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霸道如魔神 - 天骄战纪

第八百六十七章 霸道如魔神

“过分?呵呵,缘分本就是无主之物,你以为抢先得到就是你的了?”武断崖嗤笑。 “那你想怎样?”林寻挑眉。 “试一试你是否有能耐保住这一桩机缘!” 说话时,武断崖身影一闪,白衣飘舞,锵的一声祭出一口战刀,雪亮如电,朝林寻劈杀而下。 唰! 虚空如布帛般被轻易撕裂,那刀锋太过凌厉和霸道,白茫茫如夭矫之电激射,恐怖无边。 轰! 几乎同时,林寻动了,并且甫一出击,就动用真正的力量,一道拳芒糅合撼天九崩道的全部奥义,于此刻骤然迸发。 那一瞬,就宛如一道大日涌现,令天地色变,拳劲之炽盛,似要将天地撼碎,化作齑粉。 “你是……”沙流禅本来也欲动手,可这一刻他似认出什么,脸色骤变,失声叫出。 与此同时,附近其他绝代人物也都心中一震,感受到了这一拳的霸道和恐怖。 砰! 拳劲和刀锋硬撼,宛如彗星对撞,迸射出滔天的神辉,可怖的气浪席卷而开,令这座冰山都颤抖了一下。 此刻,无论位于山脚下,还是位于其他区域的天骄之辈,眼瞳皆情不自禁收缩。 他们骇然看见,在此次交锋中,武断崖竟是被击得踉跄倒退,浑身颤抖,手中战刀发出尖锐的哀鸣,差点脱手而飞! 而作为当事人,武断崖体内气血翻腾,难受得差点咳血。 他脸色大变,意识到不妙,正要全力反击,可早已占尽先机的林寻哪会客气,趁此机会,早已冲上前,又是一拳砸出。 轰! 恐怖的拳劲迸发,刺得武断崖眼睛都差点睁不开,并且他此时再变招已经来不及,不得不被动去硬撼。 砰的一声巨响,武断崖又一次被震溃,踉跄倒退,浑身骨头都发出不堪重负的摩擦声,脸色变得苍白,唇角溢出一丝血渍。 他骇然,感到惊悚,这家伙究竟是谁?为何如此强势和恐怖? 轰! 只是,不等他反应,林寻的第三拳又破天砸来,如远古神魔挥出的愤怒一拳,又如一轮青灿灿的大日镇压而下。 武断崖头皮发麻,毛骨悚然,他惊得发出一声尖叫,猛地窜起身躯,狼狈地朝一侧远远避开。 只是,这一拳尚在半途,就被林寻收起,并未真正砸出,那种收发由心的姿态,完美展现出他在武道修行上已拥有了何等惊世骇俗的造诣。 这一刻,其他区域的天骄之辈早已呆滞在那。 他们哪能想到,早已名震西恒界的武断崖,一位拥有着“疯魔刀君”称号的绝代人物,竟会被打压得如此之窝囊? 才刚开战而已,就被对方拳劲压迫得抬不起头,踉跄倒退,这也显得太不可思议。 而沙流禅则脸色阴沉,目光闪烁,看向林寻的目光透着恨意,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忌惮。 至于其他绝代人物,此刻也都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刚才的战斗法师的极其短暂,可无疑却很激烈和惊世。 尤其是林寻所展现出的手段,简直霸道到了极致,让他们都感到一阵阵心惊和压抑。 “怎么不试,反倒逃了?”林寻晒笑。 远处,武断崖脸颊火辣辣的,内心充满羞愤,刚才那一幕幕,简直犹如做梦一样,让他猝不及防。 若早知如此,他肯定会在第一时刻出动全力! 可一步错,步步错,让他直接陷入被动不利的处境中,以至于被打压到了这等尴尬而丢人的地步。 “再来!” 武断崖怒吼,目眦欲裂。 他原本颇为潇洒,白衣飘飘,风流倜傥,可现在却脸色铁青,隐隐显得有些扭曲和狰狞,一副怒火中烧,几近疯狂的样子。 “不必打了。” 就在此时,那一支很低调,新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李清欢站出来,挡在了武断崖身前。 “为什么要拦我!”武断崖愤怒出声。 却见李清欢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看向林寻,感慨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林魔神,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展现出魔神之威。” “什么,他就是林魔神?” “这……” 其他绝代人物脸色皆是微微一变,看向林寻的目光顿时变得不同了,皆是一副原来是他,怪不得会如此的模样。 “林魔神!” “老天,那家伙竟然就是林魔神!” “果然,他和传闻中一样的强势和凶横,瞧瞧,连武断崖都被压三拳压迫得不得不逃避!” 与此同时,火莲冰山其他区域中也响起哗然声,一个个天骄之辈瞠目结舌。 