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钟离无忌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五十四章 钟离无忌

全场死寂。 之前的沙流禅暴怒,施展绝世秘法,道音轰鸣,映现远古血色海鲨虚影,几欲吞没天地。 纵然是青涟儿,在这等时候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可就在这等硬撼中,被击溃的却不是林魔神,反而是沙流禅,这让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着实过于不可思议了。 沙流禅的战力之强,早已得到西恒界年轻一代的公认,被誉为绝代天骄,而今又施展的是绝世神通,可依旧被林魔神在正面硬撼中击溃,这岂不是意味着,林魔神的真正实力,比沙流禅还要更胜一筹? 这让在场许多绝代天骄都暗自心惊。 像一直淡然不语,宛如超然于世的那位来自弥罗宫的紫裙少女,此刻都有些无法平静,绝美的玉容上闪过一丝波澜。 而像那些长生净土的传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他们甚至感觉,这一刻的林寻,竟有着额不属于羽灵空师兄的风采! 这怎么可能? 他们难以置信。 何止是他们,白灵犀看似恬静依旧,实则此刻她那一对白皙的玉手也颤抖了一下,表面她内心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 “你竟让我负伤了?” 虚空中,沙流禅脸色铁青,瞳孔扩张,似也无法接受这一切,声音中带着愤怒和惊疑的味道。 “杀你也是易如反掌,何须如此大惊小怪。” 林寻晒笑,他黑发飞扬,浑身沐浴在璀璨清辉中,道意力量流转,映衬得他犹如一**日,独照乾坤。 他没有停留,说话时,身影前冲,继续冲杀。 “我倒是不信,你真会有这么强!” 出乎意料的,刚才避开锋芒的青涟儿,竟是率先发难,掌控那柄璀璨而锋利的青色弯刀,横断虚空。 唰! 万千刀芒乍现虚空,犹如万千彗星垂落,耀眼夺目,青茫茫一片,这刀气可怖的骇人,撕裂乾坤,密集若暴雨。 场中诸多修者眼睛刺痛,都睁不开眼,那刀光璀璨密集,太过绚烂炽盛。 “青月乱魔杀!”沙流禅眼瞳骤然一缩,原本欲出击,可他此刻却选择旁观,因为认出,青涟儿所施展的,正是青鸾族的一门镇族秘传。 一旦施展,刀如青月挂天穹,可以搅乱乾坤,灭杀神魔,威力极其之恐怖。 并且,青涟儿手中之刀,乃一件上古异宝,名“青乙破光刀”,比之王道极兵的威能都不逞多让。 在这等情况下,沙流禅也想看一看,林寻究竟能否挡住青涟儿这一击,因为他直至此刻都兀自有些无法接受刚才被击溃的一幕,感觉太不真实。 轰隆! 漫天刀气纵横,青灿灿若残月狂舞,搅乱乾坤阴阳。 毋庸置疑,见识到林寻击溃沙流禅的一幕,让青涟儿也大受震动,故而在这一刻动用了杀招。 林寻无惧,锵的一声,拎出一杆雪亮大戟,如同闪电般劈杀了出去。 这是杀死沙鲁之后,从其手中夺得的的一件宝物。 铛!铛!铛! 火星四溅,神辉迸射,杀气动九天。 刹那间而已,他和青涟儿已交手数百次,刀芒流窜,茫茫璀璨,几乎要将林寻整个人淹没。 此刻的青涟儿,确实堪称可怕,气势凌厉的吓人,一道又一道青灿灿宛如残月的刀光掠出,将虚空都撕碎崩裂。 轰隆隆! 远处,一些建筑被刀气劈中,当即被斩断,倾塌崩裂,大地都被切割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沟壑,纵横交错。 喀嚓! 眨眼间而已,林寻手中大戟被斩断,轰然炸碎。 嘶! 全场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林魔神难道要遭劫? 青涟儿唇角泛起一抹冷峭弧度,只是还不等她高兴,唇角的弧度就凝固。 因为就在大戟爆碎的同时,林寻眉心间,骤然迸射出一道莹白若雪的刀芒,于虚空中倏然乍现。 那一瞬,宛如一抹来自上古的流光,横亘岁月长河而至,有一种惊艳万古的瑰丽,显得太不真实。 噗! 青涟儿发出尖叫,似受到极致的惊吓,身影于虚空中暴退。 全场愕然,本以为林魔神将遇险,哪曾想就在这一瞬间,青涟儿却似遭遇大难! 太快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让许多修者都来不及反应。 唯有一些绝代人物敏锐注意到,从林寻身上掠出的那一抹刀芒,仅仅一闪,就将青涟儿重创! 甚至,就连他们也仅仅只是捕捉到这个画面,而没有真正窥探到这一击所蕴含的恐怖奥秘。 