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浮沉往年 - 天骄战纪

第八百八十二章 浮沉往年

哗啦啦 当一众强者各自踏上一朵金色莲花开始乘风破浪前行,那原本平静的浮沉海顿时变得波澜汹涌,浪涛奔腾。 其中一朵金色莲花上,林寻和岳剑鸣并肩,运转力量,驱动脚下莲花,朝前方掠去。 “这海水每一滴都有万斤之重,造成的阻力太大,需时时刻刻运转修为才能持续前行。” “若遇到浪花拍打,则会变得凶险,无法遁空飞行,一旦被卷入海水中,就会被淘汰出局。” “不对,这海水有古怪!” 蓦地,正在熟悉这一重考验力量的林寻眼眸一凝,感受到一股奇异而冰冷的无形力量扩散,竟在对自己的心神造成冲击。 猝不及防之下,让林寻浑身也是一颤,心中一阵烦躁不已,周身气机都遭受影响。 林寻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这第三重考验,针对的是修者的心境力量! 心境,最为神妙和玄微。 在上古时代,诸多圣贤大能皆认为,修行,修的就是“降伏其心”的过程! 心如磐石,则八风袭来,岿然不动。 心若不宁,则意乱神迷,患得患失。 道途维艰,充满凶险,若心不定,瞻前而顾后,注定成就不大,也最容易招惹外魔入侵,遭遇劫难! 心境,关乎七情六欲,最容易遭受影响。 心境坚定,纵然资质平庸,也有踏足大道之上的希望。 可若心境不稳,纵然有逆天之资质,绝世之传承,也注定成就有限,不可能在道途上走得太远。 总之,心境玄微,也最难以把控。 就好比谢玉堂,以前的他,傲骨铮铮,被誉为帝国年轻一代的俊杰,风采盖世。 可自从抵达古荒域,和林寻相遇,他心境就发生变化,无法接受林寻比他更强的事实,心中被笼罩上嫉恨的阴影。 他自己都意识到,这是他的心魔,是一个心结,若不解除,必然会影响他的修行之路。 可惜,谢玉堂选错了方法,并非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而是以为只要铲除林寻,便能解除心魔,因而酿成悲剧,被林寻彻底镇压。 “啊!” “小心!” “不,不要!” 没多久,那浮沉海上,响起一阵惊慌的大叫,此起彼伏。 就见有不少强者,一个个宛如魔怔了一样,有的惊恐大叫,有的仓惶发抖,有的则状若疯狂,大吼大叫。 而后,在他们来不及清醒时,整个人就被汹涌的浪涛拍飞,从金色莲花上坠落浮沉海中,消失不见。 显然,他们被淘汰出局了。 这让林寻心中凛然,意识到这浮沉海中虽无致命危险,但却潜藏着更为可怕的劫难。 这是专门针对心境的考验,若能渡过,则可以顺利抵达彼岸,若无法渡过,就会坠入浮沉海,被淘汰出局。 “浮沉海浮沉”林寻若有所思。 轰! 蓦地,前方一道浪花汹涌而来,卷起千堆雪,声如炸雷。 瞬间而已,林寻心神遭受剧烈冲击,犹如陷入一场梦魇中。 “文靖,你带着孩子快走!”隐约间,林寻耳畔响起一道焦虑的声音,带着颤抖和祈求。 “不行,已经晚了”一道充满痛苦的叹息声响起。 而后,林寻艰难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张清秀带着焦灼之色的女人面庞。 而他则被包裹在襁褓中,被女人紧紧抱在怀中。 林寻一愣,自己变成婴儿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男人悲恸无比的嘶吼声响起。 林寻扭过头,就看见一个英姿慑人的男子就在旁边,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尽是痛苦和惘然之色。 远处,火光汹汹,在夜色中燃烧,刺目之极。 还有凄厉的惨叫声、绝望无助的哭泣声、愤怒而不甘的怒吼声交织在一起,在这夜色火光中响起。 难道,这一对男女就是自己的父母林文靖和洛青珣? 林寻心中震荡。 忽然,远处冲来一个瘦削中年,浑身伤痕累累,脸上沾染血渍,惊慌叫道:“少主,不好了!族长他们他们” 是忠伯! 林寻心中又是一震,那浑身浴血的中年,不就正是白马探花沈经纶?只不过后来改名为了林忠,进入林家效命。 只不过,眼前的林忠比林寻印象中更年轻。 “怎么了?”男子沉声问。 “都被杀了!”瘦削中年发出一声悲嘶,恨得眼睛都红了。 一下子,男子怒发冲冠,目眦欲裂,神色铁青可怕之极:“那家伙这是要凭一己之力,覆灭我林家?欺人太甚!” “文靖,他是为我们孩儿来的。” 这时候,那女子却已变得很平静,似已麻木了,“我早就预料到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反而因为这孩子,牵累了我们林家” 说着,她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婴儿,清秀的脸庞上写满了复杂。 