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第一造化 - 天骄战纪

第九百一十章 第一造化

兽皮卷被一道金色道纹像丝线一般束缚起来,无法被打开。 可它却弥漫出青色的神辉,且隐隐约约还有一缕缕道音从兽皮卷中飘荡出来,宛如圣贤诵读大道精义的声音,振聋发聩。 真的很神异! 林寻的神魂力量何其强大,早已臻至“神花聚顶”的层次,可竟是无法探入其中,窥伺其中的奥秘。 “难道这兽皮卷中记载的奥秘太过艰涩和至高,远远不是我这个境界可以参悟的?” 林寻沉吟。 他意识到,打开兽皮卷的关键,就在于束缚在上边的那一道宛如丝线的金色道纹上。 他仔细揣摩之后,却大吃一惊,因为这金色道纹的气息,有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神圣味道。 “青辉飘散,道音响彻,束以金色道纹……这兽皮卷中所藏的奥秘绝对不同寻常!” 许久,林寻才将此物小心收进无字宝塔,封存起来,然后将目光落在那一套王道禁阵上。 此阵由一百零八杆白玉阵旗和三个阵盘组成,名叫“王之四象”,乃是青鸾族先祖亲手祭炼出的一座王阵。 一旦祭出,可以沟通天地之力,御用四象之法,产生出的禁制波动,足可以困杀王境强者! 可以说,这绝对是一套大杀器,威力超乎想象。 不过,也唯有真正的灵纹宗师和王境强者,才能将此阵的奥秘和威力全部释放出来。 像之前青涟儿他们布下此阵时,尽管一起联手御用此阵,可发挥出的杀伤力却不足其全部威能的三成! 而仔细揣摩了这一套王道禁阵的一切奥秘后,林寻心中也一阵后怕,他敢肯定,刚才若是换做一位灵纹宗师动手,自己只怕会在瞬间就被镇杀掉! “可惜,御用此阵不止耗费体力,还需要起码上万颗上品灵髓为力量之源,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林寻心中一叹。 他很清楚,似这等王道禁阵,唯有布置在神秀无比的灵脉上,才能源源不断地进行运转,而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御用。 毕竟,上万颗上品灵髓的代价,别说是一般修者,就是那些古老道统的传人,只怕都很难承受得起! 似这等一笔海量灵髓,都可以去买一件真正的王道极兵了! “不过,若是能够困杀掉王境老怪物,这种付出倒也很划算……”林寻暗自决定,将此阵当做杀手锏,轻易不会动用。 让他庆幸的是,从青涟儿遗留的储物玉镯中,搜刮出了近三万颗上品灵髓。 显然,她也知道运转此阵所要付出的代价,故而早已提前准备好。 可以的是,她既不是王境强者,也不是精通灵纹一道的宗师级人物,哪怕准备再充足,也无法发挥出这一套禁制的真正威能。 嗡! 蓦地,寂静许久的古道青灯树,竟是于此刻宛如重新觉醒,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晦涩波动。 刹那间,璀璨的紫色神辉从它那青铜浇筑般的躯干上弥漫而开,焕发出惊人的生机。 不止是林寻,此刻分布在神树之冠附近的强者,皆在第一时间被惊动,造化要降临了吗? …… 苍梧山外,无数修者也在等待,心中焦灼,很疑惑,古道青灯树沉寂太久了,这都过去将近六个时辰,兀自一丝动静也没有。 “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有大人物皱眉。 也就在此时,轰隆一声,就见远处苍梧山半山腰处,陡然冲出璀璨无比的紫色神辉,直上天穹,将云层都崩碎扩散。 一时之间,天地、山河、万物皆被染上一层潋滟而神圣的紫色,瑰丽无方,煌煌浩瀚。 “这……” 无数修者被震慑,睁大眼睛,而后彻底沸腾了。 “肯定是大造化要降临了!” 一下子,连金鹤婆婆这等大人物内心都激动起来,他们都已等待许久,而眼前上演的这神圣一幕,让他们皆意识到,这一次即将降临的造化,注定是前所未有,和以往不同! …… “真正的大造化要出世了……”古道青灯树下,同样围拢着许多强者,他们为了保命,早已提前从古树上退下,不愿再掺合。 可当目睹这一幕时,心中又忍不住蠢蠢欲动了,跃跃欲试。 一些强者更是一咬牙,再度动身,冲上了古道青灯树,他们不甘心就这么看着,不愿错过这等万载难逢的大机缘。 哪怕有殒命的危险,可若能夺得造化,这一切付出都值得! 只是,仅仅在半途,他们就傻眼,呆滞在那,因为在他们的视野中,仅剩下的那些青铜花蕾还没有绽放,就在这一刻一朵朵凋谢!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错愕,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片片花瓣凋谢,从枝桠上剥落,像失去了所有生机,刚飘落半空中,就灰飞烟灭,消失无踪。 那一盏盏青铜花蕾,可都代表着一场场的造化! 