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视如猎物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五十一章 视如猎物

钟离氏! 一个古老而煊赫的大族,在西恒界中,完全可以和那些古老道统并驾齐驱。 而钟离无忌,便是此族当代圣子,早已名扬西恒,凶威昭著,绝对是年轻一辈中的一位绝代狠人。 早在前些阵子林寻刚刚声名鹊起,震动西恒界的时候,钟离无忌就曾当着世人之面,撂下狠话,说只要林魔神敢出现在论道灯会上,他钟离无忌会第一个镇杀于林魔神! 而今,钟离无忌虽还不曾赶来,但他的那些族人都已称作黑玉龙象赶来,要插手此事! 这个突然而至的变故,让全场为之震动,纷纷侧目不已。 即便是场中那些天骄之辈也都皱眉,没想到在这等时候,钟离氏竟还要插手,并且如此强势,直接要让沙流禅把镇杀林魔神的机会让出来! 而被人如此打岔,沙流禅心中本就有些不悦,当听到钟离氏这番强势的表态后,更是让他眸绽寒芒,心头恚怒不已。 可还不等他反应,场中又有异变发生! 唳! 一道清啼激荡九天,隆隆扩散全场,就见天穹上,一群男女乘坐在一头巨大而神骏的青鸾上,呼啸而来。 这群人比之钟离氏还要强势,直接称作青鸾从一众修者头顶掠过,降临在场中。 许多修者心中不满,认为这种行为带着侮辱的味道,可当看清楚来人身份时,皆脸色大变,不敢多言了。 青鸾族! 这可是西恒界排名前五的大族,属于异类生灵中的庞然大物,比之钟离氏也一点不逊色! “还好,来得并不晚,比那钟离无忌抢先了一步。” 一道宛如风铃般的悦耳声音响起,就见那青鸾背上,为首一个青衣着身,秀发盘髻,玉容绝美的少女当先走下来。 她的确很美,并且很年轻,只是神情过于冰冷和孤峭,有一种烙印在骨子中的骄傲之感,令人不敢逼视。 青涟儿! 场中修者脸色又是一变,这可是青鸾族当代圣女,天赋超绝,资质惊艳无比,早在数年前,就名动天下。 西恒界许多修者都认为,青涟儿甚至拥有能够和问玄剑斋传人纪星瑶并驾齐驱的底蕴! 毋庸置疑,青涟儿同样是一位绝代人物,并且不论实力,仅仅只论名声的话,比沙流禅、钟离无忌都要略胜一筹。 青涟儿甫一抵达,一对冰冷的眸就落在林寻身上,唇角微微上扬,有一种毫不掩饰的骄傲。 她言辞平缓而随意,淡淡道:“你就是那个被世人奉为林魔神的林寻?很好,你总算出现了,我当初曾说,我要让你当众跪地忏悔赎罪,承认自己名不副实,你……可知道?” 这一番话,在场修者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在前些阵子甚至轰动了整个西恒界。 只是,这话中含义本就带着一种蔑视和羞辱林魔神的味道。 而今,青涟儿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这林魔神说出来,这无疑显得太过直接了,羞辱的味道不加一点掩饰,令一众修者都暗暗心惊不已。 林寻忽然就笑了,眼睛上下打量着青涟儿,而后若有所思道:“原来你就是那个青涟儿?果然是个贱货!” 众人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刚才的青涟儿很不客气,甫一抵达就对林魔神发难,可很显然,林魔神也不是吃素的,比她更强势,直接以“贱货”还击! 纵然是那些天骄人物,唇角都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放眼天下,谁敢如此呵斥青鸾族的当代圣女? 白灵犀莞尔,她了解林寻,当初在紫曜帝国时,就敢逼迫凌天候下跪,这世上又哪有他不敢做的事。 仅仅只是骂一声贱货而已,这已经算轻的了。 可那现长生净土的传人却不这么想,他们皆皱眉,面露嫌弃之色,认为林寻的言辞过于粗俗和不堪。 只是他们却自动忽略了,青涟儿刚才所言,更带着毫无掩饰的羞辱! 青涟儿清眸中迸射骇人的冷芒,众目睽睽之下,却被骂做贱货,这让她都有些意料不到。 她可是青鸾族当代圣女,修行至今,宛如天上明月,高高在上,被无数人所追捧,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曾遭受到过这等诋毁? “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 青涟儿内心涌起杀机,轻移莲步上前,修长的身影弥漫出恐怖的神辉,气势慑人无比。 她已决定动手,击杀林寻来洗涮耻辱! “慢着!” 可就在此时,那些乘坐黑玉龙象而来的钟离氏族人大喝出声,上前阻挡。 “这林魔神是我族少主要镇杀的对象,还请姑娘退让一步,把他出来如何?” 一个模样精悍的青年开口,他名叫钟离魁,也算是钟离氏中一位卓绝人物。 “好大的胆子!