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扮猪吃虎?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九十章 扮猪吃虎?

这一刻,连白灵犀、羽灵空他们都被惊动,察觉到了林寻所处的微妙处境。 “这无耻混蛋,可总算吃瘪了一次,看他这次该如何收场。”白灵犀心中泛起一丝幸灾乐祸。 同时她又有些奇怪,哪怕非常鄙夷和唾弃林寻无耻而下流的本性,可她也不得不承认,林寻有着足以在年轻一辈中自傲的本钱。 可直至现在,他却不曾点亮一盏魂灯,这就很反常了。 “高不成低不就,一味逞强,却不愿接受现实,这家伙看起来也不过如此。”羽灵空心中晒笑。 神魂,是铸道成王的关键,甚至预兆着以后成王的潜力。 在羽灵空看来,哪怕林寻之前战力如何逆天,可若是神魂有所缺陷,以后纵然能够踏足王境,只怕也成就有限! 风物长宜放眼量,现在的成就或许惊艳绝俗,可对年轻一辈而言,拼的是可不是现在,而是将来! 大世之争即将来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也将出现。 在这等背景下,若林寻的神魂出现缺陷,那么将来的他,注定无法和其他绝代人物争锋于大道之上。 甚至可能就此泯然于众人! 这就是羽灵空的观点。 除此,沐剑霆、雷千军他们,也都注意到这一幕,他们和林寻无仇,之前也没有任何交集,只是当看见之前引起无尽风波的林魔神,此刻却处境堪忧,心中也不禁感慨不已。 只是很快,无论是纪星瑶、羽灵空,还是沐剑霆他们,皆收敛心神,不再关注。 他们都已点亮属于自己的魂灯,正在参悟和揣摩魂灯中所烙印的神魂传承气息,这可是宝贵无比的机缘。 …… “林魔神,接受现实吧,别再强撑了,还不嫌丢人吗?”沙流禅大笑。 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架势,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打击林寻,他自然不会客气了。 林寻皱眉,这家伙还真是聒噪。 他注意到,沙流禅所点亮的魂灯,只能勉强称作“大放光明”层次,比白灵犀都不如。 林寻实在不知道,究竟谁给这家伙的勇气,让他敢蹦跶得这么欢,还来嘲笑自己。 除了沙流禅之外,钟离无忌、青涟儿他们也一副落井下石的姿态,当然,他们也只能过过嘴瘾,无法对林寻造成什么伤害。 哗啦~ 忽然,场中发生惊人的一幕,一道紫色的神魂力量,衍化作一方大鼎,冲到了林寻的神魂力量附近高度。 而后,一盏魂灯被瞬间点亮,由最开始的“熠熠生辉”,到“大放光明”,再到最后的“如日中天”,整个过程在眨眼间就完成! 顿时,全场被震撼,被吸引过去。 是谁,竟又点亮了一盏“如日中天”层次的魂灯? 这显得太不可思议! 很快,众人就注意到,做到这一步的,乃是一位紫裙少女,她模样极其出众,额头莹白光洁,涌动智慧般的光泽,肌体曼妙,周身有缕缕圣洁的紫色云霞蒸腾,显得神秘而超然。 洛迦! 来自“地皇界”弥罗宫的传人! 她很神秘,从进入论道灯会开始,就行踪缥缈,宛如一抹烟云,独来独往。 并且在前三重考验中,表现得既不出众,也不平庸,并没有引来多少关注的目光。 可现在,她却点亮如日魂灯,一举震慑全场! “竟是她……” “看来我们之前都忽略了这位神秘的弥罗宫传人。” 群雄惊异。 最不可思议的是,此时,纪星瑶竟主动开口,表示祝贺:“洛迦姑娘不愧是弥罗宫当代首席传人,拥有此神魂,大道可期。” “道友过誉了。”洛迦声音如水,清澈干净,正如其人,明净如空谷幽兰。 同时,羽灵空也发声:“洛迦?我听闻在弥罗宫闭关八千年之久的‘凌绝空’前辈,去年曾破例现身,收录了一名关门弟子,名字就叫洛迦,莫非就是这位姑娘?” “倒没想到,南玄界长生净土这位师兄,竟也听过小女子的些许微名。”洛迦轻声道。 “哈哈,在整个古荒域,凌绝空前辈可是一位堪称传奇的圣人,一身剑道修为出神入化,鬼神莫测,早在八千年前就已拥有‘弥罗剑圣’之美誉,威震天下。” 羽灵空发出爽朗的大笑:“我家老祖宗可一向很钦佩凌绝空前辈,洛迦姑娘被凌绝空前辈收为关门弟子的事情,我也是听我家老祖宗说的。” 嘶! 全场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谁也没想到,这位神秘的弥罗宫传人,竟会是一位剑圣的关门弟子! 