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 神威不可挡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五十三章 神威不可挡

这怎么可能? 沙流禅和青涟儿皆心惊。 之前,他们试图第一个击杀林魔神,皆动用了杀招,施展出自己的真正能耐,下意识地都认为,若不是因为他们两者之间彼此牵制,此刻早已镇杀林魔神。 可谁曾想事实却正好相反! 林魔神纵然面对他们两人的狠辣打击,非但不曾被压制,反倒变得愈发强盛了,这一刻,甚至让他们都感受到一种压力。 这让他们如何不动容? “杀!” 沙流禅大吼,若一尊蛮神般,强健有力,躯体宛如由血玉铸就,灿烂晶莹,横冲而上。 他乃海鲨族圣子,本就是上古凶兽的子嗣,拥有绝代之伟力,而今发怒出击,威势又变得不同。 “哼!” 与此同时,青涟儿也被刺激得彻底愠怒,她修长的身影蒸腾青色光霞,冰冷而美丽的容颜上,尽是凌厉之色。 锵! 她祭出一柄宛如羽翼似的青色弯刀,其上符文流转,绽放出绝世锋芒,毋庸置疑,这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秘宝。 只是,征战到此时,林寻早已大致摸清楚这两人的能耐,根本已是再无任何顾忌。 他横冲场中,挺秀的身姿沐浴如瀑神辉,冷眸开阖,迸射电芒,犹如大魔神般,威势恐怖。 轰隆! 虚空中的征战愈发激烈,那里光霞冲起,血气澎湃,罡风猛烈,若是发生在城中,只怕非引起一场不可预估的灾祸不可。 咚! 一番厮杀,林寻以拳劲直接破开沙流禅的防御,而后强势冲撞,刺目璀璨的拳风,震得沙流禅虎口裂开,鲜血迸射。 这时候的林寻霸道无匹,一身战力沸腾,大有横扫八荒**之势。 砰! 他那拳劲太恐怖,让那片虚空被璀璨的光笼罩,刺目之极,整片天穹宛如被撼动,随着拳劲颤抖轰鸣。 刹那间,沙流禅踉跄倒退,被震得浑身气血翻腾,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怒之极。 “怎么可能!”他怒吼,他曾在消息树前仔细查探过关于林寻的各种消息,自认若自己动手,足可以镇压他。 只是,沙流禅却根本没想过,他了解的只是前阵子的林寻,现如今的林寻,早已历经“三灾大劫”,彻底蜕变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远胜从前! 场中群雄骇然,失声惊呼,感到难以置信。 他们哪能想到本就处于劣势,被两位绝代人物连番打压的林魔神,在这等时刻,竟展开了逆袭! 那些天骄之辈也震动,脸色微变,哪怕他们不愿意,都不得不承认,他们之前小觑了林魔神。 这让他们心中皆很不舒服。 轰隆! 天摇地动。 刚震退沙流禅,林寻已身影一闪,扶摇而上,探手一抓,运转霸下禁的奥秘,将青涟儿击杀而至的一刀禁锢了一刹。 也就趁此一刹的时机,林寻身影前冲,糅合撼天九崩道圆满奥义的拳拳头狠狠轰出。 轰! 这一拳,虚空如布帛般被撕裂开,无可匹敌,霸道到了极致地步,直接就轰在那青色弯刀上。 青涟儿浑身一颤,如遭雷击似的,胸口发闷,难受的差点咳血,不得不闪身而退,她的青色弯刀更是差点脱手飞出去。 轰隆~~~而在她原本所战位置,虚空直接被轰爆,化作恐怖的乱流扩散,这让青涟儿心中也一阵悸动,眉头皱起,怎么会这般强? 不过,尽管吃了小亏,无论是沙流禅,还是青涟儿,倒也不愧是年轻一辈中的绝代人物,并不曾负伤。 只是,他们神色皆已带上一抹凝重,意识到眼前的林魔神,应当和他们一样,有着足可以碾压同境的恐怖底蕴。 这是个劲敌! 战斗继续爆发,三者混战在一起,青冥之下,乱云崩碎,虚空紊乱,一片动荡。 而场中的修者都早已呆滞在那,心中被无尽的震撼淹没。 不愧是林魔神啊! 哪里是欺世盗名,又哪里是名不副实,分明比传闻中还要更凶猛和睥睨一些! 在两位绝代人物打击下,兀自能征伐至今,甚至还曾震退对手,这般盖世神威,放眼世间年轻一辈,又有几人能够拥有? “盛名之下无虚士!”有老辈强者感慨,一句话,已证明之前许多修者对林魔神的非议是多么可笑。 “此子,倒是的确战力惊人,同辈之中,已罕有人可敌。”场中一些绝代人物一直在观望,这一刻,他们也终于敢断定,林寻的实力已是年轻一辈中的绝代人物! “不管此战胜负如何,此次论道灯会上,我等之中将又多出一位强劲的对手。” 玉虚观年轻一代真传弟子沐剑霆眸中迸射出神辉,宛如刀剑相击,锵锵而鸣。 “的确让人意外,听闻此子乃是下界前来的修道者,可他所拥有的底蕴和力量,已堪称惊艳,若论道灯会上碰到他,当以大敌的身份对待!” 沧溟道宗年轻一代卓绝人物李清欢轻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认真和庄肃的味道。 “如此对手,才让人期待,太弱的话,未免太无聊。”大蛮雷族的‘小雷侯’ 雷千军也出声,声音嗡嗡,铿锵有力,有一种爆绽般的迫人气势。 除了他们,场中还有不少和他们一样的绝代人物,对待林寻的态度,皆随着这一战的展开悄然发生了改变。 而之前那些嘲讽和轻蔑林寻的天骄人物,此刻脸色都有些阴沉,心中惊疑不定。 原先,他们下意识里认为,林寻来自下界,身份贫寒不堪,关于他的那些传闻也都是以讹传讹,将他视作了名不副实、欺世盗名的角色,很不屑和轻蔑。 可现在,眼前上演的一场惊世混战,无疑证明他们全都错了,并且错的很离谱! 这个事实就像一记无形耳光狠狠抽在他们脸上,火辣辣的刺痛,让他们很难受,也很难接受。 “这这这……”春秋阁内,一袭火色鹤氅的彦霞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其他那些长生净土传人也都如此,神色阴晴不定,脑袋发懵。 就在刚才,他们还在嘲弄和讥笑林寻,认为他就将遭殃,就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可一眨眼间,一切都变了! 被他们所鄙夷的林魔神,竟于青冥之下,和两位绝代人物混战至今,表现出远超世间同辈的强横战斗力! 这太不可思议,他们扪心自问,纵然是换做他们,只怕都无法在这等混战中像林魔神那般大发神威。 怎么会这样? 难道他们真走眼了? 而此时,伫足在窗口前,一袭胜雪白衣的白灵犀头也不回,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大惊小怪。” 顿时,彦霞等人浑身一僵,神色皆尴尬而难堪。 从第一次见到林寻时,白灵犀就曾说过,等见识了林寻只手段,让他们千万别大惊小怪。 只是,他们根本不以为然,认为这很可笑,他们可都是长生净土传人,哪会如此不淡定? 可现在,他们这才发现自己反倒成为了可笑之人…… 这让他们颜面皆有些挂不住,想吃了苍蝇似的难受,可又无法去辩驳,脸色一时变得很精彩。 不过,白灵犀可懒得继续打击他们,此刻那天穹上的战斗愈发激烈了,吸引了她的所有注意到。 …… 轰! 沙流禅已快要发狂,久战不下,让他颜面有些挂不住,他身影如雷霆横扫,变得愈发强势,宛如横推日月而行,凶威可怖。 林寻身影一闪,就避开过去,抬手间,演绎出狴犴印秘法,和从一侧杀过来的青涟儿硬撼在一起。 轰隆! 这片虚空震荡,神辉鹏摄。 沙流禅愈发怒了,他眸光冰冷,晶莹而灿烂的躯体上,浮现出一个有一个璀璨的符号,那是真正的天赋骨纹,蕴含着属于太古凶兽海鲨一脉的无上奥义,一经施展,血光万道! 隐约间,竟有雷鸣般的道音响彻,四方皆震,扩散九天。 恍惚间,在沙流禅背后,仿佛有一头足有万丈庞大,遮天蔽日的血色海鲨出现,恐怖的气息挤满乾坤,宛如要吞没天地! 全场色变,纵然是天骄一流的人物,也都眼瞳一缩,意识到沙流禅震怒之下,施展出一门极其恐怖的天赋绝学! 林寻心中一凛,不敢怠慢,将撼天九崩道的全部奥义运转到极致,一拳砸出。 轰! 璀璨刺目无匹的一拳,犹如贯穿了岁月时空,有一种无坚不摧,刚猛无匹的杀伐力。 那一瞬,茫茫拳劲中,竟浮现出日月循环、山崩海啸、万灵崩殂等等恐怖异象。 一侧正击杀而至的青涟儿脸色骤变,猛地抽身,朝远处退避而去,她意识到了可怖和危险。 也就在同时,林寻和沙流禅这绝世一击碰撞在一起。 顿时,惊天动地的爆音响彻,宛如十万大山在一瞬崩塌,恐怖的神辉扩散八方,将虚空碾压破碎。 大地上,一些建筑遭受波及,轰然湮灭消失,一些修者来不及闪避,更是被可怖的余波狠狠掀飞出去。 那一瞬,这方圆百里的城池中,竟是产生巨震,到处飞沙走石,混乱而不堪,惊呼声和尖叫声也随之响彻。 唯独春秋阁这边,倒是安然无恙,此阁楼乃是名胜古迹,曾留下上古圣贤的痕迹,并未被波及到。 只是,这一刻没有人关注这些,所有的目光,全都带着一抹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死死盯着虚空上。 那里,沙流禅被震得踉跄倒退出十多丈,脸膛憋得涨红,最终还是没忍住,咳出一口殷红的血渍。 顿时,满场皆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