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丘之山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三十九章 青丘之山

秘法? 林寻啼笑皆非,不以为然,他如今可不缺什么秘法。 只是,当耳畔响起夏小虫传授秘法经文的声音时,林寻微微一怔,旋即神色就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直至后来,他一对眼眸微眯,眉宇间不可抑制地浮现一抹惊色。 【大无相术】! 这竟是一门极其神妙的古老传承,口诀并不长,却是一种无上秘术! 夏小虫的声音清澈如泉水,叮咚悦耳,不自觉地,林寻沉浸于诸般奥妙中,静心钻研揣摩。 大无相术,是青丘天狐先祖观摩万物变化,捕捉到一丝周天机变之道谛,而开创的一门秘法。 此术,乃是青丘天狐一脉的至高传承【无相真解】的一部分,神妙无比。 将此术修炼到极致,修者能够掌握诸般变化,让自身随意幻化成不同的形态。 如草木岩石之物,如飞禽走兽之形、如众生百态之相等等等等…… 这俨然就和上古传说中的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变之神通没什么区别。 青丘天狐一脉,在上古时代最为人所忌惮的,就是幻化之变术,堪称是鬼神莫测,防不胜防。 据传,青丘天狐先祖曾施展此术,令屹立绝巅之上的圣人都无法辨认真假,端的是神妙无双。 而这大无相术,就是其族群最至高的无上秘术! 当然,无相之术,其本质虽是变化,但其精髓,绝不仅仅局限于幻化,其中还藏有晦涩玄奥的大道妙谛。 并且,若无青丘天狐一族的血脉,纵然是修炼此术,也无法将其修炼到极致。 不过,即便是掌握一些皮毛,也足可以受益无穷了。 林寻如今已拥有元神之灵,再辅助“囚牛之心”的妙用,几乎是片刻,就将大无相术的精髓吃透。 只是,他同样发现,修炼此术有着极大限制,除非自己拥有青丘天狐一脉的血统,否则,所掌握的奥妙也极其有限。 尽管如此,还是令林寻心生震动,这等秘法太过神妙和无上,绝对是一族的镇族之秘传,不可能外传。 如今,夏小虫却将此秘法传授给自己,让林寻感动之余,又不免感到一阵压力。 所谓法不传六耳,若早知道夏小虫传授给自己的,会是这等镇族之秘法,林寻绝对会第一时间拒绝。 只是现在再拒绝明显已经晚了。 “林寻哥哥,你赶紧试一试。”夏小虫清纯的小脸上写满期待。 “呃……” 林寻一怔,就将心中顾虑抛之脑后,点头道,“也好。” 哗啦~ 片刻后,神辉一闪,林寻倏然化作一只青鸟,只是却生着人体四肢,且头部覆盖长发,看起来就像个鸟人,显得不伦不类,极其怪异。 夏小虫顿时瞪大了眼睛,而后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林寻一阵尴尬,默运秘诀,化作了一株古松,只是依旧很怪异,躯干太过纤细,且枝桠之上,还挂着一颗脑袋,显得很渗人。 夏小虫已经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林寻心中愈发讪讪,接下来,他陆续又幻化做岩石、草木、飞鸟、走兽、虫豸……可却都有残缺,傻子都能看出不对劲。 最终,林寻周身气息一阵涌动,模样只是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但却和以往判若两人。 最显著的就是,他的气质变了,不像从前那般绝尘和空灵,反倒显得质朴如岩,很寻常和平庸。 这时候,连夏小虫也是一呆,道:“这样还好,看起来像,可仔细辨认时,任谁也不会怀疑你是林魔神。” 林寻心中暗松一口气,他知道,限于自身的根骨,也只能将大无相术修炼到这般程度了,再继续努力去修炼也是徒劳。 除非有朝一日,他踏足真正的圣道,到那时,一法通万法通,完全可以把大无相术的奥秘全都运转于心中。 “如此也好,以后起码可以避开那些风语族的窥察了……”林寻暗道。 …… …… 三天后,凤栖州。 林寻驾驭宝船,进入一座城池中,略一打探消息,就径直带着夏小虫离开。 青丘之山,位于凤栖州扶云城之外,在当地极其有名。 原因就在于,在上古时代,青丘之山就已存在,乃是青丘天狐一脉的发源祖地之一。 只是,在很久之前前,黑魇天狗族曾大举进攻青丘之山,欲要灭杀所有青丘天狐族人,引发了一场持续上百年的血战。 最终,偌大的青丘之山彻底化作了荒芜之地。 如今,青丘之山虽依旧存在,可与往昔相比,已经和一座荒山野岭没什么区别。 