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与天对弈 - 天骄战纪

第八百九十六章 与天对弈

老者身姿枯瘦,却有一种伟岸之气,此刻他周身冲出刺目道光,威势一下子恐怖到了极致。 前方,空空如也,宛如道途在此断绝,再没有了路。 而后方,星河颤粟,周虚震慑,宛如被老者周身的气息所摄,有一种即将被吞没的迹象。 其人如渊,欲吞一切! 这太惊人! 林寻的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震撼到无以复加,这该有何等恐怖的修为,才能办到这一步? 圣人? 亦或者是圣人王? 林寻不知道。 让他意外的是,最终,老者收敛了气息,原本笔挺的身影变得佝偻,像失去了所有力气,有一种低落、无奈、不甘的落寞之感。 像在岁月中漂泊已久的旅人,又像在沙场征伐多年的老将。 “我以乾坤为棋局,视古今为棋格,纳大道为棋谱,以我之性命为棋子,欲与天对弈” “可到头来终究是输了” 老者轻叹。 那叹息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不甘,让林寻心头大受触动,与天对弈,好大的气魄! “此路已断,该去何方?难道,真无法跳脱于棋局之外,破开束缚之牢笼?” 老者声音愈发低沉,他身影萧索,孤零零立在那,前方,空空如也,是一种真正的大虚无。 “那就” 猛地,老者重新挺起脊梁,眼瞳中迸射出恐怖的神辉,整个清瘦苍劲的身躯犹如燃烧般,爆发出无量大光明。 “以我之躯,筑断绝之路!” “以我之魂,指引前方迷障!” 轰! 瞬间,老者身影倏然化作无量光,冲向那一片空空如也的大虚无中,再看不见了 画面到此,倏然消失。 林寻猛地清醒,眼前,石碑斑驳,斜斜屹立,古老沧桑之气扑面,其上的石刻图,依旧潦草,杂乱无章。 可林寻浑身却被冷汗浸透,刚才那一幕幕,简直太匪夷所思,超乎想象的恐怖。 一位老者,狂奔于天地山河之间,冲上云霄,迈步青冥,穿梭于周虚星空之内,一步跨出,斗转星移! 他做这一切,竟是在与天对弈,欲跳脱棋局之外,破枷锁而得大逍遥! 这等气魄,绝对堪称古今罕见,纵然是圣贤之辈,只怕也只能仰望其背。 不过,最令林寻动容的,则是那老者最后的抉择,以自身之躯,筑断绝之路,以自身之魂,指引迷障! 这是不甘心就此失败,故而留下一缕香火,让后来之辈能够圆了他所执着追求的道途吗? 碑林寂静,天地旷远,古老的石碑前,一众强者皆在专心参悟和推演,画面静谧而庄肃。 许久,林旭心绪才平静下来,再去看那一副潦草的石刻图时,却再没有了刚才所见的异象。 摒弃杂念,林寻重新以神魂进行感应。 瞬间而已,那潦草而斑驳的石刻图,宛如化作一片浩瀚的汪洋,浮现出恐怖的漩涡,吞没天穹。 旋即,又化作一道风暴,肆虐于乾坤之间。 没多久,又出现一个横亘周虚中的黑洞,无声无息地将一片璀璨的星空吞没 一幅幅恢弘而充斥毁灭力量的画面,杂乱纷呈地映现。 太多了! 庞杂的气息,凌乱的画面交织在一起,让林寻眼前发黑,以他的神魂之强大,都有一种无法承受的压迫之感,心烦意乱,几欲咳血。 这是大道的气息,却显得很不一样。 没多久,他浑身都颤粟,似快要支撑不住,那等大道力量,充斥恐怖的毁灭、肆虐气息,甚至要将他的神魂和意志都吞没掉! 也就在此时,原本就发烫无比的本源灵脉,陡然扩散出奇异的热流,涌遍林寻全身。 瞬间而已,林寻神智一清,感受到一种纯净而浩瀚的力量,心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强大。 那杂乱而充斥毁灭力量的大道气息,于此刻也无法再侵袭其心,反而被他于纷乱中窥伺到种种妙谛。 林寻福至心灵,开始专心推演。 恍惚间,他仿佛感觉到,本源灵脉上,蒸腾出一种圣洁的光,隐约像化作一口大渊,而在大渊深处,仿似有圣贤诵经的声音缕缕传出,如同虚幻的天籁道音似的。 他的神魂力量全力运转,并施展出囚牛之心秘法,感悟之力瞬间达到空前地步。 石刻图中所烙印的种种奥妙,被他抽丝剥茧般一点点推演出来,而后领悟于心中。 时间推移,古老的碑林中愈发静谧和庄肃。 只是,很快就有强者被淘汰出局! 噗! 一位年轻男子忽然浑身抽搐,仰头喷出一口血,发出不甘的大叫:“不可能,我的参悟和推演并未出错,怎会无法得其奥义?” 静谧的氛围被打破。 这位年轻男子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挪移带走,被淘汰出局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陆续有一个又一个强者失败,或脸色惨淡,怔怔不语,或捶胸顿足,沮丧哀嚎,或状若疯狂,嘶声咆哮 可无一例外,他们都被淘汰了。 