林寻心中一颤,他张嘴欲言,可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这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又急又怒。 他这时候已经断定,这就是自己的父母! “笑话!我们的孩子才刚满月,怎可能会因为他,而造成这一切?青珣,你究竟想说什么?”林文靖愤怒道。 “你还不明白吗,他自出生,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身怀特殊的本源灵脉”洛青珣叹息。 只是不等她说完,就被林文靖打断:“我知道这些,可难道仅仅因为一个天生的灵脉,就酿成此祸?” “你不明白!”洛青珣深吸一口气,“你知道的,当年我流落于此界,是为了避开一场追杀。” “后来,我碰到了你,我本以为在这残碎的小世界,这辈子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却没想到,麻烦终究还是来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 说到这,洛青珣唇角泛起一抹苦涩和痛苦,“因为,我从来不属于这世界!” 林文靖皱眉道:“我知道,你来自古荒域。” “不!”洛青珣摇头,“我也不属于古荒域,我来自星空彼岸。” 星空彼岸? 林寻脑袋都有些发懵,不属于下界,不属于古荒域,而是来自一个另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方? 星空彼岸,那又是哪里? 轰! 交谈至此,便被一道恐怖的爆音打断。 林寻眼前画面一变,就看见一片火海中,林文靖在怒吼:“逃!快逃啊!带着我们的孩子走!” 他显得如此焦急和愤怒,像发疯一样。 “我不走,逃过了此次,以后终究还是会来的,倒不如和你一起死去,以后就不会再这么痛苦了。” 洛青珣神色平静,她低头看这儿怀中的婴儿,神色间充满愧疚和难过,喃喃道:“孩子,你本不该来的世上的,是娘亲对不住你” 吧嗒吧嗒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坠落在林寻脸上,他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要窒息。 锵! 就见此时,一道清越的剑吟响彻天地,震荡八荒六合。 林寻下意识看过去,一个衣冠胜雪、黑发飘舞,浑身剑意冲霄,神色淡漠到极致的男子,手执一柄黑色古剑而来。 那漆黑如夜的剑身上,兀自淌着殷红的血珠。 在他背后,则是一片火海和毁灭的景象。 然后,一道通天剑芒出现,将天穹都撕裂,璀璨到了极致,也恐怖到了极致。 再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可林寻知道,正是这一剑,葬灭了他的父母的性命! 这一刹,林寻脑海空白,愤怒、无力、绝望、悲恸的情绪如潮水般,将他心境淹没。 只是,他的心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不曾受到任何影响。 相反,他在仔细地感知和体会这种说不出的汹涌情绪冲击。 林寻知道,这就是仇恨的滋味。 只是以前,他只是知道父母是谁,仇人是谁,却从不曾接触过,感知过,也从不曾如此亲身体会过。 云庆白! “林寻,林寻你醒醒?”耳畔,传来岳剑鸣的呼唤。 林寻彻底醒了,眼前视野恢复,汹涌的浮沉海在奔腾,掀起雪白的浪花。 “你没事吧?”岳剑鸣担忧问道。 “没事。”林寻摇头,在他眼角处,有一滴泪痕瞬间蒸发掉,不曾被任何人发现。 “要小心,这浮沉海的力量极其凶险,会对心境造成可怖的影响,一着不慎,就会被淘汰出局。” 岳剑鸣说到这,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怪异,“就在刚才,我感觉像做了一场梦,到了小时候在宗门修行的时候,因为太过顽劣,被师尊关押在了后山禁地。” “整整三个月时间,就自己一个人面壁思过,那滋味简直太难熬了,那时候,我恨透了师尊,还发誓以后要报复来” 说到这,岳剑鸣猛地止住,有些不好意思道:“让你见笑了,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发誓也当不得真。” “我明白。”林寻笑了笑,目光看着茫茫浮沉海,他知道,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幕幕,也和岳剑鸣一样,是被浮沉海的力量影响了心境,将自己尘封的记忆打开,重现出来。 ps:今晚没了,另外,提前预告一下,这周六和周日每天会有5更爆发。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