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灵纹之妙 - 天骄战纪

第九章 灵纹之妙

此次连如峰带着一众护卫前往三千里之外的青阳部落换购物品,带回了一些村民亟需的物资,按照惯例,自当在村中祠堂中将这一批物资一一分配给村民。 很快,在肖天任号召下,一众村民纷纷朝村中祠堂涌去。 林寻也被热情邀请,但被他给婉拒了,他昨天才抵达绯云村,这种分配物资的事情也轮不到他。 …… 傍晚十分,夕阳残照。 林寻随意坐在自家院落那一株青色垂柳下,右手握着那一柄苍青色短刃,正在雕琢一块“石松银木”。 咄咄咄…… 锋利的刀锋犹如春蚕吐丝,以一种细腻精准的发力技巧,行云流水般在石松银木表面游走,雪花似的木屑纷纷洒落,发出细碎而富有韵律的独特声音。 林寻的掌指修长、宽厚、白皙,一柄苍青色短刃被他随意握着,若穿花蝴蝶似的频频飞舞,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对灵纹学徒而言,学习篆刻灵纹之前,必须先锻炼发力技巧,这自然离不开对双手十指的锻炼。 掌指是否灵活,是否稳定,是篆刻灵纹时最为关键的一环。 毕竟,篆刻灵纹并不仅仅简单的是篆刻那一道道的灵纹图案,还需要引导体内灵力,以此来操纵和掌控灵墨的浓淡、粗细、明暗……以及灵墨对灵纹图案的契合程度。 拿最为基础的一道“青木灵纹”而言,想要篆刻它,需要准备好一支篆笔、一碟“青木灵墨”,以及一副载体。 篆笔,便是勾勒灵纹的工具,由灵纹师掌控,操纵和使用篆笔,考验的便是掌指的灵活和精准。 值得一提的是,篆笔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好的篆笔对灵墨和灵力的契合度更高,而劣质篆笔则与之相反。 像林寻记忆中那一支被鹿先生折断的篆笔“青穹燃金”,便是一支珍贵无比的稀罕宝物,价值不可估量。 而灵墨,便是勾勒灵纹所需的墨汁,灵墨一般是由各种灵材熔炼而成,不同的灵墨拥有着不同的独特力量。 那青木灵墨,便是由“青木香”、“白灵叶”、“灵蜉血”、“红莺泪”……等十六种灵材,按照不同的分量和比例被灵纹师在炉鼎中熔炼,最终凝炼出来的精华力量。 用此灵墨篆刻“青木灵纹”,无论是契合度,还是成功机会都是最佳之选。 而所谓“载体”,便是需要篆刻“青木灵纹”的地方,一般而言,这种载体也必须是一件“灵物”。 例如可以把灵纹图案篆刻在一件武器上,也可以篆刻在护甲上,也可以篆刻器物上,像房屋、茶具、车马……等等等等。 像昨天林寻所篆刻的“引光灵纹”,他的指尖代替了篆笔,灵墨则是用的噬金鼠的骨粉,其“载体”便是那一块灵田,灵田中蕴含着一丝丝的灵气,自然也算得上是“灵物”。 不过,这种篆刻在灵田中的“引光灵纹”因为太过粗浅,并且并不具备“灵力源”,也只能使用一次,而无法永久保存下来。 所谓“灵力源”,就是源源不断为“灵纹”提供力量的物品,可以是灵石,也可以是灵脉,也可以是其他一些富含灵力的宝物。 简而言之,篆刻灵纹,看似只需要一支篆笔、一碟灵墨、一个载体便足矣,实则其中有着极为繁复严谨的步骤,绝非想象中那般简单。 而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灵纹师,那就更加不容易了,这也是灵纹师身份和地位之所以如此尊贵的原因所在。 很早之前,在跟随鹿先生开始学习篆刻灵纹的时候起,林寻便成为了一名灵纹学徒。 直至如今,依旧也还是一名灵纹学徒,之所以会如此,便在于凭借林寻如今的修为和造诣,也只能娴熟地篆刻那些基础灵纹图案而已。 当然,除了鹿先生之外,林寻至今都不曾接触过其他任何一个灵纹师,这让他也无法判断,自己篆刻灵纹图案的水准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 在以前,林寻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过鹿先生,鹿先生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动作,摇头叹息。 摇头,是一种否定。 叹息,是一种失望。 否定加失望,可想而知这些年给林寻造成了多少次的打击,幸好林寻从不曾气馁过,也渐渐习惯了鹿先生的打击。 甚至正是在这种打击下,反倒让林寻每一次都被激发出一股狠劲,不断地和自己较劲,倒是让他篆刻灵纹图案的水平不断地提升着。 什么叫越挫越勇? 这就是了。 此时暮色沉沉,夕阳洒下橘红的余晖,给小院中的青色垂柳染上一层瑰丽的光泽。 清风吹来,拂动万千柳条,婆娑婀娜,沙沙作响,静谧而悠闲。 林寻掌中苍青色短刃不断飞舞,很快就雕刻出一个栩栩如生的老者形象,他头发蓬乱,面庞皱纹若沟壑纵横,身姿枯瘦若竹,负手而立,头颅微微仰望苍穹,目光中写满了桀骜不驯。 这便是鹿先生的形象。 这个木雕的每一寸地方,皆都是由细腻而精准的灵纹勾勒而成,但却看不出一丝灵纹的痕迹,有一种浑然一体的沉凝、拙奇味道。 怔怔凝视着掌中的木雕形象,林寻沉默许久,最终无声叹了口气,重新拿起苍青色短刃,将木雕一寸寸毁去。 然后,林寻长身而起,瘦弱的身影立在夕阳下,清秀略显苍白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坚定。 人,不能活在回忆中。 而活着,就要一直往前看!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绯云村一众村民皆都一一领取了所需物资,从祠堂中返回。 林寻敏锐发现,虽然获取了物资,可那些村民眉宇间却并无多少喜悦,反倒许多人都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 甚至,隐隐地还能听到一阵争吵声远远地从村中祠堂的方向传来。 林寻能够听出,那似乎是村长肖天任和护卫首领连如峰在争吵,但很快,这一阵争吵声就沉寂下去。 当夜色越来越深沉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村中响起,渐渐消失在村子外边,消失在那茫茫夜色深山中。 “看来,那连如峰趁着夜色又离开了……” 林寻默默思忖了一阵,就转身返回自己房中,正打算像往常一样打坐修炼,这时候,有人突然登门拜访。 砰砰砰! 敲门声很大,在这宁谧的夜色中显得颇有些刺耳,也显得很粗暴无礼。

上一篇   第八章 护卫统领

下一篇   第十章 战斗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