这就是第五重考验,针对的是掌控大道力量的悟性,看似没有任何危险,可一旦失败,就会被淘汰出局。 与之相伴的,还有成功通过考验的强者。 嗡! 一座石碑发光,涌现出如瀑般的银色神辉,如梦似幻。 石碑前,一名女子露出激动而喜悦的笑容,握紧了玉手,喃喃道:“星幻奥义,虽只是第四品大道,可用在战斗中,却能够让我接引星辰力量,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战力” 哗啦 另一座石碑上,竟涌现滚滚血河异象,横空奔腾,煞是壮观。 一名黑袍青年起身大笑:“血河大道果然存在,恰与我求索之大道契合!” “巽风大道!”猛地,绝代天骄雷千军身上,骤然冲起一阵狂风,铺天盖地。 没多久,玉虚观沐剑霆睁开眼眸:“极阴之力,与我极阳相融,恰如阴阳,我之大道,于今圆满!” 类似的场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陆续发生。 有人被淘汰,也有人通过考验,获得道缘,通过考验。 直至后来,这古老碑林中,竟只剩下不足二百人,也就是说,在刚才的时间里,足足有三百名左右的强者被淘汰! 而通过考核,获得道缘的,目前才只有一百多人,还有近五十多名强者在推演石刻图。 外界,笼罩着紧张和压抑的气氛。 这是最后一重考验,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关卡,迈过去,不止可以获得道缘,还可以抵达那古道青灯树之下! 在这段时间中。每当有强者被淘汰出局,就会引来一阵紧张的关注,惋惜和叹息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一次,也不知有多少人可以抵达那古道青灯树前了” 许多大人物都拿捏不准了,这淘汰率太高,触目惊心! 当然,也有喜讯传出,引起诸多哗然。 “沐剑霆,领悟极阴大道。” “雷千军,领悟巽风大道。” “钟离无忌,领悟移山大道。” “” 这让他们各自的族人、势力皆喜笑颜开,振奋异常,也让其他修者为之羡慕和感慨。 与此同时,那古老碑林中,考验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场中,仅剩下寥寥数人在推演悟道。 其他强者,要么都已被淘汰,要么都已掌控大道力量,如今都已等候在碑林之外。 “场中,只剩下了纪仙子、羽公子、洛迦姑娘和林魔神四人。” 众人都在紧紧关注。 他们都已看出,这四人所选中的石碑内,所藏的大道力量必然非同小可了。 “若说纪仙子他们所推演的大道神妙莫测,我倒也认同,可这林寻分明就是在装神弄鬼!” 沙流禅忍不住出声,他实在有些看不顺眼,不吐不快。 偌大的碑林,唯独这林寻选择的是最外围的一座石碑,并且很普通,换做在场其他强者,只怕早已推演出其中的大道力量。 可偏偏地,这林寻至今不曾有所动静。 沙流禅尽管极其仇恨林寻,可也不会认为,林寻的悟性会比其他强者弱了。 在这等情况下,他自然认为林寻是在故弄玄虚,装神弄鬼。 其他强者也都感到奇怪,他们仔细打量过林寻所选的石碑,的确很普通,其上的石刻图虽无法被窥伺到,可只看石碑的气象,就显得太寻常了,没有一点特殊之处。 “话可别说的太早,免得再被打脸。”岳剑鸣冷笑出声。 一句话,像刀一样扎进沙流禅心中,让他脸色一下阴沉下来,有些气急败坏。 其他强者神色也变得异样。 之前在点魂灯时,这沙流禅的确被林魔神坑惨了,脸被打得啪啪响。 也正是有鉴于此,其他强者尽管疑惑,却无人出声说什么,唯恐话说的太早,也被林寻给无形打脸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般跟我说话?”沙流禅眼瞳森然,如利刃般扫视岳剑鸣。 “你又算什么,在浮沉海上偷袭林寻不成,却被一招击溃,吓得落荒而逃,在点魂灯时,更丢尽了颜面,现在还这般不记教训,大放厥词,还不嫌丢人?” 岳剑鸣可不怕,这是第五重考验,禁止厮杀。 闻言,场中不少人都忍禁不禁,笑了出来,想一想,这沙流禅可的确真够倒霉的。 沙流禅气得七窍冒烟,伤疤被人当众揭开,让他内心充满羞耻。 “马上就将抵达古道青灯树前,到时候,老子第一个宰了你这个林魔神身边的狗腿子!” 沙流禅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透着刺骨杀机。 就在此时,场中有异象产生,惊动天地。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