就是钟离无忌亲自来了,也不敢如此妄言,你们最好还是给我闪一边去!” 青涟儿心中愠怒,清眸如电,浑身气息愈发恐怖,让得钟离魁等人皆脸色一变。 “青鸾族,你们过了,凭什么要我等退让?”他们很不服,兀自不退。 “够了!” 猛地,沙流禅大喝出声。 他神色冰冷,一头蔚蓝长发飞扬,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怒意,“你们把我沙流禅当做什么了?老子盯上的猎物,也岂容你们插手?赶紧都给我让开!” 一刹那,青涟儿和那些钟离氏族人脸色皆是一沉,纷纷冷笑出声。 “闭嘴!你们海鲨族算什么,有资格和我们钟离氏争?” “沙流禅,我劝你最好还是莫要再插手!” 沙流禅也彻底恼了,眸中凶光毕露:“你们这是在跟我说话?” 他们三方彼此对峙,喝斥和威胁,谁都不服谁,让得附近修者皆有些傻眼了。 这也太强势了,青鸾族、海鲨族、钟离氏三大势力的狠角色,皆都要第一个击杀林魔神,竟因此而产生了纷争! 根本不用想,他们视林魔神为猎物,不容其他人染指,显得很霸道。 就连那些旁观的天骄之辈的神色也都变得很微妙,万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等事情。 “瞧瞧,这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春秋阁九层,那些长生净土传人幸灾乐祸。 白灵犀没有理会这些,她此刻黛眉微皱,察觉到林寻的处境有些不妙。 被三方势力皆视作猎物,他……心中应该很生气吧? 最让白灵犀忧心的是,在这春秋阁中,还有不少绝代人物,还不知道谁还会插手此事,视林寻为镇压对象。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林寻又是从下界前来,可谓是无依无靠,这对诸多绝代人物而言,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打压目标,根本不必忌讳引来什么后果和麻烦……” 白灵犀瞬间就猜出了一些缘由。 她甚至可以肯定,若林寻也是出身某个道统的弟子,这些家伙绝对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挑衅! 归根究底,还是林寻崛起得太快,而他本身虽实力强横,可却没有一种足够震慑四方的势力背景为底蕴! “想要一个人崛起于这道统林立,万族盘踞的古荒域中,真的太难了……”白灵犀心中叹息,在这一刻,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疼惜。 这些年,林寻一个人究竟是如何走过来的? 在背后,他又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血和努力,遭遇了多少如这般的打击和敌对? 没有人知道! …… 场中气氛紧绷,杀机弥漫。 青涟儿、沙流禅、钟离魁等人彼此对峙,毫不掩饰自己的威势,针锋相对,让全场修者皆心颤不已。 许多看向林寻的目光已带上怜悯,林魔神这次可真够倒霉的,被视作猎物看待,可悲可叹。 “完蛋了,林魔神处境不容乐观啊,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可不仅仅只是沙流禅和青涟儿在争,那钟离无忌随时都可能出现!” 百风流心中焦急,他可不希望在论道灯会之前,就看见林寻被镇压了。 “我去帮他!” 岳剑鸣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一众绝代天骄,却齐齐将矛头针对林寻,像抢夺猎物般发生争执,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你就别添乱了!”百风流连忙拦住他,都什么时候了,现在过去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聒噪!你们都给我闭嘴!” 就在这纷乱而紧绷的局势中,林寻终于忍受不住了。 说话时,林寻身影一闪,踏虚空而起,倏然来到天穹之下,黑眸如冷电,俯瞰全场。 “想死还不简单?你们一起上吧!”他冷冷开口,声音如惊雷般激荡扩散而开。 刹那间,这片区域寂静下来,鸦雀无声。 诸多古老道统的强者,众多族群世家的高手,以及来自四面八方的天骄之辈,不知多少的修者,全都看向了天穹上的林寻。 少年一袭月白衣衫,黑发飘扬,冷眸绽电,伴随他那大喝声,有一种睥睨盖世的风采,一如那上古传说中的魔神,俯瞰世间。 一众修者心中震撼,在这等局势下,林魔神依旧胆魄冲霄,要孤身对抗一切敌,仅仅这种风采,已令人心折。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