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宛如圣人出行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三十章 宛如圣人出行

了断恩怨? 这是何意? 苟阳伯和苟阳通不蠢,之前是被震撼而心绪失控,此刻略一品味,顿时反应过来了。 他们心中震骇,那小子的气息就消失于那山洞之内,而这位拥有无上威严的女子,之前不也正是从那山洞中走出? 这是要为那小子出头? 一想到这,两人都有一种几欲崩溃的憋闷感,哪能想到,只是追杀一个洞天境少年而已,竟惹出这样一尊大能? “前辈,这是误会!” 苟阳伯满头大汗,惶恐求饶。 唰! 而苟阳通则直接就逃了,他已看出,就是求饶也没用,毕竟,他们可追杀了那小子一路。 在这等情况下,哪还有回旋余地? 所以,苟阳通逃的极其果断,并且拼尽全力,身影一闪,浑身乌光蒸腾,轰然化作一头足有百丈长的黑魇天狗,将虚空都震碎,一副亡命奔逃的架势。 “你……”苟阳伯惊怒,他傻眼了,无法想象,对方竟会舍弃自己而去。 女子浑身缭绕着一道道神辉,绚丽夺目,宛如秩序锁链,她神色淡漠,纵然是目睹苟阳通逃走,神色也是波澜不惊。 “逃到天涯海角又如何?终究不免一死的……” 清冷如冰的声音中,女子探出一只修长晶莹的玉手,于虚空中轻轻一拈。 动作随意而自然。 可在数千里之外,正自狂奔的苟阳通却骇然发现,自己的身躯竟是在后退! 他越逃的快,退的就越快! “不——!” 苟阳通惊得魂儿都差点飞出来,恐惧到了极致,发出惊天般的嘶吼声。 然而,让他绝望的是,他堂堂王境存在,此刻竟是如渺小之蝼蚁,竟无力挣扎和抵抗!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后退……后退…… 而在苟阳伯眼中,则看到另外一幅景象。 苟阳通那百丈长的庞大身躯,竟是不断缩小,直至后来,竟变得宛如蝼蚁大小,被拈在了那神秘女子的两指之间! 嘶! 苟阳伯倒吸凉气,彻底懵了,这是何等无上法门,怎会拥有如此恐怖不可思议的神威? 王境如蝼蚁! 这一幕,可不是比喻,而是活生生上演了! “啊——” 不等苟阳伯反应过来,他身躯同样不受控制地被抓住,忍不住发出惊恐而无助的咆哮。 这一刻,若有重选的机会,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绝对不会再去追杀林寻。 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仅仅眨眼时间,场中消失了两位王境老怪物。 而在那女子掌心,则多出两只宛如蝼蚁般大小的黑狗,正自挣扎狂吠,可声音却太小,根本就听不到。 这一幕,着实太过震撼人心! 两位傲立修行五境之上的王者,却如草芥般被捻起,如蝼蚁般无法挣脱那女子的指尖! 恰似传说中的上古无上秘法——指尖乾坤! 这一幕若传出去,注定要引发大波澜! “这么多年过去,如今的王境变得如此脆弱了么?连道种都不曾凝聚,只有一副徒有虚名的皮囊……” 女子怔然,在她的记忆中,王境之威,可翻山倒海,呼啸乾坤,强大而睥睨,本应当不会如此弱的。 “古荒,果然变得不同了,岁月更迭,淹没的不止是传承,还有修行力量的遗失……” 女子轻声一叹,指尖流淌道光,倏然将那两只宛如蝼蚁似的黑狗磨灭一空。 就这样,两位王境陨落! 太随意和寻常了,像不经意间碾死了两只蝼蚁,这无疑显得太过惊世骇俗。 “生灭轮回、万法皆空,故土犹在,故人却都已不可见了……” 呢喃般的声音中,女子一步迈出,山川大地震动,风云变幻,瑞光神霞喷薄,产生出瑰丽而宏大的异象。 “老天爷啊,这还是人吗?” 极远处的地方,一个枯瘦如竹的老者噗通瘫软在地,双目失神。 这家伙赫然是一心要成为古荒域“消息之王”的百风流! 只是,他此刻却如魔怔,神魂失守。 在他视野中,就见那虚空中,大龙腾空,仙凰盘绕,玄武开路……一条条彩霞瑞光化作神虹,铺砌成一条煌煌不可逼视的大道,贯冲虚空之上。 而那女子身影踱步其中,宛如一尊女帝出行! 仅仅刹那,女子身影消失不见,唯有一片片神曦闪烁,铺满了天穹,如梦似幻。 这是万古罕见的异象奇观,古往今来的传说中,都极少有关于这等异象的记载! 冷汗浸透了全身,湿漉漉的难受,可百风流顾不得这些,他火急火燎地从怀中摸出一片黄金叶子。 之前,他曾在暗中进行铭刻,要将眼前所见一切记录下来。 只是,当看见那黄金叶子时,百风流彻底傻眼了,上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干干净净,一点铭刻的痕迹都没有! “难道……难道那是一位一位女圣人?” 百风流失声叫出来,在他们风语族的祖籍记载中,神圣如天,不可亵渎! 纵然是黄金消息树的叶子,在神圣力量面前也无济于事! “这天下,要有捅破天的大事发生了……” 百风流心中产生一种强烈的直觉。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却感觉到,这位疑似“女圣”的无上存在,极可能和林魔神有关! 黑魇天狗族这下可踢到了一个天大的铁板,是否就要倒霉? 百风流噌地起身,深吸一口气,竟是有一种不怕死的大无畏心态,一咬牙,就匆匆离开。 他要去打探关于这位疑似“女圣”的行动! …… 在这一天,西恒界大震,各地修者皆曾心悸,感动窒息的压迫,他们预感到,这天下只怕有大事发生。 而一些王境老怪物则从闭关中走出,动用一切力量查探消息,之前,他们也曾被震慑,心生惊惧。 女子踱步虚空,身影绰约,短短一刻钟,已横渡上百洲境,无垠大荒,一对眸中尽是怅然,似乎这一路上,让她回忆起了许多古老的往事。 “那是……” “是神圣在出行吗?” “老天!” 而在这一路上,各个地方的王境强者,皆曾目睹那女子的踪迹,可惜却过于缥缈和无上,惊鸿一瞥,便消失不见。 可即便如此,还是让那些王境老怪物心颤胆寒,有一种几欲顶礼膜拜的敬畏。 许久,女子在一座巍峨古老的灵山前停留,伫足于虚空之上,俯瞰而下。 此山雄浑,其上仙雾弥漫,紫气蒸腾,在晚霞残照中,沐浴着一种淡金色的神圣光泽。 成片的古老建筑散落其中,祥和而又宁静,宛如仙家福地,与世隔绝,超然红尘之上。 此山,名昆吾! 西恒界第一道统问玄剑斋,便屹立于其上! —— ps:晚上回家有些晚,凌晨12点前还有一大章。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