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碧海潮生 - 天骄战纪

第八百八十五章 碧海潮生

“圣宝?”武断崖眼瞳一缩。 “别忘了,那南玄界的羽灵空,是乘坐长生殿而来……这可是一件赫赫有名的圣道瑰宝!” 李清欢悠悠说道,“你觉得在这等情况下,林魔神有什么能耐和这羽灵空对抗?” 武断崖恍然,心中震动:“原来如此。” “不止羽灵空,纪星瑶、沐剑霆、雷千军他们手中,只怕也掌握有强大的底牌。” 李清欢说到这,神色间竟是浮现一抹罕见的不屑,“这就是绝代人物和普通修者的差距,他们本身就是古老道统的传人,天资超群,又有师门赐予的秘宝防身,这让其他强者如何和他们比?” “说起来,我还挺佩服林魔神,既不是古老道统传人,也无可依仗的背景,却能孤身一人杀出偌大一个名头,威震西恒界年轻一辈,就冲这一点,就足以令大多数强者羞愧。” 武断崖一怔,总感觉李清欢这一番话味道很怪。 “李兄,你可也同样是来自沧溟道宗的绝代人物。”武断崖忍不住说道。 李清欢轻叹,道:“所以,我才更明白林魔神和其他绝代人物的不同。” “啊——!” 远处猛地响起一声惨叫,惊动附近区域强者。 就见一个青鸾族的男子,双手抱头,面容扭曲,状似无比痛苦,发出嘶吼:“惊魂银魄针!林魔神,你好狠!” 哗啦~ 下一刻,这男子就被海浪席卷淹没,淘汰出局。 场中气氛一时沉寂,许多看向林寻的目光变得闪烁不定。 谁都没想到,这林魔神在这冲关破境的紧要关头,竟还有反击之力,并且反击还如此霸道狠辣。 惊魂银魄针! 这可是凶名赫赫歹毒无比的秘宝! 一时之间,一些原本欲要趁此机会对林寻动手的强者,皆熄灭了心中念头。 而目睹这一幕,李清欢和武断崖的神色皆有些异样,果然,那一枚惊魂银魄针是被林魔神给夺走了…… …… 轰! 林寻周身的气机愈发强盛,躯体肌肤灿灿若清色的仙金筑就,散发着璀璨的光泽。 他血气轰鸣,若闷雷激荡,整个人像压抑许久的火山,即将爆发。 所有人都能看出,林魔神冲关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这让许多强者心绪复杂,原本林寻的修为已经足够强大和逆天,足可以和绝代人物争锋。 若他的修为再有突破,毫无疑问他的战力会变得更加可怖! “若如此下去,以后谁还能压制得了他?”有强者嫉恨,声音中带着一抹不甘。 “唉,人比人气死人,我以前以为自己在年轻一辈中已足可自傲,可自从参与到此次论道灯会,见识了诸多绝代人物的风采,却让我连遭打击,也彻底意识到,什么叫天外有天。”也有强者唏嘘感慨。 “哼,想趁此机会晋级?痴心妄想!” 猛地,一道惊雷般的大喝响彻,就见远处一朵莲舟上,沙流禅身影雄峻,威猛慑人。 “碧海潮生!” 他周身汹涌万丈血光,探手一抓。 轰隆一声,浮沉海中陡然掀起一道千丈高的浪潮,化作恐怖的潮流漩涡,碾压虚空,朝林寻所在的位置冲去。 嘶~~ 群雄倒吸凉气,这可是浮沉海,每一滴海水都有万斤之重,一般的强者,纵然全力动手,也只能掀起一朵小浪花而已。 可现在,却有一片汹涌的浪潮漩涡,碾压虚空,铺天盖地般被沙流禅引发,这景象就太可怕了。 “退!” 沿途一些强者色变,驱动脚下莲舟,远远避开,唯恐被波及到,这潮水漩涡太恐怖,别说被击中,就是被波及,也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轰隆隆! 水浪滔天,化作漩涡碾压,这让所有人都意识到,沙流禅这是要一举破坏林魔神晋级,让其走火入魔,彻底被废掉! “可恶!”岳剑鸣恨得目眦欲裂,他全身修为运转到极限,已做好了全力对抗的准备。 轰! 潮水漩涡袭来,掀起恐怖的碾压力量,要把林寻和岳剑鸣皆卷入其中。 “斩!”岳剑鸣怒吼,祭出灵剑,斩出刺目的光,与之对抗。 可仅仅一瞬,他整个人就遭受剧震,如触电般,差点被那潮水漩涡掀飞出去。 这力量太恐怖,非他所能抵抗! 可纵然如此,岳剑鸣还是一咬牙,近乎是拼命般,将自己的所有杀手锏运转出来。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寻晋级失败。 “可笑,我海鲨族可是玩水的行家,我以四两拨千斤之奥秘,掀起的海潮风暴,岂是你这种人能够抵挡的?” “滚开!”沙流禅发出大吼,探手一抓,凭空又掀起一道冲霄般的潮水漩涡,碾压而去。 群雄震骇,这沙流禅太强势了,浮沉海上何等凶险,他却犹有威能兴风作浪,着实显得很凶悍。 轰隆~又一道潮水漩涡轰鸣,碾压海面席卷而去。 