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金鹤婆婆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五十五章 金鹤婆婆

“恭迎少主!” “少主威武!” 场中那些钟离氏族人皆出声,神色间透着骄傲,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而场中那些青鸾族、海鲨族的强者脸色都阴沉下来,钟离无忌还真是好算计,这时候跑出来充当救世主来了! “好深的城府和心机!” 一些绝代人物皆皱眉,他们可没想到,钟离无忌会如此善于把握局势,这无疑显得很可怕。 虚空中,钟离无忌的身影峻拔如枪,紫发浓密,眸光开阖间,金色符号涌现,天赋异禀,极其慑人。 “林魔神,只是切磋而已,你却要行凶杀人,这可有些过分了!” 他言辞随意平淡,却带着指责训斥的味道,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宛如长辈在训斥晚辈一样。 众多修者咂舌。 之前,林魔神神威睥睨,横推场中,将沙流禅和青涟儿陆续击溃,在这等情况下,钟离无忌犹自敢这边对待林魔神,这竟让人心惊了。 沙流禅脸色很难看,心中很腻歪和愤怒。 这次非但没能击败林魔神,反倒被钟离无忌这家伙抓住机会,大出风头,一副要替他和青涟儿做主的架势,这让沙流禅哪能不怒? 而青涟儿也同样如此,神色铁青。 她有自己的底牌,哪怕就是钟离无忌不出现,她也自信绝对不可能被击杀。 可现在说这些明显已经晚了,无论她认与不认,都得领钟离无忌的人情! 这让她恨得牙都快咬碎。 众目睽睽之下,被林魔神击溃本就足够耻辱了,如今钟离无忌又蹦出来,把她映衬得反倒愈发不堪,这让她哪能不憋屈和愤恨? 此刻的钟离无忌,绝对堪称耀眼,吸引全场修者的目光。 可林寻却心中很痛恨此人,冷冷开口:“原来你就是钟离无忌,果然是个爱出风头的混账东西!” 言辞很不客气,因为钟离无忌的出现,让他错失了一次击杀青涟儿的绝佳机会。 爱出风头? 混账东西? 全场躁动,皆神色错愕。 一些修者更是佩服得恨不得叩首膜拜,不愧是林魔神,也只有他敢如此点评钟离无忌了。 而那些天骄之辈的神色则变得怪异,说实话,他们心中倒也很认同林寻的话语,只是表面上,他们可不会表露出来。 “灵犀师妹,你这位朋友可真够狂的,连我都快要忍不住要对他产生佩服了。”一个长生净土传人感慨。 其他人虽不曾开口,可神色间也都有些复杂,他们目睹了刚才那一场惊世混战,也见证了林寻是如何强势挫败绝代天骄的。 这让他们心中的不屑和鄙夷,早已一扫而空,哪怕不愿意,都不得不承认,这林魔神真的很强大,纵然是在他们长生净土中,像林魔神这般的绝代人物也只有一小撮而已。 百风流很亢奋,手脚麻利地用消息树叶进行铭刻,他选的角度很刁钻,专门铭刻林寻呵斥钟离无忌的部分。 而关于钟离无忌的言辞,则被他有意给模糊处理了。 “林魔神啊林魔神,原本我们风语族该当保持中立态看不顺眼这些家伙,那就只能把你的形象渲染得高大一些了,以后你即便知道,肯定也得领我的情……” 百风流暗自嘀咕。 “林寻兄,真乃神人也!”岳剑鸣憋了半天,做出如此感慨。 ……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钟离无忌并未动怒,而是皱眉平淡道:“林魔神,莫非你只会逞口舌之能?若如此,可会让我很看不起你。” 他的确很平静,保持着一种风度。 “你看不起我又算个屁。” 林寻怒极而笑,“你这家伙可真够无耻和虚伪的,前些阵子,是谁第一个跳出来,当着世人之面扬言要镇压我的?现在,你却说我只会逞口舌之能?还要脸吗?” 没有任何遮掩,林寻言辞直接而不客气,让在场修者都暗自心惊,愈发意识到林魔神的凶横,比之传闻中还要更强势。 回想一下,从林魔神刚出现,就强势击杀海鲨族顶尖强者沙鲁,而后翻手之间,又镇压泫勃剑派年轻一代天骄唐川。 直至沙流禅、青涟儿和钟离氏族人出现,矛头齐齐对准他一个人,都没能将其震慑,反而直接跃上天穹,要一个人击杀沙流禅和青涟儿这两位绝代人物。 后来,沙流禅被击溃,青涟儿重伤,差点就遭劫而亡! 这一幕幕,皆活生生发生眼前,无形中也是愈发映衬出林魔神的强势和凶横。 放眼天下,都只怕找不出第二个这等胆魄惊世的狠人了! 