哗啦~~ 虚空上,青涟儿退到了百丈之外,一道血淋淋的伤痕从其左肩位置,笔直延伸到右侧腹部,血水飞洒,仅仅差一点,就将她开膛破肚! “老天!”当看清楚这一幕,在场修者头皮发麻,惊得浑身发僵,呆滞在那,青涟儿竟差点遭劫? 这简直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那些天骄人物则都脸色凝重,心中也是一阵翻滚,刚才那一击,虽让他们无法窥伺到真正的奥妙,可却让他们齐齐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他竟还留有杀手锏!” 唯有处于战场中的沙流禅敏锐注意到了刚才那一击的可怖,那一刹的惊艳,让他心中都是一颤,倒吸凉气不止。 他意识到,林寻还藏有极其可怕的底牌! 而这,就是断刃之威! 踏足衍轮境之后,真正开始掌控道意力量,让断刃的威能也终于真正发挥出一部分。 哪怕仅仅只是一部分,那等逆天凶威,依旧堪称是无坚不摧,都可以轻易镇杀半步王境! 而青涟儿仅仅只是重伤,而没有被斩当场,也无愧于她那绝代天骄的称号了。 “贱人,还不受死?” 场中震撼的时候,林寻根本没有停留,纵身上前,欲要趁此机会,一举击杀掉青涟儿。 这女人虽是青鸾族当代圣女,却极其之恶毒,都不曾见过面,都对他极尽羞辱和挑衅,欲要踩着他上位。 这让林寻决不会有任何留情。 他已经受够了,既然已经出手,那就要杀到底,唯有如此,才能杀鸡儆猴,给那些蔑视和抨击的家伙一个发自灵魂的震慑! “可恶!” 青涟儿遭受重创之后,犹自不敢置信,惊怒无比,她无法想象,自己会差点就遭劫,这让她内心涌起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恨意。 而当看见林寻紧紧杀来,刺激得她都差点疯掉,这是视她为猎物,欲要进行击杀? 欺人太甚! 修行至今,她还不曾遭遇到这般窘迫的险恶境地。 “林寻,你的对手是我!” 而在这关键一刻,沙流禅竟是冲出,挡在之前,血色拳劲轰震,哧啦一声,撕裂虚空,朝林寻击杀而去。 “滚!” 林寻着急杀青涟儿,于这等时刻猛地将全身力量运转到巅峰极限,猛地发出一声蒲牢吼。 轰隆! 金色的音波涟漪犹如实质,轰碎虚空,扩散而开,将沙流禅整个人都震退出去。 这蒲牢吼的确霸道无匹,并且还针对神魂,那远处的青涟儿本就遭受重创,猝不及防之下,又被吼声震耳,神魂产生剧痛,差点就炸开。 “啊——!”她发出凄厉尖叫,披头散发,美丽的面孔在这一刻格外的狰狞和扭曲。 这哪还有之前那骄傲孤峭的圣女风范,简直像疯掉一样。 轰! 而此时,林寻已暴冲而至,强势杀来。 全场修者惊骇,眼睛瞪大,心都悬在嗓子眼,太强势了,林魔神那横扫全场的睥睨姿态,让他们完全被震慑。 不好! 而那些天骄之辈则都脸色一变,意识到青涟儿处境岌岌可危,即将遭劫! 只是,就在这关键时刻,陡然有异变发生—— 就见一道峻拔如枪的身影,突然于虚空中出现,挡在青涟儿身前,而后一掌挥出。 砰! 那里产生恐怖的碰撞,神辉迸射,竟是化解了林寻这强势的必杀一击。 这让林寻眉头一皱,神色有些冷冽。 在这等时刻,被人破坏掉击杀青涟儿的一击,让林寻心中也愠怒。 他抬眼看去,就见来人一袭黑袍,面孔俊美无匹,紫色长发垂落,一对瞳孔中,竟浮现出犹如黄金浇筑而成的秘纹符号,慑人无比。 黑袍,紫发,瞳孔绽放金色符号,这一切特征都显得这青年极其独特和不凡。 “钟离无忌!” “他竟已经来了!” 场中震骇,认出那黑袍紫发青年的身份,一下子让得他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之前,青涟儿遭受重创,纵然沙流禅出击,也被撼退,眼见林魔神就将大杀四方,钟离无忌就来了! 他来的太及时,像算准了一样,一下子力挽狂澜,等若是救了那青涟儿一条性命。 这等出场方式,无疑很引人注目,也映衬得他极其之不凡,风头一下子就盖过了沙流禅和青涟儿。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钟离无忌一出现,高下立判啊!”许多修者感慨。 而在场那些天骄之辈则神色异样,心中暗暗警惕,他们哪会看不出,钟离无忌分明是早已抵达,一直藏于暗中,就等这个时候才出现呢! 他为何这么做? 太简单了! 一来可以压盖沙流禅和青涟儿的风头,以此映衬他的不凡。 二来也顺手救助了青涟儿一命,这可是大恩,青涟儿哪怕再不情愿,迟早也得还这个大人情! 可以说,钟离无忌出场的时机,把握的简直精准无比,把好处全都占尽了,这若说是巧合,鬼才会相信!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