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绝世风华 威震十方【补】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二十九章 绝世风华 威震十方【补】

“外界,大世之争是否已经来了?” 那清冷如冰的声音响彻,不带一丝感情波动,可这却让林寻错愕,难以置信。 若他没有记错,这是对方第一次主动开口问询! 这无疑证明,他以前的猜测是对的,这一道声音应当是一个拥有智慧的存在! “还没有,但也已经快了。”林寻实话实说。 “快了……”那一道声音陷入沉默。 空旷而无垠的天地,青云大道笔直铺展,神秘的通天之门屹立,一切都如此熟悉。 可当这一道声音开始变得和以往不同,让得这里的一切,也都变得不同了。 林寻忽然意识到,为何对方竟也在关注“大世之争”? 难道,早在很久之前,对方已经知道,这片天下会在当今岁月中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 旋即,林寻就自嘲一笑,他性命垂危,陷入绝境,即便知晓这一切的缘由又如何? “我要出去一看。” 猛地,那一道清冷如冰的声音响起,说出的话,让得林寻浑身一僵,出去? 难道…… 就在林寻心中震荡之际,青云大道尽头,倏然浮现一道模糊而朦胧的身影,绰约而缥缈,看不真切,因为有灿灿若飞仙般的光雨,将那边淹没,炽盛刺眼之极。 但毋庸置疑,那是一名女子! “你且安心闯关,我去去就回。” 缥缈而清冷的声音中,那一道宛如飞仙似的绰约身影,已是倏然化作光雨,消失不见。 去去就回? 林寻心中震荡,脑袋有些发懵,他根本没想到,这一次进入通天秘境中,竟会发生这等变故。 轰! 不等林寻思忖,眼前视野陡然一变。 第六次闯关开始! …… 暮色沉沉。 “查探到了,此子的气息曾于此出现!” 虚空中,浮现出苟阳伯的身影,他那枯瘦而淡漠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笑意,“终于坚持不住了吗?” 一侧,苟阳通眸子中闪过一抹冰冷森然:“一个洞天境少年,却能够在你我追杀下,坚持到现在,也的确很难得了,不过,也终究如此罢了,再强,也强不过真正的王境力量!” “等抓到此子,先不要杀死,我要将其尸体悬挂于大唐州长安城之外,曝尸百日,让整个西恒界修者皆看一看,敢于得罪我族,其下场会多么之凄惨!” 苟阳伯语气轻描淡写,言辞却令人不寒而栗。 “杀鸡儆猴?不错,此子闹出的风波,令我族威望有损,必当以此酷刑惩罚,以儆效尤。” 苟阳通深以为然。 交谈之际,两位王境老怪物的身影出现在一座青翠欲滴的山峰之前的虚空上。 就是这里! 瞬间,他们的目光挪移,锁定在此山底部的一座山洞位置。 “大局已定。”苟阳伯唇角泛起一抹冷酷弧度。 “就由我来动手吧。” 苟阳通笑了笑,内心竟涌起一抹说不出的快慰。 这很不应该,毕竟,他可是王者,如今只是击杀一个洞天境少年,本应感到耻辱才对,而现在却会有这等情绪,实在很不应该。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一路的追杀,让苟阳通心中是何等之憋闷,而今也算是找到了宣泄释放的时机。 “也好,记住,千万被着急杀了此子。”苟阳伯又提醒了一句,似生怕林寻死了,无法让他宣泄内心积攒的怒火。 “这是自然。” 苟阳通洒然一笑。 他们肆无忌惮交谈,一副稳操胜券的架势。 只是,当苟阳通正欲动手时,唇角的笑容却陡然僵固,眼瞳扩张,竟是愣在那。 “嗯?” 与此同时,苟阳伯心中也是一颤,感受到一种极致的不安,让他浑身毛孔倒竖。 就见那山峰底部的山洞内,不知何时走出了一道模糊而朦胧的身影,绰约缥缈。 只是,看在苟阳伯二人眼中,则是另一番景象。 他们是王境老怪物,傲立在修行五大境之上,睥睨世间,在当今天下,圣人不出,王者为最! 可当看见这一道身影,他们却浑身发寒。 这是怎样一位存在? 她那身躯之上,宛如缭绕着一道道明净而璀璨的秩序神链,有飞仙光雨飘洒,有炽烈神曦氤氲,各种光霞宛如烟花般绽放。 天穹上,陡然产生轰鸣,倾泻下一道道祥光瑞雨,像是在膜拜一位无上神祗临世,显现出煌煌异象! 而她屹立在那,就有一种俯瞰九天十地,让岁月时光都只能俯首称臣的气势。 这是一种足以惊世的恐怖异象! 什么叫凌驾众生,站立诸天之上? 这就是了! 