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圣隐之地大禅寺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五十六章 圣隐之地大禅寺

场中修者震动,林魔神太凶悍了,连金鹤婆婆出现,他都敢肆无忌惮出击,令人咂舌。 金鹤婆婆,便是那位银发如雪的老妪,乃问玄剑斋一位身份超然的老一辈顶尖人物,德高望重,威名煊赫。 在西恒界,纵然是古老道统的一些大人物,也得对她礼让三分,这就是威望。 钟离无忌神色严肃,厉声喝斥:“林寻,你好大的胆子!为了行凶,竟冲犯问玄剑斋的前辈,简直是目无礼法,猖獗之极!” 声音震九霄,令全场躁动,这是逮住机会,要挑拨林魔神和问玄剑斋的关系啊! “你算个屁,有胆站出来一战!”林寻很不客气,他极其厌憎这样虚伪的对手。 钟离无忌威风凛凛,金眸绽电,威势迫人,大喝道:“你以为我不敢?今日,我就替天行道,诛了你这目无尊法的狂徒!” “好了,莫要再行干戈之事。” 金鹤婆婆挥手,“你们要战斗,尽可以在论道灯会上决一胜负,到那时,像我这样的老家伙,可都无法阻止你们厮杀。” 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林寻。 林寻心中一凛,知道对方是在提醒自己,纵然是今日大开杀戒,也不可能杀死对手。 原因很简单,在这暗中,有着不知多少的大人物在关注,自然不可能让自己行杀伐之事。 却见钟离无忌微微一笑,道:“前辈说的不错,我之前就曾这般说过,只是可惜,有些人却沉不住气,上蹿下跳,宛如小丑,令人可笑。” 对于这种嘲讽,林寻直接道:“记住你说的话,等论道灯会开始时,必斩你!” 钟离无忌晒笑:“那就看看,你是否有这能耐了!” …… 这一场绝世混战落幕,林寻没有进入春秋阁,直接和百风流、岳剑鸣一起离开了。 他心中攒着杀机,但并不冲动,要趁论道灯会开始之前,详细了解一下关于此次盛会的事情。 “林魔神名不虚传啊!” 大战虽落幕,可场中修者兀自无法平静,想起刚才亲眼所见的一幕幕,愈发感觉林寻的强大和凶横。 “一个下界前来的少年,而今就能拥有这般绝代风范,扪心自问,这西恒界年轻一辈中,谁能做到这一步?以后,谁若敢再说林魔神徒有虚名,那可才叫真正的无知!” 许多修者都颇为钦佩,林魔神孤身一人从下界前来,无依无靠,一身彪炳战绩,完全是自己用拳头打出来的! 这可显得很不容易,也不是其他那些古老道统传人可比的。 “一人征伐两位绝代天骄,更扬言要在论道灯会上斩了钟离无忌,这般战力和气魄,放眼西恒界,谁堪争锋?” “你们说,林魔神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也太变态了!” 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 春秋阁。 共分九层,其内另有乾坤,一层一光景,空间广阔无垠。 此地曾留下上古圣贤的痕迹,身处其中,能够清楚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庄肃古老气息。 论道灯会就将开始,春秋阁中,汇聚了许许多多来自西恒界不同区域的天骄人物。 搁在以前,想见到一位天骄人物都难,可在现在的春秋阁九层中,尽是名动一方的年轻一辈卓绝人物,堪称是天骄荟萃。 不过,天骄之间也是有高低之分,就像此刻的春秋阁,在第一层盘踞的天骄之辈,是远远无法和高坐第九层上的绝代天骄相比的。 这就是差距。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岳剑鸣在火灵州中,也算是一个极其耀眼的风云之辈。 可在抵达春秋阁之后,却只能屈居于第一层大殿中,连沙鲁这样一个扈从角色,都敢将其轰出松烟阁,这就是他和绝代天骄之间的差距。 不止关乎自身实力,还有地位和身份的不同。 就好比白灵犀一行人,虽还谈不上是绝代天骄,可他们出身于南玄界长生净土! 仅凭这种身份,就让其他一些天骄之辈无法企及,自然有资格高坐于春秋阁第九层之上。 但不管如何,能够进入春秋阁内,就已经是一种认可,根本不是世间其他大多数修者可比。 “这林魔神简直太凶残了,比传闻中更厉害一些,真不敢相信,他竟是从下界前来的。” “唉,又一位绝代天骄出现,此次论道灯会上,纵然有诸多旷世机缘,只怕能够被我们争取到的,也少的可怜。” “今天,我总算见识了什么叫绝代天骄之间的对决,的确一个比一个变态,简直让人绝望。” 春秋阁内,此刻也都是议论不休,无论坐于哪一层的天骄人物,都在议论刚才发生的一场惊世混战。 