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论道灯会拉开帷幕 - 天骄战纪

第八百六十章 论道灯会拉开帷幕

天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晨曦璀璨。 天地间,充盈着一股神圣般的气息,扩散而开,产生奇异的波动,顿时惊动了星崖城所有修者。 “论道灯会开始了!” 惊喜的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犹如飓风般,轰动全城。 嗖嗖嗖! 刹那间而已,无数道遁光从城中飞起,密集如雨,绚烂缤纷,全都呼啸着,朝城外掠去。 “苍梧山要出现了!” “快,这可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哪怕无法参与进去,也要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进行观看。” “他妈的,别挤!” 嘈杂的声浪,在天地间响彻,像炸开了锅,热闹喧嚣到了极致。 “吼!” 一头青炎麟兽腾空,蒸腾炽盛的神焰,横移虚空,气息如王,所过之地,群雄退避。 玉虚观沐剑霆一行人端坐其上,仪态潇洒。 另一侧,响起一道清啼,若九天惊雷,就见一片金光掠起,那是一头足有数十丈长,躯体若仙金铸就,羽翼鲜艳的玄金雀。 它载着弥罗宫一行人刹那间消失于虚空中,快到了极致。 轰隆! 大地震动,庞大如山般的黑玉龙象,驮着钟离无忌一行人,横冲直撞,奔腾而去,掀起滚滚烟尘。 而在附近,一头浑身沐浴刺目雷电的白玉雷狮,发出风雷之吼,猛地冲霄而起,在其背上,来自大蛮雷族的雷千军身影笔挺,衣衫猎猎作响。 “哞!” 猛地,一阵阵若龙吟般的嘶吼声响彻天地,就见一片刺目无匹的金光呼啸天穹上。 那赫然是一条黄金九头蛟,驮着一座神圣殿宇,扶摇横渡于青冥之下,远远望去,简直如一轮金色大日在天穹横移,太过惊世骇俗。 毋庸置疑,那是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传人! 一时间,星崖城中,神禽飞舞,凶兽奔腾,各种遁光交织,那等壮阔而绚烂的场景,绝对堪称旷世,千百年都难得一见。 这就是论道灯会的影响力! “这么多人?” 林寻和岳剑鸣、百风流也出发了,朝城外赶去。 “绝大部分是看热闹的,能够真正参与论道灯会的,也只有你们这些天骄人物。” 百风流喟叹,老脸上尽是唏嘘之色,悠悠说道,“想当初,老夫也算是风语族内人所敬慕的旷世奇才,有经天纬地之能,震撼八荒**之气魄,恨只恨,生不逢时啊,空有一腔证道天下的雄心壮志,却只能徒呼奈何!” 这老棒槌越吹越离谱了,林寻一脸的鄙夷,都懒得理会他。 没多久,他们已飞出城外,刹那间,林寻眼瞳一缩。 就见极远处的茫茫山野间,在此刻竟是沐浴上一层神圣般的气息,万千道瑞霞光雨从天穹垂落,宛如瀑布似的,璀璨而炽盛,将那里映衬得如梦似幻。 轰隆! 那里的大地在挪动,发出沉闷的震音,仿似有什么东西,就将从那里破土而出。 隐隐约约,更有一缕缕大道伦音在天地间响彻,缥缈而庄肃,宛如上古圣贤诵读经文的声音。 “神曦天降,道音弥生,这是苍梧山出现的征兆!” 一些老辈修者激动得叫出来。 顿时间,无数的修者加快了脚步,朝那边冲去,都一副迫不及待的架势。 林寻也不禁动容,还没出现,就引起如此宏大的天地异象,这苍梧山来历注定不凡了! 没多久,天穹上,竟涌现出一朵又一朵的大道清花,扑簌簌坠落飘舞,神圣而空灵。 而后,又有天龙翱翔,仙禽翩跹,神虹贯空,祥云堆砌等异象浮现,将那片天地映衬得宛如一片仙之净土,神异到了极致。 许多修者倒吸凉气,都还是第一次参与论道灯会,哪能想到竟会目睹如此之奇观? 而一些天骄之辈则目光灼热,心头震动,充满了渴望,他们即将参与到论道灯会中,眼见如此旷世之异象,自然也难免浮想联翩。 “此次苍梧山出现的动静太不凡了,是以往从不曾发生过的,难道真的是因为大世即将来临,让得此地也变得不同了?” 一些老辈修者动容,震撼莫名。 他们以往也曾见识过论道灯会的盛况,可还没有一次像此次这般,显得如此之神异,绝对是前所未有之事。 “当年,问玄剑斋当今掌教慕苍雪还年轻时,就曾论道灯会上获取大造化,一举铸就了今日之地位,也不知此次,又是哪一位绝代人物能够获得这般机缘了。” 有人遥想。 