苟阳伯和苟阳通两位王境老怪物,自诩见惯大风大浪,甚至曾有幸远远地见识过一位当世圣人的风采。 可与眼前这一道无上身影相比,甚至连圣人都逊色三分,无法与之争辉! 这让他们头皮发麻,脸色大变。 他们哪能想到,在这等收获的时刻,竟会突然发生这等变故? 此人是谁? 为何又出现在这里? 似这等人物,为何在整个古荒域都不曾听闻过? 两位老怪物内心涌起无数疑惑,很多年已经没有过的惊骇和惶恐的情绪,又一次出现在心头。 轰! 天地开始颤抖,混沌汹涌,一股神圣般的超然气息冲霄而起,扰乱风云。 这等力量极其恐怖,透过天穹大道之力,一瞬间就席卷而开,朝四面八方扩散。 在这一刻,众生颤粟,万灵匍匐,西恒界不知有多少修者感到心悸和压抑,有一种几欲跪地膜拜的感觉。 之前,苟阳伯二人还一副稳操胜券,睥睨无比的姿态,可现在则彻底感到恐惧,他们可是当世王境老怪物,可此刻却有一种渺小如蝼蚁的仓惶感! 他们都有一种要转身而逃的强烈冲动。 然而,那一道绰约身影的神威浩荡十方,天地气息皆被其压制,让得他们竟是不敢把脚步迈动一丝一毫! 仿佛若敢如此,就是一种亵渎,为天地所不容! 此刻,在西恒界数千个州境中,不知有多少强大无比的存在被惊醒,不可思议地望向了同一个方向。 只是,以他们的力量,却只能感受到一种足可以令世间苍生皆颤粟的无上威压! “究竟是何等存在出世,竟拥有这般盖世通天之威?” “纵然是当今圣人,也不过如此吧?”“怎么会……大世之争还不曾真正来临,一些禁忌般的无上力量就要问世不成?” 连强大的王境存在都震撼,甚至一些一只脚迈入圣道的老古董,也都被惊动,感到心悸和压抑。 此刻,那等气息上通九天,下惊九幽,万物皆臣服,宛如主宰天地之意志。 十方皆压抑,无尽生灵心颤,一些寻常之辈,更以为神迹显现,匍匐叩首,顶礼膜拜,进行祈祷。 “我又回来了,只是……这古荒却再不是我熟悉的地方了……”她轻声呢喃,有无尽的怅然,一缕轻叹,让天地都为之哀鸣。 声音落下,那冲天而起的无上气息已是如潮水般收拢,尽数敛入那身影绰约的女子身上。 顿时,远在西恒界各处的修者,皆惘然,从震惊和压抑中清醒,面面相觑,刚才那一瞬,宛如一场梦魇,那般的不真实。 而一些老怪物和老古董则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让他们心颤,纷纷进行推演,因为实在不清楚,在这西恒界浩瀚广袤的疆域内,怎会蛰伏有如此恐怖的气息,宛如天地一主宰,可俯瞰九天十地! “终究还是不一样了,永世浮沉,岁月更迭,就是战胜了一切敌,无敌于世,又怎敌世事之兴衰……” “那些熟悉的,都已不存,求索大道之路,原来一直都如此,注定要孤独一人踽踽而行……” 她情绪似乎极其低落和怅然,眸光黯然。 若林寻见此,注定会不敢相信,那一道清冷如冰,空洞而漠然的声音,竟会拥有这般之情感波动。 “也罢,当年,我于孤寂中踏上茫茫正途,心有所执,早已注定这一世的因果。” 尽管身上气息收敛,可那女子立在那,浑身依旧沐浴璀璨的光辉,与周天大道呼应,形成一种让众生都要顶礼膜拜的超然气势。 她眸光一转,虚空上,陡然塌陷轰鸣,竟似无法承受这种目光的注视,宛如要湮灭般。 噗通噗通! 苟阳伯和苟阳通直接跪地,硬着头皮,颤声开口:“我二人路过此地,绝无冒犯诋毁之念,还请前辈宽恕一命!” 这可是两位黑魇天狗族的王境老怪物,叱咤风云多年,威震一方,凶名震西恒! 可现在,却惶惶如丧家之犬,直接跪了! 这若是被世人看见,只怕根本无法相信。 “呵,没想到无垠岁月过去,黑魇天狗一脉竟还能延存至今,如此看来……” 女子发出一声感慨,声音已变得清冷而没有波动,多出一种极尽的漠然和平静。 仿似只要她愿意,这世间再无任何之事能够让她心起波澜。 声音刚落下,一道飞仙似的光束从其指尖掠出,没入了苟阳伯二人的眉心。 而他们自始至终,别说抵抗,连反应都来不及! 下一刻,他们就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记忆被一股无上的意志攫取,脑海中一阵剧烈的刺痛。 与此同时,女子似已了然一切,眸中依旧毫无感情。 沉默片刻,她这才轻声一叹:“也罢,就由我来了断这一场恩怨,只希望,他朝一日可以推开那扇门……” 顿时,一股彻骨的寒流弥漫上苟阳伯二人心头,让他们顿时意识到不妙。 —— ps:补昨天欠下的。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