聂逸安倒显得很镇定,他早已料到会如此,不过这时候,他特意仔细去打量了一下沙流禅。 就见后者此刻脸色阴晴不定,一言不发,看向林寻的目光闪烁不定,显然他内心也不可能平静了。 “他……他就是林寻?”这时候,武断崖愣住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内心有种要吐血的冲动,差点骂娘,若早知道是这魔神,他哪会轻易动手? “要不要继续试一试了?” 林寻瞥了他一眼。这时候,他已恢复原本容貌,都已被识破身份,再遮掩也没有必要。 “你以为我不敢?” 武断崖愤然,他虽忌惮林寻的名声,可他好歹也是一位名震西恒界的绝代人物,认为若是拼命,用上自己的压箱底手段,不见得就拿不下林寻! “好了,之前只是误会,两位莫要再争执了,我等皆是为了机缘而来,若因此而大动干戈,对谁都没有好处。” 李清欢温声开口,进行劝解。 林寻笑了笑,深深看了一眼李清欢,道:“你说不错,这才是第一关,若在这时候被淘汰出局,那可就太亏了。” “哼!”武断崖冷哼。 林寻轻笑:“你若不服,大可以也和那钟离无忌一样,在抵达古道青灯树时,再与我一战,不过到那时,可不止是被淘汰出局那般简单了。” 话语随意,却带着一抹霸气,令许多绝代人物侧目。 “有何不敢?”武断崖冷冷道,“走着瞧就是了!” 他很愤怒,内心憋着一团火,认为刚才自己之所以被压制,完全就是没有预料到对方是林魔神,以至于有些大意,被对方抢占了先机。 若真正对决,决不会如此! 林寻笑了笑,不再多说,转身朝山巅处行去。 “你要干什么?”沙流禅脸色一沉,他恰好伫足在这片区域,挡在林寻前行路上。 林寻淡淡看着他,“若你想再对决一次,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否则就让开。” 其他绝代人物皆暗吸凉气,他们知道林魔神很强势,可却没想到竟如此之强势。 刚压制了武断崖一头,就又跟沙流禅杠上了,这胆魄也是没谁了。 “哈哈,哈哈哈……”沙流禅大笑起来,一头蔚蓝长发飞扬,似乎是怒到极致。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最终沙流禅竟是忍住,不曾阻拦,任凭林寻从自己身边的区域走过! “这……” 其他绝代人物皆有些看不透了,沙流禅可是海鲨族的圣子,乃远古大凶的后裔,性情最是冷酷和暴烈。 搁在往常,面对这等挑衅,只怕早已怒了,可现在他竟忍住,这就显得很反常。 难道上次和林魔神的对决,已经让他对林魔神产生了忌惮? 唯有李清欢若有所思。 “李兄,你可看出些什么?”旁边的武断崖传音问询,他和李清欢的关系不错,算得上是世交。 李清欢沉吟道:“沙流禅手中有大杀器,这时候却隐忍下来,不打算这时候和林魔神起冲突,若我猜测不错,第一他是忌惮在此地和林魔神拼的两败俱伤,被我等抢占机缘,第二他应该是打算在闯过五重关之后,再对林魔神发难,要毕其功于一役!” “这么说,他要学钟离无忌一样,杀了这林寻?”武断崖心中一动。 “林魔神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如今都在传他身怀大造化,拥有一件圣宝,或许传闻有假,但绝非空穴来风。”、 李清欢轻声道,“我劝你还是别再去和他冲突了,我们此次的目标是夺取那一场独一无二的造化,其他的都不重要。” 武断崖哦了一声,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与此同时,沙流禅心中也想着心事,他不蠢,很清楚这时候和林寻对决,就和两虎相争没什么区别,会被其他人趁机得利,根本不值当。 “就再容忍你一段时间,等抵达古道青灯树前,我定要让你死得很难看!”沙流禅暗自咬牙。 他若知道,旁边的李清欢仅仅通过观察,就大致猜出他的心思,也不知会该作何感想。 而这些对林寻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他踱步攀山,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在距离山巅只有十多丈的距离时停顿下来。 这里已经是他能够忍耐的极限,并且一旦发生变故,也可以及时应对。 若再上前,就将承受不住那无所不在的“神圣战印”力量。 呼~ 林寻轻吐一口浊气,盘膝坐下,一边静心体悟冰山上涌动的古老战意,一边等待下一朵火莲之花出现。 —— ps:第四更送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