圣人,本就如神龙潜渊,行踪不可见,威能通天,拥有不可揣度之无上手段。 而以剑道著称于世的圣人,其力量无疑就更可怖了。 那洛迦竟能够成为一尊剑圣的关门弟子,可想而知,其资质和底蕴是何等惊人。 “百风流这老棒槌曾说,这洛迦疑似和仙凰一族有关,这来历本就已经足够神秘惊人,却没想到,她还是一位剑圣传人……了不得啊!” 林寻心中也震荡不已。 他见过圣人,像藏于妖圣秘境中的“青衣老猿”,像蛰伏于弑血战场桑林地中的“白蝉”“金蝉”和“血色飞蛾”。 故而,他也最清楚能够踏足圣道的角色,是何其恐怖的存在。 洛迦这般年轻,却能够被一位剑圣破格收为关门弟子,也可想而知其底蕴绝对非同寻常! 场中寂静,众人皆心绪起伏,他们这才意识到,此次论道灯会中,竟还藏着一位低调到差点被他们忽略的剑圣传人,这带来的冲击太大。 只是,偏偏就在这寂静气氛中,响起了沙流禅刺耳之极的嗤笑声。 “林魔神,你现在总该死心了吧,洛迦姑娘所点亮的魂灯,可就在你附近,可你之前却无法办到这一步,这意味着什么你总该不会明白吧?” 顿时,群雄神色变得怪异。 沙流禅虽然是在挖苦和打击林魔神,可说的却是事实,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可都被他们看在眼中。 “哼,这家伙明显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是和纪仙子、羽公子他们一样的角色,想的可真美。” “不知进退,只会惹人生笑,林魔神,你确定要继续在那丢人现眼?” 青涟儿和钟离无忌也纷纷开口,言辞间尽是不屑和嘲弄。 没办法,他们之前被林寻追得火烧屁股般乱窜,早已憋了一肚子的耻辱和恨意,在这等时候,都恨不得把林寻踩在脚下羞辱了。 林寻实在有些厌憎和反感了,感觉就像有几只绿头苍蝇在耳畔嗡嗡乱叫,挥之不去。 “你们这种作态,让我想起一句话。”他忽然出声,引起许多强者好奇。 “大家瞧瞧,林魔神恼羞成怒了,这是要开口为自己辩驳吗?省省吧!别再丢人了,我都替你害臊!”沙流禅耻笑。 林寻不以为然,自顾自道:“这句话就叫,夏虫不可语冰,而你们这种货色,比之夏虫也不如,简直是玷污了‘天骄’二字!” “你……” 沙流禅刚要说什么,就见高空中,林寻的神魂力量骤然发光,虽不曾点亮魂灯,可他自身的神魂力量,就宛如一**日,绽放无量光明! 一些强者都有种不可逼视的感觉,太璀璨和刺目了。 “这……” 群雄心中震动,意识到林魔神显然是怒了,将神魂力量催发到了极致,要全力一搏。 只是,这神魂力量如此强大可怖,为何直至现在都不曾点亮一盏魂灯? 难道,他一直在寻觅什么,故而迟迟不肯做出抉择? “哼!神魂再强大又如何,无法点亮魂灯,必然是因为有所缺陷!”沙流禅、钟离无忌、青涟儿他们尽管内心惊疑,可嘴上却兀自不依不饶。 “无法点亮魂灯?那就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着!” 这一刻的林寻,不再保留,神魂力量倏然化作一道三寸小人,其模样和林寻像从一个模子刻出来,身影挺秀,浑身璀璨。 元神之灵! 不过,由于他的神魂力量太炽盛,几乎没有人能够察觉到元神之灵的存在。 嗡! 元神之灵踱步虚空,袖袍一挥,附近虚空中一盏魂灯被点亮,刹那间而已,就像一**日映现天穹下,煌煌浩大! 如日中天! 全场震骇,这林魔神之前果然有所保留,这神魂力量也太强大了! 沙流禅、钟离无忌、青涟儿他们彻底傻眼了,瞠目结舌,内心宛如有一万头野马呼啸而过。 之前的他们,言之凿凿,认为林寻神魂有缺,故而极尽挖苦和嘲讽,内心充满了快意,酣畅淋漓。 可现在,他们却如被人敲了一记闷棍,脑袋都发懵,郁闷得差点咳血,哪能想到竟会发生逆转? 这感觉就像被人在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这林魔神,分明是存心戏弄沙流禅他们,才会一直隐忍着,就等着这时候打脸呢。” 许多强者神色怪异,他们认为林寻这是故意“扮猪吃虎”,憋了一肚子坏水,就等着这时候来打击和报复沙流禅他们。 否则,就凭他现在这等手段,早已点亮“如日中天”层次的魂灯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手段简直太损了! —— ps:下一更下午3点左右。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