在,别说杀一个洞天境少年,就是去杀半步王者,也和杀鸡宰猴没什么区别。 可现在,他们两位王境存在一起出动,却一时半刻无法拿下林寻,这若传出去,天下人会如何看待他们? 原本,以他们的身份去击杀林寻,就显得很不体面,现在又遭遇这等情况,让他们也是怒火中烧,大感颜面无光。 “可以断定,那小子拥有的宝船,必然是圣道宝物!” 苟阳通目光灼灼,带着一抹惊叹和贪婪。 “他身上宝物绝不只这么一件,等杀了他,你我将其身上之造化瓜分就是了。” 苟阳伯深吸一口气,神色森然,“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此子踪迹,绝对不能让其逃了!” 嗖! 两位王境老怪物再度出击,进行搜寻。 …… 此刻的林寻,就宛如在燃烧自我,气息虽强盛,身躯状态却愈糟糕了。 原本,依照他的打算,在参悟出水之道意后,就开始为破境晋级衍轮境做准备。 可突兀而至的追杀,却打乱了他一切安排,甚至让他濒临死境! 噗通! 一刻钟后,林寻彻底坚持不住了,他勉强收起浩宇方舟,而后遁空而下,身影踉跄地潜入一座山洞深处,最终噗通一声躺倒在那。 他努力让自己清醒,修复伤势,壮大自身。 可意识却变得昏沉模糊,这一战让他太过疲惫,耗尽了底蕴,身躯极尽破碎,处于一种油尽灯枯的状态中。 “不能睡,夏至和老蛤还在无字宝塔中静修,不曾醒来。” “还有夏小虫……” “还有去找云庆白复仇……” “还要去求索道途……” “洗心峰上,他们也在等待自己返回……” “还有……” 林寻心中喃喃,一遍又一遍来提醒自己。 他知道,自己一旦睡着,可能就再醒不来了。 所以,不能睡! “可若不睡又如何,以自己此刻之状态,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而不出意外,那两条老狗用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结局似乎早已注定,无法改变了……” “不!” “必须活着!” “鹿先生若知道我就此认命,当初焉可能还会救我?” “赵泰来那老狐狸若知道我认输低头,是否会笑话我白白前往了弑血战场一趟?” “是啊,在弑血战场中,早已让我见惯生死,明白了活着的意义,此刻……又怎能轻言放弃?” “更何况,若死了,还如何去屠尽天下黑魇狗?” “活下去!” “无论如何!” 林寻强忍着浑身的剧痛做起身躯,眸子殷红宛如淌血,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狠色。 穷则变,变则通! 林寻瞬间就想起,身上还有一些奇特而神秘的物品。 炼灵葫芦,其内有一滴上古某位大人物的心头血,其内蕴藏某种道谛传承。 只是对此刻而言,却派不上用场。 罗睺独角,此物乃林寻当初从古风界中获得,传闻乃是上古岁月的罗睺妖王所留下,其内藏着一副神秘的璇玑宝图。 但同样在此刻派不上用场。 金髓玉液,此宝虽可以起死人肉白骨,可对如今遭受重创的林寻而言,只能起到修复作用,而无法帮助他化解眼前的一场追杀。 意志碎片,此乃从湮魂海深处的葬道海冢内获得的异物,其内烙印属于上古时代大人物的一些残碎感悟,只能用来修行和开阔道途眼界。 噬神虫? 不行! 它们还是幼虫,战斗力有限,根本不可能是王境老怪物的对手。 无字宝塔? 不行。 无谛灵弓? 不行。 …… 这些年,林寻闯荡四方,身上搜集了不少神异宝物,只是在这一刻,能够化解眼前危机的,竟是少之又少。 最终,林寻将注意力锁定在了识海中的“通天之门”上! 当年在妖圣秘境时,他曾迎来一场亘古罕见的绝世雷劫。 在渡劫之后,更是遭受到了极其可怖的道伤,在之后的路上被各路群雄追杀得差点一命呜呼。 在那时,也正是从通天之门中获得的一部“伐道诀”,让林寻彻底炼化掉体内的道伤劫力,彻底恢复力量。 更重要的是,林寻清楚记得,当初前往古风界时,自己是直接被通天门户挪移时空离开了紫曜帝国! “上次离开通天之门时,那一道神秘的声音曾言,下次闯关,需要掌握道意力量……” “化解眼前之危机,或许可以一试!” 最终,林寻一咬牙,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屏息凝神,以神识感知通天之门。 嗡! 熟悉的场景重现眼前,空寂若无垠的虚空天地中,一道笔直的青云大道铺展于虚空之中。 大道的尽头,便是那一座通天而立的神秘门户,屹立在那,宛如已经有无垠岁月不曾开启。 只是这一次屹立于此,林寻却已没有“故地重游”的感慨。 一股熟悉的晦涩波动悄然弥漫,扫遍林寻全身,旋即,这天地中响起了那一道清冷如冰的空洞声音—— “求道者,青云大道第六关为‘御神’,是否现在开始闯关?” 林寻深吸一口气,道:“开始吧!” 成败就在此一举,他愿意一试。 哪怕希望很小,可终究是希望,而非绝望! 只是…… 此关名为“御神”,是否和元神修炼有关? 若如此,或许可以保存一缕元神,摒弃肉身,等到脱离险境,再重塑体魄也可行。 在以前,林寻也曾听说过,在以往的岁月中,也有着许许多多的修道者进行兵解,令元神脱壳飞遁,遨游于天地间,只是此法太过凶险,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可对眼前的林寻而言,纵然此法再凶险,也总比被敌人杀死更让他能够接受。 然而,让林寻愕然的是,他等待许久,闯关竟是迟迟不曾开始。 难道是因为自己受伤太重,没有资格进行闯关? 林寻皱眉。 就在此时,那一道清冷如冰的声音响起,只是说出的话,却和闯关无关,让林寻差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