再过几天,论道灯会就将开始,在这等时候,林魔神强势出现,让许多天骄之辈感到了压力。 “哼,他再强又如何?得罪了沙流禅、青涟儿、钟离无忌这些绝代人物,在论道灯会开始的时候,他必当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说不准……还可能就此遭劫!” 也有许多天骄心中很不服。 他们一直视林寻为浪得虚名之辈,欺世盗名之徒,而今林寻表现得越耀眼,他们心中就越是憋闷。 “不错,这林魔神只不过是从下界而来,纵然实力再强,也只是一个散修般的角色,可偏偏他却狂妄胆大之极,这次掀起这么大的风波,只怕早已被人视作眼中钉了!” 正自交谈之际,忽然有人笑道:“你们这些俗物,一个个阴阳怪气,话语酸溜溜的,也只能在这里发牢骚了,若让你们真的去面对那林魔神,只怕会立刻就怂了。” 谁? 顿时,许多天骄人物脸色一沉,目光齐齐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去。 那是一个年轻和尚,一袭白色僧袍,身姿瘦削,清雅出尘,随意坐在那,正自拎着一个紫泥茶壶冲泡茶水。 他眉宇疏朗,额头光洁,眸光湛然如星,涌动着慧光,仅仅一看,给人一种无尘无垢的气韵。 一众天骄皆眼瞳一眯,察觉到这青年和尚的不凡。 可在座毕竟都是天骄之辈,当即就有人冷笑:“不知这位朋友是哪个庙宇古刹的传人?怎么说话如此之狂妄,这可一点都没有出家人的风度!” 青年和尚微微一笑,随意拎起一杯茶,一边品咂,一边随口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有什么说什么,诸位若不服,尽可以去找那林魔神一试,若是不怂,就算在下输了。” 众人脸色皆很阴沉,这和尚看似平和,但话语可犀利之极。 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可很显然,这和尚很擅长揭人伤疤,让在座众人皆很排斥和反感。 只是,不等他们开口,就见那青年和尚起身,衣袍洁净,出尘而清雅,犹如一朵雪莲似的,纤尘不染。 “何谓天骄?万众之翘楚,群星之魁首,可惜在座之中,也只寥寥一小撮人担得起如此称号。” 他轻叹一声,似有些意兴阑珊,迈步朝春秋阁外走去。 众人脸色愈发阴沉,这等于是直接骂他们不够资格当得起天骄二字了! “诸位看起来很不服气,也罢,在下就妄言一次,一年之后,当【天骄金榜】重新出现在古荒域时,四大界中,唯有真正的天骄之辈,才能位列其中。” “而在座诸位,只怕十之八\九都没有资格跻身天骄金榜的行列。” 声音淡然如水,空灵而平静,当声音落下时,那青年和尚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春秋阁,渺无踪迹。 在座一众天骄之辈皆心中震动,脸色微变。 天骄金榜? 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 …… 春秋阁九层,一众绝代天骄盘坐其中,有沧溟道宗传人李清欢、玉虚观传人沐剑霆、弥罗宫传人紫裙少女…… 也有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一众传人,以及其他一些绝代人物,足有三十多人。 严格来讲,坐于这春秋阁第九层中的一些绝代天骄,才代表着西恒界年轻一代的最强实力! 他们之前也在探讨关于刚才一战的细节,对林寻也是各有看法,但并无争执,气氛很平和。 可当那青年和尚出现,撂下那一番话语时,也是引起了他们所有人的注意。 一时之间,他们皆有些沉默。 “各位,你们可听说过天骄金榜?”有人开口,打破沉默。 众人皆摇头,他们也都是头一次听说此事。 即便是白灵犀他们这些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传人,此刻也都一头雾水,他们也同样是第一次听说。 “那诸位是否看出,刚才那位来自佛门的朋友,又是何方神圣?”那人继续问道。 一时之间,众人又沉默了,西恒界中,极少有属于佛宗的修行势力,他们可不曾听说,年轻一辈中,何时出现了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青年佛修子弟。 “若我猜测不错,他乃是圣隐之地大禅寺的传人。” 就在这沉寂的气氛中,一道清冷悦耳的声音宛如天籁般,在这春秋阁最高层中响起。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