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面对林魔神如此训斥,钟离无忌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只是皱紧眉头,道:“不错,我的确说过,这世上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配得上‘魔神’二字,你若不服,在论道灯会开始的时候,我第一个镇压你,将你这个头衔摘掉就是了。” 他言辞平淡,可底蕴十足,有一种绝对自信。 “少扯淡,想死还不简单,现在就送你上路!”林寻愈发看不顺眼了,冷冷开口。 众人哗然,林魔神这是要继续去镇压钟离无忌? 什么叫狂到无人可及? 这就是了! 若是八极刀庵的传人方临寒在此,只怕都也得自叹不如。 不过,此话听到沙流禅和青涟儿耳中,却让他们心中莫名感到一阵快意。 他们之前被林魔神挫败,颜面有些挂不住,心中窝火而憋屈,而钟离无忌此刻却大出风头,一副救世主的架势,这让他们也极其排斥和厌憎。 故而当见到林寻如此凶横,毫不客气地挑衅和训斥钟离无忌,他们自然乐见其成,甚至巴不得林魔神大发神威,将钟离无忌先镇压了! 这就是一种“我不好过,也不让你好过”的心态。 “现在?呵呵,你还不嫌丢人现眼?” 钟离无忌轻笑,“像耍猴戏一样被人看热闹,我钟离无忌可做不来这等事情。” 耍猴戏! 一下子,沙流禅和青涟儿脸色都难堪到了极致,刚才他们的对决,怎么到钟离无忌嘴中,就成了耍猴戏? 这是骂他们为哗众取宠的猴子了? 场中群雄也都咋舌,钟离无忌看起来云淡风轻,可言辞之凌厉,同样令人心惊。 “耍猴戏?你说的不错,我今天就好好耍一耍你这只虚伪无耻的猴子!” 林寻身影前冲,他已懒得废话。 轰! 灿灿神辉流转全身,林寻甫一动手,就施展全力,拳劲璀璨而炽盛,呼啸乾坤。 钟离无忌眼瞳一缩,他原本以为,历经一场恶战,林魔神必然消耗极大,在面对自己时,起码也得顾忌三分。 可却没曾想到,对方竟强势依旧,直接就要开战! “看来,不将你镇压,你这种下界来的货色,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敬畏!” 钟离无忌眸中迸射金灿灿若黄金铸成的秘纹符号,一头紫色长发飞扬,威势也一下子变得恐怖之极。 刹那间,天穹中风起云涌,剑拔弩张。 一场绝世对决,即将拉开帷幕。 群雄振奋,齐齐将目光看过去。 “论道灯会还不曾开始,尔等就要分出生死,值得吗?听老身一声劝,都住手吧!” 只是,还不等两人对决,一道身影已如鬼魅般出现虚空,挡在两者之间。 这是一个老妪,满头银发,精神矍铄,有一种大威严,气息如巍峨之大山,贯通天地,给人不可撼动之感。 嘶! 场中众多修者倒吸凉气,认出这位老妪的身份,乃是来自问玄剑斋的一位老辈顶尖人物。 这是,谁都没想到,这位身份极其崇高的老妪竟会插手到此事中! “嗯?” 与此同时,林寻眼瞳一缩,这让他心中不痛快之极。 之前欲击杀青涟儿时,就被钟离无忌所阻。 而今,又一个老怪物站出来,欲要阻止这一切,这让林寻心中哪可能会痛快了。 这时候,林寻可不管来人是谁,哪怕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惧! 轰! 他脚踏冰螭步,一头雪白冰螭腾空,身影一闪,就要越过那老妪,继续去击杀钟离无忌。 “你……” 钟离无忌眼瞳一缩,有些愠怒,他很意外,本以为老妪出现,林寻就会知难而退。 哪曾想,这家伙竟是毫不退让! 何止是钟离无忌,连那位老妪也是有些意外,这小子还真不愧是魔神般的角色,未免太凶横了些…… 心中如此想着,老妪探手一拍,漫天赤色神辉席卷,道光轰鸣,演绎出恢弘的妙相,阻挡林寻。 这轻描淡写的一击,有一种浑然天成,大道相随的无上伟力,刹那间,就将林寻的攻击化解。 蹬蹬蹬! 林寻被震得在虚空中倒退数步,手臂发麻,心中也不禁吃惊,这老妪明明不曾踏足王境,可这等力量,可比一些顶尖半步王者都强大许多! 可仅仅刹那,林寻就怔住,看清楚了老妪的容貌,一下子就认出这老妪是谁了。 与此同时,那老妪心中也震动了一下,泛起波澜涟漪,此子还真是个怪胎,比当初在炎都城时不知强大了多少!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