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斩道之矛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三十二章 斩道之矛

杀狗。 轻描淡写两个字,却像一柄利刃,狠狠捅在那一众黑魇天狗族强者心头。 他们脸上一下变得难看无比,感到无尽的耻辱。 在当今之天下,他们黑魇天狗族势力之庞大,遍布整个古荒域,纵然是一些古老道统,轻易都不敢招惹。 而现在,却有一个神秘女子一人堵在山门前,口出妄语,这无疑是对他们一族尊严最大的羞辱和践踏! 气氛无比压抑,每个黑魇天狗族强者皆感到愤怒。 尤其是出声询问的那位王境老怪物,他自认已经足够客气,可却没想到,等到的答案却是这样两个字! 这让他老脸阴沉,憋得很难看,忍不住阴测测说道:“前辈,我族若有得罪的地方,还望直说就是,何必如此羞辱我族?尽管您实力超绝,可我族之中同样有神圣坐镇,若真开战,可不见得谁输谁赢!” 这一番话语说的极其硬气,因为他们的确很自信,纵然是真正的圣人,也都不愿和他们一族彻底撕破脸。 其他黑魇天狗族也精神一振,的确,他们这一族有神圣级老古董坐镇,在当今世上,还不曾忌惮过谁! “呵,果然是狗胆包天!” 女子言辞中带着一抹淡漠之极的不屑。 这一句狗胆包天,让得那王境老怪物脸色愈发难看了,他正待反驳和说什么,忽然感觉浑身一僵。 一股难以言喻的危险如洪流般充斥全身,让他浑身一哆嗦,亡魂大冒,暗叫一声不好。 与此同时,他耳畔响起那一道清冷如冰的声音—— “杀狗,从你开始。” 在无数眼睛的注视下,就见那女子探出一只纤细、白皙、莹润而近乎完美的玉手,于虚空中随意一抓。 噗! 那位王境老怪物的身躯骤然炸开,像被捏碎的虫子,化作漫天血雾,染红虚空! 这可是一尊王者,睥睨四海,威势滔天,可现在,却都来不及反应,就被抹杀于当场! 一下子,云蛮山上下所有黑魇天狗族强者傻眼,他们原本有恃无恐,认为就是真正的圣人前来,也不敢胡乱大开杀戒。 可现在,他们差点崩溃掉! 谁曾见过如此惊世骇俗的一幕?傲立五境之上的生死境王者,却如草芥般被抹除掉。 来不及反应。 也来不及发出惨叫。 就那样在无数目光注视下,像虫子一样被捏死了! 这就太恐怖了! 那些高层大人物几欲肝胆俱裂,毛骨悚然,而那些寻常族人,更是吓得浑身瘫软坐地,亡魂大冒。 但无论是谁,心中齐齐冒出同一个念头—— 今天,他们这一族只怕要遭遇前所未有之泼天大祸! 果然,女子动了,她身影朦胧而模糊,被瑰丽而煌煌的秩序神链缭绕,威势上通九天,下慑八荒,一步迈出,山河崩裂,风云哀嚎,虚空化作恐怖的乱流轰鸣。 无尽的神辉璀璨若飞仙光雨,从女子那如梦似幻般的身影上飘洒而出,那一瞬,这片天地呈现出重重异象。 有真龙吟啸,仙凰振翅,玄武吞海……更有神魔怒嗥、道音轰震,宛如阵阵神雷在扩散。 噗噗噗! 云蛮山都在倾塌,一团又一团血雾如密集的爆竹般,在场中黑魇天狗族强者的身上炸开。 血腥。 凄美。 恐怖! 一步,当场起码有上千黑魇天狗族强者伏诛! 那等血腥的一幕,简直如炼狱显现于世间,这片天地都呈现出一种殷红的血色。 “不——!” “可恨!” “你敢!” “不要——!” 凄厉而恐惧的尖叫声响起,在天地间蒸腾,让这里宛如屠杀场,令人头皮发麻。 一些黑魇天狗族强者要逃,却直接被一道道神辉扫中,身躯直接于虚空中焚化蒸发,连骨灰都不曾留下。 而一些强者跪地求饶,可即便如此,依旧未能逃过被灭杀的下场! 这太恐怖了。 以云蛮山为中心的千里之地,被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禁锢,在这片天地中,那女子犹如主宰,弹指间,灰飞烟灭! 别说是一般的强者,纵然如半步王者、王境老怪物一流的大人物,此刻也显得渺小如草芥,任凭挣扎,也是徒劳。 那女子太过超然和神圣,浑身沐浴在煌煌道光中,朦胧而绰约,简直不像世间之人,而像一尊神祗,俯瞰九天十地,执掌众生之生死! 轰隆! 云蛮山倾塌、血雾在一朵又一朵地绽放,灿灿神虹将这里覆盖,自始至终,女子只迈出一步。 可这一步,却显得太过惊天动地! …… “老天,我看到了什么,孤身一人而已,竟踏破云蛮山,杀入黑魇天狗族盘踞之地!” “在她面前,王境如草芥,被随意抹杀,她……到底是谁,又到底拥有何等修为?” “太恐怖了!出入昆吾山如入无人之境,连问玄剑斋的苍正圣人都不敢强留,而今又杀入云蛮山,这是要捅破天啊!” 