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搅浑水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七十二章 搅浑水

苍梧山外。 “第一重考验结束了!” 所有等候在那的修者皆看到,苍梧山上,紫色神辉蒸腾,衍化作了一道恐怖的漩涡云团。 “被淘汰的修者数目统计出来没有?” 许多大人物在问询。 “起码得有上千个之多吧?” “上千个?不止这么少,听一些被淘汰出局的天骄之辈说,这一次的论道第一重考验,凶险无比,出现了诸多实力可怕无比的妖兽,这在以往是根本不曾发生过的。” “那该被淘汰了多少?” 场中,议论声此起彼伏,喧嚣之极。 一些被淘汰出局的天骄,自觉丢脸,早已带着满腔的苦涩和不甘匆匆离去。 而他们的师门长辈见此,也只能发出无奈的喟叹。 还有一些天骄之辈则愤怒难当,坚守在场中,不愿离去,要等候在那,进行报复。 原因很简单,他们要么是在和其他天骄的竞争中惨遭淘汰,要么是被人偷袭,直接被踢出局。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可以确定,第一重关淘汰了三千以上,四千以下的天骄之辈!” 没多久,风语族放出一则消息,引起了全场哗然,纵然是那些大人物在听到这个数字时,心中也不禁一颤。 此次参与论道灯会的天骄人物足有上万之众,论及参加的人数之多,堪称是前所未有,盛况空前。 可现在,才仅仅只是在论道第一重考验中,就有三千多名来自西恒界不同区域的天骄之辈被踢出局,这淘汰率也太高,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惊爆的消息传出,引起了场中无数的惊叹和议论。 “问玄剑斋传人纪星瑶,于青木秘界金光之湖上,夺得一条龙须紫鳞鱼,获得了一门绝品道法传承!” “大蛮雷族‘小雷侯’雷千军,于赤火秘界沧浪海上,夺得一株寒雪玄重竹,获得一门绝品道法传承!” “南玄界长生净土传人羽灵空,于庚金秘界戍土战场中,夺得一杆龙血战魂幡,获得……” …… 每一则消息放出,就引起场中一阵哗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连那些大人物都无法淡定了,对这些消息紧张关注。 绝品道法! 这就是在西恒界古老道统中,都堪称是稀世珍品级的传承,太过宝贵和罕见! “才只是第一重考核而已,竟已出现绝品道法,这在以前的论道灯会上,可从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 一个大人物震撼出声。 “金鹤婆婆早先所说的不错,此次论道灯会和以往完全不同。” “绝品道法啊,仅仅一部传承,就足以让一方大势力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许多大人物感慨。 猛地,远处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什么?你说那该死的林魔神,从我们圣子手中夺走了一株藏着绝品道法的火莲?” “可恶!实在是可恶!” “不会吧,连我们沧溟道宗的传人李清欢都没能阻拦林魔神?” “此子该杀!若不是他从中阻挠,那一株九瓣火莲肯定是属于我们玄阳门武断崖师兄的!” 附近众人这才发现,这些充斥着愤怒的声音,赫然来自海鲨族、沧溟道宗、玄阳门的一众强者。 他们一个个脸色奇差无比,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 “真的假的?林魔神有这么强?” 有人狐疑,很快就得到了确定。 “不止如此,那林魔神甫一登上火莲冰山,就陆续夺走一株九瓣火莲,两株八瓣火莲和一株七瓣火莲,自始至终,没有人能阻拦他,强横得一塌糊涂。” 一个曾见证林寻在火莲冰山上的行动,但最终被淘汰出局的天骄人物,做出了如此回答。 顿时,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终于明白为何海鲨族、沧溟道宗、玄阳门那些修者会如此气急败坏了,换做谁,只怕心里也不平衡了。 “乖乖,这么说,林魔神一个人就获得了一部绝品道法,和其他三部堪称一流的道法传承?” 也有许多人惊诧,对林寻所获得的机缘羡慕眼红不已。 道法! 这可不是秘法可比,珍惜宝贵无比。 而一流道法就更稀缺和珍贵了,现如今的西恒界中,也唯有那些底蕴极其悠久的古老道统和族群,才拥有这等级别的道法传承。 