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浮沉之海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七十八章 浮沉之海

就这样一个小巧无比的玉瓶,竟敢起这样一个足以让任何修道者震撼的名字? 林寻狐疑。 大道无量,这可不是一般宝物可以承受的名字,大道本就是天地间最至高的一种规则力量,宛如禁忌,以其为名,无疑等于在触犯禁忌,是祸非福! 而无量二字,就更有讲究了。 何谓无量? 无穷无极之理,无可度量之蕴! 这样一个小瓶子,却拥有这样一个近乎触逆禁忌的名字,这让任何修者见到,必然也都会心惊。 很快,林寻的神识就查探出此瓶的一些妙用,也明白了它为何为冠以此名。 此宝看似小巧的瓶身,其内却宛如有一方无量之世界,根本无法探测到其底部。 其最大的妙用,并非是储物,而是蓄积武道力量! 比如,施展撼天九崩道打出的一拳,所汇聚的全部威力,便可以蓄积于此瓶内。 而当动用时,只需神识一动,就能将此招的力量和威能释放出来,并且威力比自己亲自施展要强大足足一倍! 了解这些,林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比借力打力的移花接木、斗转星移之法神妙太多了……” 唰! 林寻忍不住进行尝试,祭出断刃,用自己最强的力量施展出“寂空斩”。 嗡~~ 而在同时,他以神识操纵此瓶,瓶口一热,陡然喷薄出璀璨的毫光,如梦似幻,化作漩涡之状。 惊人的一幕出现,寂空斩甫一施展出来,就被那一道璀璨的漩涡无声无息给吞没掉! 的确是吞没。 寂空斩的力量、威能、乃至于其中蕴含的一切奥妙,皆涓滴不剩,完全被那大道无量瓶吸走了! 轰! 林寻心中一动,大道无量瓶猛地喷发,一道寂空斩掠出,刹那间,像一道绝世神芒显现世间,斩出一道笔直足有万丈的虚空裂缝。 大地上,更被凿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沟壑,烟尘弥漫,深不见底。 林寻心中狠狠一震,这一道寂空斩威力,果然比自己施展强大了太多! 好宝贝! 林寻眼睛发亮,大道无量瓶,这绝对是一件拥有独特妙用的旷世异宝,不可思议之极。 “对敌前,可以蓄积武道力量,出其不意地对敌人进行击杀,充当杀手锏来使用。” “同样,在战斗时,也可以祭出此瓶,来吞吸对手的杀招,而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并且经由此瓶加持之后,威力可足足翻倍了一倍……” 瞬间而已,林寻就明白了此瓶在战斗中的两个妙用,战斗前,可以蓄积力量充当杀手锏。 而在战斗中,也可以吞吸敌人的杀招,移花接木,还之彼身,并且威力更强! “也不知道此瓶是否可以吞吸王境老怪物的杀招了,若是可以,那好处就更惊人了……” 林寻一想到这,心中也不禁一阵轻颤。 他忽然意识到,若以后再被王境老怪物追杀,完全可以凭借此瓶来吞吸对方的杀招,从而为自己化解危机。 并且,此瓶可不止是吞吸杀招那般简单,而且可以再度施展出来,威力还会翻倍! 想一想,王境老怪物的全力一击,被小瓶施展出来时,威力却翻了一倍,是否可以一举将王境老怪物都给杀了? 林寻越想,越感觉此宝神异,太过不凡。 他有种强烈的直觉,这还只是自己摸索出的一些妙用,小瓶的全部妙用绝对不止如此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林寻的揣测,小瓶是否能够吞掉王境老怪物的杀招,需要亲自测试才行。 不管如何,在此次第二重论道考核中,能够获得这样一件特殊的奖励,让林寻也感到颇为惊喜。 嗡~ 蓦地,手中的道符产生晦涩波动,下一刻,林寻就被挪移离去,消失在这灰濛濛的极限之境。 …… 唰! 当林寻再次出现时,已来到一片浩瀚无比的汪洋前,海水汹涌,宛如无垠无涯,一眼望不到尽头。 浮沉海! 第三重考验,就将在此展开角逐。 此海很神异,当考验开始时,海上会凝结出一朵朵莲花,修者踏足莲花之上,在浮沉海中展开竞渡,抵达海之彼岸,便算通过考核。 浮沉海前的海岸上早已汇聚了许许多多的身影,三五成群汇聚在一起,正自议论。 “林魔神!” “也不知他此次在论道第二重考验中,获得了何等名次。” “可惜,这林魔神得罪的人太多,否则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在这第三重考验中,和他一起在浮沉海上行动。” 当林寻的身影出现时,顿时引来一阵侧目和议论声。 对于此,林寻神色不动,目光一扫全场,瞬间就判断出,约莫有两千多名强者分布在这片海岸附近。 “记得参与论道时,足有上万之众,可这才进行到论道第三重考验,就只剩下不足三成的强者,这淘汰率可太惊人了。” 