距离云蛮山极远处,一众跟随而至的王境强者皆头皮发麻,心神都在颤粟,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大震撼。 太强了! 尽管仅仅只是远远看着,就让他们有一种几欲窒息的感觉,实在不敢想象,若是去面对那女子时,又会承受何等恐怖的压迫。 她究竟是谁? 没人知道! 但毋庸置疑,这绝对是惊天的大事情,一旦传出外界,将引发大地震! 这等宛如神圣般的威严和力量,足可以吓死人,要知道,在当今古荒域中,已知的最强存在也只是圣人。 而这女子的实力尽管无法被看透,但毋庸置疑,绝对不会比圣人境存在弱了! 此刻,整个黑镜州也陷入震动,许多修者又一次感受到那一种令他们心悸而惶恐的无上气息。 他们惶惶不安,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可他们却预感到,今日在黑镜州内,绝对有惊天动地的恐怖大事情发生了! …… 片刻而已,战斗就已落下帷幕。 足有数千丈高,神秀非凡的云蛮山,而今已被夷为平地,满地血腥和狼藉。 时间没过去多久,一些王境强者这才敢小心翼翼靠近过来。 “老天!” 当看清楚眼前的可怕景象后,这些见惯风雨的老怪物也都被吓住,瞠目结舌。 此地鲜血灌地,残骸处处,尸体横陈,四分五裂,此外,整座云蛮山被打得崩塌,夷为平地! “要变天啊!” 这些王境强者倒吸凉气,黑魇天狗族遍布整个古荒域,这云蛮山虽然只是他们这一族的栖居地之一,可在西恒界中,却堪比一方古老大势力。 而今,包括云蛮山和栖居其中的黑魇天狗族竟全都被毁掉,连王境都无法幸免! 这简直就和灭掉一方道统所产生的影响也没什么区别了。 最可怕的是,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片刻之间,而那动手之人,却仅仅只是一个女人。 一个堪比古之大帝的女人! 消息注定隐瞒不住,开始泄露和扩散,云蛮山被毁,此地发生惊世之战,一众黑魇天狗族强者皆被灭杀。 这则消息甫一扩散,就引发惊天波澜,一时间整个西恒界震荡,举世皆惊,无数的目光齐齐投向黑镜州内的云蛮山,无数的密探发疯一样开始打探详情。 与此同时,莽荒般的群山之中,女子踱步虚空,开始返回了。 她此行,足迹遍布西恒界许许多多的州境,去了大唐州昆吾山,只为缅怀过往一段时光。 也曾前往被视作当世大凶之地的界河,遥想当初“寂灭之战”,感慨万千。 而后,她转身踏入黑镜州,夷平云蛮山,抹除黑魇天狗族一个栖居地! 这一切,仅仅只发生在不足一炷香时间!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概莫如此。 喀嚓! 就在女子踱步虚空时,忽然伫足,一对眸望向苍穹,神色淡漠清冷如旧,只是眉宇间却多出一抹凝重。 就见那湛然青冥之上,竟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虚无裂缝,与此同时,一道充斥着无上威严的矛影从裂缝中掠出! 锵! 矛影发出吟声,天地轰然共振,宛如大道伦音响彻世间,一股难以言喻的杀伐之气,从矛影中扩散而出。 那一瞬,简直像一尊神祗从矛影中复苏,交织着道与法的至高力量,轰然刺杀而下,矛头直指那女子而去。 女子没有躲避,静静立在那。 她知道,躲也没用,在上古岁月时,就曾有许多通天之辈,被击杀于矛影之下,饮恨而亡,所追求之道途,也彻底成空。 因为此矛,来历莫测,宛如大道之化身,却意味着不详和死亡! 它,又被视作“斩道之矛”! 噗! 女子胸膛位置,被洞穿,她却似浑然没有知觉,身影一闪,就凭空消失不见。 而那一道矛影无法寻觅到目标,于虚空中寻觅许久,最终返回那虚空裂缝中。 顿时,裂缝消失,青冥重新恢复湛然和平静,宛如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曾让苟阳伯和苟阳通饮恨的山洞前,一道模糊而朦胧的身影浮现,和以往相比,她威势依旧。 只是,身影却显得愈发模糊了,宛如烟雾似的,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大世终将来临,尔之斩道之力,亦不足惧!” 女子神色清冷地瞥了一眼天穹,便飘然转身,消失于那洞口内。 与此同时,天穹上,隐隐又有一道虚空裂缝即将浮现,只是没等出现,就又一次沉寂,消失得了无痕迹。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