林魔神要遭殃! 所有人都看出,仅凭一个岳剑鸣,挡住一道潮水漩涡已经很费劲,在这第二道潮水漩涡夹击下,他和身边的林寻注定要遭遇不测。 “林寻,对不住了……”岳剑鸣叹息,他很内疚,意识到在这一击下,自己纵然拼命,也无济于事。 轰! 漩涡袭来,瞬间而已,就将林寻和岳剑鸣一起席卷其中。 群雄心中一凉,这才是第三重考验,林魔神就要遭难吗? “卑鄙!”远处的白灵犀愤怒,无法平静。 “林魔神这是要完了?”武断崖都有些难以相信,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打懵。 李清欢也皱眉,有些拿捏不定。 这一刻,附近海面上一众强者皆紧紧关注,漩涡轰鸣,浪潮汹涌,席卷四周,已无法看到林寻和岳剑鸣的身影。 真的遭难被淘汰了? “哈哈哈,什么狗屁的林魔神,我只是稍施手段,他就抵挡不住,真是太弱了!”远处,沙流禅仰天大笑,扬眉吐气,得意无比。 之前在星崖城时,他曾被林寻强势击溃,在无数人面前丢尽了颜面,引以为奇耻大辱。 而现在,他终于扳回局面,洗涮耻辱! “哼!” 附近,有冷哼声响起,羽灵空、青涟儿、卓狂澜这些绝代人物,皆很不悦。 他们原本可是打算在抵达古道青灯树时,再去击杀林寻,哪曾想在这浮沉海上,沙流禅却抢先出击了。 眼见林寻可能已经遭难,这让他们心中都有些不甘。 注意到这些不悦的目光,沙流禅却是愈发得意了,林魔神何其嚣张,可最终还是被他一人所镇压,这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乘人之危,还笑得这么起劲,不觉得丢脸?”一些对林寻颇为推崇的强者心中都暗骂不已,认为沙流禅此举,太过阴险,胜之不武,可他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让人鄙夷。 “诸位,林魔神遭遇此难,必然会在晋级中走火入魔,修为尽废,你们说,我沙流禅今日是否也算是替天行道,为西恒界铲除了一大祸害?哈哈哈。” 说着,沙流禅自己又忍不住大笑起来,可见他心中是何等畅快。 这让一些绝代人物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偷袭得手而已,值得如此自傲和得意? “快看!”蓦地,有人忽然惊呼。 群雄抬眼看去,就见那一道兀自席卷在海面上的潮水漩涡,陡然之间就炸开。 哗啦~ 漫天水珠若水箭般激射四面八方,璀璨刺眼。 与此同时,一朵金色莲花掠出,如神虹般横移,在海面上犁出一道笔直的沟壑,像破浪而行的尖锥。 金色莲花上,两道身影屹立,一道是岳剑鸣,一道赫然正是林寻! 他衣袂飘舞,黑发飞扬,挺秀的身影弥漫着灿灿清辉,一对黑眸开阖间,冷芒涌动,慑人无比。 这…… 全场呆滞,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刚才,如此恐怖的潮水漩涡席卷,竟不曾让林魔神遭劫?他不是正在晋级破境的关头,怎可能还有反击之力?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晋级了!”远处,李清欢眸光如电,一眼看出。 与此同时,许多绝代人物都已注意到,林寻的周身气息发生蜕变,比之前更恐怖了,渊渟岳峙,深不可测! “看来,他是在那最危险的关头,顺利跨入衍轮中境,避开了走火入魔的危险,也顺势化解了自身的困境……”有人喃喃。 “怎么……怎么会这样?”武断崖怔怔,他内心正自喜悦,哪曾想,结果却发生逆转。 “我就知道,他既然敢选择在浮沉海上冲击境界,就必然有所依仗,不会就这般容易遭劫。”白灵犀唇角浮现一抹笑意,内心的焦灼和愤怒也是一扫而空。 这才是她所认识的林寻,每每总让人出人意料,带给人意外和惊喜。 而此时,原本在仰天大笑,得意洋洋的沙流禅,就像被掐住脖颈的鸭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笑容凝固。 “这怎么可能?” 他眼瞳扩张,无法接受,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难看之极。 之前的他,何等意气风发,得意而自傲,可现在却是一副惊怒交加,如遭雷击的样子,反差太大了。 群雄心中皆有些怜悯起来,这沙流禅……要倒霉了! —— ps:第二更下午3点左右。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