轰! 猛地,那神曦弥漫,光霞蒸腾的天地间,陡然产生一道轰鸣,犹如混沌初开的声音,激荡九天十地。 与此同时,虚空裂开,映现出一座神山。 此山屹立虚空,高足有万丈,雄浑巍峨,通体蒸腾着如若实质的紫色瑞光。 它太高了,宛如通往天外似的,煌煌雄峻,大若无垠,让人远远一望,就凭生渺小如蝼蚁之感,宛如是传说中神祗所栖居的地方。 苍梧山! 此刻,密密麻麻的修者如潮水般分布在天地间,可却再无喧哗,皆被眼前一幕所震慑,眼睛发直。 而一些纵然早已见过苍梧山真面目的老辈人物,此刻也都不免被震撼,此山,着实太神异了,不像世间能够拥有。 “若传说是真,上古之时,盘踞于此山之上的那个无上道统,底蕴该是何等恐怖!” 林寻心中也惊叹不已。 “快看,那就是古道青灯树!”猛地,有人大叫。 旋即,所有人都看见,在那苍梧山半山腰的位置,滚滚紫色瑞霞倏然分开,显现出一株高足有千丈的神木。 通体宛如由青铜汁浇铸而成,色泽古朴,带着浓重的沧桑气息。 其树干粗大如虬龙盘踞,树皮开裂,密布纹理,一条条枝桠宛如刀剑般,苍劲古拙,朝四面八方伸展而开。 而在那枝桠上,此刻悬挂着一朵朵青铜花蕾,犹如灯盏似的,喷薄着缤纷而瑰丽的神焰,火雨如飞。 远远一望,那一株神木上,宛如挂上一颗颗小太阳,璀璨、神异、大放光明,将天地都照得一片通透瑰丽! “十、百、千……老天!此次竟有一千余朵青铜花灯一起显现,这可是以往从没有过的事情!” 这一刻,金鹤婆婆这等地位崇高之辈也都被震撼,心绪难以平静。 一朵花灯,代表着一桩机缘。 上千花灯,岂不是代表上千桩机缘? 想到这,她浑身都有些颤粟之感,和绝对是亘古未有之造化!或许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了! 场中,许多修者都呆滞在那,也都被震撼无言。 此次论道灯会太不寻常了,一切迹象皆表明,这苍梧山和其上的古道青灯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而起诞生出的机缘,也注定和以往皆不同! “林老弟,一定要抓住此次机会!” 百风流激动得嘴皮子哆嗦,“老哥我虽参与不了,可却敢肯定,这次论道灯会上,必当有绝世机缘降临,若能争取到,绝对受用无穷,就是成王成圣,都不再是渺茫之事!” 说到这,他狠狠拍了一下林寻肩膀,道:“别忘了,问玄剑斋当今的掌教慕苍雪,当初就是在此获取大造化,这才过去数百年岁月而已,如今的他,只差一线都能踏入圣人境了!” “而此次论道灯会,和以往完全不同,所诞生的造化只会更大,若不争取到,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根本不用提醒,林寻也会全力以赴。 这一刻,不止是林寻,其他一些绝代人物,都被身边的大人物叮嘱,务必要全力争夺,因为都看出来,此次论道灯会太不寻常了。 砰! 猛地,在前方区域中,一个修者冲出,要抢先去靠近那苍梧山,可不等靠近,整个人就被狠狠震飞回来,跌坐在地上咳血不止。 众人皆从震撼中清醒,哗然不已。 “嘿嘿,实力不够,还想参与此次灯会,简直是可笑之极!” 有人嗤笑。 “自古至今,论道灯会唯有天骄之辈能够参与,这话岂是说说那般简单?没有这种资格,趁早还是死心吧!” 有人淡漠出声。 而林寻则敏锐注意到,刚才那修者在震飞之前,是撞在了一层无形的神秘禁制上。 “或许,正是这一道禁制的存在,才让一般的修者只能止步于此,而无法登山而上。” 林寻这才恍然,为何参与论道灯会的只有那些天骄之辈了,很简单,一般的修者根本没有实力靠近那苍梧山! “这就是苍梧山的法则力量,不止寻常修者无法参与,超出衍轮境的老怪物同样无法进入。” 百风流传音解释,“在以往岁月中,曾有王境老怪物欲要进入,最终也是撞了个头破血流,铩羽而归,并且据传闻,当年曾有圣人亲临此地,可最终只看了一眼此山,就转身而去,这或许意味着,连圣人都可能没有办法进入此山!” 林寻心中一惊,连圣人也难以逾越? 一下子,他看向苍梧山的目光又变了,当年那一个无上道统若存在,也早已覆灭岁月长河中,可唯独此山却历经万古之变迁而延存下来,这就太让人震惊了。 此山之上,究竟藏着何等秘密? 或许,当真正踏足其上时,就能窥伺到一些端倪! 这一刻,林寻心中也生出一股抑制不住的渴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