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下皆惊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下皆惊

“惊天大消息,云蛮山被平,栖居于其中的黑魇天狗族强者全部覆灭!” “据传,是有一位疑似神圣的女人出手,杀王境如斩草芥,恐怖无边。” “不止如此,那女人的足迹还曾出现于问玄剑斋昆吾山之上,如入无人之境,连沉寂数千年岁月的苍正圣人都被惊动!” 这样的消息犹如风暴,在整个西恒界席卷而开,引发巨大的轰动。 那女人究竟是谁? 无论是寻常修者,亦或者是各大势力中的老怪物,皆感到震撼。 问玄剑斋,西恒界第一道统,有真正的圣人坐镇,却不曾敢对那女子出手,任其出入! 黑魇天狗族,势力遍布古荒域四大界,可在一日之间,其宗族在西恒界中的栖居之地,却被人连根铲除! 这一切都无不显现出,那位疑似神圣的女子是何等之恐怖,堪比古之大帝,弹指间,天翻地覆! 一时间,整个西恒界沸腾了,无数修者皆在议论,揣测那神秘女子的来历和修为。 “敢于去灭杀黑魇天狗族的栖居地,或许唯有真正的圣人才敢如此做!” 许多大人物做出如此推断,这让他们心惊,什么时候,西恒界中又出现了一位从不曾听闻过的神圣级存在? “苍正圣人都不敢强留,只怕用神圣二字来形容那女子还不够,我都怀疑,她是否是属于我们这一世的人物,毕竟,就是放眼整个古荒域,可从不曾听说有哪位圣人拥有这般神威。” 因为不了解情况,故而各种议论和推测虽多,可最终也没人能够给予一个确定答复。 但有一点是相似的,那就是关于这位神秘女子的实力,被视作神圣层次,甚至还要更强! “问玄剑斋发声了!他们宣告,那位神秘女子和他们道统大有渊源,乃神圣一流的存在!” 没多久,一则来自问玄剑斋的消息传出,一下子让原本就动荡不已的西恒界彻底炸开了锅。 “这是否意味着,问玄剑斋在向那位神秘女子表达善意?” 许多大势力做出如此判断。 只是,没有人了解真正的内情,无法再推测更多。 “天要变了!可以预见,黑魇天狗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毕竟,这一次在西恒界,他们起码损失了五位王境强者,以及数以万计的族人,这可是深仇大恨!” “不错,黑魇天狗族内,同样有神圣级存在坐镇,如此推断,以后甚至极可能会发生圣道对决!” 当这些议论全都聚焦在这一场风波所引起的影响上时,整个西恒界都陷入一种震荡中。 圣道对决? 那黑魇天狗族损失如此惨重,会否真的会不顾一切全力出手? 各种议论声在西恒界不同地方响起,直至后来,甚至开始朝东胜、北斗、南玄三大界中传播! 而在这噪杂的议论声中,许许多多修者皆在关心同一个问题 那位神秘女子为何会在今日现身?她为何又要屠掉云蛮山所有黑魇天狗族强者? “嘿嘿,肯定是黑魇天狗族嚣张惯了,无意间惹到了这位神秘女人的头上,惹来了这泼天大祸!” 有人幸灾乐祸。 “不错,这些黑狗崽子冷酷残忍,这些年不知干出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有此报应,也是活该!” 更多的修者则都感到痛快,认为那神秘女子此举,简直是大快人心,让他们喜闻乐见。 可这些分析,终究带着感情色彩,且显得很不靠谱,故而产生不了多大的信服力。 这时候,有人戏谑发声,对风语族进行质问:“你们风语族不是号称消息最灵通吗,为何现在不曾有真正的大料爆出来?” 顿时一些好事之徒也开始批判风语族,认为他们但凡遇到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跑的比谁都快,可一碰到大事发生,就彻底抓瞎了。 这让风语族的高层顿时恼羞无比,大感颜面无光,自从关于神秘女人的消息传出,他们就安排了全部力量进行查探。 可尴尬的是,那神秘女子的行踪如神龙见首不见尾,转眼间,就横渡无垠山河,他们哪能一下子就查探出什么消息? “查,都他妈给我去查!否则我们风语族的脸还往哪里搁?我们的先祖,可是上古时代赫赫有名的消息之王,如此至高威名,岂容他人抨击和亵渎?” 风语族内,老怪物们大发雷霆,发出咆哮。 也就在这关键时刻,百风流站了出来,将一片黄金叶子贴在了消息树上。 顿时,西恒界轰动,进行关注,还以为风语族终于搞出了什么实质猛料。 