可林寻并不如此认为,当初在炎都城时,夏小虫的师父蔺文君曾说过,要将夏小虫送往这里,届时,自会有人相见。 并且,林寻能否前往东胜界,也和“此人”有关。 数个时辰后。 扶云城外,一座杂草丛生的山丘前,林寻带着夏小虫抵达此地。 只是,当真正看见这座极其有名的青丘之山石,林寻依旧不免有些意外。 太荒芜了! 数千丈高的山体,到处是荒芜的杂草丛,其中一侧的崖壁断裂,断口平滑,兀自遗留干涸的血渍。 仿佛在很久之前,曾有人剑斩此山,将整个青丘之山削平,遗留下了这样一座面目全非的荒山。 林寻实在很难想象,当初青丘天狐一脉栖居于此时,此山之风貌又会是何等一番景象。 夕阳残照,衰草离披。 林寻神识扩散,正欲仔细搜寻,忽然,他眼眸一凝,悄然收拢神识。 已经不必寻觅,当他们出现在这里时,那荒芜的青丘之山上,忽然凭空显现出十多道身影。 男的俊雅,女的靓丽,一个个皆神采不凡。 当看见林寻时,这些男女皆皱了皱眉,可当看见夏小虫时,他们眉宇间皆浮现出一抹激动,似认出了后者身份。 而林寻则有些心惊,刚才那一刹,他分明察觉到,这荒芜无比的青丘之山内,有着一种极其晦涩古老的大阵波动,充盈神圣气息,极其可怖。 刚才,那些男女正是从大阵中走出! “看来,此山之内,还另藏乾坤,且有圣阵守护……” 林寻若有所思。 “小虫!”蓦地,又有一道身影出现,当看见夏小虫那一刹,竟是激动得失声叫出来。 这是一个美妇人,白发如雪,身段窈窕修长,星眸湛然,肌肤莹白如羊脂,一张脸庞妩媚美丽,风姿绝艳。 “三祖母!”夏小虫也瞪大眼睛,一副惊喜而意外的模样。 林寻则暗流冷汗,那样一位风韵多娇,芳容出众的美妇人,竟已经是“祖母”级的人物了。 当即,美妇人就上前和夏小虫交谈,神色间尽是激动、感慨之色,唏嘘不已。 那一众年轻男女也皆围拢上来,好奇地打量夏小虫,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夏小虫。 通过他们的交谈,让林寻了解到,那美妇人名叫蔺太真,乃是青丘天狐一脉的老一辈大人物。 “小虫,你能回来就好,以后,祖母不会再让你受苦了。”蔺太真神色慈祥。 “三祖母,这是林寻哥哥。” 夏小虫这才意识到,只顾着说话,却忽略了旁边的林寻,她连忙进行介绍。 “林寻哥哥,这是我三祖母,小时候,她老人家经常去看我,对我可好了。” “见过前辈。”林寻行礼。 蔺太真点了点头,收起慈和的笑容,看向林寻的目光不易察觉地带上一抹凌厉,旋即就消失无踪, 她开口说道:“年轻人,多谢你护送小虫回来,我族不会亏待你,会给你足够的报答和补偿。” “三祖母,林寻哥哥送我回来,可不是为了什么报答和补偿。”夏小虫纠正道。 林寻心中一叹,这傻丫头,显然没有听出蔺太真的弦外之音。 “原来如此。”蔺太真笑了笑,道,“小虫,你先去旁边歇息一下,我跟你的林寻哥哥有话要说。” 夏小虫一怔,却见林寻也笑道:“去吧,我也正好有事情要跟你的三祖母说。” 你的林寻哥哥…… 你的三祖母…… 这对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可惜,夏小虫却没能反应过来,她噢了一声,就乖乖地前往远处,坐在了一侧岩石上。 那些青丘天狐一脉的年轻男女见此,皆围拢上去,跟夏小虫寒暄起来。 “前辈,是您先说,还是我先说?” 场中只剩下他们两人,林寻笑着问,从蔺太真出现那一刻,他就意识到,这位美妇人对自己似另有看法。 刚才若不是夏小虫主动开口,她绝对会装作无视自己的存在!并且在对待自己时,态度也显得有些冷淡,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见林寻说话如此直白,蔺太真眼神中的凌厉之色也不再掩饰,盯着林寻,传音道:“年轻人,你将小虫送回,我族自然感激不尽,必会给予你足够的报答,但请你记住,从此以后,你和小虫再无任何一丝瓜葛,最好不要心存一些其他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切实际的想法?”林寻挑眉,“此话怎么讲?” 蔺太真似有些不悦,眉宇间充斥一抹冷淡:“非要我说的直白吗,也好,你要明白,小虫是我青丘天狐一脉的圣女,身份和地位超然无比,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惦念的,现在,你可明白该怎么做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