林寻思忖时,抬脚已经来到一处偏僻位置,眺望远处的浮沉海。 顾名思义,踏入此海,便会于其中浮沉,修者只能以莲花为舟,竞渡其中,上不可飞天,下不可入海。 并且,一旦失足坠落海水,会第一时间被淘汰出局! 在以往的论道灯会上,这“浮沉海竞渡”的考验虽谈不上凶险,但淘汰率却极高。 一些彼此有仇的强者,往往会借助这次机会,向对手展开报复和打击,茫茫大海上,浮浮沉沉,只能依托莲花之舟前行,一旦开战,失足坠海的可能性太大了。 只需一道风浪,甚至都能轻易覆灭对手。 毕竟,那浮沉海中的海水,可不是寻常之水,充斥着可怖的大道力量,每一滴都重逾万斤,若掀起一道海浪,就和一座神山镇压下来没什么区别。 很快,林寻收回目光。 他注意到,纪星瑶、羽灵空这些绝代人物,都早已抵达,此刻汇聚在一起,正自低声交谈什么。 除此,沐剑霆、雷千军、钟离无忌、青涟儿、沙流禅、李清欢、武断崖这些人身边,也各自都围拢着一群人。 林寻看到了白灵犀,她一袭白衣,眉目如画,青丝如瀑,玉容灵秀绝俗,正站在羽灵空一侧。 当注意到林寻的目光,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林寻笑了笑,只是很快他就神色一滞,察觉到一对幽冷的眸扫向了自己。 那人一袭素色裙裳,身姿纤秀绰约,肌肤如凝滞般莹润,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清丽无匹,随意立在那,就有一种空灵圣洁之气,宛如从画中走出的仙子。 正是问玄剑斋传人纪星瑶。 只是,林寻却有些心虚,他当初可不小心撞了一下这骄傲小妞的屁股,产生了某种旖旎而尴尬的误会。 若非必要,林寻是真不想和纪星瑶碰面,这小妞不止是心性骄傲之极,并且脾气也不怎么地…… 这一刻,林寻敏锐察觉,纪星瑶看来的目光虽平静,却有一丝无形的杀气,像刀子似的冷飕飕的。 与此同时,林寻耳畔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你若敢把当日之事说出去,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威胁味道十足。 林寻眼眸一眯,这小妞脾气可真够大的,都过去多久了,她怎么还念念不忘? 他唇角泛起一抹微笑,忽然朝远处的纪星瑶挥了挥手,保证道:“放心吧,这是咱俩之间的秘密,我谁都不会说。” “你……”纪星瑶神色一滞,一对明亮若星辰般的清眸中不可抑制地浮现一抹恼意,她哪能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无耻和不要脸,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等话。 这哪是保证,分明就是一种调戏! 果然,当听到林寻此话,附近一众强者皆一阵错愕,瞠目结舌。 什么情况? 林魔神竟在暗中勾搭上了纪仙子? 全场躁动了,难以置信。 纪星瑶可是西恒界年轻一代最受瞩目的领袖人物,宛如天上仙子,被无数修者所追捧和崇慕。 往日里,可从不曾听说过她和哪个青年才俊有所瓜葛。 可现在,林魔神却说出这等话,这就不免让人浮现联翩了。 一时之间,许多强者心中皆暗自羡慕和嫉妒,也有许多修者愤恨,认为林魔神这是对纪仙子的亵渎。 而目睹这一切,以前的新仇旧恨一下子涌上纪星瑶心头,她贝齿紧咬,清眸绽电,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撕了林寻这混蛋。 简直太气人了! 她还从没见过像林寻这般厚颜无耻的家伙! “你给我等着!” 纪星瑶传音,恨意十足,她忽然发现,只要碰到林寻,自己就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无法镇定。 林寻微微一笑,灿烂无比,心中暗道,只允许你威胁我,就不允许我反击?简直荒谬! 而附近一众强者见到此幕,心中又是一阵翻滚,林魔神和纪仙子这是在“眉目传情”吗?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纪星瑶感觉若再这样下去,非被林寻这不要脸的混账气得抓狂不可,她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去,仿佛再多看林寻一眼,就会让她彻底暴走。 而站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羽灵空,眸子中则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芒,一闪即逝。 —— ps:第三更送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