可这林魔神倒好,仅仅在论道第一重考验中,自己一个人就获得了数部一流道法传承,这让谁知道能不羡慕和嫉妒? 更重要的是,他还掌握了一门绝品道法! 得知这些,在场那些大人物都不淡定了,神色各异,变得很微妙。 “坏了!” 百风流就等在那,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他顿时意识到,这一则消息无疑又将给林寻带来不少风波! 唯一庆幸的是,他如今还在苍梧山内,否则的话,那些眼红和垂涎的修者,必然会忍不住动手。 “妈的,得赶紧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能让在场那些修者的目光全都盯在林魔神一人身上。” 百风流抚摸着下巴,陷入思忖,最终一咬牙,决定拉几个垫背的,给林寻分担影响。 虽然方法有些损,可百风流已经顾不得了。 在得知林寻获得了多部道法之后,百风流就惦记上此事,他还眼巴巴等着林寻分一些机缘出来呢! 没多久,百风流就开始鬼鬼祟祟地散播消息—— “青鸾族圣女青涟儿,于青木秘界中偶然获得一截充满神圣气息的白骨,疑似是属于圣人的遗骨!” 哗! 这则消息一出,顿时引发不小波澜。 有人嗤之以鼻,认为是假的,也有人狐疑这极可能是真。 青鸾族一众强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不得不进行解释,可他们越是解释,反倒愈发让一些修者怀疑了。 这就是谣言,最该死的是,这则谣言还很具体,有着诸多细节,若不知晓内情,很可能就会被蒙蔽。 一下子,青鸾族强者想杀人的心都有了,究竟谁这么缺德,竟用这等阴险的手段来坑他们,简直该杀! 没多久,又一则消息放出,说玉虚观传人沐剑霆在赤火秘界中所获得的好处比“小雷侯”雷千军更大,乃是一页由神秘兽皮鞣制而成的经书,其内疑似藏着惊世秘辛! “不会吧,还有这等事?” “应该是真的,听说沐剑霆此次有备而来,手中掌握有玉虚观镇派之宝‘千机万灵伞’,能够发现其他人无法发现的玄机和秘密!” “没错,我也想起来了,这千机万灵伞可是一件通灵异宝,神妙莫测,若是凭借此宝,倒真可能让沐剑霆探寻到许多机缘。” 这则消息又引发场中一阵轰动,不少人都暗自羡慕。 而来自玉虚观的那些修者,此时脸色皆变得凝重,这种传闻简直太可恶,等于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事情并未结束,百风流这老棒槌绝对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没多久,他一咬牙,直接把问玄剑斋也拖下水。 “传闻,纪星瑶和羽灵空一起合作,要在苍梧山中夺取一桩不可为外人知晓的大造化,牵扯到了铸道成王的惊世秘密!” 这则消息一出,场中彻底沸腾了。 如今谁都知道,来自南玄界长生净土的羽灵空,此次是专门为拜访问玄剑斋圣女纪星瑶而来。 可羽灵空究竟是为什么而来,却不为外人所得知。 更重要的是,羽灵空一个不属于西恒界的强者,却参加进论道灯会中,这本就让不少修者很不服。 在这等情况下,这样一则消息传出,任谁只怕都无法淡定了。 “这是有人要把水搅浑啊……”金鹤婆婆得知这些,眸子中不禁迸射出一抹骇人的冷电。 一时之间,场中消息纷纷,各种议论不绝于耳,无形中,倒的确化解了不少对林寻的关注。 见此,作为暗中散播谣言的幕后黑手,百风流不禁得意一笑,论及散播消息,他们风语族可是当之无愧的翘楚! “唉,林老弟啊林老弟,为了帮助你,我可连作为风语族族人的操守和底线都突破了,你若有良心,可一定要给老哥我捎带一份造化……” 百风流暗自嘀咕。 …… 苍梧山。 嗡! 虚空波动,将林寻的身影挪移显现出来。 睁开眼睛,就见一片灰濛濛的世界映现视野中,天地若无垠,只剩下自己孑然一人。 “这就是论道第二重考验之地?” 当林寻心中刚浮现这个念头,忽然轰隆一声响,一座黝黑而古老的石碑拔地而起,屹立旁边地面上。 上边篆刻着密密麻麻约莫数百个文字,每个文字皆扭曲肉蚯蚓,乃是上古时代记的一种道文。 “极限之境!” “参与考核的弟子,当拼尽全力,杀到此境彼岸。” “时间为一炷香,中途落败者,淘汰;未在一炷香内抵达者,淘汰。” “切记,实力不同,所遭遇考验的困难也不相同,唯有全力以赴,当能突破极限!” “当考验结束,表现最卓绝的前三名,可获得不同的奖励。” 林寻将这一行行上古道文看完,心中忽然泛起一抹异样的情绪,参与考核的“弟子”? 这称呼可大有讲究! —— ps:第三更凌晨12点左右。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