谁曾想,那黄金叶子中却是空空如也,什么消息也没有! “他娘的,你们风语族是在玩人吧?” “还真是奢侈啊,什么消息都没有,都用上了黄金叶子,明显是糊弄人啊,你们风语族现在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吧?” “这样的话,以后还让谁信服你们风语族的消息,太让人失望了!” 一时之间,万众愤怒,纷纷抨击风语族。 可百风流却显得很淡定,直至成功点燃了无数修者的怒火,他这才一副深沉模样地开口,宣布消息:“在我族典籍中记载,神圣如天,不容诋毁,你们现在看得的这片黄金叶子,就曾去铭刻那位神秘女子的踪迹,只是到头来,却只留下一片空白!” 此话一出,无数修者错愕,将信将疑。 “真的假的?” 所有人都狐疑。 连风语族内部高层大人物都怔然不已,这百风流难道是想拿一片空白黄金叶子去堵住天下人的嘴? 百风流可是有志于成为“消息之王”的风语族修者,自然无法容忍别人对自己消息的质疑。 没多久,他就爆出一记猛料 “诸位是否记得,前阵子老夫爆出的关于林魔神的消息?” 百风流显得很有耐心,没有一下子抛出所有消息,把“欲擒故纵,吊人胃口”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 西恒界修者皆愕然,他们倒也的确记得,前阵子的时候,曾有消息爆出,林魔神于雪枫城中怒杀一众黑魇狗,并曾说过要“屠尽天下黑魇狗”。 后来,林魔神孤身一人,于重围中击杀四位来自黑魇天狗族的半步王者,最终扬长而去。 这在当时,可引起了西恒界的轰动! 只是很快,黑魇天狗族就展开了报复,派出两位王境存在对林魔神进行追杀,让得此事一下子吸引了整个西恒界的目光。 直至现在,都还不曾有人知晓,林魔神究竟是死是活。 只是,这件事又和那神秘女子有什么关系? 许多修者惘然,皆心生愤懑,认为百风流在故弄玄虚。 而一些心思剔透之辈则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禁不住心中一颤,倒吸凉气不止。 林魔神,难道和这神秘女子之间有所关联? 如此一想,他们愈发好奇了,胃口完全被吊起来。 而此刻,一些古老道统也被百风流放出的消息吸引,纷纷开始关注起来,没办法,直至现在,连他们可都还不曾获得任何有关那神秘女子的消息。 无形之中,这一刻的百风流俨然成为了西恒界所关注的焦点人物,这让他激动而亢奋,飘飘欲仙。 什么叫天下瞩目? 这就是了! 百风流内心的虚荣得到了极大满足,这才抛出自己所查探到的猛料 “我虽不知那神秘女子是谁,却知道她最初出现时,曾抹杀两位来自黑魇天狗族的王境存在!” “而这两位王境存在,正是追杀林魔神的苟阳伯和苟阳通!在这以后,那神秘女子才开始前往昆吾山,然后才有了后边一系列事情发生!” “由此可以推断,神秘女子极可能是来自林魔神背后的师门高人!” 这一番消息甫一出现,无数修者傻眼了,被震撼在那,那神秘女子竟和林魔神有关? 这显得很不真切,匪夷所思! “尽管难以想象,可这解释却说得通,毕竟,如今之西恒界,谁不知道林魔神在被黑魇天狗族追杀?而今,那神秘女子出现,踏平云蛮山,明显是替林魔神出头的!” 很多修真振奋,越是分析,越感觉这很合理。 “真的和林魔神有关?太不可思议了,谁能想象,在他背后,还站着这样一位恐怖滔天的存在?” “我就知道,像林魔神这等绝代少年,绝对不是寻常之辈,其背后必然有着一个极其神秘古老的道统,而那位神秘女子,应当就是林魔神的师门长辈!” 不过,也有人对此进行反驳,认为百风流完全在牵强附会,信口开河。 “哼!若林魔神背后站着如此强大的存在,黑魇天狗族哪敢冒然对他进行追杀?” “可笑,林魔神若拥有如此长辈,只怕早已名动天下,哪可能现在才被我们所熟知?这明显是假的!” 一些修者不屑,认为百风流把林寻和那神秘女子联系在一起,未免太过抬举他了。 尤其是谢玉堂,当听到这则消息时,登时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冷笑出声,一脸愤然:“他林寻的根脚我还不清楚?就是下界一个乡野少年!什么神秘道统,什么师门长辈,这分明是在往他脸上贴金!风语族简直太不要脸!”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