可现在,竟都在凋谢和枯萎,那简直就像看着一场场造化在自己眼前消失湮灭一样,让群雄心都在颤抖,难以接受。 怎么会这样? “快看!那些青铜花蕾所流逝的生机,皆涌向了树冠之处!”有强者大叫。 一语惊醒梦中人,其他强者也在这一刻发现蹊跷,那些青铜花蕾之所以凋谢,竟是因为其蕴含的生机在流失。 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吞噬,被牵引着,朝古树之冠的位置汇聚而去! 而在树冠区域,此刻像有一轮紫色的太阳在发光,光芒璀璨,照亮云层高处,耀眼到了极致。 即便是在古树底部,在苍梧山之外,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 “老天,那是……” 哗然声在不同区域响起,所有强者都面露惊容,因为那不是一轮太阳,而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青铜花蕾。 只不过是因为它焕发出的光彩太过璀璨和刺目,将天地都照亮,反倒给人一种大日照空的错觉。 “第一造化,那绝对是第一造化,前所未有、古今罕见,注定与世不同!” 一位老怪物失声喃喃,激动都浑身都哆嗦。 其他大人物也都如此,他们都看出,这一次的第一造化显得太不同了,和以往论道灯会完全不一样。 因为在以往,可从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其他青铜花蕾所孕育的造化,竟是如万流归宗般,涌向了唯一一朵青铜花蕾,这太神异。 简直像一群臣子,在向一位王者进贡! …… “来了!” 羽灵空霍然起身,眸光如神虹迸射,慑人无比,他身影一闪,已消失原地。 “也不知此次的第一造化,究竟是何物,是传承?还是一件圣?亦或者是某种神珍?” 一边思索着,纪星瑶也踱步,身影缥缈,朝远处掠去。 “大世之争即将来临,前所未有的大造化也将问世,这一次,就看谁有能耐将其夺在手中了……” 洛迦若有所思,她那曼妙的修长躯体莹莹发光,宛如一只仙凰般圣洁和耀眼。 “老流氓,你说什么?” 而当林寻正准备行动时,却蓦地察觉到,那被镇压在无字宝塔中的一株白参,竟是嘀咕了一句:“如此造化,就凭你们也想染指?想也别想!” “想知道?哼哼,放了我就告诉你!”这老家伙优哉游哉说道,明明是一株绝世王药,可却是一副老流氓嘴脸。 轰! 林寻一点都不客气,直接用玄金道光镇压,将这老流氓折磨都嚎啕惨叫,嘴里骂出各种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可最终,它还是怂了,一副悲愤欲死的模样:“那是苍梧山的根基所在,是诸圣毕生的心血结晶,老子敢拍胸脯说,就凭你们这些所谓的天骄人物,根本无福消受,反而会给你们惹来灭顶之灾!” 林寻心中一凛,这老流氓看起来还真知道一些什么。 “说清楚点!”林寻逼问,声音森然,将一律玄金道光压迫在那,蓄势待发。 对付这种老流氓,就必须以暴制暴,绝对不能给任何好脸。 “具体是什么,我哪里知道?”老流氓愤怒大叫。 林寻毫不客气,又是一顿蹂躏,可最终这老流氓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最后把它逼急了,更是撂下狠话:“小兔崽子,你他妈有种现在就杀了我,否则等我脱困之日,一定亲手弄死你!” 一个“弄”字被他咬牙切齿加重语气,将流氓秉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实在让人无法想象,这样一株拥有智慧的绝世王药,怎会拥有这样一种恶劣的流氓性格。 最终,林寻放弃了逼问,略一思忖,转身朝那树冠处掠去。 虽说那老流氓没有具体说出什么内容,可却让林寻了解到,那一朵青铜花蕾中所蕴含的,竟是一场由诸圣耗费毕生心血所留的大造化,更被称作是这苍梧山的根基! 这无疑很惊人,和诸圣有关,可想而知这造化何等不凡! 古道青灯树之冠,紫色霞光灿灿弥漫,古树躯干最顶端,正有一株青铜花蕾含苞待放,喷薄出刺眼无比的道光。 轰隆隆~~ 一阵又一阵宏大的道音从那青铜花蕾中传出,像黄钟大吕在震荡,令天地共振。 当林寻抵达这片区域时,羽灵空、纪星瑶、洛迦等绝代人物,以及其他一些强者都已经来了。 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盯在那一朵青铜花蕾上,神色各异。 —— ps:有童鞋问金鱼的公众号关注数目,目前是18400人,距离2万还有不少距离,真的希望大家有微信的,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关注一下。破2万时,金鱼肯定会来一波大爆发感谢大家!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